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393.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1章 远客(二)
    “奶奶可是有什么安排?”既然是已经过去的事,佟锦不愿再费心私下打听,索性直接询。

    老夫人神情淡淡的,“没什么,你姨奶奶带了两盆鲜有的墨菊过来,本想请平安王妃共赏,不过王妃事忙,想是无法成行的。”

    佟锦微微地点头,柳氏在旁笑着说:“的确遗憾,听闻王妃近来广发请帖,似乎也要办一场赏花宴。”

    老夫人闻言神情中更失望了些,挥挥手,“都散了吧。”

    佟锦第一个起身告辞,而后是柳氏与佟玉帛,佟介远及佟七锤则被老夫人留下说话。

    出了畅松园后,佟锦向柳氏告辞,柳氏皱了皱眉道:“锦娘,你今日的装扮太过素净了些,我与你备下那些新衣首饰怎地不用?莫不是嫌我平日待你不好,想在明日姨老夫人过府之时给我难看?”

    佟锦愣了一下,看看身上的新衣,口中忙说不敢,柳氏心烦地摆摆手,“算了,明日记得好好表现,懂么?”

    她二人说话时,佟玉帛在一旁听着,脸色很是不善,等佟锦告辞走了,佟玉帛迫不及待地抓住柳氏,“娘,你分明没去请王妃,怎地就说王妃推脱了?”

    柳氏眉尖一紧,拽着佟玉帛走出畅松园的范围,不满地斥道:“说话也不看看场合,畅松园守门的李婆子最是长舌,若让她听去,岂不是昭告天下了?”

    佟玉帛甩开柳氏的手,“本来就是娘的不对,平安王府竭力想与咱们家联姻,说不定也会考虑佟锦的,要是以前倒也算了,现在,我见着她那有恃无恐的样子就讨厌!要是能把她嫁给那个废人,受人一辈子的嘲笑,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柳氏的眉头越皱越紧,“你也不小了,怎么想事情还是如此任性?平安王府是什么地方?平安王世子又是什么人?哪怕他是一个废人,他也是平安王府未来的继承人!佟锦嫁过去,未来就是平安王妃!哪怕她受再多人的嘲笑,你见了她还是要跪拜磕头!难道你愿意跪她一辈子,一辈子在她面前抬不起头?”

    佟玉帛微微怔了一下,不服地反驳道:“娘又怎么知道我将来的夫君不会出侯将相?”说到这她脸上浮起一层红晕,“且不说安家世族余威尚在,只说安允之……连爹爹都说他前途光远……”

    “住口!”柳氏压低声音喝住佟玉帛,“你和允之的事不过是你奶奶和姨老夫人当年随口的玩笑,岂可当真?明日你且记得,打扮得朴素一些,所有风头都让锦娘去出,最好让姨老夫人看不到你的存在,懂吗?”

    佟玉帛睁了睁眼睛,忽地恼道:“难道娘是想让她嫁到安家吗?绝对不行!若非她和她娘,我也不会沦为人人耻笑的地步,庶出庶出,不管到哪里人家只要一听到这两个字,就像我身上沾了什么脏物一样唯恐避之不及!好像我生来就低人一等,生来就不配在她们嫡女面前说话一样!”她越说越激动,眼眶里转着水花,“娘,我不服啊!就算我在家里再受宠又怎么样?在外仍旧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庶出女儿!佟锦哪里比我好?凭什么她就是嫡出?就因为她有一个不知廉耻夺人所爱的公主娘吗?”

    “玉帛!”柳氏急上前一步掩住佟玉帛的嘴,想开口,自己的喉头却也泛着酸,她第一次没有掩饰眼中藏着的灼灼恨意,轻声道:“玉帛,相信娘,娘怎会让那个女人和她的女儿活得自在?只是你心性浮躁,又压不得事,娘与你多说无益,你只管好好听从安排就是。”

    佟玉帛咬了咬唇,抹去眼角的泪珠恨声道:“我不想她好!娘,不管怎样,我不要她好!”

    柳氏轻轻抚过佟玉帛泛着暖香的发丝,眼中一片柔和,转眼又是那人人敬服的佟家二夫人,“玉帛,终有一日,我要把我们这些年所受的不平待遇,让她们母女尽数尝遍!”

    柳氏母女在这边暗下决心,佟锦自是不知道的,她只是觉得柳氏最近对她太好了,让她很不自在。

    难道是因为平安王妃看中佟玉帛的事?佟锦马上否定了这个可能,不管柳氏说的是真是假,平安王妃都应该不会来府中做客,又说王妃最近广发请帖举办赏花宴,那应该是为废人君选世子妃而做的准备吧?这变相说明了王妃已不再将佟家视为唯一合作人,那么推她出去给佟玉帛做挡箭牌也就无从说起了。

    倒是老夫人,邀请王妃的意图十分明显,还是有想和王府攀亲的打算,只是人选换成了佟锦,这可真是一石二鸟啊,既保全了心爱的孙女不受委屈,又攀上了王府这门亲戚。不过王妃拒绝得也十分明显,这让佟锦有点灰溜溜的。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佟锦用过早饭后便着手妆扮准备迎接贵客过府,挑衣服的时候佟锦纠结了半天,昨晚柳氏说她太素净,其实那就是佟锦日常的装扮,只是平时也没人理会她,估计她披个麻布在身上也没人会在意,现在冷不丁的一注意,就觉得她不认真打扮了。

    “要不穿这套橘红的?”舒云又拿过一套给佟锦看。

    织锦的面料明丽而耀眼,袖口与裙摆处用满了米粒大小的墨色珠子缀边,晃得佟锦有点眼花,又探头朝摆满了衣服的床上看了一眼,佟锦从一堆花红柳绿中指出一件粉红色的,“这套吧。”

    佟锦有理由相信柳氏让她好好打扮一定是有目地的,难道是因为不满意老夫人的意图,所以想再次让她担任挡箭牌这一角色?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说句难听的,柳氏也有点太自不量力了。

    佟锦对安家没有了解,锦娘也是,但从这些天老夫人透露的只言片语中,不难察觉安家还是很有实力的,说落没,也只是相对如今声势正旺的其他四族而言。而安允之,一个极赋潜力的武坛新星,将来的前途宽广无限,怎么看,都是一个上佳的婚配对象。

    这样的条件还入不了柳氏的眼?她给自己的定位到底在哪里?就算她有希望晋级成为平妻吧,那也是“平”妻,而不是妻,和正妻的地位还是有分别的,况且佟介远也只是一个二品武将,虽说还有大把的上升空间,但毕竟现在还没升呢,对不?

    不过如果真是这样,佟锦倒不介意配合一下,她过了年就十七了,应该自己有所打算,否则再等,指不定柳氏会唆使佟介远做什么天怒人愤的决定,到时候她就太被动了。

    穿戴完毕,佟锦左右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十分满意。

    粉红色镶洋红边的衣裙让她显得清新而又不失娇俏,虽然和她以往淡雅的风格大相径庭,但也为她多添了几分活力,配上全套哑银的首饰,又让她多了点沉静的气质,算得上十分得体。

    “姑娘还是该多多打扮得好。”舒云笑着给佟锦整了整裙摆,“二夫人派了轿子过来,姑娘这就出发吧?”

    佟锦欣然点头,第一次享受了一把轿子的待遇。

    佟锦到了前厅的时候,柳氏已经到了,她仔细打量了佟锦一番,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又过一会,佟七锤陪着老夫人过来,佟七锤像昨晚一样严肃地和佟锦打了招呼,老夫人则多看了佟锦两眼,不知在想什么。

    众人才坐了一会,已有下人进来回道:“老夫人,姨老夫人的马车已到门前了。”

    老夫人连忙站起,无须人搀扶,喜悦而匆忙地奔出前厅。

    佟锦等人也跟着出去,到了院中,已见大门处进来许多丫鬟婆子,被众人簇中正中的是一个身着华服银发斑白的妇人,年纪与老夫人相仿,身材微丰,面容和霭,与老夫人多有相似之处。

    “阿瑶!”老夫人万分激动,紧走几步迎上前去。

    安老夫人也是同样的欣喜万分,快步上前握住老夫人的手,“大姐……”才一开口,语已哽咽。

    两个老太太就这么不言不语地抹了半天眼泪,才在柳氏的提醒下相携回到厅中,各自坐好后,安老夫人一指身侧的华美妇人,“大姐,这是晚莹,你还记得吗?”

    那妇人四十来岁,美丽端庄,闻言起身向老夫人欠了欠身,“多年不见,姨母更添风彩了。”

    老夫人笑着点头,“安成的媳妇还是这么会说话。”

    安老夫人笑道:“本是说他们两口子过几天再来,但我想着,都是亲戚,又都是妇道人家,外人哪有那么多闲话可说?就让一并过来了。”

    秦晚莹笑着一欠身,“这次入京,免不得要打扰姨母了。”

    老夫人一板脸,假意怒道:“这是不把我当自己人了。”

    安老夫人大笑,“大姐别吓他们,晚莹胆子可小。”

    众人随即低笑,又寒喧了几句,秦氏才道:“允之,还不来拜见姨祖母。”

    当即,一个十七八岁容貌极其出色的青年由座位上起来,稳步上前朗声道:“允之给姨祖母请安。”说罢双膝跪倒,恭谨有礼地磕了个头。

    老夫人忙道:“快快起来。”

    安允之是同来的唯一男子,又名声在外,早得柳氏和佟锦的注意,先前见他容貌虽俊却隐带傲气,都猜想此人少年天纵难免不好相处,但此时见他不急不躁,两人心中便都对其生出些许好感,只是柳氏的好感中掺杂着惋惜,佟锦则更为好奇。

    安允之拜过老夫人后,安老夫人又介绍了两名同来的孙女,一个是安成家的嫡女安芯蕊,另一个则是安老夫人三子家的嫡女安芯茉。

    安芯蕊与佟锦年纪一样,已许了婆家,明年开春便成亲,此次也算是她婚前的最后一次远行,看得出她十分高兴,也对在坐的佟锦十分好奇,频频送来注目之光。安芯茉则只有八岁,生得水灵可爱,一直靠在安老夫人怀中说话。

    老夫人给过两个姑娘见面礼后,便让佟七锤见过众人。佟七锤年纪虽小,但有佟介远的遗传基因和在宫里的历练,使他的言谈举止都比同龄人成熟许多,很得众人喜欢。

    而后,老夫人简单代过柳氏,与安老夫人道:“这是介远的长女锦娘。”

    佟锦连忙起身拜倒,安老夫人对她十分和气,同样给了礼物后,向老夫人问道:“怎么不见玉帛?我可是迫不及待想见见这个孙媳妇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