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5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章 吓到瘫痪

第17章 吓到瘫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到了万觉寺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下车的时候,见到芳华候在寺门口。

    佟锦当然不会认为芳华是专门等着她的,果然,芳华先是往她身后看了一眼,而后才笑着迎过来,亲亲热热地带着她入寺,去往老夫人暂居的禅房。

    行至中途,佟锦对芳华低声说道:“有劳芳华姐姐了。”

    芳华轻轻一笑,并不回答,待到了老夫人房门前,才道:“屋里有位贵客,大小姐切莫轻慢了。”

    佟锦心中一紧,猜测着会不会就是佟玉帛说所的那个“废人”。刚刚在车上她问过锦娘,锦娘对佟玉帛的婚事丁点不知,可见这件事是对外保密的,但那个“废人”她倒是知道,不过也只说是平安王府的世子,从前与明月郡主险些定婚,更多的也没再说了。

    这让佟锦十分好奇,既然能和明月郡主这个天之骄女险些定婚,那说明这个柿子的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后来没成,可能就是因为“废人”这事。但重点是,是谁检验出“废人”这事并大肆宣传的呢?要知道此事关乎男人的尊严,如果是王府的人发现的,肯定早被封口了,没理由会传得这么大。莫非检验者就是明月郡主本人,所以才毅然拒婚的吗?佟锦脑子里不由自主地蹿出一幅又一幅的邪恶画面,俊男美女,花前月下,**,疲软不举……神马的,咳,她重口味了。

    芳华轻轻地敲了两下门,房门便开了,迎出来的是孙姑姑。她和芳华一样,先往佟锦身后看了一眼,这才打量打量她,和声朝屋里笑道:“夫人,是大姑娘来了。”说着侧过身子,让佟锦进去。

    这间禅房不大,在门口便可窥到全貌,屋里的方桌旁围绕坐着三人,老夫人坐在正对房门的位置上,左侧正位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穿戴华贵的美貌妇人,最后一人坐在老夫人对面,背影对门,身姿笔挺,从穿戴与束在后脑的黑亮长发来看,应是个年轻男子。

    这就是废人君吧?

    佟锦紧盯着那个背影,心中忽地有些矛盾。

    这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吗?佟玉帛没来,就由她顶上?早在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她不是没想过,以自己在佟府的现在的地位,想要翻身农奴把歌唱,那会是一个异常艰辛的过程,如果能有个机会脱离佟家,那她自由的空间将会大得多,再加上她盲婚哑嫁的机率非常之大,所以她是不排斥早点嫁人,快点脱离第一阶段的。但关键是,她也不想要废人君啊!在夫妻相处中,这比任何缺陷都要命啊!

    可不管怎么说,现在人都在门口了,佟锦也不可能不进去,当下平静心情,低头正要进屋的时候,突觉身子一僵,腿是怎么也抬不起来了。

    此时老夫人看过来,微微皱眉,“都是亲戚,还扭捏什么?快进来吧。”

    敢情老太太是以为屋子里有男人,所以佟锦才没进来,但佟锦自己明白,哪是她不想进去啊,是她的身体突然宣布独立了,她根本连一个手指头都控制不了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佟锦骤然冒了一身冷汗,难道又要穿越了?难道要穿回去了?她在心里疯狂呼唤锦娘,却得不到任何回音,无论她怎么努力地想要动一动,全都是徒劳无功!

    “锦娘!”老夫人的声音中带了些恼意,“还不进来!”

    佟锦有口难言,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这一刻她是真有点怕了,怕自己就这么变成**植物人,一辈子不能说话不能动,但神智永远清醒……快弄死她吧!

    佟锦不住地以目光向老夫人和孙姑姑求助,希望她们能发现自己的异样,可孙姑姑眉间微蹙不知在想什么,老夫人的脸色则越加沉郁,根本没细看她,歉然地转向那贵妇,“王妃见谅,这丫头平日甚少出门,偶见生人有些失态了。”

    那美貌贵妇扫了佟锦一眼,随即便收回目光,双唇刚动,她身边坐着的年轻男子已然起身,窄腰轻转回过身来,朝佟锦客气地笑了一笑。

    佟锦虽在挣扎之中,却仍被这笑容吸引过两分注意,一边害怕一边想,这柿子……倒还真挺清隽好看的……

    男子此时已转向美貌贵妇,含笑说道:“看佟小姐吓成这副样子,母妃也该知道儿子的名声有多吓人了吧?婚姻一事旦求随缘,母妃又何必强人所难?”

    他的声音清清朗朗,又满带洒脱,让佟锦感慨其“身残志坚”的同时又生出一点点的愧疚之情,她真不是有意不动弹,下他面子的!

    老夫人听了这番话脸上更是挂不住,可那美貌贵妇却似没听到一般,柔柔与老夫人道:“可惜二姑娘未能前来,希望他日能有相聚的机会。”

    听了这话佟锦悄悄地放了心,虽然这柿子给人印象不错,但她绝不会因外表而不注重实力……咳!但原来人家根本没看上她,在这等着佟玉帛呢,她实在有点杞人忧天了。

    老夫人忙道不敢,又说定他日必会带佟玉帛过府相聚,贵妇这才告辞。老夫人起身相送,二人经过佟锦时都没看上一眼,倒是那年轻男子,经过时朝佟锦微一点头,这才出了门去。

    佟锦只觉得身体一下子变得轻飘飘的,心里一阵阵的揪紧,也说不清是疼还是害怕,整个人变得迷迷糊糊的,就像坐过山车经过最大旋转时的那种眩晕一样。

    她这是进了黑窝点了!中迷药了啊!

    佟锦刚努力稳下心神,忽又见到老夫人极怒的面孔,身子猛一哆嗦,不受控制地跌坐在地。

    她可不想活了!从小到大,佟锦一直是以“不管面对什么状况,都能从容蛋腚”自豪的,可现在这可不是表演,而是实实在在的身体自然反应!要了老命了!她哪有过这么没种的时候啊!

    “不堪重用!”

    许是见她太失态,老夫人也没说什么别的,只留下这句话,就让孙姑姑把她拎到门外去了。

    孙姑姑也是很纠结,一个劲地琢磨是不是自己眼神太差,要不然怎么觉得这大姑娘要有出息了呢?还特地给让人把来万觉寺的真正原因偷偷透露给佟玉帛,让她有机会独自出现在王妃面前,本以为自己下了一招好棋,现在看来,臭不可闻啊!

    佟锦很衰啊,在门外坐了半天,直到芳华来扶她,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又受控制了。

    “谢谢芳华姐姐。”佟锦轻轻地朝芳华躬了躬身子。不管芳华的好意是真是假,总是在她最落魄的时候扶了她一把。

    芳华仍旧没说什么,另找了丫头给佟锦和绮玉静云安排住处。

    佟锦进了禅房后便坐到简易的卧榻上发呆,静云羞愧地靠过来,“姑娘,我……”

    佟锦抬眼看了看她,浅浅一笑,“当时你也吓着了吧?没关系。”静云年纪还小,又只是个二等丫头,她被孙姑姑拎出门外时,吓得没法反应也是正常的事。

    反观绮玉,她本该最倚重的大丫头,此时却是强忍着嘲笑,一脸的急迫,想来是等不及要向柳氏汇报这件事了。

    “你们都出去吧。”佟锦和衣倒在床上,“我自己待一会。”

    绮玉马上走了,静云为难了一会,小声说:“姑娘有事就叫我,我就在门外。”

    房门轻合,屋里只剩佟锦一人。她轻轻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呼吸,心中厉声急喝:“出来!”

    等了半晌,锦娘懦懦的声音轻道:“对不起……”

    “你还能控制这身体,是不是?”佟锦直奔主题。

    又是一阵难忍的沉默。

    佟锦也不催她,暴躁又耐心地等着,终于在漫长的沉静过后,听锦娘说:“我也不知道……平时我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可刚才……我好像又能控制身体了……”

    佟锦翻了个白眼,“我拜托你,刚刚你那叫‘又能控制身体了’?分明是吓到瘫痪了好不好?”

    锦娘嗫嗫了一阵,“我就是……紧张……”

    “那现在呢?你还能感应到身体吗?”这才是佟锦最关心的问题。

    锦娘又没动静了,估计是在试验,半晌道:“好像有一点,但又好像没有。”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佟锦分析,她这身体本来就是锦娘的,只不过锦娘留下的意念不强,所以她才变成主导。可一旦锦娘有需要,身体就会更契合锦娘一点,如果长此以往下去,身体对她产生排斥、或者她和锦娘的情况调换,锦娘变成主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到时候她可真就是个无主孤魂了!

    “你的愿望想到了吗?”佟锦问。

    锦娘惭愧地答道:“还没有……”

    佟锦叹了一声,这种事也不能强迫,就算现在逼着锦娘说出一个愿望,若非真心,做了也是白做!

    “那就慢慢想吧……”佟锦无力地放松身体,又随口问道:“刚才那男人真值得你怕成那样吗?那王妃好像要的是佟玉帛,不是你吧?”

    “我、我没有啊……”锦娘的声音听起来虚弱极了,又十分慌乱,“我怎么会害怕,我、我……”

    “好吧。”佟锦恨不能给自己一拳,“你不害怕,你刚刚吓瘫了也不是因为害怕。”

    锦娘又不吱声了,好一会嗫泣着低声说:“阿锦,对不起,你努力了这么久,刚让奶奶对你有些好感,却都让我毁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