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65.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章 小白花一朵
    她娘不是一个被欺负到家的苦逼妇女么?亏她还多次以自己为蓝本幻想老一号佟锦的悲摧生活啊!结果人家根本不是老悲摧,而是小清新啊!

    佟锦还在震惊当中时,人已被一双柔软的手臂抱住,耳边传来低低泣声,“锦儿,娘好想你……”

    佟锦抖了一下,要不是蛋腚惯了,她有可能一拳挥出去——她是真不适应这么勾肩搭背的。

    “外头阳光猛烈,公主和大小姐进殿说话吧。”

    要说还得是宫里出来的人呢!胡嬷嬷就是比刘婆子朱婆子之类的上档次,没有死乞白咧横挡坚拦的,人家只是把公主和佟锦送进殿内后也没再出来而己,站在那旁听。

    佟锦又浑身不得劲了,感觉就像蹲坑的时候有人排号,坑前还没门那么别扭一样!

    不过不同事件就得不同对待,对那些蛮不讲理的,佟锦要像寒风一样凛冽,对胡嬷嬷这种文质斌斌的,佟锦自然就变得如同春风一样温暖了,所以她先按兵没动。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奶奶和爹爹要我来问问娘,能不能把楚老夫人这份礼还了。”佟锦一直是个诚实的孩子,什么也没隐瞒地把事情都和公主交代了。

    揽月公主听完后有些犯愁,拉着佟锦的手握了又握,咬着下唇,久久地不说话,那模样佟锦看了都快心疼了。

    “婆婆和你父亲都是这么说的吗?”半晌过后,公主终于开口,眼圈里却似转着泪花,“就……没问问别的吗?”

    佟锦心里暗叹一口气,没急着回答,转向胡嬷嬷道:“嬷嬷,你给出个主意吧,我是带着任务来的,要是没得我娘一句准话,回去肯定得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胡嬷嬷面不改色,“这是公主和大小姐的家事,老奴怎可乱出主意?”

    “怎么叫‘乱出主意’?”佟锦干脆起身挨到胡嬷嬷身边去,意图拉她坐下,“我娘从来是个没主意的,公主府里的大事小情还不是都靠嬷嬷担待?其实我也是不愿我娘出这个头的,但没办法,现在势比人强,我终究还是得回佟家去的,要不嬷嬷去和奶奶和爹爹说一声,干脆留我在公主府住下?”

    胡嬷嬷连忙让开佟锦的手,“公主府的事自然都是公主作主,再不济也有舅夫人作主,老奴哪够资格?”

    佟锦却是抓紧了她不撒手,“嬷嬷,锦娘求你了,给我们母女出个主意,如果可以,是不是就把这事应了,也就是万把银子的事,答应了也好让我回去交差……”

    “万把银子?”胡嬷嬷的声调扬高了些,又马上收低,放沉了神情道:“大小姐,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两银子够买两石米,已够三口之家吃一年的了,可佟家一张嘴就是万两银子,是他们认为公主懦弱可欺么?”

    佟锦一愣,抓着胡嬷嬷的手也松了点,“一万两真的很多吗?”

    胡嬷嬷翻着白眼不说话,佟锦都快哭了,“好嬷嬷,你快给我出出主意,要不你和我回去,跟奶奶说说……”说着她就把胡嬷嬷往门外扯。

    胡嬷嬷一惊,连忙挣开,“大小姐说笑了,你在这与公主叙旧,过后就回去,谁还敢把你赶出门外?到时如果佟家还是不依不饶,你再来求救不迟。”

    佟锦还要抓她,嘴里带着哭腔,“嬷嬷……”

    胡嬷嬷却已后退两步,与揽月公主道:“公主与大小姐说说话吧,老奴去预备午膳。”

    胡嬷嬷忙不迭的退出后,佟锦跟到门边听了听动静,这才放心地回来,又见公主这会功夫就抹上了眼泪,不禁又头大起来。

    “其实不答应也没什么。”佟锦坐在公主对面打量着她。

    不得不说,公主的容貌比柳氏更为出色,也更显年轻,可在公主的眉宇之间,总带着一些幽怨,眼中也看不到丝毫自信的成份,这让她的美貌大打折扣,甚至因此生出一些小家子气,如果说她是哪个小门小户的夫人,那还有人相信,但说她是一国公主,将军府的媳妇……那还真是柳氏更像一点。

    要命啊!佟锦今天叹的气加起来比她这辈子叹的气还多,纯粹是因为她对这个公主老娘寄予的信心太过,认为她就算不受皇室喜欢,那也该身具公主仪范,虽然是受气的货吧,那该大气的时候也得大气啊!

    但现在她这样,好像林黛玉托世似的,这么一会她手里的帕子都湿透了,让佟锦怎么好意思张口管她要钱呢!

    “娘,你身边有银子吗?”佟锦递过自己的帕子给公主擦泪,心中所想还是不要脸的问了出口。

    公主接过佟锦的帕子,恍了恍神才说:“有,都在嬷嬷身上,你要吗?我喊她拿给你。”

    “别别别……”佟锦连忙按住意要起身的公主,“那你身边,我是说不用经过嬷嬷的,有可以动用的资产吗?动产不动产都可以。”

    公主又恍惚了一阵,问:“在你舅母手里的可以吗?”

    佟锦想撞墙!

    “你就没有点私房钱吗?”

    公主反问:“我也不出去,留钱有什么用?”

    那不还有我呢吗!佟锦心底呼唤啊!呐喊啊!吐血啊……

    “算了……”佟锦撑着虚弱的心灵进行下一步探讨,“对于韩老夫人,你们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

    “唉。”公主未说话前便叹了一声,面上带着一些遗憾,“当年北上避暑,韩老夫人乘坐的马匹受惊,我正在附近,便助她停马,我们因此结缘,相交莫逆。”说到这里公主再叹一声,“韩老夫人算是我回京之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佟锦却在纠结上一件事,“你……助韩老夫人……停马?”要是她没理解错,这还是个技术活吧?

    公主羞涩一笑,“其实我骑马骑得还挺好的。”

    面对公主小白花美丽天真暧昧脸红的笑容,佟锦真是想不想歪都难。

    “你这么说我倒真挺惊讶的……”其实佟锦心里想的是“真像你说的那么好怎么还留不住佟介远呢……”咳咳,纯洁,要纯洁啊!

    “那现在呢?”佟锦现在不光心理,连身体都虚弱了,“现在你和韩老夫人就一点联系都没有了吗?”

    公主的笑容瞬时收敛,用一种小兔受惊时的神情弱弱地说:“你爹爹……他不喜欢……”

    佟锦真想吐血啊!吐完再吐!

    “娘啊!”她真想抽公主一个大耳刮子,咱能不娇弱不?

    “嗯?”公主很认真的应声,“什么事?”

    “没……”佟锦考虑的是她今天能不能健康的走出公主府,“对韩老夫人的寿礼,你有什么想法吗?”其实如果可以,佟锦还是希望公主能把这事扛起来的,不过不能以佟家的名义扛,而是要自己站出来扛,没理由做了好事还不留名啊,公主也不是雷锋呢!

    公主这次很凝重地想了想,而后稍有扭捏地拉起佟锦的手,“其实我早就备好了。”

    佟锦当时精神一振,立刻随公主穿过花厅到了寝殿。

    公主的寝殿很大,也很空旷,一些摆设看起来很是普通,有些甚至不如佟锦正在用的。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拔步大床非常醒目,除了一些必要的家俱外,就是在光线最好的阔窗下摆着一张硕大的绣架,绣架上绷着一幅几近完成的绣作,是一个身着铠甲、头戴羽翎,脚踏玉龟,衬托在五彩霞光下威风凛凛的女将军!

    绣作人物与真人大小仿似,动用大量的金银二线,乍一看去流光异彩很是耀眼,细细品瞧更是看出绣工绵稳扎实,人物神情栩栩如生,佟锦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土鳖立时拜倒在这女将军的铠甲之下,无比赞叹地看向公主,“这是你绣的?”

    公主又羞涩了,“胡嬷嬷和大嫂还以为我绣的是开国战神,其实我绣的是韩老夫人年轻时的样子。”

    “韩老夫人?”佟锦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是啊。”公主笑笑,“你肯定是不知道的,就连我这辈的人知道的也很少,韩老夫人的灵气已至五成境界,年轻的时候曾代夫出战,也被一度传为美谈,只是韩老夫人不愿掩盖老定北侯的光彩,这才刻意隐下不提。”

    佟锦眨了眨眼,眉头一紧,“不对吧,娘,你刚才不是说你救了韩老夫人吗……她要真是个女将军,还能不会骑马?”

    “我可没说我‘救’了韩老夫人。”公主无辜地一摊手,“我只说我‘助她停马’,后来才知道,实在是班门弄斧了。”

    佟锦尽量让自己无视公主老娘比自己还少女可爱的动作,想了想,好像公主还真没说过救不救这回事,都是她自己脑补的。

    “其实韩老夫人送婆婆那样的重礼,我心里是高兴的,当即便着手绣这副图,希望能有机会送给她,可没想夫君……你爹爹却因为那尊观音的事情很不高兴,更是断了我们母女的往来,我那时心情抑郁,加上身体不好,便将绣图这事耽误下来,一耽误就是六年。去年过年的时候,我算着今年韩老夫人是六十整寿,就又把这图找出来,想绣完它,当做贺礼。”

    听着公主的话,佟锦的手轻轻抚过绣架,心里盘算着这样一份礼物能不能得到韩老夫人的另眼相看。当年那样一份重礼把佟家推到了无法转圜的地步,如果这次不能翻身,那这礼,还不如不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