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6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章 再上万觉寺

第27章 再上万觉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有信心吗?”佟锦心里还是拿捏不准,这绣图倒也是一片心意,但比起白玉观音,其价值送距未免太大了。

    公主弄明白佟锦在问什么,疑惑地问:“难道天下礼物都要等价交换才行?那还送什么礼物?送银子不是更好?这份绣图是我感谢韩老夫人送给婆婆的寿礼,更是感谢她成为我第一个朋友,只是我的一份心意而己,她喜欢就留着,不喜欢就扔掉呗。”

    佟锦被公主这份突来的洒脱弄得一愣,再看公主眼底纯净,果真没有丝毫的担忧杂念,不由暗笑。

    韩老夫人那样的人,为什么独独与公主老娘成了朋友呢?肯定不是没有原因的。

    “说不定……还真成……”佟锦的指尖在刺绣的布帛上停留了一会,下定决心收回手来笑道:“娘说的对,这份礼物韩老夫人喜欢就留着,不喜欢就扔掉,关别人什么事?不过,”她嘱咐道:“我回去后就说娘已应下还礼的事,但娘要记住,无论谁问起,这绣图为礼的事都不要透露一字半点,等到韩老夫人寿筵当天,娘就以自己的名义将图送去,听到了吗?是‘揽月公主’的名义,而不是佟家。”

    公主一边点头一边问:“为什么?”

    佟锦摆摆手,她真不想和公主解释谁是雷锋。

    “还有奶奶的寿礼,娘有准备吗?”

    公主点点头,“胡嬷嬷说她已经备下了,是一幅松鹤古图。”

    那就要糟。佟锦憋着这话没说,对公主道:“除了这个,娘你必须另备一份东西,还得是大礼。”

    公主又开始为难,“什么才算是大礼?”

    哎……佟锦觉得脑袋怎么这么疼呢?看看外头的天色,估计胡嬷嬷再有一会就得过来叫她们过去用膳,当下问道:“娘,你身边还有可用的人吗?除了胡嬷嬷和舅妈外,最信任的人有吗?”

    “你姨婆?”公主试探地说。

    佟锦立刻叫出锦娘打听这个姨婆,锦娘道:“是娘的姨母,外婆去世后,一直是姨婆在照顾娘,并且陪她上京的,只是近两年姨婆的身体不好,很少陪着娘了。”

    佟锦沉吟了一下,“她和你舅妈的关系怎么样?”

    锦娘道:“似乎不太好。”

    “那就行了!”佟锦这才放心地和公主道:“姨婆现在在哪里?”

    公主幽幽地说:“你舅母觉得京城繁扰不利养病,就将她送到郊外别院去了,说起来我也有好久没见过她了。”

    佟锦笑笑,“既然好久没见,有空的时候娘就去看看她嘛。娘,你别忘了,你是公主,公主就是,哪怕在外面不受重视,但回到揽月公主府,你就是最大的那个!”

    公主“唉”了一声,“你舅母整天在外奔波公主府的事,连她自家的生意都没时间打理,我哪还忍心再给她添事,左右她也常派人去探你姨婆,我也算放心。”

    佟锦真想把自己脑袋揪下来!疼啊!

    “她派人去看,万一下人偷懒蒙她,她也不知道,对不对?”佟锦咬牙切齿地控制着自己别动粗,“什么都不如你亲自去看,舅妈是忙,但也用不着她亲自送你过去啊,她就忙她的,你去你的,她有什么理由拒绝?要是她真拒绝……”佟锦挨到公主耳边去,“你就哭,就砸东西,逮胡嬷嬷身边的东西砸,砸几次,胡嬷嬷就会张罗送你去看姨婆了。”

    看公主似懂非懂的模样,佟锦只能暂时放弃继续教她使坏,做了结束语,“唉。”

    公主见她说完了,浅浅一笑,起身到床里不知摸了什么出来,一个小包,塞到佟锦衣袖里,“娘也为你准备了礼物哦~”

    “什么……”

    佟锦还没说完,花厅那边传来胡嬷嬷的声音,“公主,大小姐,可以用膳了。”

    公主便拉着佟锦起身,出了寝殿,转到另一间花厅用膳。

    今日的午膳备得还算丰盛,八菜二汤,另有小菜点心,还有各式主食,摆满了整桌。

    这是佟锦到这来后吃的最好的一顿了,当即敞开了吃,最后还问胡嬷嬷要了打包,胡嬷嬷虽然看起来不太乐意,但还是让宫女去了。

    菜足饭饱,佟锦拎着打包的食盒告辞了,公主送到尚仪殿外,趁胡嬷嬷不注意时小声笑着说:“那些东西都是我说不小心丢了的。”同时送给佟锦一个得意的目光。

    佟锦没太理解,待走出尚仪殿范围,她摸出袖中的小包打开一看,险些被那些金光银光亮瞎了眼睛。

    小包里包着七八件金玉首饰,虽不多,但看得出件件不是凡品,再想到公主刚刚的话和那得意的小眼神,佟锦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隐隐地热了眼眶。

    像公主这么单蠢的人,要有怎样的决心,才会东遮西掩、百般借口地为她暗中留下这些东西?公主说的对,所谓礼物,不过是一份心意而己,虽然这份心意的对象不是真正的她,但也够佟锦感动个够呛了。

    如韩老夫人对公主的意义一样,公主对佟锦来说,同样是第一个主动对她好的人……唉,有点煽情了。

    揉了揉鼻子,按回鼻子里的酸意,佟锦把小布包往袖子里一塞,拎着食盒悠荡悠荡的走到之前与朱婆子和绮玉分开的地方。

    朱婆子没在,想来是去忙了,重新梳洗过的绮玉也并未等在原地,而是远远地躲到了树荫之下,见佟锦出来这才慢吞吞地上前,“姑娘让婢子好等。”又见佟锦手里拎着食盒,神情更是不悦,“原来姑娘是吃了午饭才出来的。”

    佟锦没搭理她,把食盒塞到她手里,“我和娘还有话没说完,你先把这东西送回去,再回来接我。”

    绮玉闻言颇为不耐,但见佟锦转身又往回去了,只得拎了食盒往出走,走了没几步又听佟锦喊她:“你亲自送回去啊,都是金贵的东西别让人偷吃了。”

    “知道了。”绮玉应了一声,倒对盒里的东西有些感兴趣了。

    绮玉加快了脚步没一会就转出了后园,佟锦再次转身,远远地缀在她身后,直到出了公主府,绮玉已进了佟府的大门。

    “姑娘……”静云迎上来,神情有点不解,“绮玉姐姐刚刚说姑娘要晚些才出来的。”

    佟锦笑笑并不解释,“走吧。”迈下石阶,却是往佟府相反的方向去了。

    “姑娘!”静云连忙跟上,“我们……”

    “到别处转转。”佟锦简短地交代了一句,同时加快脚步,她可不想等绮玉回来再跟着她。

    静云看起来极为困惑的样子,但强忍着没问。佟锦也不解释,径自出了路口,叫住一辆马车,还知道讲价,“去万觉寺。”

    “去万觉寺做什么?”问话的是锦娘,听起来她也憋了半天的好奇了。

    佟锦靠进车厢里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去准备给奶奶的寿礼啊。”

    上一次的寿礼创意被人剽窃了,趁着这次出来,她怎么着也得补救一下才行。

    锦娘还是很疑惑,佟锦刚想解释,就听车外有人喊“姑娘”,静云叫停了车从车窗探头出去,却是舒云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

    见她这样子佟锦就知道她并没有真的去衙门,而是在路口蹲守来着,不过恐吓的效果已经达到,佟锦也就不再计较,让她跟着上了马车。

    舒云上车后什么也没问,低头坐在角落处,静云有时轻声和她说话她也不应,像是在走神。

    佟锦看了舒云一会就闭上眼睛假寐,直等到车速渐慢,才又睁开眼睛。

    马车停下,佟锦跳下马车,将银袋递给静云让她去结了车钱,而后没有一点迟疑,大步踏上通往万觉寺山门的石阶。

    佟锦这次来是想拜会苦竹大师的,如果她能请动苦竹大师出席老夫人的寿宴自然是最好,但这种可能性估计不大,所以她退而求其次,希望能求得苦竹大师只字片语,装裱成幅送给老夫人,必会让老夫人万分心喜。

    有这种想法还是从那尊白玉观音得到的启发,现在那尊观音供在万觉寺,每年为万觉寺吸金不少,看在这个面子上,苦竹大师应该也不会拒绝给老夫人提个字,“松鹤延年”什么的就成。

    锦娘听了佟锦的解释后也是精神一振,“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如果能得大师提字,奶奶一定非常高兴的。”

    佟锦笑呵呵地,这主意肯定也有别人想到,只不过武威将军府老夫人做寿,只送一幅和尚的字还是太显单薄了点,可要再加上其他的礼物又未免把这“大师提字”衬得庸俗了,但佟锦不同,她本来就没什么钱,送点拿不出手的礼物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所以,没成本什么的,果然还是最适合她了!

    进了万觉寺,佟锦找知客僧道明来意,那知客僧听说佟锦是武威将军府的小姐,很是客气,将她带往正殿西侧角门后的一处宽广庭院,院中有一大厅,名为“知客堂”。

    将佟锦送到院中后,知客僧往知客堂旁边一指,“苦竹师叔近来繁忙,还请佟施主往那里领取号牌。”

    佟锦望过去,见那里设了一条长案,案上放着一些木牌,两个和尚坐在案后,正向过去的香客发放木牌。

    可真是大牌啊!佟锦谢过了知客僧也往那边过去,填了申请单后领到一块标着“六十一”的号牌。

    佟锦又问了问,知道现在已经排到45,快到自己了,佟锦便放心地在院中逛了逛,又往知客堂而去。

    虽然现在已近深秋,但知客堂仍是六扇厅门全开,厅内虽设座椅,但很少见人去坐,看来只是供香客暂时等待之所。

    佟锦一边走一边往知客堂里打量着,忽地瞄到一个背影,身姿颀长,腰挺如竹,一把如墨长发高束脑后再垂洒下来,别样的爽利。

    佟锦笑道:“锦娘,你看那是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