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6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章 打进门去

第25章 打进门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对于自己这个只闻其名的公主老娘,佟锦想见的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如今大好的机缘怎能错过?况且她还指望着管公主要两块金砖,给老夫人砸出个寿礼呢!

    柳氏倒也沉得住气,先让佟锦回去,直到下午,才传过话来,让佟锦明日一早就过公主府去探望公主。

    这应该是柳氏请示了老夫人之后的结果,显然柳氏也不愿为还礼的这事单独买单,什么决定都要拉上老夫人才行。

    到公主府去当然不能随随便便地上门问“公主在家没有?”而是要先送帖子,再等公主排期才行。按理说佟锦是公主的女儿,回公主府理应和回自己家没什么两样,但因为佟家的邻里关系处得非常不好,以至于佟锦过公主府不仅不能省下流程,相反还要增加审核程序——受舅妈身边的刘婆子质问。

    什么“公主不在你来干什么”呀,“你回府去等公主回来就通知你”呀,“公主太忙不要随便打扰”呀,“就算你妈是公主也不能搞特权阶级”呀……反正都是垃圾话。

    佟锦呸她一脸黑!抬腿就往府里走!

    刘婆子一脸怒容地扯住佟锦,“大小姐!这是公主府,就算你身份特殊,也不能硬闯!”

    “你还知道我身份特殊?”佟锦看着刘婆子磨牙,“看你这阻拦的架式,怕不是早把我母亲害死在公主府了!”

    这罪名太吓人了,刘婆子当时唬得一缩手,但马上反应过来,死活拽着佟锦就是不让她进。

    佟锦一手拎过在旁边看热闹的绮玉往刘婆子怀里一塞,任由她们去纠缠,又声色俱厉地朝守门的家奴喝道:“再有阻拦者与刘婆子同罪论处!”

    那几个家奴却是丝毫不被佟锦所吓,一个个面带讪笑,根本不将佟锦放在眼中!

    佟锦也不硬闯,冷笑一声,“好好,几个奴才就敢拦我这‘宗室出女’不许我见母亲,看来这公主府早不姓兰了!”说着骤然转身,毫不留恋地跨下石阶,又回头叫舒云,“去承天府击鼓!揽月公主被恶奴害死府中,请京兆尹速发兵擒拿凶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慌了一慌,但刘婆子和那几个家奴仍是没动,显然是不信佟锦敢真的把事情闹大,佟锦却是神情肃穆,厉声与舒云道:“这种事岂可玩笑!你再不去,就把你当凶手送官惩办!”

    舒云的身子轻晃了一下,好像才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眼仍在僵持的刘婆子等人,轻一咬牙,急步跑下石阶便往外街而去!

    佟锦又叫静云,“回府叫车送她过去,这么跑得跑到什么时候!”

    静云听惯了佟锦的话,一点迟疑没有地朝佟府去了,刘婆子这才有点急了,连忙追下来拦着静云,回头朝佟锦喊道:“大小姐所说谁能相信!公主的确不在府中,大小姐请改日再来吧!”

    佟锦轻笑,“我娘到底也是皇亲,料想那京兆尹不会有你们这样的胆子置之不理,不管真假,先抓你们回去审一审再说!反正脸面丢的是公主府的,板子夹棍是使在你们身上的,我怕什么!”

    刘婆子仔细看着佟锦的神色,始终想从佟锦脸上看出一些心虚来,但看来看去,看到的只有坚定决绝,心里一慌,气势上就落败了三分!“大小姐哎……”

    佟锦一眼扫过,“静云,你还不去?”她当然不心虚,因为她是真打算这么做。

    闹大?佟锦什么时候怕过这两个字!

    “怎么了怎么了?”听似焦急的问话从公主府半掩的朱门后传出,人影一闪,一个削瘦的婆子转了出来。

    经由锦娘介绍,佟锦知道这是舅妈陶氏身边的另一个得力的朱婆子,看样子在门后已听了多时了。

    朱婆子见刘婆子死拦着静云、佟锦面色冷厉的模样,当下堆起笑脸,“这是怎么说的?都是一家人也能吵起来?夫人还等着大小姐进去说话呢……”

    “绮玉!”佟锦突地打断朱婆子的话,面色冷寒地指着她,“给我掌嘴!”

    绮玉刚受了刘婆子一通抓,心里正憋着火,此时见佟锦下了命令,当即从未有过地配合执行,抡圆了手臂回手就是一耳光!

    朱婆子尖叫一声钻回门后,大叫:“佟大小姐杀人了!”

    佟锦冷哼,“夫人?这是公主府,你叫的哪路夫人!绮玉!继续给我打!”

    绮玉总算是找到出气筒了,当下追到门后去撕打,那些个守门家奴都看愣了,直到刘婆子出言提醒才纷纷上前拉开绮玉,但气势总是不如先前,拉开后就又退回一旁,没再掺和拦着佟锦的事。

    佟锦也不和他们计较,看向被绮玉下狠手挠了两把的朱婆子道:“说我杀人?好啊,那咱们就一起等着,一会京兆尹带兵来抓谋害公主的凶手,正好把你我连同你们那位胆大妄为的‘夫人’一起抓回去受审!”

    朱婆子捂着脸颊连连求饶,伏低做小的劝道:“大小姐息怒,是婆子嘴拙说错了话,却与舅夫人有什么关系?说到谋害公主更是吓煞人的话,大小姐休要再提,快与婆子进府去,舅夫人正候着大小姐大驾呢。”

    佟锦也不和她争辩,只与静云道:“你留在这,若一个时辰我还不出来,你就去报官!”

    朱婆子脸色又是一变,小心地道:“大小姐,刚刚那位姑娘是不是派人追回来?”

    佟锦笑笑,“不用,除非你马上带我去见我娘,否则京兆尹今天是势必要来公主府走一趟了!”

    朱婆子嘁嘁嚅嚅地应着声,好像真怕了佟锦似地不再提这事,小心将佟锦让入府中。

    头一次来公主府,佟锦真的很想好好参观一下,但可惜时不予她,随朱婆子绕到影壁,佟锦就停住,与朱婆子道:“你去与舅妈说,我就不见她了,直接带我去见我娘。”说完见朱婆子还要说话,她便道:“有些话说多了就没意思了,我是我娘的女儿,自然不会联合别人来坑她,只是想和她见一面而己。不然我真在这坐一个时辰,你还能把我扔出去不成?只要一个时辰我不出去,佟家就会报官,脸皮既已撕破谁还在乎撕掉多少?哪多哪少,请舅妈考虑清楚。”

    朱婆子终于收起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转身去了。

    佟锦这才放眼四周,打量起本该是她另一个归宿的揽月公主府。

    公主府的规模显然比武威将军府更大,只是前庭便比佟家宽阔精致许多,花草树木都是应时令的,并且品种繁多,不像佟家,只有菊花。

    看来她这舅妈把公主府打理得倒算不错,只是现在这公主府,也不知是姓兰,还是已经姓了陶。

    前路险阻啊!

    佟锦叹了一声,与此同时,锦娘也在她的脑海中叹了一声。

    佟锦笑笑,见朱婆子已顺原路回来,便没去和锦娘说话,毕竟今天的情况下,锦娘有太多的理由叹息了。

    “大小姐随我来吧。”朱婆子明显对佟锦客气了许多。

    佟锦便带着披头散发的绮玉一起,跟着朱婆子踏上通往后园的青板路,经由中庭花园转过一扇屏石,眼前豁然开朗!

    一个比佟府花园大上数倍的开阔场地,亭台楼阁奇花异树林立其中,院落最西竟是一片不知是何原理的耸立水幕,流水潺潺,映着日光粼粼闪亮,离得老远也能听到响水叮咚,清亮悦耳。纵是佟锦经由网络熏陶见识过不少壮观丽景,一时间也看花了眼,脚下顿了顿,这才又跟上朱婆子的脚步。

    “我就送大小姐到这吧。”朱婆子指着一片宽广的殿室笑道:“公主在尚仪殿,由胡嬷嬷陪着,我们下人不方便过去,大小姐自行过去吧。”

    看来她这次寻母之旅注定是不会轻松过关了,佟锦当下不再理会朱婆子,又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紧跟着自己的绮玉。

    “你披头散发的也不怕惊扰了公主?”

    绮玉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造型不过关,朱婆子上前笑道:“那婆子就带这位姑娘去梳整一番吧。”

    佟锦点点头,自己转身走了。

    尚仪殿以红黄二色基调为主,正门八根人抱红柱鼎立,琉璃金顶在秋日的暖阳下现出流光一片,整体造型华美大气,可偌大的宫殿外并无宫女走动,又显得异样冷清。

    “要先去偏殿见过胡嬷嬷,再由她通报接引。”

    锦娘的声音冷不丁自佟锦的脑中响起。

    佟锦脚下不停,“如果不见她会怎样?”

    锦娘一愣,没再说话了。

    佟锦大步走上台阶,在尚仪殿门外停下,大声朝敞着大门的主殿内喊:“娘!我是锦娘!”

    看,虽然粗鲁了点,但这也算通报了吧?

    结果她这一嗓子没喊出公主,倒把偏殿的门喊开了,由里面出来一个小丫头,看了佟锦一眼转身又回去了,没一会一个五十来岁的高大妇人走了出来,穿着普通样式的褐色衣裙,半白的发丝梳得一丝不苟,见到佟锦露出矜持的笑容,“大小姐何时来的,怎么不让丫头通报一声?在此大呼小叫,岂不有失礼仪?”

    佟锦也朝她笑笑,“胡嬷嬷,我这不正在通报嘛!”说着又朝殿内喊了一声,“娘!锦娘来啦!”

    这次话音落下不久,殿内便响起一串轻巧的脚步声,跟着一个穿着淡黄色襦衫,下系白色八幅百宝裙的美丽女子轻盈盈怯生生地现于殿内,她面容精致清雅,看起来年不过三旬,头梳惊鹄髻,黛画长眉入鬓,本是极为自信的妆容,却硬是被她演绎成怯懦娇美的模样,一双美眸含烟似水,映着佟锦的身影,又惊喜又迟疑地唤了声,“锦……娘?”

    佟锦有点晕啊,这个……她是真没准备,这朵看起来纯美善良的小白花,真是她……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