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0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2章 所得

第42章 所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锦娘久久地没有出声,佟锦笑笑,“算了,还是别想了,其实就算公主在佟家翻了身,她身边还是有个陶氏,就算有好处我们也占不到,何必为她多费心思?反正我们现在也有房产傍身,虽然丢了一些,但余下的也足够我们富足一生了,只希望爹爹和二娘靠点谱,给我们找一个好点的婆家……”

    佟锦的话仍是没得到锦娘的回应,她便不再开口,翻了个身睡她的觉去了。

    “其实……”锦娘嗫嗫了良久,“其实娘不是给奶奶准备好寿礼了么?奶奶向来喜欢字画,娘送的古画奶奶未必不喜欢……”

    “嗯……”佟锦的应声迷迷糊糊的。

    “要不然……我们再想办法卖点东西?”

    佟锦打了个哈欠,“好,都听你的。”

    “或者再去找苦竹大师?我们现在有银子了,一定能请到大师的……”

    “嗯嗯嗯……”佟锦哈欠连天,“不是说了么,都听你的。”说完,再不言语。

    老夫人的寿辰是十一月初三,现在已经是十月二十四,只有十天的时间了,虽然早在一月之前柳氏便开始准备寿宴事宜,但越临近正日子,柳氏还是忙得脚不沾地,预备场地、制定菜单、出帖邀客、分配人手等等,让柳氏忙得头痛。

    “阿锦,你可有了主意?奶奶的寿礼该怎么置办?”这两天锦娘问得最多的就是这两句话。

    佟锦悠闲地描着大字,随意地一摆头,“没有啊,我办法都想尽了,银子也赔了,还能怎么样?我觉得我应该听你的,说不定奶奶真就喜欢公主送的字画呢?纵然不喜欢,奶奶应该也不会迁怒于公主更不待见她的,反正她们的关系已经够坏了。”

    锦娘不吱声了,佟锦也不劝她,继续写自己的字,好像真认命了似的。

    时间一晃,又是三五天过去,十月已没剩几天了,佟锦这日起来正要去花园里溜溜神,忽听门外一阵哭声,而后便是几声呼喝,佟锦让舒云出去看看,没一会舒云回来,道:“姑娘,是静云回来了,谷妈妈正斥着她呢。”

    佟锦闻言诧异地回头看了门口半天,起身笑道:“回来是好事,斥什么?”

    这些天静云无故消失,佟锦也没给众人什么说法,只是金纷园向来没什么规矩,就连谷妈妈也是有事就走,事了了再回来。其他人也差不多,偶尔开个小差什么的,从没人报备,所以初时众人也没对静云注意太多,不过静云一走就是五六天,这才引了谷妈妈不满,大概觉得就算是她,也不敢一走走这么多时候吧,这才去斥责静云。

    佟锦从房中出来的时候,正看见谷妈妈用手指头戳着静云的肩头大声喝斥,静云皱着脸被搡得连连后退,却也不敢辩驳一句,直到看见佟锦,才扑到佟锦脚下跪倒,还未开口眼泪先流了下来,“姑娘,静云回来了。”

    佟锦未对她表示什么,先对谷妈妈道:“是我让静云出去办事的,妈妈别再生气了。”

    谷妈妈讪笑两声,粗犷的脸上带了些赧意,“那是我的不对了,还以为静云私自外出呢。”

    佟锦笑笑,又朝静云一招手,“进来说话。”

    进了屋后,静云自觉地关上房门,又随着佟锦进了内室,进来便跪下,“静云有负姑娘所托,这几日让姑娘担心了。”

    佟锦没有马上回答她,坐在妆台前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又听静云道:“那宅子和田地已然售出,共得三千六百两,宅子卖了三千两,田地卖了六百两,这些是渡让文书和银票……”

    佟锦偏了偏头,自镜出看去,见静云半敞了衣裳从胸前的裹带中取出两个信封,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很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这两天去哪了?”佟锦终是开口。

    静云答道:“哥哥本已联系了买主,可那买主突然有事离京,哥哥担心误了姑娘的期限,就追出京去找那买家,我怕哥哥一走数天耽误了回春堂的差事,就……就扮做男孩儿去顶哥哥的差……原先怕姑娘不同意,就没和姑娘交代……不想还是晚了这么多天。”

    静云的声音越说越小,头也几乎垂到了地上。

    佟锦仍是没动,拿着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发尾,透过镜子看着静云,心里想的却是,静云此次回来,究竟是真如她所说,还是她兄妹二人意犹未尽,想再有收获?

    “起来吧。”佟锦放下手里的梳子站起身,到桌边看了看信封里的东西,渡让文书手续齐全,银票则分为三十五张一百两,和十张十两的。

    “你哥哥办事倒很周全。”佟锦从中数出六张银票,笑着放回桌上,“我早说了,我只要三千两,多出来的全给你哥哥,让你哥哥再替我做一件事,事毕之后,就让他拿钱来赎你。”

    静云复又跪下,“哥哥这两年也存下了一些钱,应该可以给我赎身了,这些……这些钱本来就是卖了姑娘的东西得来的,我们不要。”

    佟锦微一扬眉,“六百两,已够你们温饱一生了,要是拿这些钱去做些小生意,将来富甲一方也未可知,你们竟不要?”

    静云紧张地抿抿唇,“再多的银子,自己不会打理也是白费,或许禁不起一朝富贵之惑,将银钱挥霍一空也未可知!与其如此,哥哥说宁愿在姑娘身边谋个差事,这才是长久之道。”

    “这是你哥哥说的?”佟锦开始对这个刘长空有些好奇。

    静云点点头,又急着道:“姑娘久居宅内,有哥哥在外办起事来也方便一些,姑娘……”

    佟锦摆手止住静云的话,笑了笑,“这个再说吧,这些钱你拿着。”佟锦又数出两千两推回静云面前,“让你哥哥去一趟万觉寺,求见苦竹大师。可用五百两求一幅字,或一千两求一本手抄经文,又或两千两请大师下山出席老夫人的寿宴,三者成一便可。”

    虽然佟锦心里一直念念不忘那两块灵石,但眼下寿宴已近,她不得不做两手准备,而这个打算也是她在变卖房产时就事先想好的,不得已,她还是得向万觉寺那帮贪钱的和尚低头!

    静云没有推脱,仔细收好银票,又重复了佟锦的话,待佟锦确认无误后,她才笑着说:“这几天婢子在回春堂听说京中来了一位有大神通的高僧,可断人生死,能知过去未来,就住在距万觉寺不远的清源寺中,姑娘对这位大师可有兴趣?要不要让哥哥也去看看?”

    “清源寺?”佟锦听着这名字隐约觉得耳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听过,便不再去想,摆手道:“还是要苦竹,奶奶信他。”

    静云再次应了声,大概是觉得自己赎身有望,满怀心喜地出去了。

    在她走后,佟锦快步到了自己上锁的柜子前,自腰间摸出钥匙开了柜门,拿起里面的小盒子开始翻找。

    小盒子里装的都是佟锦的私人财产,也包括身边几个丫头的卖身契,原本佟锦以为静云必定一去不返,卖身契肯定然也是偷偷带走了的,心有成见在先,根本没有验看,如今一翻,居然真的在盒中找到了静云的卖身契!

    竟是她误会了?佟锦吁了口气,仔细看了看那契书,发现静云竟已入府五年,再看打契之人,写着刘光山,名字上歪歪扭扭地按着手印。

    也不知这刘光山是静云的什么人,是父亲?佟锦想不出在什么情况下一个父亲会把自己的女儿卖掉,那契书上的鲜红手印,看起来当真是刺目极了。

    “希望静云这次的差事也能办好。”佟锦自言自语了一句,“只是……唉,这礼物还是太单薄了一点。算了,凑和吧……”

    “阿锦……”锦娘的声音听起来犹豫极了,“要是苦竹大师肯出席寿宴,也算是很不容易了吧?”

    佟锦再叹一声,“哪那么容易?苦竹大师的架子你又不是没看到,求个字画什么的估计还可以,可要请他下山,真是难之又难,别忘了,他现在可是太后的座上宾,区区两千两,他怎会动心?”

    “那……那字画……”

    “要是我送奶奶一幅大师的字,奶奶应该会很高兴,但是由公主来送,未免太小家子气了,唉……要是哪里能买到灵石就好了。”

    “怎么可能……”锦娘极度地纠结,“阿锦……其实……如果娘得到奶奶的欢心,你说……奶奶会不会让我们自由相见?”

    佟锦精神一振,忙道:“那肯定会啊,老夫人其实心肠不坏,只是碍于柳氏,不好说得太多,如果公主此次立了大功,奶奶就有了让公主常常出入的理由了啊!”

    锦娘声音微颤,“可……可这样,原来的灵石就会少了一块,会不会对不起二娘……”

    佟锦一愣,“为什么会……”才说到这里,她面上猛然一喜,“灵石在柳氏那里?”

    她就知道!锦娘这两天吱吱唔唔尽担心灵石的事,一定是因为她知道灵石的下落!否则她不会这么担心!只因为她害怕自己泄露了机密,所以才会千方百计地想别的方法,否则她只需平常劝导即可,何必整日纠结连连失常?佟锦就是发觉了其间的异样,才会再三地试探于她,没想到今日,她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