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0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8章 姨婆

第38章 姨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次你那丫头来见我,对我说了一些事,当时我还在怀疑是不是你那姨娘出的主意……”陈氏稳住咳嗽后缓缓开口,“今天见你这样打扮独自前来,可见这定是你自己的主意,我才算放心,锦娘,你真的长大了。”说着话,陈氏将佟锦刚刚递进来的金镯戴回她手中,笑着说:“这镯子是你母亲第一次见到先皇时,先皇赏下的,你万万珍藏。”

    从她喜悦中带着欣慰的神情之中,佟锦可以看出陈氏发自内心的笑意,这样一个笑容,就让佟锦刚刚的牢骚尽数消失。

    算了算了,累赘就累赘吧,她可真命苦啊!

    “姨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佟锦肉疼地看看陈氏房中破旧的摆设家俱,估计连佟府丫头的房间都要比这里好一点,她极为挫败地摸上自己的银袋,从中拿中两件公主给她的首饰,“我出来没带银子,这两件东西你拿去当了,请个好点的大夫看病。”

    陈氏见那两件首饰后表现得颇为感概,一边笑着,眼眶里又转着泪花,“锦娘,姨婆知道你在佟家的日子不好过,你自己尚且自顾不暇,还要为我来担心。”她啜泣了几声,推回佟锦的手,“姨婆不缺钱花,这病也是老毛病了,入冬就会犯的,开春就好了……”

    “姨婆……”

    “我这人不会客气,说了不要,就是不要。”陈氏看着和善,可是强硬起来,却是连佟锦都没有办法。陈氏说完,让那老妇拿过她刚刚带出来放在桌上的一个漆朱盒子,“这个是给你的。”陈氏的病显然与呼吸道有关,才说了几句,又咳喘不停,好不容易又止住了,陈氏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指着那个盒子,让佟锦打开。

    佟锦掀开盒盖,见盒里装着的是一些纸契,她拿起最上面的一张看了看,竟是一个庄子的房地契!再看下面几张,也都是房屋地契,最小的一块地也有数十亩之数!

    陈氏靠在椅中,面色苍颓,说话也是十分虚弱,“锦娘,你是你母亲唯一的女儿,她的东西,自然是要留给你的。可陶氏狡诈,你舅舅又做不得主,你现在见到的公主府,已有大半和公主没什么关系了,当年我被迫离府,已料想会有今日,为了你和你母亲的将来,我便豁出老脸,也做了一次内贼。”

    “这些田产是先皇从自己的皇庄之中私下渡给你母亲的,外人并不知情,我也未与陶氏交代,这才能顺利带出府中。不过出府后我人单力薄,又惟恐用人不当受人欺骗,所以干脆遣散了所有仆从,这些庄子田地现在都已荒芜,想要重新启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陈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有点累了,歇了一会叹道:“你母亲为人太过单纯,姨婆能力有限,只能为她做这么多了。这些东西你收好,勿让别人知晓,盼你出嫁以后好好利用这些田产,多多照拂你母亲,远离陶氏,过平安和乐的日子。”

    说到这里,陈氏已是体力不支了,握了握佟锦的手,也不告别,便让那老妇扶着,慢慢回内室去了。

    佟锦就那么站在那,手里捏着那些田房地契,一股说不清的感觉在心中狂肆流动。像火,又像水,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即将喷发似的。

    佟锦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住心头的感觉,把东西装进自己的包袱里收好,也不进内室,推门出来,到了院中。

    她等了一会,那老妇才出来,见了她,老妇一愣,“大姑娘还没走?”

    佟锦郑重地向她福了一福,“劳烦婆婆仔细照顾姨婆,也让姨婆放心,锦娘,必不负她所望!”

    老妇笑了,“容娘一生没有子女,更因此被夫家休弃,你母亲和你舅舅自小在她身边长大,可以说是她今生唯一的牵挂,她为你们,也是应该的。只是你舅舅个性软弱,深受陶氏所欺……锦娘,”她突然叫了佟锦的名字,“莫要记恨你舅舅。”

    佟锦怔了半晌,觉得这老妇或许也不是一般的仆从,当下应道:“婆婆放心,锦娘自然晓得。”

    老妇点点头,“走吧,以后也别来了,姑娘家,单身出来总是危险。要再想来,也等到出嫁之后,由夫君陪着过来。”

    佟锦笑着说好,又接过老妇找来的一顶帷帽戴好,再次告别后,离开了别院。

    别院外,来时的马车正在那里等着,佟锦上了车,说了一个佟府附近的地址,车夫便抽响马鞭,缓缓启车。

    回想今日,虽然来时出了点意外,但回程甚是顺利,还有了相当大的收获,可佟锦的心情一直很凝重。在这以前,她只是为自己、为能独占身体而奋斗,她可以用任何态度去面对,只要她能接受失败,就没什么不行的。但现在,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继续奋斗,她为的不再是自己,还有公主,还有陈氏,虽然她不是真正的佟锦,但这并不妨碍她感受到来自她们的关怀,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异世界里,这样的爱护,让佟锦不能不感激。

    马车平稳前进,一个时辰后,马住车停,佟锦付过车资后没有急着回府,而是又往朱雀大街而去。

    依着之前观光时的记忆,佟锦先到了一家当铺,由银袋内拿出几件首饰交到柜台,当了一百二十两银子。

    这点银子与那几件首饰的价格相比,相差了不下十倍,但佟锦当的是活当,为期一年,自然当不到什么高价,所幸这些钱也在佟锦的接受范围之中,倒是当首饰时,当铺掌柜那探究的目光和询问的仔细度让佟锦很不舒服,好像这些东西都是她偷来的似的。

    佟锦要了一百一十两的银票和十两碎银,便从出当铺出来,而后又找到了一家颇具规模的银号,名为“万宝楼”。有了当铺的经验在先,她进了门先是观望一圈,并没有直接到柜台前去,又向上前招呼的伙计道:“我要见你们二掌柜,有要事。”

    那伙计并未因佟锦粗衣布鞋就露出什么不屑之色,但也没有马上去找人,笑着说:“姑娘可是要存钱?不如直接到柜台上说话?”

    佟锦摇摇头,“有没有雅间?”

    那伙计还要再说,佟锦抬手止住他,“我不是来捣乱的,但如果你再听不清我说什么,我马上就走,到时损失了生意,可是你负责?”她的声音不急不躁,稍一停顿继续说:“只是找二掌柜,相信没什么为难的吧?”

    伙计干笑两声,虽然佟锦以帷帽遮面,但听声音还能听得出是个小姑娘,再看她的穿着,很难想象她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可现在听她说话条理清楚毫不急迫,虽着粗衣,可站在装修华美的大堂中却不见一点自卑怯懦的模样,心中既佩服又好奇,当下笑道:“那姑娘请去二号雅间稍候,我去请二掌柜。”

    佟锦点点头,沿着伙计的指引去了二号雅间,也不摘帷帽,到桌边径自坐下。

    等了约么两三分钟,之前的伙计领着一个面容和善的胖子回来,引见道:“姑娘,二掌柜有事外出了,这位是万宝楼的三掌柜,姓汪。”

    由二变三,佟锦并未表现出丝毫的不满,自腰间摸出一块早备好的赏银递给伙计,“谢谢你,麻烦你在外稍候。”

    伙计接过足有二两重的赏银笑眯眯地出去,在外关上了房门。

    佟锦这才朝那胖掌柜一拱手,“汪掌柜。”

    汪掌柜笑着坐下,“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佟锦略一犹豫,“我姓兰。”

    汪掌柜忙道:“原来是兰大姑娘,不知姑娘有何急事?我可能帮得上忙?”

    佟锦便将陈氏给她的小盒拿出来,将里面的房地契尽数取出,一张张排在汪掌柜面前,一共七张,三处房产,四处田地。

    “我想将这些东西寄放在贵号。”

    汪掌柜看了看桌上的东西,为难地道:“姑娘,我们这里是银楼……”

    “我知道。”佟锦又将银袋里剩下的两件首饰连同手上带着的那只金镯一起取下放到桌上,“还有这些,一并寄存。”

    汪掌柜笑道:“姑娘,我们银楼只存兑银子……”

    “难道这些不是钱?”佟锦反问,“这些东西虽不能拿出去给你们做周转投资,但也占不了多少地方,寄存费用我加倍付。”

    汪掌柜考虑了一会,又拿起一张写着地址的地契看了看,突然笑问道:“这地方眼生得很,好像那边多是皇庄?”

    佟锦笑道:“汪掌柜知道的地方倒是不少,但过多的我也不能再说了。”

    汪掌柜连连点头,“是我唐突了,不过姑娘要存的东西并非银子,寄存费用方面……还请姑娘稍候,容我去和大掌柜商量一下。”

    佟锦点点头,任他去了,又过片刻,汪掌柜笑呵呵地回来,态度又谦和不少,不过开口要价却是毫不客气,“兰大姑娘,你要存的东西价值不菲,我们也担心东西有所损伤,不如姑娘将之寄存到贵宾区域可好?寄存一年,只需五百两银子。”

    佟锦听罢冷笑一声,“五百两?真当我是肥客来宰?”她说着起身,抓起桌上地契丢回盒中,“啪”地一扣盒盖,“我与你们客气,你们倒登鼻子上脸了!欺负我不愿以真现目示人,趁机狮子开口是吧?”

    佟锦说话要走,汪掌柜连忙拦住,赔笑道:“兰大姑娘息怒,我们大掌柜马上就来。”

    他话音刚落,一个削瘦不起眼的半大老头儿进了屋,脸上带笑双手拱起,“姑娘息怒,我们对这地契的地址有些疑惑,故而试探姑娘。”

    “哦……”佟锦这才缓缓坐下,“以为这东西来路不正是吧?”

    “不敢。”老头儿笑道:“敝姓金,是这里的大掌柜。”

    佟锦朝他点点头,还是没有丝毫现出真面目的意思,“金掌柜,我的情况只能说这么多,你要是怀疑,我也没有办法,顶多换一家寄存便是。”

    金掌柜笑道:“刚刚姑娘斥责有声,并无半点心虚之色,如此气度,小老儿哪还敢怀疑,此番前来,是想问问姑娘存取的方式。”

    佟锦在黑纱后翻了个白眼,她头脸未露,这老头儿是怎么看出她“没有半点心虚之色”的?分明就是想混水摸鱼,能多赚点就多赚点。

    “至于寄存的费用么……”老头儿捻着胡子想了想,“就一百两吧,为期一年,如何?”

    一百两,实在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不过佟锦没有还价,点头应道:“金掌柜爽快,我也爽快,就一百两,只有一点,存取方法得按我说的来。”

    佟锦在万宝楼前后共逗留了大半个时辰,这才从中出来。眼看与清秋约定的时间已到,她快步回到佟府的后门处,轻轻叩门,门页应声而开,可现于门后的并非清秋,却是老夫人身边的孙嬷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