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392.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章 远客(一)

第30章 远客(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回到佟府后佟锦先去见了柳氏,到明威堂的时候见到绮玉也在那里,估计是来告状的。

    佟锦已做好被柳氏刁难的准备,谁知柳氏听说公主应下还礼一事后,极为喜悦,根本没追究她中途开溜的事。

    从柳氏处出来,佟锦返回金纷园,待晚饭洗漱过后,脑中响起锦娘细细弱弱的声音。

    “阿锦……奶奶的寿礼怎么办?”

    佟锦想也不想地道:“急什么?总会有办法的。”

    锦娘的声音骤然变得惊喜,“阿锦,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这次佟锦认真地想了想,而后反问:“我有生过气吗?”

    锦娘失笑,各种担心惊喜一股脑地倒出来,佟锦甚至可以想象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小人正在她脑子里手舞足蹈,有点聒噪,但很热闹。

    还是这样比较好吧?冷战什么的,不适合她。

    “三枷大师说你心有忧思,是因为我的愿望吗?”锦娘兴奋了没一会,又开始忐忑了。

    “有一点这个原因吧,不过不全是。”佟锦简单地回答,并不打算详尽地解释。

    日有思则夜有梦,完成锦娘的愿望固然是佟锦时刻掂念的事,但以往的家人、朋友,她关心的和关心她的人、事,又岂是一朝数日便可丢弃的?这份思念她无法排解,又不愿示于人前,便只能压挤到梦中。

    “我们那个姨婆的住处,你知道吧?”佟锦没时间伤感,很快就把另一件事提上日程。得了锦娘肯定的回答后,佟锦又仔细考虑了半晌,才让静云悄悄地叫曼音进来,独自向她交代一番。

    “这是做什么?”锦娘不解地问:“你想找娘直接过去不就行了吗?现在娘应下了还礼这事,想来爹爹和二娘也不会加以阻拦了。”

    “不是担心他们两个,”佟锦揉揉眉心,“是另外两个。”胡嬷嬷和舅母陶氏,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目前的情况下想从她们手里抠出银子给老夫人置办寿礼,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为了公主在佟家的地位,佟锦只能另辟蹊径了。

    第二天一早,曼音就以替佟锦去万觉寺寻经的名义离开了佟府。这个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到了柳氏耳中,佟锦是早有准备的,可等了两天,柳氏也没叫她过去问话,又让她有点皮痒了。

    事有反常必为妖,佟锦有理由相信,柳氏现在已经悄悄走在进化妖怪的道路上了。

    又过了几天,曼音一直没有回来,佟锦也没再急着想寿礼的事,每天过得十分放松,倒是柳氏,到了晚上就要喊佟锦到客厅与家人共用晚饭,席间多是询问公主回礼之事。

    佟锦每天都不厌其烦地回答:公主的确是应下了还礼的事,可具体怎么办公主并未交代,所以她并不知道太多。

    这也是部分真相,佟锦都快被自己的诚实感动了,可柳氏十分失望,与之相反的是老夫人和佟介远明显都松了口气,连带着对佟锦的态度都温和了不少。

    这算不算是意外的惊喜呢?更惊喜的还在后面,这几天柳氏为了迎接姨老夫人,鼓足了精神打理合府上下,还以不能于人前失礼的名义给佟锦和佟玉帛各做了数套新装,首饰重新换过了一批,更第一次主动下发了佟锦的例银,相当之大方。

    佟锦推算着,照这么个速度,估计柳氏很快就能进化成妖了。

    时光转逝,十月初一,姨老夫人一行终于进了京城。进京后他们没有直接到佟府,而是到安家以往的旧宅暂时安顿,又送信过来,说休整几日再过府相聚。

    看过了回信,柳氏将信连同信封一起递给了孙姑姑,扫过装扮得体准备迎接客人的佟锦和佟玉帛二人,目光转向老夫人,笑得闲闲的,“难为母亲接连的惦记,却忘了安家在京中也有宅子,如此也好,毕竟多年未见了,脾气习惯说不定都有改变,分居二地有利相处。”

    老夫人不太高兴,也有些泄气,一时间又想不出有什么话能反驳柳氏,当下烦躁不安,与孙姑姑道:“介远怎么还没回来?也不知他得了消息没有?”

    孙姑姑笑着答道:“已差人知会老爷了,这个时间,说不准已见过了姨老夫人。”

    老夫人这才点点头,不过总是坐立难安似的,隔一会就要问一问。

    佟锦却是一点心思也没花在现在的场合上,脑子里想的尽是曼音带回的消息。

    姨婆陈氏那边已经单线联系上了,听说是要解救公主,陈氏的配合度相当之高,本来就是闲出来的病瞬间好了大半,真不愧是和佟锦有着相同血脉的人啊!简直就是正义的使者!

    不过这份正义中有多少是为了公主、有多少是为了她自己,就见仁见智了。

    不管怎么说,佟锦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可以暂时相信的伙伴。

    因为天色渐晚,正是要吃晚饭的时候,虽然佟锦很想回去,但也不好开口,只得陪着老夫人和柳氏,又等了一会,佟介远终于回来了。

    柳氏急忙迎上去,目标却不是佟介远,而是跟在佟介远身边的一个**岁的俊朗男孩,上前拉过他的手在手中捂了捂,这才向佟介远道:“怎么把小七领回来了?可是在宫中犯了过错?”

    佟介远笑道:“小七和皇太孙相处融洽,太后很喜欢。如今府中要来贵客,我特地禀了太后,接小七出来待几天。”

    柳氏这才放了心,拉过小七问了几句,便把他推向老夫人。

    佟锦一直打量着小七,不用再问,这男孩就是柳氏的儿子,佟家唯一的男丁,名字极富写实主义精神的佟七锤小盆友了。

    小七的容貌更多的继承了柳氏的柔美,所以看起来很是清秀,但不知为什么表情很是严肃,一点也没有孩子应有的活泼劲。往老夫人那边去的时候,他分别朝佟锦和佟玉帛点头唤道:“大姐,二姐,好久不见了。”

    还挺有礼貌,这点和他二姐截然不同啊!佟锦感叹着,又有点想笑,这孩子敢不敢再肃穆一点?虽然相貌与佟介远只有三四分相似,但佟介远的严肃劲倒学了个十成十,这也能讨人喜欢?现在人的口味也太重了吧?

    佟玉帛看起来十分高兴,和小七一起挨到老夫人左右,不停地探头问小七一些宫中的事,小七一一回答,那忧国忧民的样子,险些让佟锦以为他不是一个伴读,而是大周朝的左丞右相呢。

    “太后很喜欢小七的稳重。”佟介远感概了一句,字里行间对这儿子很是满意。

    柳氏缓缓放下笑容,幽幽地道:“再稳重也是个庶出,现在年纪还小,太后不计较,再等个两三年,小七怕是再没有进宫的机会了。”

    柳氏的话音刚落,佟玉帛便微恼道:“爹爹不是说会给娘一个正位名分么?到时小七也是正经的嫡出了。”

    这话让佟锦愣了愣,而后恍然大悟,难怪当初佟玉帛落水,柳氏险些气疯可后来却没对她死缠烂打,当时她就分析应该是有件重要的事才会让柳氏妥协,没想到却是名份。

    也对,对于现在的柳氏来说,她也的确只差一个名份了。

    可……要怎么给?难道要休了公主?佟锦倒是希望这样的,如果公主不再是将军府的媳妇,那对公主、对她而言都是天大的好事,可问题是,佟介远敢吗?他要是敢,早在十几年前他就这么干了。

    或许是佟锦的疑虑显现了出来,反正佟介远很不自在,柳氏仿佛没看到一般,面带唏嘘地斥责佟玉帛,“父母之事岂可妄言?况且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一切自有你父亲做主。”

    佟玉帛嘟了嘟嘴,向佟介远委屈地道:“爹爹,答应的事你可一定要做到,为了这个出身,女儿处处遭人贬低排挤,现在已不想出门见人了。”

    “现在说这些做什么?”老夫人抢在佟介远开口前说道:“介远,你可去见了你姨母?”

    佟介远立时应道:“没有,不过已见过了表兄,他这次入京一是述职,二是送允之参加大比,我是大比的评审之一,表兄为了避嫌这才暂居旧宅,不过已与我打过招呼,明日一早就送姨母和允之过来,表兄表嫂则要等到表兄见过圣上,有了指派后才过来。”

    “好好好。”老夫人一边听一边点头,“这样我就放心了,如今你身份敏感,避嫌是对的。”说完老夫人朝柳氏笑道:“你莫想闲事,先顾好家里的客人才是正理。”

    柳氏抿着唇,只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对了。”老夫人又道:“前几日我与你说的那事准备得如何了?”

    柳氏明显情绪不高,但还是打起精神回话道:“已着人去说了,不过王妃兴趣不大,回话说未必能去,再看安排。”

    “嗯……”老夫人重重地舒了口气,目光从佟锦面上扫过,带着一点惋惜,“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必强求。”

    柳氏微微欠身,“是。”

    佟锦好奇死了。

    很明显,这事和她有关,可她竟一点也不知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