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39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3章 被设计了

第33章 被设计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还没完,佟锦被推得向后一仰,身后有人扶她时,她身子一歪,竟又一个前扑挨到了才推开她的安允之身上!

    这一切只在一瞬之间,安允之也在下一刻退开两步远离佟锦,不过这一插曲已很难不被人注意,老夫人和安老夫人等人都转过头来,一直笑面迎人的安老夫人皱了皱眉,“允之,什么事?”

    安允之不慌不忙地负起双手,看也不看佟锦,答道:“表妹没有站稳而已。”

    他云淡风轻,佟锦却如锋芒在背,尤其接触到安老夫人与秦氏探究的目光后,心里更是郁闷得难受。

    “表姐。”众人重新上跟后,安芯蕊悄悄落后半步挨到佟锦身边,看着她的衣裳轻笑,“我哥哥不太喜欢艳色,尤其是粉红色,表姐以后不要穿了。”

    佟锦憋得想吐血,连安芯蕊都这么想,可见安老夫人和秦氏,以至于在安允之心中,她都是有意摔倒,而且是摔了又摔别有用心的。

    她会不会这么没脑啊?就算真对安允之有企图,她也不至于这么心急啊!佟锦一口气憋在心头,她真想回头大吼一声:谁推我!

    “阿锦,刚才好像是……”锦娘的声音在佟锦脑中浮起。

    “没事。”佟锦保持着一贯的从容跟在众人之后,没有赧然,没有害臊,坦然地面对秦氏和安芯蕊时不时的打量。

    放眼四周,能害她的还能有谁?从第一次推她跌倒到第二次把她推到安允之身边,一次是趁她不备,一次是趁乱为之,柳氏虽然走在前头,但绮玉还跟在她身边,最适合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了。

    不过柳氏为什么要害她呢?柳氏不是希望她能替佟玉帛赢得安家的好感,从而使佟玉帛具有更多的上升空间吗?难道是她理解错了?还是……佟锦看了看身上的衣裳,又想到安芯蕊刚刚的话,忽地有所了悟。

    她的新衣都是由柳氏一手安排的,无一例外,全是鲜艳的颜色,昨日她从中挑了一件最素的耦合色,还被柳氏批评了,由此可见,柳氏是多么希望她能打扮得娇艳一点,从而得到安允之的厌恶啊!

    这倒也算别出心裁了,佟锦心中哼笑,柳氏不希望佟玉帛入了安家的眼,就让佟玉帛哑了嗓子,装扮虽素但毫无生气,定是不能得安家一行喜欢的,但要说失礼,也算不上,顶多就是不会打扮,于佟玉帛的名声没什么大的损害。可她,柳氏再三点明她为了今日会面精心打扮,又一度暗示秦氏不要错过眼前佳妇,最后再设计她接二连三的离间,这么连贯下来,在安家人心中她佟锦恐怕就要坐实“心许安允之,胆大脸皮厚”的印象了。

    所以,就算是佟玉帛不要的,也不给她,是吗?

    佟锦越想越憋闷,尤其安允之最后躲避的举动,像是当众扇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更突显了她所作所为的刻意性,看来在短时间内,想扳回自己在老夫人心中的印象,是不太可能了。

    柳氏这次可真是一石数鸟啊!

    送罢了安家一行人后,佟锦没有过多停留向老夫人告辞,老夫人面色不善地道:“上次面见平安王妃你已极为失礼,想不到这次竟更变本加厉!”说着打量佟锦身上难得的鲜丽色彩,眼中划过明晃晃的厌恶,“直到我寿辰之前,你都不要出来了,免得再做下什么失礼的事,丢人现眼!”

    “是。”这次的暗亏佟锦吃得相当憋屈,也相当不服,她亏在资讯量太少,如果能一早掌握安家人的喜好动态,她定然不会像现在一样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另一个吃亏的地方就是绮玉,佟锦一直以为像绮玉这样的丫头不聪明,好嫉妒,就算留在身边也不过是个无用的间细,总好过柳氏再派个心思细腻的来,所以不如留着她,何必费心去对付她?可万没想到,今天就在她身上栽了跟头。

    还有舒云,她身边的大丫头只有两个,今天全都跟在她身后,绮玉的所为,舒云没理由看不到,可直到此时,直到她回到金纷园,再次禁足之时,舒云也没有丝毫揭发绮玉之象,这更让佟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有时候,不做为,比不忠心更严重,佟锦从一开始就知道舒云的态度,可她对这两个大丫头都选择暂时不理,所以才有了今天惨痛的教训。

    “姐姐今天的举动好精彩啊!”

    佟锦回到金纷园不久,已换了装束的佟玉帛和柳思思便进了金纷园的院门。

    “不过姐姐示好也不分个场合,大庭广众就脱衣,传到外人耳中,止不定怎么说我佟家的女儿不知廉耻呢!平白的连累了我。”

    要是平常佟锦还能把握一下尊老爱妹的美好品德,跟她逗逗嘴,可此时正憋得出火,哪能听她调侃,当下把脸一沉,“你姨娘没教你吗?得了便宜不要卖乖,人冲动起来,可是什么都敢做的。”

    佟玉帛在佟锦身上吃过亏,听了这威吓,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胆怯,气急败坏地怒道:“这话该我和你说才对!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和你娘一样,都是……”

    “都是什么!”佟锦面色陡寒上前一步厉喝道:“佟玉帛,你敢毁谤当朝公主不知廉耻?你好大的胆子!”

    佟锦与佟玉帛同是一般的年纪,可同是发怒,佟玉帛只带了恼怒与女儿娇态,佟锦身上却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狠厉与威吓,虽然这份气势尚显稚嫩,但已非佟玉帛可以面对的了。

    “你、你胡说!我什么也没说过!”佟玉帛自知失言,急急否认。

    “嘁!”佟锦面带讥讽,“没种承认就管住自己的嘴,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不是时时都有人教你的!”

    佟玉帛被佟锦突来的“污言秽语”臊得面红耳赤,恨恨地一跺脚,也不管柳思思,自己跑出了金纷园。

    佟锦瞥着柳思思,“定北侯府韩老夫人的寿辰在即,那日定会有许多达官显贵和宗室出女出席,你就不想去开开眼界?竟还跟着她到我这来讨便宜,真是蠢到家了!”

    柳思思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又有些探究,小心地问:“韩老夫人的寿辰……锦表姐也会出席?”

    佟锦哧了她一声,没有回答,转身进屋去了。

    “真是痛快!”

    佟锦刚进屋,锦娘就等不及地感叹了一句,她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显然是觉得刚刚驳斥了佟玉帛,给她出了多年的恶气。

    “这叫哪门子的痛快?”佟锦狠狠地出了口气,今日之争在她看来,不仅不痛快,还万分窝囊,否则就不是佟玉帛上门来看她的笑话了!

    “真是烦人!”佟锦连做几次深呼吸,还是甩不掉心里的憋闷。想到安家一行人临走前的防备目光,就像生怕她黏上他们家那个“年少天纵”的安允之一样,柳氏还火上浇油地说她也到了婚配的年龄,一遍遍的明示暗示,实在让佟锦气郁难平!

    锦娘这时问道:“阿锦,你……是不是觉得安家表哥是个不错的对象?”

    佟锦长出一口气,暂时放下心中郁闷答道:“安家的确是个好选择,照现在的形势发展下去,柳氏定然不会给我安排什么好婚事,与其到那个时候再去想对策,不如提早准备。”

    锦娘沉默了一会,又小心地问道:“那你对安家表哥的印象如何?你……你喜欢他吗?”

    锦娘这段时间渐渐习惯了佟锦的言语无遮,喜不喜欢的话也能说出口了,放在以前是万不可能的,看今天佟玉帛听到“没种”的反应就知道,现在的小姑娘,就算可恶,也还是相当纯洁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