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397.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5章 求和
    半个月后。

    佟锦被老夫人禁足一禁就是半个月过去,期间老夫人对佟锦再无传唤,佟锦虽然失望,却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起事端,每天练字看书,或者和佟玉帛吵架拌嘴。

    “阿锦,你觉不觉得玉帛最近对你的态度改变了?”锦娘最近的情绪越来越轻松,也越来越依赖佟锦,想到什么都要拿来和佟锦一起讨论,已经向高级话唠进化了。

    “是吗?”佟锦仔细地描着字帖,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锦娘急着问:“难道你没发现?昨天她来的时候还带了好些点心呢,都是我喜欢吃的。还有之前拿过来的扇子,是冰丝织就的,我喜欢了好久,没想到她竟舍得送给我。还有……”

    “小把戏而己,你知道先予而后取是么意思吗?”

    锦娘“嗯”了一声,佟锦手稳心静地写完最后一笔,放下毛笔伸了伸腰,“她现在就在‘先予’,每天借着来奚落我的名义暗施好处,让我渐渐觉得她其实也没那么讨厌。然后再适当地表现出关怀爱护之情,如果换做是你,估计再有个三五天,你就对她有求必应了。”

    “我们现在禁着足,还能帮她做什么?”锦娘不太赞同地嘟囔一句,“其实玉帛小时候也是很可爱的,还常常从明威堂里拿东西给我吃,只是后来二娘带她去了边关陪爹爹,几年前才回来,和我就慢慢疏远了。”

    佟锦笑笑,“我倒不知道你们还有这样的过往,不过套句老话,小孩子不懂事,但现在,你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如果你再继续抱着还能和她回到从前的想法,你早晚会被她啃得什么都不剩,至于利用,其实你满身是宝,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己。”佟锦说完自己郁闷了一下,她现在和锦娘二位一体,说锦娘其实就是在说她,而满身是宝在佟锦她们那都是用来形容某种特定生物的,肥头大耳的那种。

    “也不能这么说吧。”锦娘最近是越来越敢发表自己的意见了,“其实她和二娘恨我,我可以理解,毕竟当年要不是我娘,她们才是佟家真正的女主人……”

    “停停停!”佟锦思量半晌,决定不和这小圣母辩论下去,太费口水,而且还不一定能说服她。

    “行,我接受她的好意,也努力和她做回从前,怎么样?”

    锦娘喜道:“真的?”

    “当然。”佟锦也想看看柳氏和佟玉帛还有什么后招啊!

    锦娘却是极为高兴,“我和玉帛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只有她是真心关心我的……”

    佟锦一边点头一边拿起笔重新写字,心思根本没放在锦娘的话上。

    才写了没几个字,舒云由外进来,“姑娘,二小姐来了。”

    佟锦就放下笔,笑着迎出门去,见了佟玉帛主动过去挽住她的胳膊,“妹妹,你昨天拿来的点心真好吃。”

    佟玉帛也笑,“姐姐喜欢就好。”

    “妹妹……”佟锦犹豫了一会,“有一件事我想求求你,不知道……”

    佟玉帛笑得更柔,“姐姐有话就说吧,昨天我回去,娘狠说了我一通,说我小心眼,落水的事都过去那么久了……其实我早该忘了,不应该每天都来烦姐姐。”

    佟锦闻言万分动容,轻按胸口,“妹妹能这么说,姐姐实在愧疚。”

    “姐姐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有什么事只管开口,只要妹妹帮得上忙的……”

    “我想出府。”佟锦不待她说完,已冲口而出。

    佟玉帛皱了皱眉,“姐姐现在似乎仍在禁足之中,要是别的事妹妹还可以帮忙,可这件事……”

    “所以才要求妹妹你啊!”佟锦紧抓住佟玉帛的手臂,又急又慌,“昨晚我接到口信,说姨婆病重,我娘又有他事缠身不能前往探望,我心里真的很急,妹妹,你帮帮我,让我去看看姨婆好吗?只要一天……不,半天就可以。”

    “这……”佟玉帛为难地咬了咬唇,“让我想想吧……”

    佟锦当即展颜而笑,“我就知道妹妹最可靠了!”

    佟玉帛没有久留,急匆匆地走了,锦娘诧异地道:“你什么时候收到姨婆病重的消息了?”

    “咦?你不知道吗?”佟锦适时地表达了一下惊讶。

    锦娘无语半晌,“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利用玉帛呢?”

    “这怎么能叫利用?”佟锦夸张地惊呼,“我是在给她机会展现她充满同情心的美好心灵,这样才能证明她现在只是暂时迷失了方向,但内心还是美丽纯洁的啊!好啦,别纠结了,换身方便行动的衣服去。”

    “你就知道她一定能办到?”锦娘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禁足令是奶奶下的,她不敢去逆奶奶的意思的。”

    佟锦长叹了一声,怎么心思单纯的、善良纯洁的,都让她遇着了呢?对比之下显得她格外暗黑格格巫啊魂淡!

    “奶奶现在和安老夫人聚得正欢,每天当导游买纪念品忙得不亦乐乎,哪有时间关心我等p民到底是不是真的在禁足?这事,只要柳氏同意就好。”

    “二娘?”锦娘适时地发表了她的惊讶。

    佟锦挠挠头,决定不和她解释,原理太高深了。

    到了下午,果然有了消息,不过来的不是佟玉帛,而是清秋。她是以夫人传唤的名义来的,没让佟锦带丫头,偷偷地领着佟锦出了金纷园,一路避人,贴着墙边走了大半个小时,才来到佟府后门。

    “此事是冒了风险的,我们姑娘也只能帮姑娘这么多了,我会在戊时(晚上七点)初刻至三刻之间在这里等姑娘回来,不过……如果一旦事发,希望姑娘不要说出二姑娘才是。”

    “替我谢谢妹妹。”佟锦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感激涕零。

    清秋轻轻福了福,送佟锦出门的时候低声说:“门外左转,尽头处有东西给姑娘。”说罢冲佟锦轻一点头,缩回身子合上后门。

    佟锦不知清秋说的是什么,但清空是依言走到拐角尽头,在那里找到一个包袱,另有一顶帷帽。

    打开包袱,里面是一件略显粗糙的布衣,和佟锦所穿完全不同。

    “这样的丫头,跟着佟玉帛真是可惜了。”佟锦感叹一句马上着手换装,包好原来的衣服背好,再戴上帷帽,相信就算是在街上和佟介远走个顶头碰,他也认不出她来。

    快步离开佟府的后巷,远离了这片高干集居地后,佟锦转入朱雀大街,透过帷帽上的黑色薄纱,看着街上商铺林立,行人忙碌,虽已是初冬,寒风却丝毫不减街上的熙攘热闹,站于街头,食肆的饭香,酒楼的酒香充斥鼻端,小贩叫卖之声不绝于耳,佟锦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这个身处的世界,也第一次感觉到了真正的自由。

    真希望能就此一走了之。什么佟府,什么公主府,什么老夫人,什么柳氏……都和她有什么关系?她远离家人来到异世已是极大的不幸,为什么还要在这份不幸上面添加争斗的砝码?她是不怕争、不怕斗,但她觉得眼下与柳氏母女的争斗无聊至极,她希望自己的“争”是“力争上游”的争,而不是为争而争、为斗而斗。

    “我们现在去哪里?”

    听到脑海中的问话,佟锦缓缓长长地吸了口气,所有想法瞬时清空。

    她根本没法离开,因为她还租着人家的房子,不完成任务,她就有可能在没有接收处的情况下被人踢走,不成功则成仁,相信没人会比她成仁成得更彻底。

    “去看姨婆啊!早就说过了嘛。”佟锦拢拢及肩的黑纱,把自己藏得更彻底一点。

    向锦娘问明了姨婆陈氏的住处,佟锦摸摸自己的银袋,决定打的去。

    现在已是午时,到戊时只有七个小时,而姨婆住在京郊的别院,乘车来回最快也得两个小时,必须抓紧时间啊!

    佟锦一边走一边打听哪里有马车租,依着路人的指引一路往集市东侧而去,经过高档酒楼区再穿过翻腾着蒸气的小吃一条街,佟锦终于看到了十字路口对面的开阔处停着四五辆马车,不由加快脚程,朝那边赶去。

    锦娘一直很奇怪,不停地追问:“真要去看姨婆?难道她真病了?”

    佟锦觉得她是故意忘了前段时间自己私下联系姨婆那事的,要不这记性怎么这么差呢?

    佟锦正向锦娘解释的时候,忽地听到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和数声女子惊呼,佟锦于路口停下脚步转头望去,便见七八匹骏马在左方街道上游蹿,速度不疾不徐的,而那些惊呼来自于街旁行走的一些戴着帷帽的女子,那些女子俱被马上之人大笑着掀去帷帽惊慌不已,又有一个死抓着帷帽不放的女子被两匹马齐齐围住,佟锦离得老远也能听到马上之人的高声调笑,“丑得见不得人吗?戴什么帽子……”

    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佟锦上翻眼看看自己脑袋上顶的东西,心里想着,是不是该向这群帽子爱好者主动缴械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