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61.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章 好大一个坑

第22章 好大一个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不应该啊!佟锦细思这半个月来自己的行动,她都是背着绮玉做的,唯一知情也是她有意让其知情的只有舒云,因为舒云原来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佟锦就是想借舒云之力让老夫人发现自己的一片拳拳之心,既然她明面上买不到好,就把一切都做到暗处,心诚则灵,到时候有了这个契机,她不说能一举获得老夫人的好感,也能扳回劣势,让老夫人不再怨她之前的那事。

    为了这个计划,她放弃了她每天唯一的肉菜,她容易吗吗吗吗吗吗!

    难道她的行动被绮玉偷偷发现了?按绮玉的性子来说,如果立了这样的功劳不可能不在脸上显现出来,可看她最近还是整天顶着她的怨妇脸,就知道她根本没机会在柳氏或者佟玉帛面前露脸,那会是谁呢?

    是静云?佟锦第一个想到了她目前最信任,也最容易发现她行动的人。

    会吗?佟锦心情一下子变得烦躁起来,没别的原因,只因为静云是她到这里后第一个试着相信的人,如果这件事真的与静云有关,那也间接地证明了她的眼光有问题。

    佟锦心里一烦,面上虽没有过多表露,但神情总是有异,看起来少了股神采飞扬的劲,佟玉帛一直注意着她着,见状笑问道:“姐姐最近也闭门不出,不知是在做什么?难道也在抄经?”

    佟锦掀了掀唇角,敷衍地笑道:“这种心意只有妹妹才想得到,我么,刚刚不是说了吗?面壁思过。”

    佟玉帛很舒心啊!还得理不饶人,“那不知姐姐为奶奶准备了什么礼物?也说出来,让妹妹开开眼界。”

    佟锦心里直犯恶心,一捂嘴轻笑着说:“我的礼物还是等奶奶寿辰之日再亮出的好,妹妹放心,绝抢不了你这小淑女的风头。”

    佟玉帛被这调侃弄得有些恼意,但又不好发作,只得向老夫人撒娇,“奶奶你看她……”

    老夫人唇角刚刚翘起,却一下呛了气,猛烈地咳嗽起来,孙姑姑连忙递过茶碗,老夫人连喝几口,这才压下,而后便不再说话,摆摆手,示意众人都散了。

    佟介远微蹙着眉头忧心道:“娘的咳嗽怎么一直不见好?要不再换个大夫?”

    柳氏颇为委屈地说:“这已是京中最好的大夫了,前段日子我本想求公主请个太医过来给母亲看看,可……”

    提到揽月公主,佟介远明显不高兴起来,板着张脸,像公主欠他钱似的。

    最终老夫人缓了缓开口道:“都是京中的气候太燥了,老毛病不妨事。”

    佟介远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柳氏看了看他,使了一个眼色过去。

    佟介远一愣,而后掩饰性地干咳一声,“有话就说,怎么还吞吞吐吐的!”

    柳氏很是有些无奈的样子,朝老夫人道:“母亲,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定北侯府的,需要母亲来做定夺。”

    老夫人皱了皱眉,“定北侯府?难道……这么快就到日子了吗?”

    柳氏唉了口气,点点头为难地说:“是啊,韩老夫人的寿辰只比母亲晚半个月,今年正是她六十整寿之年。”

    “唉……容我想想……”

    老夫人也是一副头痛的模样,扶着额角想了半天也没拿出个主意,最后还是柳氏说:“我想,当年之事也是因公主而起,不如请公主明日过来,一齐商讨可好?”

    佟锦明明白白地看到老夫人眼中喜色一闪而过,马上就应允了,要柳氏下午就下帖子,请公主明日务必前来。

    是什么事呢?佟锦琢磨着,看样子不像是好事。

    散场的时候,好像每个人都松了口气似的,佟玉帛被老夫人留下说话,佟锦则和柳氏与佟介远一起离开了畅松园。

    由于人家都有轿子,又不顺路,他们三个很难走到一起去,但临分别之前佟介远还是适当地表达了一下关怀之情。

    “明日你母亲过来,你不要丢家里的脸,知道吗?”

    佟锦心里翻着白眼应了声,柳氏跟着说:“是啊,明日商讨事情的时候,若是你奶奶有些说不出口的话,你做孙女的,要尽力帮衬才好啊。”

    所以真不是什么好事,是不?

    别过了佟介远和柳氏,佟锦心事重重地回了金纷园。倒不是为明天公主可能遇到未知的陷阱而担心,实在是她心情不好,难道她身边全是叛徒?

    进到自己房间,摒下众人,佟锦长叹一声躺没躺相地倒在了床上。

    锦娘的声音中带着浓重的泣音,忧忧桑桑地响起,“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身无长物,除了这个方法,还怎么让奶奶对我们改观?”

    “就是啊,还真是头疼啊。”佟锦重重地揉了揉太阳穴附和了一句,又听锦娘急得什么似的唉声叹气,当即又笑道:“急什么?这不是挺好的嘛,你想,要是佟玉帛在寿辰当天先我一步把寿礼亮出来,那我才抓瞎呢。现在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叹什么气啊。”

    “是吗……”锦娘听起来还是很没信心,“好像也有点道理。”

    “当然有道理啦,我是谁呀,怎么会没道理?”佟锦拍拍自己的脸蛋,“好了,首要之务,是揪出另一个内鬼是谁。”

    “怎么抓?”锦娘一如既往地“我也不知道”。

    “到晚上吧,一定有机会的。”早强调过了,佟锦最大的优点就是蛋腚,像现在,气过了恼过了躁过了,一旦有了决定,她就可以把这事先暂时放下了。

    “你和我说说那个定北侯府吧,和咱们家有什么恩怨?”

    “这事……说来话长了。”锦娘的声音听起来纠结万分。

    佟锦开始还不以为然,任何事经锦娘一说,都变成“说来话长”了,但听着听着,倒也真是说来话长。

    简短一点说,就是六年前佟老夫人过五十整寿的时候,定北侯府送来整块白脂玉雕成的真人大小的千手观音坐像。时下白脂玉珍贵无比,得一小块已可做珍宝,可见此事当时的轰动程度,不仅佟家上下就着震惊吃了三天白饭,就连太后都被惊动,还派了画师过府,录下这尊观音的真容。

    后来这尊观音被老夫人送往万觉寺供奉,时至今日还为万觉寺赚着香火钱。也正因如此,万觉寺才会对佟府另眼相看,在水陆法会各路人马齐聚住处甚紧之时替老夫人安排了独门独院,相当的vip待遇了。

    韩家对老夫人如此礼遇自然不是没有原因的,诚如柳氏所说,这件事还真和揽月公主有点关系。换句话说,韩家当时的贺礼不是冲着老夫人的,而是看在揽月公主的面子上,才送的。

    这可实在是既有面子又很诡异的事,有面子的当然是揽月公主兰月华,诡异的也是她,因为没人知道这个落魄公主是如何入了韩家老夫人的眼的;佟老夫人对此也是又光荣又心虚,光荣的是收到这么重的贺礼让她面子倍儿光,心虚的是这礼到底该怎么还呢?结果心虚的日子过得格外的快,还礼的日子转眼就在跟前了!

    因为当时送礼时说的是“庆整寿”,所以平时的做寿就被大家忽略了,直到这次韩老夫人也是“整寿”,这件事才又被提起,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早在年中的时候锦娘就听下人说城里开了许多盘口,专赌佟家还不还得起这个礼,目前佟家还得起这个礼的赔率已高达一比二点五,直接反应了首都人民对佟家怀抱希望不大的整体趋势。

    “这可真够奶奶头疼的。”佟锦感叹,“不过韩家够狠的呀,六年前就等着看佟家今天出丑了吧?”

    锦娘叹了一声,“韩家身为五族之首,又与五族中财力最强的林家世代联姻,这样的贺礼对于韩家来说,虽珍贵却不难得,但对于我们家,恐怕倾一家之力也难有机会寻到这样的东西吧。”

    大周圣朝的五大世族,这又是佟锦听说的新事物。大周朝立国之初,除皇室兰氏一族外,另有韩、水、柳、安、林五大家族拼全族之力齐心拱卫,才能支持兰氏一族稳立与赵明二国混战的乱世之中而不败,又历百年演变,五族始终围绕着皇室共同面对每一次动荡危机,终成就一方强国!时至今日,大周立国已二百年有余,五族的影响力虽不像立国之初那样显著,可没人会怀疑五大世族的实力,加之这么多年以来五族与皇室之间频繁通婚,早已血脉相融无分彼此,五族与皇室之力相互交融,荣损与共了。

    那位姨奶奶嫁去的安家,便是五族之一安家的主脉。柳氏亦属于五族柳家,却是偏枝的偏枝了。

    锦娘的解释很全面,又有许多她自己的理解,加上坊间传说,林林总总的说了大半个时辰还没说完,但佟锦已经理解了,中心思想就四个字,交叉持股呗。

    “所以公主救过韩老夫人那事是真的?”佟锦撑着下巴坐在窗户边望天,好像她在沉思似的。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锦娘又叹了一声,“我以前也没问过我娘这些,这个传闻还是听下人说的。不过以前我娘和韩家奶奶的确是关系很好的,还时常带我过韩家去做客,只是后来因为这样的关系让爹爹受到御史的参奏,说他私交朋党,当时爹爹远在边关,又手握重兵,身份敏感,于是一怒之下就不再让我娘去韩家了,后来爹爹回京,我娘更是鲜少与韩家奶奶见面了。”

    所以人家才生气呢,给你送这么份大礼看你出丑啊!佟锦心里腹诽,又觉得佟介远这个人实在没有远见,意气用事得让人很想狠翻几个白眼。

    所以明天的邀约其实就是个陷阱吧?想推公主出去顶缸。

    唉!真是天生劳禄命啊!虽然佟锦和公主老娘还没见过面,但眼看着亲娘吃亏而不有所作为,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