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398.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6章 这算不算调戏=。=!

第36章 这算不算调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现在想退回小吃一条街里已经晚了,耳听着一众年轻狂肆的笑闹声杂在马蹄声中徐徐逼近,佟锦垮下肩头无奈地准备接受“调戏”。从这些“飞马党”的行为上看,只是一群无聊又有闲的年轻人,如果她像那些被掀了帽子的女孩儿一样反应惊慌,想来他们不会纠缠。

    才想到这里,杂乱的马蹄声已至耳边,七八匹高头骏马一同驶来极具视觉冲击力,佟锦急急地退后两步,来不及再躲,朗朗的笑声在头顶响起,跟着眼前一亮,帷帽已被人掀了去。

    初冬午后,骄阳如炽,一瞬间刺来的光亮让佟锦眯紧了眼睛,连谁抢了她的帽子都没看清,不过她不忘自己的计划,连连惊呼后退,刚退了几步,眼角忽地瞥见一张不算熟悉的面孔,同样坐于骏马之上,正往这边赶来。

    安允之!他怎么会在这里?佟锦慌忙转身低头,生怕他注意到自己。

    “允之,你太慢了!”

    混乱之中也不知是谁在说话,叫的却是安允之无疑,佟锦之前还祈祷安允之不是和他们一伙的,显然她求错了菩萨,没人眷顾她。眼看安允之马到近前,佟锦只能借着惊呼和无措的掩饰频频遮脸,更趁机扯散自己的头发,这造型再给她口井,她能cosplay贞子了。

    此时安允之打马上前,用他一如初见时那般沉稳的语调应道:“诸明兄和小侯爷只管前行,我跟得上。”

    之前说话的声音笑了笑,另一个声音却轻哼,“允之不会是瞧不起我们,觉得我们只会做些欺扰路人之事吧?”

    佟锦差点没憋得吐血,原来他们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

    安允之笑道:“小侯爷十六岁便入选圣护军中,这两年更在边关屡立奇功,名闻天下,哪是旁人可比?就算偶有街头消遣,依旧风度不减,允之万分拜服,敬仰尚且不及,岂有小瞧之理?”

    那人冷笑一声,“算你识相,莫以为你在临阳是天才就目空一切,这里是京城,还是收敛一点的好!”

    听着他们的话,佟锦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角,这小侯爷可真是个草包,安允之明褒暗贬,他倒当好话来听!不过,这倒让佟锦对安允之又有了个新的认识。

    “说什么收不收敛的?”

    马蹄踏踏,却是有人驶过去又折了回来,那声音明明朗朗极富活力,听起来也颇为年轻,佟锦偷瞄一眼,见是一个锦衣公子,年不过二十,容貌俊朗,唇边带笑,极为亲和的样子。

    “小侯爷。”之前说话的人笑着招呼了一声,“没什么,允之刚来,我为他介绍一下环境。”

    原来他才是小侯爷,不过这并没让佟锦收回自己刚刚的判断,能带着一帮纨绔子弟在街上乱蹿调戏群众的,也不是什么好鸟!

    安允之也与小侯爷打了招呼,不过还是那样的语调口吻,没有丝毫敬畏小心之意,让佟锦更加觉得,这个来自临阳的天才看似谦逊,内心实在是为自己相当骄傲的。

    小侯爷笑道:“允之不用拘束,我的穿云枪就是佟将军所授,说起来他是我半个老师,而你的佟将军的侄子,算起来我们之间是很有渊源的。”

    他一说,安允之一答,这群人就在这聊起天来,弄得佟锦哭笑不得。她倒是想走,可四下望去全是马腿,她可不想一时不慎引起众人追堵,再倒霉点被践于马蹄之下,那明天大周的头条就会是,少女无辜丧生铁蹄之下,官方称马速只有七十码……

    “诶?”说了半天垃圾话的小侯爷终于注意到了对比之下仿佛小矮人一样善良的佟锦,笑道:“怎么头发散成这样?我掀帽子的时候可是很小心的。”

    佟锦心中问候了他祖宗无数次,慌乱地低头寻找出路,好像她的内心一点也不阴暗,跟普通姑娘没什么两样似的。

    “算了算了,帽子还你。”

    小侯爷伸手向后一划拉,一顶黑纱帷帽现于他的手中,正是佟锦刚刚失去的那顶,佟锦又注意到,这些不良少年的马后都或多或少地载着几顶帽子,看来是在进行某种无耻的竞赛。

    考虑到行动的方便,佟锦还是伸手去接帽子,可手刚抬起来,快要到手的帽子突地向后一缩。

    小侯爷的笑声很是爽朗,但也很无耻,“你也看到了,我们在比赛,帽子还给你我就少了顶战利品,不如这样,你把头发扎好,让我见见你,我就把帽子还你,怎么样?”

    太下流了!帽子本来就是她的啊!居然还要用条件来换?

    要是往常,佟锦让他看看也无妨,可今天安允之在旁边,她除非是疯了才会想露出脸来,当下把牙一咬祭出绝招,双后捂脸,“嘤嘤嘤嘤嘤……”她哭了……

    这哭声实在太恶心了,佟锦一边“哭”一边打冷战,同时视线透过张开的指缝寻找出路。

    “诶诶诶……你别哭啊……”

    她一哭,引来一阵哄笑,有人道:“梨花带雨,小侯爷还不过去哄哄?”

    小侯爷看来也挺着急,但同时他也在笑,“少起哄,要不是你们非得数帽子玩,我也不致于闹哭了人,这话传出去可不好听,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女人。不玩了不玩了,回去,把帽子还给人家。”

    难道你现在就不是在欺负女人?佟锦强忍着才没唾他一脸,“嘤嘤嘤”地左突右进,力求脱身为上。也不知道这群人是真反省了还是被她的嘤嘤神功吓到了,倒也没人拦她,可就在她即将成功突围之时,迎面驶来一辆马车,车速不慢,直朝这边而来,她不得不再次停下步子,让马车先过。

    可她忘了,大街被这七八匹马站满了,余下的空间根本容不过一辆马车通过。不过那马车没有丝毫减速之势,车夫神情急躁,口中不住大喊,“快让开!”

    在场的除了一个受人尊崇的小侯爷外还有像安允之这样的世族子弟,其他人的身份显然都是不低,眼见来人毫不客气,当即有两人一拨马头,立时将本就剩得不多的空间挡得严严实实。

    “有什么急事?跟小爷们说说,说不定我们能帮上忙呢?”两个“小爷”安抚坐骑手抱胸前,根本无视汹汹而来的马车。

    他们的位置就在马车的必经之路上,就是佟锦不待见他们,也被他们的大胆吓了一跳,好胜归好胜,但命是自己的,如果来人技术不好停不下马车,撞到一起肯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可再看其他人,一个个笑嘻嘻的观望,根本不见一点担忧,又让佟锦疑惑不已。

    电光火石之间,马车已然冲至眼前,之前曾开口教训安允之的人突然开口,“允之,不如你过去帮忙?”

    哪还来得及!就在佟锦心中暗想之时,安允之两腿一夹坐骑,轻拢缰绳,马头以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自群马的阻碍中钻出,准确无误地冲至那两位“小爷”身边,与此同时,冲来的马车急急勒缰却已然止不住马车的前进,眼看就要撞成一团的时候,安允之纵马上前一个探身,看似轻巧地朝车辕上一拍,那马车便像突然断线一般骤然而停,车前两匹骏马被这回力扯得一滞,车套在马身之上骤然拉紧,硬是拽得两匹马齐齐倒退两步,引得马匹万分烦躁,咴鸣不停。

    这就是……“灵气”?佟锦还是习惯称它为内力,不过之前听锦娘说的时候,她并没想到自己会真的看到如同特技一般的灵力表现,以为顶多就像气功那样,但此时安允之一招停车,却是震得佟锦目瞪口呆!

    “安兄果然名不虚传啊!”两位小爷之一笑着拱拱手,“谢了。”

    安允之轻轻一笑,掉转马头便要回到原来的位置。

    就在这时,佟锦听到“咚”的一声自马车中传来,声音细微,但清晰。此声之后,马匹奇迹地慢慢平复下来,不再躁动难安了。

    佟锦注意到的,别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小侯爷饶有兴趣地笑笑,“解力于无形,真是漂亮。”

    他一开口,当下有人狗腿地喝道:“谁在车里?还不快来见过定北侯府小侯爷!”

    定北侯府?佟锦的耳朵一下子就支了起来,定北侯府的小侯爷……难道他是韩老夫人的孙子?

    正想着,对面马车车帘掀起,佟锦只望了一眼,就急急地把头埋得更低,今天她是走了什么运?两路人马,她竟全有认识的人!

    佟锦极力地隐藏自己,小侯爷这边已有人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世子爷驾到,难怪敢让小侯爷让路。”

    又有人笑着接话,“我听闻多年前世子爷和小侯爷曾并称为‘圣朝双英’,名动赵明,小侯爷,如今你可觉得孤单?”

    这边哄笑一片,平安王世子于车内安然稳坐,似是根本没听到这些嘲弄,清隽的面容淡淡含笑,“原来是韩兄,府中有些急事,没惊扰到你们吧?”

    韩小侯爷还没开口,另一个始终没说过话的白衣青年接话过去,“刚刚世子爷那一招着实漂亮,看来外界传言不实,不如我们约个时间,好好切磋切磋?”

    小侯爷动了动眉梢,并未否定,探究地看向车内,平安王世子却是笑笑,“水兄过奖了,刚刚一击并非兰某之功,而是灵石的作用。”

    那姓水的白衣公子偏了偏头,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又有旁人笑着说:“灵石千金难求,世子竟舍得为两匹畜生运用灵石,实在令人佩服。”

    “好了。”小侯爷拉着长声瞥向说话的人,“都是闲的吧?没听世子说府里有事么?还不让路?”

    众人有撇嘴的有耸肩的,但都听了小侯爷的吩嘱,掉了马头让开去路。只是这么一动,本来已处于群马边缘的佟锦又被包围了……

    正挨到她身边的一人笑道:“哎?小姑娘你不哭了?快点扎起头发让小侯爷看看,我们好还你帽子啊。”

    佟锦气得直咬牙,这群人!分明是刚才没占到便宜,就又想起她来了!

    “你怎么在这?”

    马车里飘来的声音让佟锦怔了一下,抬头便见平安王世子自车窗内看着她,“府里乱成一团,你还有心思在这闲逛,还不上车?”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