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53.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章 老夫人
    “这是二娘兄长家的女儿,名唤柳思思,常来府里走动。”

    锦娘的话让佟锦想到之前在制炭那事上,佟玉帛提过一个叫思思的表亲,应该就是这个了。

    “锦表姐,好久不见。”柳思思只朝佟锦点了点头,就又认真地去给老夫人继续布菜了。

    佟锦一下子又没人搭理了,不过这里不同于采薇园,佟锦自然不能像对佟玉帛那样对付老夫人,乖乖地候在一旁,束手相待。

    老夫人吃东西很慢很慢,慢到让佟锦有一种想冲过去替她吃的冲动。

    在老夫人终于喝完最后一小口粥,端茶漱口的时候,一个人影进了门来,自佟锦身边经过,还“不经意”地撞了她一下。

    “你怎么不去找我,反倒直接跑到这来了?”佟玉帛的声音中蕴着几分不满,却是对柳思思。

    柳思思不急不躁的,先是放下了手中布菜的筷子,服侍老夫人漱完口,这才笑着说:“我来得早,怕扰了妹妹休息,就先过来给表奶奶请安了。”

    佟玉帛瞪她一眼,显然很不满意这个答案,转身挨到老夫人身边坐了,拉着老夫人的手说:“奶奶你看,一个两个的都抢着献殷勤,倒显得我多懒似的。”

    老夫人睨着佟玉帛,面容虽仍严肃,但眼中明明白白地闪动着慈爱呵护,“你怎么不懒?你母亲特地请了宫中的教习嬷嬷来给你立规矩,你倒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佟玉帛一吐舌头,“我也不想入宫,学那么多规矩做什么?”

    老夫人拉着佟玉帛站起身来,“入不入宫这种事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再说,就算不入宫,多学些规矩也是好的,你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一辈子都这么任性。”

    她们一边说话一边往西跨间走,经过佟锦时,佟玉帛白了她一眼,回头与老夫人道:“奶奶,本来我是想做点给奶奶吃的,但是小厨房烧了,一时半会也做不成了。”

    老夫人闻言淡淡地扫了佟锦一眼,但没说什么。

    佟锦跟在老夫人身后一同往西跨间去,没走出几步柳思思就跟了上来,笑道:“锦表姐最近在忙什么?”

    许是因为柳思思越过佟玉帛来见老夫人这事,佟锦对柳思思的印象不太好。毕竟只是个表亲,如果往日相处得好、或者佟玉帛不介意的话倒也没什么,但显然佟玉帛是不高兴的,这么一来便显得柳思思没那么单纯了。

    “我能忙什么?还是老样子。”佟锦答了一句。

    柳思思看起来不太在意佟锦的回答,接着又问道:“锦表姐最近参加了什么聚会吗?我听闻温雅公主上个月生辰,私下里与明月郡主一同做东,宴请了好些宗室子女,可请锦表姐去了?”

    佟锦暗中问过锦娘后,低头笑笑,“没有,并没有请我。”

    前头的佟玉帛听到两人的对话哧笑一声,“思思,你也太看得起她了,温雅公主的宴会请的都是正儿八经的宗室子弟,她?”

    还不待佟锦做出尴尬的模样,老夫人已沉了声音,“玉帛!”

    佟玉帛轻哼一声,小声嘀咕道:“本来就是!”

    “她是你姐姐!是佟家的人!”老夫人竟似有些恼怒,微带严厉地道:“你如此说她,传了出去,别人又会如何看你!”

    佟玉帛一时语塞,又觉得在佟锦和柳思思面前被老夫人斥责失了颜面,不由红了眼圈。

    “罢了,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老夫人拉了佟玉帛挨到软榻上坐下,与佟锦道:“见过面了就回去吧,以后做事要小心一些,不要伤人误已。”

    老夫人这是在下逐客令了,虽然佟锦不想走,但硬留下显然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只能低声应是,又与佟玉帛和柳思思一一道别,这才磨磨蹭蹭地出了堂屋。

    出门之前,她留意到老夫人所坐的软榻旁的小几上,放着一本半旧的《妙法莲华经》,当即向锦娘问道:“老太太礼佛吗?”

    隔了好久,锦娘才吁了口气,“是啊,奶奶敬佛,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去万觉寺敬香吃斋的。”

    听她的语气有些不对,佟锦有点好奇,“怎么了?”

    “就是有点紧张……”

    佟锦皱了皱眉,随后满头黑线,“你该不会是怕你奶奶吧?”

    锦娘又是停顿了半天,才说:“现在不怕了。”

    听你鬼扯!佟锦翻了个白眼,什么没机会亲近啊?全是借口!

    “她进香都和谁去?”

    锦娘答道:“有时候会叫妹妹一同去,但妹妹似乎不太愿意,所以大部分时间还是自己去。”

    佟锦想了想,突然笑道:“虽然你不管家里的事,但你知道的也挺多的嘛。”

    锦娘长长地叹了一声,“都是听下人们说的,我住的那个地方……倒也方便。”

    佟锦不吱声了,心里默默算计着日子。

    今天是八月二十一,离老夫人下次离府进香的日子还有些日子,她一定得想办法跟去!

    随后的几天,佟锦一直保持低调状态,请安仍是日日都去,不过会适当地避过佟玉帛在那的时间。

    开始的时候只是待上一会,佟锦就主动请辞,随后几天她适当地延长自己停留的时间,老夫人也没有反对。

    佟锦在老夫人面前可谓是异常乖巧,陪在老夫人身边的时候没有一刻是放松自己的,紧盯着老夫人的各种需要,要水端水,要茶倒茶,都是亲自伺候,从不假手于他人。而平常的时候她又无比安静,任老夫人看花喂鸟,诵佛抄经,她从不主动攀谈,有时候老夫人午睡过后,见她就坐在脚踏上看书,竟是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时间一长,老夫人偶尔也会让她坐下说会话,但始终不太亲近,说的也都是些训导之言。

    不过,虽是训导,已让佟锦心中生喜了。

    老夫人和佟锦不亲,这是一眼即明的事,可佟锦发现,老夫人不止和她不亲,和其他人的关系也只是一般,有时遇上佟介远和柳氏过来,老夫人都是简说简答,觉察不出什么热情的成份。如果她天性如此也就罢了,可遇到佟玉帛来的时候,老夫人又分明十分欣喜,虽然面上不显,但言语问候,抚发拉手都很常有,又时时叫人备着佟玉帛喜欢吃的点心,对这个孙女,显然是极为上心的。

    佟锦还发现,老夫人虽足不出户,过着看似单调无比的生活,但她的内心世界却是极为丰富。畅松园内摆着很多造型各异的精致盆景,都是老夫人亲手布置栽种,再看盆景内或木或石,或山或水,或陡峰或垂瀑,或小桥或山溪,每一景都美伦美奂自成一方天地。这种手艺,要是放到佟锦那个时候,那怎么说也是个艺术大师级的人物了,而艺术家嘛,骨子里都是浪漫的,加上待人接物之种种,佟锦大胆推断,老夫人看着严肃,但绝对是一个表面正经内里狂热的闷骚老太太,要取得这种人的信任,绝不能急躁,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的?嗯,俆俆图之。

    “明日不必过来了。”这日佟锦离去之前,老夫人交待。

    佟锦心里微有些失望,本来按这两天的进展,她还以为老夫人会说要带她一起去进香呢。不过,想归想,佟锦还是规规矩矩地欠了欠身,“是。”

    老夫人没再说话,挥挥手让她出去。

    佟锦出了堂屋后就站在门口发呆,想自己还有没有什么机会再争取一下,回眼见到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芳华正指挥着小丫头们装东西,看起来是为明天的出行做准备。

    佟锦心中一动,走过去朝芳华笑笑,“我有一件事想劳烦姐姐。”

    芳华侧过身子连道不敢,“大小姐有话尽管吩咐。”

    佟锦便道:“麻烦姐姐等奶奶就寝后将奶奶常看的那本法华经带上,寺中自是不缺经书,但家里这本奶奶看惯了,字体大小适中,不会费眼。”

    芳华想了想,点头笑道:“还是大小姐想得周到,婢子今晚就让人装上。”

    佟锦微微一笑,没再多说什么,低头慢慢走了。

    佟锦走后不久,孙姑姑拿着一封书信由外头进院,见着芳华停下脚步,问道:“都收拾得怎么样了?”

    芳华道:“都照着您以前的单子备的,晚些我再重点一遍。”

    孙姑姑将芳华垂下的一络发丝顺到耳后,笑着说:“你办事稳妥,我是放心的,不过你才到老夫人身边没多久,切记多看少说,万不要搅和到主子们的事里去,你娘只你这一个女儿,托付给我,我自是要给你谋个好出路的。”

    芳华轻轻一福,“姑姑放心,芳华明白。”

    孙姑姑这才放心地点点头,拿着书信往堂屋去了。

    她还没走到门口,芳华又在后头叫她,她便又回去几步,“怎么了?”

    芳华便将佟锦刚刚嘱咐的事说了一遍,孙姑姑想了想,笑道:“大小姐毕竟是佟家的骨血,老夫人虽然不说,但心里总是疼惜的,我们不为大小姐,也要为老夫人着想,像这种份内的小事,帮帮无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