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6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1章 哪里都有盗版

第21章 哪里都有盗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时光飞逝,大半个月的时间在佟锦低调虔诚地准备寿礼过程中转眼过去,水陆法会的新闻在那些下人们的嘴里渐渐失去了热度,什么皇上亲临、太子亲自主持典仪、宗世子女们聚资重塑如来金身这类的事都成了往日旧闻,老夫人的寿辰被大家渐渐提上了讨论议程。

    这半个月来佟锦谢绝了一切非正式性聚会,每天足不出户,早起焚香睡前诵经,肉都戒了,虔诚得连她自己都差点感动哭了,可真不容易!

    不过,谁让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呢!为了将来的好日子,她宁可现在没肉吃!反正原来肉也不多嘛!

    就这样,佟锦在众人面前消失了大半个月,佟家的人也好像忘了她存在似的,除了开始那两天还过来问问怎么没去吃晚饭,就再也没人来了。

    佟锦乐得清闲,如此又过了三两天,九月就已进入下旬了,天气彻底凉了下来,从她屋子的窗户望出去,落叶处处可见,要是静云哪天忙得顾不上扫院子,落叶更是能将院子盖住大半,萧瑟得很。

    又该念经了吧?佟锦看看计时的沙漏,让舒云从一个带锁的匣子里取出两个薄薄的蓝皮小本,这才让她出去守着。

    两个小本一本临摩、一本手抄,但因佟锦本身条件的限制,半个月来才抄了一小半,但这对她而言已是很不得了的成就了,起码她现在能拿稳毛笔,也能写出可以看的字了。

    佟锦一笔一笔地写,遇到迟疑的地方就另找宣纸先写几遍,才又往小本上誊写,异样专注。

    往日佟锦这功课总要做上一两个时辰,对外就说在屋里念经,今天才写了十几个字,就听舒云在外招呼人的声音,佟锦便放下笔,将两个小本重新锁了,叫舒云进来。

    随着舒云一起进来的是上次来送信的刘嬷嬷,跟着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形容粗大的婆子,黑黄的脸,容貌也长得粗糙,和同样级别的刘嬷嬷比起来不仅没有灵巧劲,反而更显得粗鄙了,简直是天壤之别,她便是佟锦院子里的管事嬷嬷古妈妈。

    “姑娘快拾捯拾捯,老太太让姑娘过去说话咧。”古妈妈嗓门很大,初次和佟锦见面的时候震得她耳鸣了半天,大半个月才逐渐习惯。

    刘嬷嬷眼含笑意睨了古妈妈一眼,才与佟锦道:“是老夫人寿辰的事,姨老太太给信说已经从临阳出发了,估计十日左右就到,老夫人担心怠慢了贵客,就叫大家过去先给说说。”

    佟锦谢过了刘嬷嬷,照例让舒云到匣子里取了些铜钱赏了下去,刘嬷嬷便笑着行了个礼,接过后走了。

    舒云过来道:“姑娘快点收拾吧,免得去晚了。”说着便去内间给佟锦找衣服。

    绮玉兴趣缺缺的模样,倒是盯着舒云腰间的钥匙看了半天,这才嘟囔一句跟着进内间去了。佟锦却发现古妈妈看到那些赏钱后虽是眼睛一亮,却也不见什么嫉妒之色,还是笑呵呵的,不禁对这人人瞧不上眼的粗鲁婆子高看了一眼,不管是真豁达还是假大度,反正能有这般表现,已是不错了。

    佟锦换上了之前的那套秋装,头上只装点了两枝不起眼的小珠花,看起来干干净净的,让她十分满意。

    来到外间,舒云又给佟锦披了件秋香色的带帽披风,佟锦留意到披风内侧打着一小块同色的补丁,虽不仔细也看不出来,但这对于她这个佟府大小姐来说,还是相当过分了。

    不过估计她也就这么一件披风,佟锦也就不挑剔,当作没看见似的披了就走。

    像以前一样,从金纷园出来,要经过长长的一段路再穿过中庭花园才能往畅松园去,以前佟锦都是走着去的,以为别人也和她一样都是开11路的,直到她上次去给柳氏交经的时候赶上柳氏要到外院去,才看到人家是有轿子的,一顶两乘小轿,机动、快速,省油。

    佟锦多希望她也有顶轿子啊!她就能动动脑筋拉点私活什么的,赚点外块。可惜了,也不知道是有人知道她这想法还是怎么着,反正她就是一直没混着轿子。

    天马行空了一路,经过二十多分钟的长途跋涉,佟锦终于进了畅松园。

    今天老夫人召集,来的人很齐全,就连甚少在家的佟介远都来了,与老夫人坐于主位两侧,一贯的肃穆威严。柳氏与佟玉帛分坐于佟介远和老夫人下首,他们正在说着什么,显然也没想到要等佟锦,一家四口,齐全美满。

    佟锦进屋后打断了他们的话,待佟锦挨个见过礼后,佟介远一沉脸色,“锦娘,你在万觉寺一事实在有损佟家颜面,你奶奶薄惩于你,在我看来却是太轻了!”

    佟锦忍着嘴角的抽抽站在原地听训,这都是哪年的冷饭了?还要炒?佟大将军你还真挺闲的!

    “锦娘自知有错,这半月天每日面壁思过,不敢有误。”

    佟介远轻哼一声正要说话,柳氏先一步说道:“锦娘这些日子的确在静思已过,老爷就别再责罚了。”

    意外啊!柳氏居然能为她说情!

    佟锦的目光朝柳氏那边飘了一下,却见柳氏神色淡淡的,也看不出什么。

    佟介远不知是惧内还是真想饶了佟锦,反正是顺着柳氏的斜坡下了驴,但脸色还是不好,弄得佟锦很郁闷,按理说她大半个月没见着佟介远了,不应该惹到他了啊!

    老夫人此时心烦地一摆手,“好了,过去的事还说什么,这次叫你们来,主要是说说你临阳姨母要过来的事,这次正赶上安成回京述职,所以除了你们姨母和安成外,安成媳妇和允之都会一同过来,冰云,你万万仔细安排,缺什么东西只管去我陪嫁房里找,再不齐的,就出去置办,切不可怠慢了。”

    柳氏认真地应了,又问了些姨老夫人的喜好习惯等等,老夫人也一一说了。

    佟介远等柳氏和老夫人的问答告一段落后问道:“允之这次来可是来参加灵气大比的?”

    老夫人少有的露出笑容,“是啊,允之这孩子的灵气天赋比他两个哥哥都要好,武力超群,你表哥一家都希望他此次能一举入选圣护军,奔个好前程。”

    佟介远点点头,面上微现感概之色,“上次见到允之他还是个少年,一眨眼已经到了可以大比的年纪了,我听闻他去年就已达到灵气四层巅峰,如此潜质,实在少见,安家出了他,重振之日不远了。”

    老夫人欣慰地点头,倒像比自己的孙子有出息还要高兴。

    柳氏问道:“允之今年也有十八了吧?”

    “是啊。”许是因为高兴之故,老夫人的话也多了一点,笑着说:“你姨母时常写信给我,说主动来向允之提亲的人家多不胜数,不过都让她回了,她还等着来看咱们家的小淑女呢。”

    柳氏闻言脸色微变,急问道:“母亲可是有意与安家亲上加亲?”

    老夫人看看身边的佟玉帛笑而不语,佟玉帛瞬时涨红了脸,低下头去玩裙带,久久不敢抬头。

    柳氏沉吟了一会,“母亲,那平安王府那边……”

    老夫人一摆手,“一切都看这次允之大比的成绩吧,总之不会委屈了玉帛。”

    柳氏动了动唇,却终是没再说出什么。

    他们这边说得热闹,佟锦在旁边听得云山雾绕,不过好在她有锦娘这个即时翻译机,也不怕没人搭理。

    姨老夫人是老夫人的妹妹,几十年前嫁到临阳大族安家,不过那时安家的声势就已大不如前,现在更是落没,安老夫人最显赫的儿子如今也不过是个正三品的临阳指挥使,这官衔在临阳也不是最大,回了京城更是淹没在数不清的官员之中,丝毫不起眼,也就是身上还袭着祖上传下来的安郡侯爵位,勉强算得上还在贵族之列。

    安成就是安老夫人那个最有出息的儿子,安允之则是她最有出息的孙子,年纪轻轻的就是那个什么灵力四层巅峰,佟锦自己换算成了九阴真经第四层,这才理解了。

    “他们这次在府中至少要住上两个月,你们要小心招待,特别是锦娘,万勿再失礼于人了。”

    被老夫人点了名,佟锦只得乖乖站起大表了一番诚意,老夫人最后满意地点点头,转向佟介远道:“你也是太忽略锦娘了,造成她今日的性子,以后记得多多关怀,万事都不晚。”

    佟介远沉着脸,含含糊糊地吭了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某些项目上遇到困难了呢,比如上厕所之类的。

    佟锦此时的心情很是微妙,先是有柳氏的求情,再跟着老夫人劝佟介远对她好点,这正常吗?

    正琢磨着,佟玉帛终于不娇羞了,她挨到老夫人身边腻腻地说:“姨奶奶来了不能怠慢,奶奶的寿辰更是不能轻率呀,眼看着还有一个来月了,奶奶可想好了要什么礼物?”

    老夫人拉着佟玉帛的手笑道:“还能轮到我挑?你送什么,我就要什么。”

    佟玉帛神秘地一笑,这时她身边的大丫头兰芝笑着说:“那老夫人可要有个大大的惊喜了,为了这份礼物,二姑娘这半个月都没吃好睡好呢。”

    佟玉帛适时地让兰芝保密,更让老夫人好奇不已,最后在“多方”追问下,佟玉帛先是看了一眼佟锦,才收回目光笑吟吟地说:“我正为奶奶抄写大悲咒。”

    佟锦听了就是一愣,真巧,她也在抄大悲咒呢!

    兰芝又补充道:“姑娘虔诚得很呢,早起焚香,睡前诵经,每日茹素,抄经前后各三遍诵读《心经》加持,九跪九叩,无一错漏。”

    老夫人越听越讶,拉着佟玉帛的手拍了又拍,“我说这近怎么清减了,原是为我熬的。”

    佟玉帛乖巧地笑道:“为了奶奶安泰长寿,玉帛无论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这又算什么。”

    看着老夫人欣喜又安慰的面容,佟锦的心越来越凉,她这大半个月的功课算是白做了,她……被盗、版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