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39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4章 想法

第34章 想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无奈地揉揉额头,“我早说了,一见钟情的事不适合我,安允之在我看来前途是有的,也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但到目前为止,他讨厌我,所以我也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原来是这样。”锦娘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舒了口气,“这就好这就好。”

    “怎么?”佟锦微一扬眉,“你不希望我嫁到安家去?”

    “嗯……”锦娘吱吱唔唔的,“不是……不过你也说了,安表哥似乎对你……印象不太好……对了,当时到底是谁推你?”

    佟锦撇撇嘴,“除了绮玉还能有谁?我最近的确是太忽略身边的人了。”

    锦娘闻言长叹了一声,“也就是你能应付这样的事,换作是我,刚刚扑到安表哥身上的时候,我就要羞死了。”

    佟锦失笑,“这死法新鲜,我倒真想看看。”

    佟锦提起精神和锦娘闲聊,以此排解着心中的憋屈,与此同时,采薇园中一片狼藉。

    “姑娘别生气了。”兰芝站在满地的碎瓷之间小心地劝慰着佟玉帛,“大小姐如今唯一能倚仗的也就是她娘的身份了,将来待夫人大事一定,二小姐自会把今天的委屈尽数找回来。”

    佟玉帛本就恼怒才砸了院子里的东西,听了兰芝这话更是火从心来,回手推翻一座摆在架上的假山怒道:“将来将来!将来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爹要真是有心,早就给我娘正了名份!哪还要我娘三番两次的催促!累得我到哪里都被人轻视瞧不起!”说到这里她又抓起一个盛水的钵子摔在地上,瞬时碎片水花四溅,兰芝惊呼一声,却是被溅起的碎瓷划伤了脸颊。

    “住手!”柳氏得了消息匆匆赶来,进院便见佟玉帛失控的模样,当下上前伸手便是一掌挥出打上佟玉帛的脸,“胡闹什么!”

    佟玉帛的身子晃了晃,又摸摸脸颊,半天没说出话来,像是不相信柳氏会出手打她。

    柳氏沉着脸巡视一周,看得周遭下人都低了头,她才低声道:“今日之事若传出去半点,不问根源,全都卖出府去!”

    下人们一个个寒蝉若噤,应了声后都溜着墙边躲了出去,兰芝和请了柳氏过来的清秋也不例外。

    院中只剩下柳氏和佟玉帛后,佟玉帛忽地大哭,“娘,她欺负我!”

    柳氏压着恼意低声喝道:“我早与你说过,那丫头近来不知吃错了什么药,胆大得很,你暂且不要去理她,怎地就是不听?还和思思起了争执,也不怕让人笑话!”

    佟玉帛捂着刚刚被柳氏打过的地方,极为不满地道:“谁让她为那贱婢出声?还要我以后多多忍让,我凭什么要忍让?”

    柳氏拉下佟玉帛的手,看着她脸上的印子,也有点心疼,但语气还是严厉,“那你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做这种蠢事!今日你刻意避让之事本就让你奶奶不悦,再让她知道你现在这样,将来还如何疼宠你?”

    “我不管!”佟玉帛猛地拔高了声音,“我只知道我不想看她好过!她已经被奶奶禁了足,还那么趾高气昂的,让我怎么忍下这口气!”

    “你……”柳氏气结,“你能不能有点头脑?今天她吃了暗亏,你理应时时提防她才是,可你倒好,竟跑上门去自取其辱!再者,就算你辩赢了她,又能如何?你骂她再凶,她也少不了一块肉!出了佟家的大门,她照样是佟府嫡女,而你……而你……”

    那“庶女”二字就像柳氏心上的一把刀,每次有人提起都像在她心上割肉一般,此时她也是万般说不出口,只是一代而过,“你有时间与她闲磨嘴皮子,可想过如何对付她?可想过如何让自己飞上枝头再不受这名份的拖累?可有想过你该怎样才能高高在上,要她和她娘对你乞颜献媚?”

    “我……”佟玉帛被斥得怔怔的,好一会,眼中散发出点点异样神采,她一把抓住柳氏,“娘,莫非你有办法?”

    柳氏手抚胸口,长长地出了口气,“以前我总说你冲动,不肯把我的想法告诉你,反倒让你更沉不住气,也罢,今日我便与你说说我的打算。”说着她拉起佟玉帛,避开地上碎瓷,进了佟玉帛的寝室。

    柳氏关好房门,又示意佟玉帛坐下,自己坐到对面,不紧不慢地倒了杯茶水。

    佟玉帛急得直跺脚,“娘,你快说啊!”

    柳氏无奈地叹了一声,“你这急性子,跟你爹真是一模一样。你要记住,忙易出乱,心里越急,越要慢下来做事,这样才不易出错。”

    “哦……”佟玉帛接过柳氏递过的水喝了一口,虽没再追问,可脸上眼中无一不是急切。

    “今天的事已让安家的人对锦娘印象大坏,加上揽月公主地位尴尬,不受皇室所喜,所以安家应该再无与我们联姻的想法了。”

    闻言,佟玉帛不服地轻哼了一声,“若不是娘的嘱咐,我怎会扮得那么丑?我走的时候,分明见到安家的表妹在笑我。”

    “笑便笑了,那有什么?”柳氏丝毫不放在心上,“你该庆幸安老夫人没留你下来,否则那宽嗓子的药效一过,你一出声,就全都败露了。”

    “那也不用扮得这么丑啊……”佟玉帛还是很郁闷,小声嘟囔着:“还是在安家表哥面前……”

    柳氏神情一肃,正色道:“玉帛,你要记住,在安家一行人离开之前,你一定不要与他们有过多接触,非见面不可之时也要像今天一样,越不出彩越好。至于安允之,他相貌虽好,也算有前途,但距我对你的期望相差甚远,你万不可私下里与他接触,以免有什么流言传出,知道吗!”

    柳氏声色俱厉,佟玉帛愣了一下,继而面上通红,“娘你说什么!我、我……”

    柳氏一摆手,“你只需记住就好。”说完,她又道:“至于锦娘,你最近不要惹她,不仅如此,还要处处依顺她,与她打好交道。”

    佟玉帛怔了半天,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柳氏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此事关系到韩老夫人寿辰一事,揽月与韩老夫人素来交好,此次又担下还礼一事,她们很有可以借此重修关系,所以我希望你能与锦娘交好,在韩老夫人寿辰之时一同前往,在韩老夫人面前有个良好的表现。”

    佟玉帛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忽地拍了一下手,“娘,你要我在韩老夫人面前好好表面,莫非是……看中了定北侯府的小侯爷吗?”

    柳氏不置可否地吁了口气,“这些你无须多问,我与你说这么多,只是不愿你心里带着忿恨去接近锦娘,那样只会事倍功半,如今我与你解释了,你就无须怨忿,只消洁身自好,这段时间与锦娘好好交道即可。记住,你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日后成功。”

    “嗯。”佟玉帛一扫刚刚的气恼颓败,笑着点点头,又挽过柳氏的手撒娇道:“娘,你得快想办法让爹应了那事才好,要不然,我们一辈子也难以出头,不说定北侯府那样显贵的人家,就算是一般家世的……又岂会找个庶出的媳妇。”

    “这些事我比你明白。”柳氏抿起唇角不愿多言,又仔细打量佟玉帛娇美的面容,轻轻地替她拢过一绺散落的碎发,柔声道:“玉帛,你与娘长得真像。”

    佟玉帛抿唇一笑,更显几分柔美,柳氏点点头,“就是这样,女人是水,水能化钢,时刻记住收起自己嫉妒刻薄的样子,哪怕心里再恨,都要忍,只要牢牢地把握住你的男人,哪怕对方是天之骄女、仙女降世,她也争不过你。再抓住时机,任她是什么身份,都会被你一一击垮!”

    佟玉帛乖巧地点头,“娘,我记下了。”

    柳氏拍拍她的手,“那就收拾好庭院,明天再去和锦娘吵上一架。”

    “嗯?”佟玉帛睁了睁眼,“娘不是说要我和她交好么?”

    柳氏无奈地看她半晌,“你素来与她不合,突然示好,难道她不会怀疑?做事要慢,循序渐进才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