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5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章 入寺

第16章 入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哟嗬!有八卦!

    佟锦连忙追问:“佟介远和柳氏不是真爱吗?怎么除了公主还有别人啊?”

    锦娘沉默了,佟锦猜她正在尴尬,刚刚她吱唔不答,估计就是为了维护佟介远的脸面。

    看看,多孝顺的女儿!反正换了佟锦可不行,她大概会把个中恩怨编纂成书,《佟大将军后院的风花往事》或《介远秘史》、《佟府灯笼高高挂》云云,印刷出版,以期赚钱。

    唉,想到钱,佟锦闪烁着灼灼之光的八卦之心迅速黯淡下去——她实在太穷了。

    过了一会,锦娘终于从尴尬之中缓过神来,反正说都说了,当下就敞开心怀,什么能说的不能说的,彻底地也过了一回八卦的瘾头。

    其实这事很简单,在佟介远和柳氏、公主这出戏上演前,曾经有个丫头与佟介远有点暧昧,红颜蓝颜的谁也说不清是什么关系,然后大家都懂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这样的关系其实就是正品备胎,其定义是能做一些想做的事,又不用负什么责任。在这样的关系下,据说两人还相处得不错,只是后来佟介远找到真爱的时候这丫头意外怀孕了,老夫人就把她送到别院住着,准备等佟介远成婚后再接回来。谁知这丫头命薄,产女后便一命呜呼,那时佟介远忙着处理公主和柳氏的事,根本没来得及理会,等这边全办完了,喜儿在别院都长到快一岁了。

    接着便是佟介远离京,一去就是十多年,等他再回来,喜儿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只是,知道她身份的也就是别院的那几个仆妇,回到佟府后也没公布,又因为柳氏的缘故,佟介远始终没有正式承认她,于是她就不主不仆地在府里过了一段日子后,被佟玉帛收进采薇园。

    喜儿刚去采薇园那会,佟介远还挺高兴,希望她们姐妹能够亲近,可过了不到一个月,喜儿就被连贬带罚,莫名其妙地降成了二等丫头。佟介远觉得不妥,但架不住佟玉帛时不时来个哭诉什么的,再加上柳氏那哀怨的小眼神,时间一长,也就默认了。

    唏嘘啊!无比唏嘘!

    在此之前,佟锦真以为自己这位小姐当得够惨了,现在才知道,一山还比一山高,不受宠算什么?住下人集居地算什么?人家直接从庶出小姐降格成二等丫头!这就是人生啊!永远不要挑战人生的悲惨度,因为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我们一直在努力哦耶!

    “喜儿比你和佟玉帛还大上两岁,过了年就十八了啊……”大户人家的女儿,别管嫡出庶出,这年纪已经很少有未嫁的了,最不济也是订了婚,还没举办婚礼的。

    锦娘叹了一声,“她对人倒是好的,但谁能记得起她呢……”

    “老夫人呢?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孙女啊。”

    “中间隔着二娘,奶奶也不好说什么。”锦娘又叹一声,“不过今年夏天的时候我听下人们说二娘有意给喜儿找个婆家,但被奶奶拒绝了。”

    佟锦撇了撇嘴,肯定是超级不靠谱的人家,连老夫人都看不过去了。

    就这么佟锦一边和锦娘说着话一边完成她的探险活动,中午就回金纷园吃饭,等下午再想出来的时候,有客到访。

    来的人是老夫人院中另一位管事刘妈妈,佟锦认识她,但因为前些日子扮乖,和任何人的交流都很少,以致于和谁都不是很熟。

    刘妈妈进到院中很是客气,见到谁都笑眯眯的,不过却没有进屋去,只在院中等佟锦出来,见礼的时候听见佟锦拦她,也就没有客气,连半礼都没有施完。

    “刘妈妈有事?”佟锦心中隐有预感,不禁有些紧张。

    刘妈妈笑道:“是呢,老夫人这不是去了万觉寺进香么?正赶上那举办水陆法会,打算在寺里小住一段时间,又带过话来要两位姑娘也过去瞧瞧,姑娘趁早准备吧,去拜别了二夫人,申时出发。”

    听刘妈妈说完,佟锦心中极喜,但她强忍着不表露出来,命舒云回房去拿了三十个铜钱,用手绢包着,赏了刘妈妈。

    三十文,不多,也不算少了,算是卡在让人觉得不多,但也不忍放弃的界限上,于是刘妈妈没有推辞,又笑呵呵地朝佟锦行了个半礼,这才走了。

    对于佟锦赏钱这事,舒云没什么反应,绮玉却有些疑惑,一个劲儿地打听佟锦的钱是从哪来的。

    说起来这又是个挺郁闷的事,佟锦这大小姐自然每月都有月例的,还不少,有五两,可这银子她从来没有拿过。

    不是没去领,也不是替家里省钱,而是没人发给她,以前她也不敢去要。

    现在再来恨铁不成钢显然已经太晚了,所以佟锦虽然穷得很,但也没去念叨锦娘,只是这月例不给惯了,冷不丁的也不一定能要得出来,她只能先记账,然后自己想办法。

    上次烧小厨房之前的搜刮,就是办法之一。那些银耳燕窝干贝山参什么的看着份量不多,但也值点钱。还有佟介远让人送来的药、柳氏装大度送来的东西等等,加起来也不少。这些东西佟锦都交给静云,让静云的哥哥拿到府外换了钱,一共卖了差不多六两银子,换成rmb也有三四千块了,所以佟锦现在是正经的千元户!

    最值得一提的是那天晚上佟玉帛拿来砸她的东西,是一块上好的玉猪手握,这块玉被佟锦当成证物暂时保存了,原来还想如果佟玉帛发现了就还给她的,但可惜一直没这个机会,对此佟锦表示深深的遗憾。

    不过这东西值钱,相对的也就显眼,不那么好出手,以至那个小玉猪到现在为止还安静地躺在佟锦趁半夜偷偷捯饬出来的秘密基地里,没人知道。

    这次佟锦要到寺里住上几天,所以她不能光着手走,只是她实在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穿了那套新衣,又包了一套旧衣,也就这样了。

    佟锦收拾好东西便前往明威堂去向柳氏拜别,在堂屋门口等着丫头通传的功夫,听到屋里隐隐传来哭闹的声音。

    “我才不要去!奶奶就想把我嫁给那个废人!”

    “他是明月郡主不要的人,却要塞给我……我将来到哪里都要受人嘲笑!”

    “他要娶,怎么不娶佟锦?同样是和我们联姻,哪有不要嫡出反要庶出的道理!”

    好嘛,现在想起来庶出的好处了。

    佟锦在外头听得头冒黑线,心里一个劲地猜测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这话里的意思是老夫人有意安排一门亲事,但是男方有隐疾,于是人人都避让不及,包括她那个传说中的“好朋友”明月郡主。

    大概是因为丫头通传,屋里的声音一下子小了许多,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人出来叫佟锦进去。

    佟锦假装什么都没听到地进了屋,规规矩矩地给柳氏见礼,然后就避让一旁。这个时候,还是别太有存在感的好。

    柳氏只字不提刚刚的事,平静地让佟锦起来,说了几句客套的嘱咐话,那平和的模样,好像和佟锦一点过节都没有似的。

    倒是佟玉帛,怎么看佟锦怎么不顺眼,在佟锦起身后便道:“我身体不舒服,你自己去吧!”

    “玉帛!”柳氏淡淡地瞥了佟玉帛一眼,看起来似要反对,可不知为什么,又没再言语了。

    “这样吧。”柳氏道:“你先过去,等玉帛身子好点再过去,反正水陆法会也要几日,不会耽误。”

    佟锦立刻闻到一股阴森森的阴谋味道,但她不愿意放弃这次接近老夫人的机会,当下盈盈一拜,应了此事。

    随后柳氏又问了问佟锦还缺什么东西,虚应了一圈,明确地指示,带绮玉去。

    这不摆明了派个卧底么?真是没下限啊!

    本来佟锦是打算带舒云的,毕竟舒云是从老夫人那出来的,有老关系在,现在可带不成了,因为她必须带上静云,以她现在在府中的地位,带两个丫头已经是最多了。

    于是已经跟出来的舒云又回去换绮玉,留下静云陪着佟锦。

    静云还是那副羞羞涩涩的模样,平常一言不发的,但心地极热,关键是她还有个哥哥在府外,像这次换钱的事,就帮上了大忙。这也是佟锦为什么一定要带静云出门的原因,如果可以,她希望能见静云的哥哥一面,如果确定对方是可以信任的人,那么将来一些事,都可以交给静云哥哥去办。

    这是佟锦的打算,她暂时没与任何人透露,包括静云,一切尚在考察当中。

    申时整点,集齐了人员后,佟锦所乘的青顶马车准时从佟府出发,驶向万觉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