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68068.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章 和尚的钱途

第29章 和尚的钱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们好歹敬业一点啊!”佟锦真想狠给眼前的光头一锤,“和尚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你们珍惜一点,有点底线行不行?”

    那和尚继续不说话,显然还心虚着呢!

    “我可真是倒霉透顶了碰上你们几个和尚!”佟锦也只能痛快痛快嘴了。

    那和尚就这么听着,等佟锦说得口水都干了,他才转过头来双手合十,“心和为上,怒极伤肝,施主万勿以身体为重,以免加重心疾。”

    他倒还挺好心!

    “你才心疾呢!你全家都心疾!”佟锦祝福他!

    和尚的脸色也不好看,动了动唇,但最终是放弃了,没再说什么。

    沉寂多时的锦娘此时突然小声插言道:“我……我这身体……以前的确是常常心悸的……”

    佟锦一愣,她用了这身体这么久,倒从没发现过。

    “站住。”佟锦叫住正想溜走的和尚,“看不出你还懂点医术?”

    这话也不知触动了和尚哪根心弦,他眼看着萎靡下去,一颗光头点得有气无力的,“蒙尘之技,不提也罢。”

    “怎么会是蒙尘之技呢?”佟锦摸摸胸口,还是感觉不到有什么异样,探究地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我有病的?”

    和尚抬眼,又仔细看了看佟锦,“施主口唇微紫,便是心弱之象。”

    “是吗?”佟锦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她每天都照镜子,怎么就没发现呢?

    和尚好像看上瘾了,又道:“另外观施主印堂发青,眼神微涣,这是神衰之症的表现。”

    佟锦一摆手,“这纯属扯淡,我每天沾枕头就睡。”

    和尚摇摇头,“睡则睡矣,可是多梦少眠?”

    佟锦又是一愣,和尚接着说:“日有思则夜有梦,施主忧思过虑,小心思过成疾。”顿了顿,轻喧一声佛号,“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听了这番话,佟锦沉默了一会,忽又笑了,“那天见你在早课上,还以为你是万觉寺的弟子。”

    和尚闲闲地瞥过来,“施主同样也不是万觉寺的弟子。”

    佟锦又笑了,终是还了个合十礼,“敢问大师法号?”

    和尚略一躬身,“贫僧三枷。”

    话音未落,锦娘就在佟锦脑中“咦”了一声,“原来他就是三枷和尚啊……”

    佟锦问了问,锦娘喏喏地答道:“三枷和尚是清源寺的大师,听说会驱鬼的,在京郊也有些名声。”

    驱鬼?佟锦差点哧笑出声,重新打量了一下三枷和尚,见他也就二十一二岁,面容文气俊秀,穿着一袭半旧的青色僧袍,要是画上点头发也能装装文艺青年,但驱鬼?这活也太有技术含量了吧?

    “听说你会驱鬼?”佟锦向来很直接,连脸上想笑又忍下的神情都没掩饰。

    三枷又转过脸去了,逃避回答。

    佟锦又问:“你不好好驱你的鬼,来万觉寺做什么?难道是来找苦竹进修的?”

    三枷还是不回答,最后被问得急了,回了一句:“万觉寺香火鼎盛,我等小寺理应学习效法。”

    佟锦乐得贼贼的,“哦……原来是来偷师的。”

    和尚彻底无语了,看样子也不想再排号了,到发牌处交回号牌,转身回来与佟锦略一点头,便离开了。

    佟锦与他同路,带着舒云静云与他前后到了万觉寺山门之下,正在舒云去找马车的时候,佟锦发现三枷朝着一辆马车去了。

    “看不出你还挺有钱啊。”佟锦也溜达过去,“都有马车的人了,还在乎那点买路钱?”

    三枷没吱声,默默地戴上笠帽,这才抬眼道:“施主要去哪里?贫僧的马车可以暂租给你。”

    佟锦无语,还暂租?简直小气到家了!

    “你还有这业务啊?你们到底是有多穷啊?”

    三枷没理她的调侃,伸出三根手指,“三十文。”

    佟锦眉梢一扬,当即告诉静云,“叫舒云回来吧,这有便宜车。”

    静云低着头走的,心里悄悄地嘀咕,这大小姐还说别人呢,其实她不也一样……

    佟锦却是没什么自觉的,她现在财政紧张,能省点就省点,况且现在天色渐晚,她们三个女眷,随便拉来一个车夫她也不放心,还是和尚好。

    不过三枷的马车显然是不常做兼职的,车里放着许多私人物品,比如说补了一半的衣服,吃了一半的馒头什么的,佟锦还在车里发现一个小油灯,油盘上画着刻度,从残留的油渍上看,这油灯每次添油都没超过那个刻度。

    “用不用省到这个地步啊?”佟锦隔着车帘和三枷聊天,“做和尚应该很有钱途才对啊,尤其你还会驱鬼。”

    三枷可能是赶车赶得太无聊,也可能是正在走神,突然被佟锦一问,冷不丁地脱口感叹了一句:“世道不好啊……”

    虽然他马上住了口,还是让佟锦乐个半死,这和尚,平时装得跟大罗金仙不食烟火似的,其实尘缘深厚啊!

    “其实你走错路线了。”佟锦挑开车帘看着和尚清秀的侧脸,“想不想听点建议?”

    三枷转头看了佟锦一眼,眼里带着颓废,像是彻底放弃在佟锦面前经营形象一样,“收钱就不听。”

    佟锦有点郁闷,她还想以此抵了车钱呢。

    “给你免十文车钱吧。”和尚还是想听。

    “二十文。”佟锦讲价。

    “一半吧一半吧。”和尚肉疼地做了大幅度让步。

    嗯,十五文到家,已经比平常省了三十五文了,佟锦很满意。

    “其实你会医术,怎么不走这路线,偏要去抓鬼啊?”

    和尚一脸的不愿意提,“人有病,自然去看大夫,施主听说过去看和尚的吗?”

    “哦……”佟锦点点头,“也对,看来你医术也不怎么高超。”

    和尚没出声,默认了。

    “不过你从气色上就能看出大致病症,已经足够了。”佟锦笑眯眯地,“你现在是身怀宝山而不知入山之法,怎么样?想听吗?”

    和尚郁闷,半天回道:“车钱再免五文吧……”

    佟锦很得意啊,无视舒云静云的无语目光,与和尚道:“你刚才看出我身体不好,又看出我心有忧思,这都是你的本事,但你不该这么直白的告诉我。你应该说:施主,你有卦……”

    和尚沉吟半晌,“你是说……以病相人……”

    “这只是第一步。”佟锦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坐得舒服一点,“心经上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个中意思你该比我更明白,简而言之,空,就是事物的本质,苦竹为什么这么火?无非就是和人聊心事,把对方的心事化成‘空’,给人去了烦忧,人们自然信他。你也可以如此。”

    “贫僧以前倒也曾给人批过卦的……”

    佟锦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这和尚,兼职业务倒多!

    “那都是低层次的,以后,你能沉默的时候就不要说话,能说话的时候就不要写字,务求保持你的高尚形象,决不要再去做那些驱鬼批卦的事,你得从内心提升你的客户群体,同样是聊天,苦竹聊天的对象都是皇亲贵胄,而你,只活动在城乡结合部,那就注定你们清源寺的业绩永远比不过万觉寺。”佟锦伸手出捻捻他身上的僧袍,“另外,要改变路线,最关键的在于你的造型,你现在的造型太土鳖了,谁会找你?”

    说完,佟锦缩回身子,又不说话了。

    舒云和静云都是一副相当无力的模样,这大小姐,不把那最后十文抹了是势不罢休的。

    和尚挣扎了良久,最后终是投降了,“就免费送你们吧……”

    佟锦这才又笑呵呵地掀起车帘,伸手掀去他的笠帽,仔细打量他半天,道:“其实你长得真不错,很有仙范儿。”

    看和尚不解的目光,佟锦略略比划了一下,“你是瓜子脸型,很容易让人觉得你年轻,不可靠,自然没有大买卖找你。”

    和尚当即连连点头,“他们都喜欢找大脸身胖的和尚。”

    “是啊,显得敦实啊。”

    “可我怎么也吃不胖……”和尚有点难过。

    佟锦真想扇他!

    “所以你就得走高端路线。”佟锦悄悄捏了捏自己的腰,十分不想承认她是羡慕和尚的,“你长眉长眼,符合佛家的审美观点,就是风霜气太重,一看就是奔波劳碌命,回去好好做个面膜手膜什么的,换身衣裳,僧袍么,必须加以改良,最好是白色的,沾仙气,看过《青蛇》吗?知道里面法海的造型吗?和他差不多,但要比他更精致,走简约精细风,越小的地方越要做得精致耀眼,这叫低调的奢华,懂吗?”

    “听起来要花不少钱……”和尚不太喜欢这建议。

    “你专业一点嘛!”说话间马车已转入京城最为热闹的朱雀大街,佟锦便放下车帘,在车内继续道:“要想成功,适当的投入是必须的,还有你的气质也要好好培养,像是我们头一回见面的时候你表现得就不错,要时时带有悯人之心,寡言、少语,傲气、锐利,个中精髓,你得好好体悟才是……那边那边,拐那个路口,有两个石狮子的地方停车!”

    “姑娘……”目送和尚的马车渐渐驶远,静云大着胆子小声地问:“姑娘和那大师说的,都是认真的?”

    佟锦瞥她一眼,失笑,“如果他听了,成功了,我就是认真的;失败了,那我就是开玩笑的。”

    静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过心里还是隐隐有个声音说:其实她就是为了省车钱,才费了这么多的口水吧……跟认不认真,一点关系都没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