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58.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章 以进为退

第19章 以进为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老夫人气恼不已之时,佟锦已回了自己的住处。

    因有老夫人身边的丫头跟着,佟锦无法拖延,回来便让绮玉和静云收拾东西,她则站到窗边,暗暗思考对策。

    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主动一夜丧尽,现在她又得回她的精分园去面壁了,这实在是很糟糕。

    “是我连累了你……”锦娘的声音中带着极度的沮丧。

    佟锦想对策是想对策,对于追究责任倒没怎么当回事,况且这次的责任在一个不知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灵魂体上,怎么追究?有那功夫还不如多想两个争取老夫人的办法!

    对于老夫人,佟锦是一定要争取的,尤其在这段时间的接触过后,她认为老夫人这块高地看似险峻,实则曲径通幽,只要找对了方法,一定能争取得到!那她在佟家的日子将会成几何状递增地日益改善,这在她找回“公主女儿”这个拉轰的身份之前,有着重要的意义!

    “你怎么敢说昨晚的事是故意做的?”锦娘小声地说:“那岂不是更让奶奶厌恶?”

    听她小心翼翼地声音,佟锦失笑,“这些我自有安排,你不用担心。只是现在有点麻烦,要是现在回府去,柳氏一定会以此为借口禁我们的足,再在爹爹面前添油加醋一番,到时候我们可真是死路一条了。”

    “能不能去公主府呢?”佟锦眼睛一亮,“如果公主想见女儿,我们就不用回佟家了。”

    “这是不可能的……”锦娘无比失望地说:“我娘她……就算她有这个心,舅妈也未必会答应。”

    “舅妈?”佟锦想了想,对了,锦娘还有个舅舅呢。“你舅舅一家也住在公主府?”

    锦娘苦笑,“何止是住……舅妈一直不愿我娘和佟家有过多的来往,所以从不主动联系,加上在佟家也没人能想得起我……自我爹回京,三年间,我也只见过我娘两面而己。”

    “你这舅妈……倒挺不客气啊……”佟锦站在窗前朝院里看了一会,便果断地把去公主府的提议放到一旁了。看起来她这位舅妈也不是好相处的,她的打怪之路还真艰辛啊!不过不管舅妈是个多大的boss,现在总归是还没到她那一关,所以暂且放放,先顾好眼前要紧。

    “奶奶这么早是要去哪?”佟锦看着孙姑姑扶着老夫人出了院子。

    锦娘道:“大概是去做早课吧。”

    “早课……”佟锦微忖了一下,转身与静云和绮玉说:“你们先收拾,我去净房。”

    绮玉自然懒得跟着,静云看了看佟锦,见她没有要自己跟着的意思,也就作罢。

    佟锦出了房间后便快步出了院子,紧走着赶上老夫人,在她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

    锦娘奇道:“这是要做什么?”

    佟锦笑道:“也去早课啊,看看有没有混水摸鱼的机会。”

    锦娘追问了半天,佟锦再没回答,匆匆地尾随着老夫人赶至大雄宝殿,那里已有许多僧人香客聚集,各自为坐,正齐声诵经。

    老夫人入殿后便往殿内去,在中间的位置寻了个空位坐下,手捻佛珠,轻声相和。

    佟锦在靠近门边的位置找了个地方坐下,不像来上早课的人那样垂头诵经,她眼睛不闲着,没一会把大殿里的和尚和客打量个遍,终于在坐于最前的一个五十来岁白胖和尚身后找了平安王妃的身影。

    找到了人,佟锦就不再东张西望,乖乖地低下头,嘴里胡念叨一番,假装诵经。

    刚念了没两句,身边忽地传来一句:“念佛无难事,所难在一心。”

    这和大殿里正诵的经明显不一样,佟锦眼角往身边一瞥,见自己身侧坐了个清瘦的年轻和尚,长眉细眼的,正看着自己。

    “嗯……”佟锦问得有点小心,“我认识你吗?”

    那和尚云淡风轻地一摇头,佟锦笑笑,“那就好,你继续吧。”说完,她低下头,无视那和尚微菜的脸色,继续念她的经。

    要点化她?她现在可没时间啊!

    不过,佟锦也实在是低估了这早课的威力,从她坐下开始,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了,整个殿里的叨叨咕咕就没停过,她本来就起早了,加上这催眠咒的威力,真是想不犯错误都难。

    于是在一百来人的催眠攻击下,佟锦终于投降了,但她的意志还是顽强的——身子还保持着坐姿,就像她还在念经似的!

    “结束了。”

    迷迷糊糊中,这三个字不次于下课铃声,佟锦骤然睁眼,身体还在适应外界的眩晕之中,脑子里已在祈祷,王妃和老夫人千万别走了!

    还好,她醒来的是时候,大殿里也只有数个香客站起来而己,其他的人还坐在原位,显然是早课才刚结束。

    好险!佟锦本能地往身边一点头,想谢谢给她提醒的人,结果一看那年轻和尚脸上带着一些不悦,当即明白自己这做派引得我佛弟子不满了。

    当下,佟锦坐直身体,双手合十,用以前流行过的上课睡觉对付老师发现的段子低声说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阿弥陀佛。”

    那和尚险些被气歪了鼻子,什么皆是虚妄啊!别装了,你分明就是睡着了好不好!

    佟锦此时却已一抹嘴角,退到殿外去候着老夫人了。

    老夫人与平安王妃是一前一后从大殿中出来的,老夫人居前,王妃居后,两人间的氛围看起来尚算和谐,只是在见到佟锦后,开始不和谐了。

    老夫人本就气佟锦在王妃面前给佟家丢了面子,此时更恼,沉声道:“不是让你回去么!怎么还在这!”

    佟锦施个万福,不闪不避地道:“本跟出来想与奶奶告别的,没想到奶奶是来做早课,就也跟着听了一会,实觉获益良多,不知不觉间便听完了。”

    老夫人则没听她那套,微皱着眉头,眼中闪动着点点厌恶之色,朝孙姑姑道:“静娘,你送她上车。”

    这是一点机会也不给佟锦留了,孙姑姑低头应是,正要上前,见佟锦又施了个万福,柔声道:“锦娘参见王妃。”

    平安王妃见到佟锦也没什么好脸色,只是她万没想到佟锦竟敢主动和她说话,当下轻哼,转向老夫人淡淡地道:“原来佟大小姐也没有那么胆小,昨晚倒是误会她了。”

    老夫人当下更是气郁难平,看佟锦愈加的不顺眼了。

    佟锦却低头应道:“锦娘无用,昨日忐忑,失礼于王妃了。后来才明白自己不过是庸人自扰,又何必胆小?”

    “好一个庸人自扰啊。”王妃似笑非笑地看着佟锦,“到底还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吓到你了。”

    佟锦浅笑,“成不成器都是外人说的,只有怀璧之人,才能明白玉璧的珍贵,锦娘一介俗人,难免受些不实流言影响,给王妃和世子徒添烦扰,亦气坏了奶奶,锦娘悔不当初。”

    一句话,王妃似有触动,再次看了佟锦一眼,见她面上带着淡淡的遗憾,好像真的在为昨日之事愧疚。

    “罢了。”王妃终是压下心头残存的那点不悦,转过眼去朝老夫人道:“锦娘是个明事理的,夫人也不必再怪责她了。”

    听到这里,老夫人这才面色稍霁,但语气仍然严厉,“还不谢过王妃!”

    佟锦连忙依言谢过,老夫人又道:“回去后专心抄两部经送来,我代你于佛前焚诵,以感王妃恩德。”

    佟锦心底一松,知道自己的最终判断结果下来了,立刻感激涕零地应下,又再次谢过王妃,这才走了。

    “你可……吓死我了。”佟锦走出老远后,锦娘的声音飘了出来,“你怎么还敢和王妃说话?不怕她怪你吗?”

    “那你看她怪我了吗?”佟锦心里一派轻松,连步子都轻快起来。

    做事情有时要以退为进,有时候,却是要以进求退。老夫人心里对佟锦承见已深,此时再去道歉再去求她只是白费力气,除非这件事的正主受害人发话,那么还可能有一丝转圜的余地。所以佟锦才会上赶着来找平安王妃,因为只要平安王妃还想和佟家做亲家,那么无论如何,是不会现在就和佟家的人翻脸的,她是一定会原谅佟锦的,因为她要的一直是佟玉帛,佟锦?那是谁?

    “就这样?”锦娘还是有点不敢置信。

    佟锦严肃地想了想,理直气壮地一挺脖子,“不然还能怎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