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0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4章 寿宴(二)

第44章 寿宴(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又往门口瞥了一眼,佟锦还是没见到她想见的人,没办法,只得让舒云拿了自己的礼物随她一同走出纱屏,于厅内正中跪倒,安安份份地说:“孙女给奶奶贺寿,祝奶奶福如东海,寿比青松。”

    老夫人淡淡地“嗯”了一声,便让孙姑姑接过礼物,可却不像前几位那样向众人展示,大有默默收好的意思。

    明远侯夫人适时地道:“老姐姐怎地如此藏私?我们可都还等着大姑娘的礼物一开眼界呢。”

    老夫人脸上的肉松了松,瞥向佟锦的目光饱含无奈与恼意,却不得不扬起笑脸与孙姑姑道:“那就打开看看吧,心意到了就好。”

    孙姑姑便将手中长盒的盖子打开,取出一幅画卷,芳华上前接过,解了绳扣,和另一个丫头一起,将画卷经经展开。

    随着纸卷的舒展,偌大的“悠远”二字呈于众人面前,字体粗豪又不失内敛,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洒脱之意,任谁看了,都不能否认这是一幅好字。

    只是,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礼物实在太单薄了。

    明远侯夫人笑问,“难道这也是大姑娘日夜唱诵,潜心加持所得?”

    佟锦低头答道:“夫人的话让我倍感惭愧,比起妹妹的诚意苦意,我实在不及万分。”

    “那是我唐突了。”明远侯夫人笑道:“还以为姑娘的压轴好礼定然有些来头的。”

    佟锦现在是极为不待见这老太太,平日里恨不得不认柳氏这个亲戚,现在听说柳氏转正有望,就接二连三的踩人用以示好,真是一点底线都没有啊!不就是看佟介远现在如日中天,年前极有可能再进一步么!

    佟锦笑笑并未说话,这时孙姑姑轻呼了一声,拉着芳华上前,手指字幅落款处道:“老夫人且看,这字是谁写的。”

    老夫人偏头看了一眼,登时极讶,连连招手让芳华将字幅拿近些,仔细看了又看,面上渐露惊喜,但还是有些拿不准似地,问佟锦道:“这字是从何处求得?”

    佟锦抬起头来,浅浅笑道:“上次随奶奶前往万觉寺参加水陆法会,有幸偶遇苦竹大师求得二字,在此借花献佛,给奶奶贺寿。”

    听了佟锦的话,老夫人面露疑色,孙姑姑也不免多看了佟锦一眼,但随即提醒老夫人,“大师真迹十分难得,大小姐真是有心了。”

    老夫人恍过神来,笑着点点头,又让芳华将字幅展示了一圈,笑道:“苦竹大师赠字,倒也可做压轴之物了。”

    佟锦小舒了一口气,苦竹的字虽然难得,但还没到“得不到”的地步,加上老夫人对万觉寺贡献颇多,这才是苦竹肯“赠”字的绝大部份原因,剩下的一小部份原因包括佟锦添了不少的香火钱,这才如此顺利。只是据静云说,刘长空本是想请苦竹写两句贺词或是祝寿诗句的,不过苦竹看了看刘长空的捐款单据,最后提笔写下了这两个字。

    还好,没只写一个字。

    不过,佟锦虽得了称赞,也看得出老夫人是真高兴,可她还是十分遗憾。她本是想和公主一同出彩的,这样就能把这字的价值再体现数倍,可现在,这幅字也只能算是个不错的贺礼罢了。

    佟锦献礼过后,安允之也代表了安家献礼。他送的是一盆听说十分稀罕的盆栽,反正佟锦是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但精于此道的老夫人万分喜欢,笑得几乎合不拢嘴。

    投其所好,看来大家都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随后又有一些旁枝亲戚献礼,佟锦已是没什么心思听了,一心只注意着厅外,急得都快头顶冒烟了!终于在献礼结束之前,听外头唱道:“公主献寿。”

    佟锦终是松了口气,再往门口看去,胡嬷嬷已脚下生风地进到厅内,在门口处拜下,大声道:“公主身体报恙无法亲自向老夫人贺寿,特嘱老奴进献寿礼。”

    胡嬷嬷的规矩倒依了十足,可听了她的话,厅里的人脸色各异,佟介远更是直接沉了脸色,沉声道:“公主何恙?为何之前没有听过?”

    胡嬷嬷头眼不抬,“驸马爷公务繁忙,已有许久不见公主,自然不知。”

    佟介远被呛了一句,形容更恼,柳氏连忙拉着,柔声向胡嬷嬷问道:“公主无碍吧?可请了大夫看过了,用不用派些人过去帮忙?”

    胡嬷嬷笑了笑,“劳柳姨娘费心了。”

    一句“柳姨娘”,无疑是万分不给柳氏面子的,尤其今日她虽没自诩为女主人,但举手投足间莫不带了当家的风度,如今被人一句“姨娘”叫破,心里哪会不恼?

    佟锦暗道这胡嬷嬷可真会找事,难道公主府还不够她施展,要跑到这里来找存在感?眼看着老夫人和佟介远阴沉的脸色,佟锦连忙上前问道:“胡嬷嬷,母亲病情如何?莫非起不了床吗?”

    胡嬷嬷朝着柳氏哼笑一声,这才转而回答佟锦道:“大姑娘不必挂心,自有太医照顾周全。”

    佟锦抚着胸口点点头,又道:“不知母亲送奶奶什么贺礼?”

    胡嬷嬷便向身后一招手,两个清秀的丫头进了厅中,两人分站两边,手中端着一个长盒。

    这大概就是公主说过的那幅古画了吧?佟锦猜测着,等孙姑姑将画展开后,果然见众人都没露出什么惊喜的神情,就知道这画如她所想一样,只属一般了。

    老夫人神情淡淡地,也没让孙姑姑去做展示,轻声道:“谢过公主了,静娘,收起来吧。”

    孙姑姑便依言将画收起,又到胡嬷嬷跟前请她入席。

    胡嬷嬷却摆摆手,“不必了,公主府事忙,老奴还得回去处置,先告辞了。”

    这般作派,就是佟锦也看不过眼,胡嬷嬷绝对是来找茬的,要是佟锦没有事先准备,那么很难想象此事之后公主会被佟家嫌弃成什么样子!

    不过这都是为了什么呢?锦娘也说过陶氏不愿公主与佟家来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公主府的两个隐权者一致决定这么做呢?

    佟锦正想着,那边胡嬷嬷也正欲出厅,忽听外头又有人唱道:“公主再献寿礼!”

    席中各人俱是一愣,连佟介远都面带疑虑地向门外看去,佟锦却是心头一块大石落地,不声不响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这次进来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那人身量中等,背负一盒形包袱,体格十分壮实,浓眉虎目,给人很是爽快可交的感觉。

    这就是刘长空?佟锦往那人身后看,果然没一会就见静云溜着门边进来,转回到她的身边。

    再看刘长空无视胡嬷嬷和众人微诧的目光,大步上前单膝跪地,洪声道:“公主祝老夫人福满乾坤,长寿康健!”

    老夫人看着他惑道:“你也是公主派来的?”

    刘长空笑应,“小人正是!公主备下两份贺礼,一愿老夫人如画中松柏青郁常健,二愿老夫人如南海灵石,体泰祥安!”说罢,他动作俐落地伸手解下背上之物,三两下扯去包帛,掀去盒盖双手奉上,“公主献海中灵石一块,给老夫人贺寿!”

    那长窄的盒子中装着的,正是一块仿若白玉的梭形灵石!梭尖处雕满暗花,美不胜收!在窗口透入的阳光和室内灯光的双重映照下,牛乳般的颜色似有生命一般徐徐流转,几乎引了所有宾客探身张望!

    佟介远几步奔至刘长空面前,目光灼灼地审视良久,伸手接过盒子万分惊喜,“果真是南海灵石!”

    此言一出,引得厅内喧哗一片,老夫人更是连声让孙姑姑掺了自己上前去看,看罢后也是惊喜交加,向刘长空问道:“这……果真是公主所送?是揽月公主?”

    刘长空反问:“此礼虽重,但公主是老夫人的媳妇,小人托大说句不该说的话,媳妇孝敬婆母,似乎并无不妥之处吧?”

    “当然当然。”老夫人连忙让孙姑姑将盒子接过收起,连展示都免了,又让芳华扶起刘长空问道:“这位小兄弟很是面生,是何时入的公主府?”

    那边胡嬷嬷也靠过来,惊疑不定地望着刘长空,“你当真是受公主之命?”

    双方夹击看得佟锦都捏了把冷汗,可刘空长依然镇定如初,笑着应道:“就算是冒认,也不必赔上如此重礼吧?”一句话,便堵得老夫人和胡嬷嬷哑口无言。

    刘长空又笑着说:“此事难怪嬷嬷不知情,早在数月之前公主就差小人各处寻找灵石,因不确定此事是否能够成功,便没对任何人提起,包括今日公主延后送礼的时间,也是因小人回程耽搁,才不得不拖延的。”说完又向老夫人请罪,“请老夫人见谅,一切都是小人的过错!”

    老夫人早就乐开了花,哪还有心思怪罪?连连让刘长空入席,刘长空也不推辞,但却拉着胡嬷嬷一起坐下,说是待会要一起回去向公主回话。

    看他的举动,佟锦不由对他高看数眼,这番话虽都是她事先交侍好的,但面对老夫人和佟介远这样的应对得体,很难让人相信他半个月前还是一个药堂最底层的小伙计。

    这时,门外又有唱喏,“大小姐有访客到——”

    佟锦一愣,莫名其妙地对着众人探询的目光……她的访客?她好像……没请谁来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