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52.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章 请安

第13章 请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个错误说简单其实很简单,兰月华再不受待见,身份还是公主,一些重大的场合还是有资格出席的。在一次君臣同乐大家都喝得东倒西歪的情况下,佟锦的皇帝舅舅血冲上脑,大概是认错人了,指着兰月华就说,“许你自己选个驸马”。

    于是兰月华就选了佟介远,后来皇帝酒醒了,拉不下脸反悔,就将错就错了。

    说起来佟介远那时只是一个身带爵位的六品蓝翎侍卫,负责守卫殿前,连随侍圣驾都不够资格,只是皇帝把这不受待见的公主塞给他,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这才有了随后的加官进爵,更将佟介远派往边关,不仅能积攒军功,更能远离建在京城的公主府,算是给佟介远一点补偿。

    而谁也没料到,当初人人嘲笑的对象一旦离京便如同蛟龙入海,十数年间建功无数,接连擢升,时值今日,距位极人臣也只差一步了。

    “所以说,还是沾了公主的光啊……”佟锦手掌支着腮帮子想事情,想了一会,又问道:“说了半天都是别人的事,说说你吧。”

    “我?”锦娘犹豫了半天,“我算是有个朋友……”

    “算是?”

    “嗯……她是奉安公主的女儿,恩国公府的嫡长女水明月,她待我……是不错的……只是我很少出门,我们也只聚过几次。”

    佟锦摸摸下巴,“这名头听起来似乎很响,她娘是个受宠的公主?”

    “她封了明月郡主。”锦娘的声音中带着无边的羡慕,等了一会见佟锦不太理解,便解释道:“一般来说只有诸王之女才会受封郡主,我们这样公主的女儿只能称为‘宗室出女’,是鲜少受封的。”

    佟锦这就明白了,王爷的女儿自然是皇家的自己人,而公主嫁到别家,也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再封她的女儿,岂不是给别人家长脸么?

    如此说来,这个水明月就是她的反面教材,应该多亲近!

    “还有吗?就她一个?”

    锦娘简短地“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又吱吱唔唔地道:“平安王府的兰……”

    才说到这里,绮玉从外间走了进来,“原来姑娘醒着,二姑娘身边的清秋姐姐来了。”

    虽然佟锦与锦娘只是在脑海里暗自交流,但绮玉一出现,锦娘的声音立时就断了,佟锦已摸清了身边大概的情况,外面的事一时半会也不着急,便不管她,起身到外间去,让清秋进来。

    清秋是打着“探看”的名义来的,说是代表佟玉帛,还带了不少东西。不用说,这又是柳氏的主意,柳氏在佟介远面前,是一点话柄也不愿留下的。这让佟锦更加好奇,到底佟介远是用了什么交换条件,能让柳氏这么服服帖帖的呢?

    佟锦看到清秋拿来的那些东西里有一个不太起眼的油纸包,不由笑笑。清秋见了她这笑容面现几分幽怨和无奈,开口道:“姑娘的手段清秋算是见识了,只一句话,累得兰芝现在还在被训呢。”

    佟锦嘿嘿一笑,“我只是谢谢她昨晚给我找垫子,你家姑娘又误会成什么了?”

    佟锦的无赖行径清秋早已领教过,当下也不和她辩论,瞟了一眼侍立在侧的绮玉,状似无意地笑道:“如果真如姑娘所说,倒真是我家姑娘误会了,今早去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还说兰芝不护主,生气得很呢。”

    佟锦点点头,“那倒是我的不对了,你回去给妹妹解释一下吧,别冤枉了兰芝姑娘。”

    清秋低头应是,也不再留,转身出去了。

    清秋走后,佟锦开始翻看那些东西,才看了两样,见绮玉在旁边一脸好奇之色,便一指门外,“你出去吧。”

    绮玉抿抿唇,不情不愿地磨蹭了一会,这才走了。

    佟锦看她出去了,这才抓过那个油纸包打开,果然里面包的是佟锦那晚从佟玉帛的小厨房里顺出来的干货山参。

    这包东西佟锦曾让喜儿转告清秋让她去找,看起来是收买,实则是个试探,现在看来结果不差。清秋知道怎么把事情办得干净利落,而且更想得周全——那瓶猪血,就是在没收垫子时她偷偷塞过来的。

    清秋自然不会无故的对她示好,所求为何佟锦也明白,便算是两人达成的一个默契,如有机会,这人情佟锦是要还的。

    而在刚刚,清秋言语中又透露出一些不好明说的讯息,佟玉帛在老夫人面前告了状了。

    老夫人,也就是佟锦的奶奶,这老太太对佟锦倒没有怎么刻薄,但也没像春风一样温暖,基本处于一个无视的状态。而据锦娘所说,她低调惯了,总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更怕见到柳氏和佟玉帛,所以一些不是必需的场合她都不会去参加,于是总是错过给老夫人问安的时间,和这个奶奶,自然也没机会亲近。

    这当然不好,佟锦可是打算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对于老夫人这样的隐藏boss,当然不能放过。

    “不如明天就去给奶奶请安吧!”佟锦的称呼倒是叫得无比的自然。

    锦娘始终沉默着,没有给佟锦意见。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佟锦把这想法一说,舒云和绮玉都是一愣,舒云倒没说什么,待佟锦用过饭后就去备明天穿的衣服,绮玉则兴趣缺缺,表示明天要留下料理院子里的事,没办法相陪。

    佟锦身边的两个大丫鬟,舒云本是老夫人身边的丫头,去年因为不愿配给府里一个妈妈的儿子,自请来了金纷园,算是躲个清静;绮玉原来则是柳氏身边的二等丫头,表现得一直很好,说是要提成大丫鬟,正巧金纷园有空缺,就来了这里。

    这些事当然也是听锦娘说的,只是对绮玉佟锦有着自己的理解。从前日绮玉和红英的对话来看,她二人分明是有嫌隙的,绮玉原又是跟着红英的小丫头,推敲下来,许是绮玉威胁到了红英的地位,这才被发配到了金纷园,所以绮玉的心一直不静,对她这个主子也没什么尊敬,挖门子倒洞的想要回去。

    “古妈妈呢?怎么一直没见她?”

    舒云答道:“古妈妈家里有事,昨天急着出府了,本该亲自向姑娘说明的,没来得及。”

    说到这个古妈妈,也是奇人一个,她本是金纷园守门的婆子,因为佟锦的乳母病退了,身边缺人,一时又挑不到合适的,这才让她递补了随身嬷嬷的缺。

    说起来都好笑,堂堂武威将军府的嫡出大小姐,随身嬷嬷竟是个粗使婆子。这也就是佟锦包子惯了,又交际不广,否则传出去,指不定被人说成什么样。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佟锦早早的起来梳洗。

    佟锦脸上的伤肿已完全消了,对着镜子再看,果然不是什么容姿出众的美人,不如佟玉帛那样明美,也没她白皙,倒是与前世的佟锦有几分相似,眉眼清秀,不过少了佟锦的几分爽快利落,看起来十分恬静,没有丝毫的侵略性。

    这大概就叫“面由心生”吧?长得没有攻击性,人也包子,倒是很配。

    今天舒云给佟锦准备的是那几套新衣中的一套,由于之前那套被佟锦毁了,今天这套秋香色衣裳就是佟锦合时令的唯一一套新衣了。

    穿戴梳洗完毕,佟锦就带着舒云和静云出了门,再次经过那个空园子和下人聚居的地方,进了中庭花园。

    “其实那边是下人住的地方吧?”佟锦在脑子里想着。

    锦娘没有回答,在佟锦看来,这就是默认了。

    唉!

    佟锦心中暗叹过后提起精神,与舒云朝花园东侧而行,约么十来分钟后,老夫人所居的畅松园便已映入眼帘。

    畅松园四周的植物以松柏居多,靠近便能闻到阵阵松枝香气,园门简朴素净,从园门望进去,整个园子占地虽广,却不沾一丝浮华,拙木素石拾手而见,不同于明威堂的威严大气,也不同于采薇园的精致幽雅,这是一处布置简单,却又让人十分舒适的所在。

    佟锦立时就对这里产生了一种好感,而更令她重视的是,站在畅松园处,能望到一角高亭立于更东之处,那里就是她娘的揽月公主府!

    母女比邻而居,却又咫尺天涯。佟锦相信,揽月公主所受的委屈,绝不止锦娘说出的那些。

    畅松园守门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她见到舒云就冷了脸,再见到跟在后面的佟锦,颇不耐烦地说:“大小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佟锦看看她,没有言语。

    舒云淡淡地道:“李妈妈,姑娘来给老夫人请安。”

    李妈妈斜睨着舒云,冷哼了一声,“我与大小姐说话,哪来不相干的人插嘴?当真不识好歹!以为能在主子面前说得上话就是半个主子了?还不是个奴才!”

    佟锦皱了皱眉,这李妈妈早上是吃了炸药了吧?不过看舒云一副硬挺的模样,并不打算回嘴,便知道这两人以前有旧。

    舒云不理会李妈妈的嘲讽,依旧是那态度,“烦劳妈妈让我们进去。”

    “哟!”李妈妈一翻眼皮,“这会又客气起来了,别不是当着姑娘的面伏小做低的,回头又嚼舌头说三道四!”

    “你说完了吗?”佟锦听得心烦,抬眼望向李妈妈,“说完就让开!”

    李妈妈愣了愣,看了佟锦好一会,这才把身子往旁边挪了挪。

    佟锦没看再她,抬腿进了园子。

    那让开路的李妈妈缓了一会,才朝园子里小声“呸”了一声,“也只能在我面前抖威风了!”

    “舒云拒嫁的人就是李妈妈的儿子。”锦娘的声音适时在佟锦耳边响起。

    佟锦点了点头,和她猜的差不多。

    这时舒云叫住了正从堂屋出来的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孙姑姑,大姑娘来给老夫人请安了。”

    那孙姑姑面容红润,看起来极有精神,身上衣着整洁,虽不华丽,却也不似普通的妈妈。

    锦娘道:“这就是孙姑姑,从前是奶奶的陪嫁丫鬟,早年守了寡,之后就一直陪着奶奶,很得奶奶信任。”

    这些事佟锦虽早听锦娘说过,但对不上人,如今便都默默记下。

    孙姑姑见到佟锦也是十分意外,但态度和善,笑着说:“大小姐快进来吧,老夫人一直惦念着呢。”

    佟锦轻声道谢后随着孙姑姑进了堂屋,到了东跨间,便见一个体态丰满的老妇人正在桌前吃饭。这老妇人看起来年不过六旬,发丝斑白精神铄铄,神情严肃得令人不敢直视,竟比佟介远还要威严几分,正是佟府老夫人苏氏。

    老夫人抬头看了佟锦一眼,并未开口招呼,继续低头慢慢进食。在她身边站着布菜的是一个身着绿衣的少女,同样是十五六岁,明眸皓齿,看穿戴并不是下人,笑吟吟地望着佟锦。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