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0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3章 寿宴(一)

第43章 寿宴(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十一月初三,小雪。

    今年京城的雪下得格外的迟,进了十一月才开始飘第一朵雪花,但这雪一下就是两天,纷纷扬扬的雪粒像棉絮一般四下翻飞,积雪不多,却极为扰人。

    不过,一切都阻挡不了佟府中的喜意,佟老夫人的寿宴开席已久,大厅内笑语满堂,让人丝毫不觉门外的风雪肆虐。

    偌大的厅堂之中由一块檀木镶理石的插屏隔开,外间宴待佟介远朝中同僚,内间则用来招待女眷。

    因佟介远如今在朝中倍受宠信,是而今日赶来贺寿之人远超柳氏的预计,不得已只得又开了两间偏殿待客,交情稍浅的只好请到偏殿去。可就算如此,各屋还是人满为患,进献贺礼的唱词不绝于耳,一些来不及抬走的贺礼堆在院中,很快造成了小规模拥堵,忙得柳氏脚不沾地,开席后许久稍稍稳定,这才得以回到席间。

    一个面容微削的清瘦老妇轻笑着与老夫人道:“老姐姐有冰云这样的媳妇,实在是有福得很,不过她只得了个妾位,实在可惜了。”

    说话的是明远侯夫人,年纪比老夫人小上几岁,平日与老夫人素有往来,和老夫人算是不错的朋友。

    老夫人跟着笑笑,“这么多年倒也真是委屈了她,不过好在她和介远感情甚笃,也算让我老怀甚慰。”

    明远侯夫人点头称是,但她唇边含笑,话锋一转,“怎么一直不见揽月公主?就算她身为公主之尊,可这毕竟是她婆婆的寿宴,怎么如此托大?”

    她这么一说,同桌其他各有身份的夫人们也都露出了好奇探究之色,老夫人淡淡一笑,“公主这几日身体不适,今早才派人过来交待说会晚些才到。”

    明远侯夫人似笑非笑地瞥了陪于末席的柳氏一眼,柳氏起身笑道:“公主确是早有交代,但这么晚还没到,或许有别的事绊住了,我这就让人去瞧瞧,别错过了献礼。”

    柳氏离席之时,旁边一席坐着的佟锦也轻扯了一下静云的裙子。

    “过公主府去催催。”

    静云点点头,悄悄退出大厅走了。

    佟锦身边的佟玉帛此时好奇地探过头来,盯着静云的背影奇道:“姐姐在说什么悄悄话?让静云做什么去了?”

    佟锦睨她一眼笑道:“还能做什么去?知道你爱吃糕点,我让她去厨房再端一盘来给你,省得让诸位姐妹没有点心可吃。”

    佟锦说完,带头“吃吃”发笑,此举带动了同席的柳思思和安芯蕊以及各府的小姐姑娘们,一时间席上“吃吃”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桌有什么好吃的呢,竟能让这么多人同时喊吃!

    佟玉帛嘟了嘟嘴,揽着佟铁的胳膊靠上去大声说不依,外人看来,倒真是一对感情极好的姐妹。

    随明远侯夫人一同前来的明远侯府嫡三小姐李莞以绢帕轻拭唇角,笑问道:“我听闻锦娘前些时日求礼心切,上了骗子的当,不知是不是真的?”

    佟锦讪笑了两声,“好事不出门,这话是极对的,下人们一时疏忽不辨真假,倒也是我这主子的错了。”

    “哦?”李莞挑了下眉梢,“怎么听说的是锦娘你擅自出门,才遇了骗子呢?”

    佟锦又讶又怒地道:“这是谁在胡说?净散播这些无稽的话,累了我的名声!不信你们问问玉帛,当时的情形到底是怎样的!”

    佟锦说话便转向佟玉帛,微恼地道:“玉帛你说!”

    佟玉帛抿了抿唇,向一桌子的名门淑女笑道:“这是李姐姐误听传闻了。”

    得了驳斥的李莞跟着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不过脸色终是没有刚才那么好,心不在焉地用了几口菜又问:“那不知锦娘这次给老夫人预备了什么贺礼?”

    佟锦本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李莞,空闲时连忙向锦娘求问,锦娘想了半天才道:“似乎明远侯夫人是二娘的姨表远亲吧……这算吗?”

    当然算啊!佟锦立刻就看李莞不顺眼了,连带着也不待见明远侯夫人,难怪她刚才有意提起公主,要给公主难堪呢!

    “不过平日里明远侯夫人也只与奶奶交往,对二娘这门亲似乎不太承认的,不知今天怎么……”

    佟锦想了想,直觉地认为这事和柳氏近来一直期盼的转正一事有关,如果柳氏真能顺利转正,那明远侯府认下这门亲戚似乎只有好处,那么在这里帮帮柳氏,也就不足为奇了。

    “陶氏在搞什么!这么久还不露面!”佟锦此时也是觉得公主府那边太过离谱了,眼看宴席就要进入尾声了,竟然还没有人过来,在佟府按位份来讲公主最大,公主的贺礼不到,其他家人如何献礼?

    再看主席上的老夫人,虽然仍保持着笑容,也在极力的暖场,但唇角扬起的弧度却是越来越低,瞎子也看得出她万分不满了!

    此时佟介远由插屏后转入,先是瞥了佟锦一眼,不用说,自然不是什么好眼色,而后来到老夫人一席,问侯过各位长辈后,与老夫人道:“时辰不早了,请母亲移座外席,接受儿孙献礼!”

    这么说,就是不等公主了!

    佟锦心急如焚啊!可公主府那边没动静她硬是没辙,只能眼看着柳氏命人换了一扇半透明的素色胧胧绢纱屏,遮住那些未出阁的姑娘小姐们,其他的老夫人和夫人的坐席则与外席融为一体,形成一个通畅的空间。

    老夫人没有拒绝,应佟介远之请移步正位,再次接受满堂宾朋恭贺,这时佟介远携了柳氏上前,跪至当中洪声道:“儿子祝母亲福如东海,长寿百岁!”

    柳氏手捧礼盒,语笑盈盈地跪在佟介远身侧半步之处,抬手献礼,“冰云愿老夫人永享福寿,福泰安康。”

    老夫人笑着应道:“快起来吧。”

    孙姑姑便上前接过柳氏手中的礼盒,送至老夫人面前开启,芳华和另一个大丫头则在礼盒开启后上前取出礼物,展现于众人面前。

    佟介远和柳氏所送的是一对赤金打造的福禄寿桃,桃体闪耀,玉叶托底,看起来很是精美,但却少了些新意。

    柳氏此时笑道:“请母亲开启寿桃。”

    众人一愣,皆看向老夫人,老夫人也是有些诧异,看着那赤金桃子研究了半天,试探着按下玉制桃叶。

    “咔”一地声脆响,金桃应声而开,桃心中坐着一个同样是赤金打造的金童,手举福联,上书“福禄双全”。

    再开另一桃,桃中为一赤金童女,手中福联上写着“寿至无疆”。

    这回可是既名贵又有新意了,老夫人连连点头,命芳华托着金桃到席间转了一圈,又得赞誉无数。

    儿孙献礼,开场便是不俗,佟锦坐在席上更着急了,连柳氏自抬身价与佟介远一同献礼都没心思吐槽,隔几分钟就往门口看一看,可不止公主府没动静,连静云也一去不回,让她心里有些没底。

    佟介远之后,便是佟家长子佟七锤献礼。佟七锤献上自己在宫中的行闻录一本,其中记载了他这一年来的学习所得和成绩过错,老夫人仔细翻看半天,这才点点头,让他起来。

    趁着佟七锤接受众人夸赞的时候,佟锦悄悄靠到佟玉帛身边,“妹妹,待会你先去给奶奶贺寿吧,我……想晚点再给奶奶献礼。”

    佟玉帛闻言掀了掀唇角,不过总算给面子没笑出声来,点头道:“那妹妹就先去了。”说罢起身,让清秋捧了礼物,绕出纱屏。

    “奶奶,孙女给您拜寿了。”佟玉帛跪至厅中脆声贺道:“孙女用一月之功抄录了一本大悲咒,早起焚香,睡前诵读,每日茹素,抄经前后各三遍诵读《心经》加持,九跪九叩,不敢错漏一点,惟愿奶奶身体安泰,长寿多福。”

    佟玉帛本就生得明美娇媚,这番一举大大方方,丝毫没有庶女的小家子气,引得多人侧目,还有人轻声问询,以为她是佟家长女。

    老夫人早知佟玉帛的贺礼,此时仍是受用不已,连连说道:“快起来,难为你了。”不过随后又半沉下脸去,“你姐姐呢?”

    佟玉帛笑道:“姐姐给奶奶备了一份大礼,说是要压轴进献呢!”

    老夫人听了佟玉帛的话后皱了下眉,与孙姑姑道:“让她这就出来吧,礼物只是一番心意,还压什么轴?也不怕满堂宾客笑话。”

    老夫人的意思想来是怕佟锦打着“压轴”的名义到时候却拿不出像样的礼物而出丑,所以才让孙姑姑来叫,她们却不知佟锦在纱屏后已是相当无语了。

    这二小姐可真厉害啊,不仅盗版了她的创意,还主动给自己加戏,她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有“大礼”,要“压轴”进献了?她只是想等一等公主给自己加加码嘛!这下倒好,要赶佟锦上架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