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01.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9章 帮衬

第39章 帮衬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见到孙姑姑,佟锦暗呼不好,立时退后一步,压低声音问:“请问这里是姓王吗?”

    她心里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可透过眼前的黑纱,借着门前悬挂的灯火,佟锦清楚地看到孙姑姑露出了一个忍俊不禁的笑意。

    佟锦双肩一垮,“孙姑姑……”乖乖地进了院子。

    孙姑姑开始只是浅笑,到后来见佟锦摘去帷帽后垂头丧气的样子,竟是一个憋不住,笑出声来。

    “大姑娘急智,实在让老奴佩服。”

    佟锦也没心情和她说笑,认命地道:“是奶奶知道了?”

    孙姑姑敛起笑容点了点头,前方引着佟锦走了一段路,突然回头道:“大姑娘回府前曾去了当铺,不知所为何事?”

    佟锦一惊,她本来以为是柳氏有意泄了她的密,或者是清秋那边出了差错,所以老太太才会知情,现在听孙姑姑一说,竟是她出府后有人全程跟着她的。

    这次可真是大意了!她一直觉得柳氏想要监视她的话,直接让绮玉跟着就行,可这次出门柳氏却放了她单独一个出去,这免不得和佟玉帛这几天的上佳表现有关,她们有事求她,所以才对她如此大度,但现在看来,竟是另一个把戏!

    “奶奶……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佟锦试探地问着。

    孙姑姑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说来也巧,大姑娘走后不久,姨老夫人府上的表小姐过去探望姑娘,发现姑娘不在,金纷园那边说是清秋请走了大姑娘,老夫人就叫清秋过去问话,知道大姑娘去了郊外探姨婆,老夫人担心大姑娘出事,便让人出城去寻姨夫人的住处,再一路护大姑娘回来。”

    听到这里,佟锦提着的心放下一半,看样子老夫人派去的人并未看到她被“拦路调戏”那事,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要不然,止不定会出什么麻烦。

    “那……二娘怎么说?”佟锦现在唯一不确定的是安芯蕊怎么会这么巧去看她?是单纯的巧合,还是受人暗示才去的?

    孙姑姑笑道:“二夫人近日操劳,从晌午就开始头痛,大夫给开了安神药,现在许还睡着。”

    也就是说事发之后柳氏还没露过面,佟锦已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心里不住地合计着一会见了老夫人要怎么回话。

    必须得先把柳氏扯下水才行!

    佟锦随着孙姑姑走了好大一会,才到了畅松园。以往这个时候,畅松园里已烛火昏昏,再晚点老夫人就要就寝了,可今日却是灯火通明,进到大厅,老夫人阴沉着脸色坐于正位之上,旁边的是安老夫人,再下首分别坐着秦氏、安芯蕊和佟玉帛,清秋跪于堂中,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佟锦进屋后便跪下,以低头忏悔的姿态唤了声:“奶奶。”

    老夫人没理她,晾了她好一会,安老夫人倒是不忍,开口道:“平安回来就好,别再气了。”

    老夫人“啪”地撂下茶碗,瞪着佟锦厉声道:“你可知错!”

    佟锦自然连连认错,“奶奶息怒,都是孙女的错,我昨日收到姨婆病重的口讯,实在万分担心,这才苦求二娘放我出去,没想到还是惊动了奶奶和姨奶奶,累奶奶为我担忧,实在是孙女的过错!”

    老夫人怒道:“越说越是离谱!你姨婆病重,为何不报与我和你父亲?竟敢独自出府,让人知道,少不得说我佟家待薄亲戚,你……”老夫人着实气得不轻,说到这里忍不住连连咳嗽,连话也说不下去了。

    看老夫人的样子,佟锦就知道这事没这么简单。老夫人气的可能不光是自己,而是她出去探陈氏却没有向老夫人报备,弄得像在防备佟家一样,让老夫人在安老夫人面前大失面子,这个应该才是重点!所以安老夫人出现在这应该也是老夫人留下的,否则佟锦想不通安老夫人怎会愿意掺和进这样的家事当中。

    到底该怎么说,才能既保全自己,又能保住老夫人的面子呢?

    佟锦心思急转之时,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芳华进来道:“老夫人,表少爷过来了。”

    老夫人还没出声,安老夫人已然笑道:“也不知允之今日有何收获。”

    老夫人陪着笑笑,让芳华请安允之进来。

    佟锦跪在厅中有点紧张,在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和一声颇为疑惑地“咦”时,她的心差点就要跳出心口。

    她忘了!她这身装扮安允之见过!虽然当时安允之并没有看到她的脸,但现在他正在她身后,觉得眼熟是极为正常之事!

    佟锦惊出一身冷汗,她可不想再节外生枝了,要让老夫人知道自己在街上还有那么一段,止不定给她禁足禁到什么时候去!佟锦心里一急,抢在安允之说话前快声道:“奶奶,锦娘这次出去除了探望姨婆外还有一件大事要办,上次去公主府看望母亲,母亲给了我一些首饰,让我送给奶奶做为祝寿贺礼,可锦娘看那些首饰样子过新,奶奶想来是不会戴的,就总想找机会出府把这些首饰换成银子,给奶奶另寻新礼。这事因为不想提前让奶奶知道,所以……所以才……”

    佟锦脑子急转,把几件事尽量串在一起,又打着“惊喜”的名义,老夫人听后果然脸色好看了一点,但语气仍是不佳,“真是胡闹!且不说你尚在禁足期间,就算是平时,你独自出府又出入银号当铺等地,已然是坏了家里的名声,传扬出去,还当我佟府教女不严!”

    佟锦立时拜倒,“一切都是锦娘的错,锦娘最近常惹奶奶生气,便想着给奶奶一个惊喜,抵消以往的过错,谁知道锦娘太过笨拙,竟再三的让奶奶担忧,实在是不孝至极!”

    秦氏在旁边听了半天,此时笑道:“如此说来锦娘虽然莽撞,但也是一片孝心,姨母就莫要生气了。”

    安老夫人也道:“是啊,还是孩子,母亲又不在身边,免不得一时糊涂,慢慢教导就是。”

    有了她们的劝解,老夫人总算是缓了脸色,转向佟玉帛道:“还有你!明知你姐姐此举不妥,不仅不加以劝解,竟还帮着她胡闹!”

    佟玉帛早又换上了那些呆板又不起眼的装束,听了训斥也不像平时那样过去撒娇,嗫嗫地坐在原处,一副饱受委屈的模样。

    佟锦现在无心夸奖佟玉帛演技进步,她一直用余光溜着安允之,见他坐下后虽然打量了自己几眼,但很快便转开目光,也没再说什么,这才放了心,专心听老夫人训导。

    就在老夫人即将做下结束语的时候,柳氏半素着妆容匆匆赶到,进来后二话不说跪在佟锦身边,急切地道:“大姑娘出府一事是告知过我的,请母亲不要责怪大姑娘,一切的事,大姑娘都是依我指示在做的。”

    这番表白来得真是时候,看她形容匆匆妆容不整的样子,任谁都会猜测她是醒来后第一时间便赶到这里,替佟锦扛罪。

    老夫人极为不满地哼了一声,“你竟让锦娘独自一人出府,自然逃不出干系!”

    柳氏极讶地抬头,“不是还有丫头……”说到这,她瞥了佟锦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是,都是我的过错。”

    瞧瞧,一对比,就显出佟玉帛演技的苍白了。

    安老夫人感叹道:“大姐,你这媳妇着实难得啊,就是命苦了点……”

    老夫人听罢也跟着叹了一声,“让你看笑话了。”说完摆摆手道:“罢了,都起来吧。”

    佟锦谢过老夫人后便站起身来,还不忘扶柳氏起来,柳氏笑着道谢,真是一副和乐融融的场面!

    待她们起来,老夫人又道:“有姨老夫人求情,我就不重惩你们,不过教训还是要的,从今日起,你们连同玉帛,每日晚饭后至祠堂前跪上一个时辰!”

    柳氏满腹委屈的模样低声称是,佟锦也只得答应,老夫人又道:“你都当了什么东西,把当票给静娘,让她把东西赎回来!堂堂将军府的大小姐,竟要出去当东西,简直丢脸到家!”

    佟锦小声地答应了,却并没有马上交出当票,她怕老夫人拿了当票后再管她要银票,她那一百二十两,可是已经花出去一百两了。

    好在老夫人并未在这事上过多纠缠,转向安允之问他今日行程,安允之便大致说了。听到他说与韩小侯爷一并同游时,佟锦的心还是忍不住多跳了几下,不过安允之也没说他们还玩抢帽子的游戏来着,只是睨了佟锦一眼,说一众相聚甚欢,便把话题带了开去。

    佟锦松了口气,同时又不得不紧张,今天这关算是过了,但明天呢?明天孙姑姑肯定会来要当票,到时候赎东西的钱肯定也是她出,她拿什么出啊!拿不出这钱,又是一场风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