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08.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6章 相约
    佟锦想了想,应该是胡嬷嬷,可能是要向自己打听灵石那事,当下问明了相见的地点,便让那婆子走了。

    不用想也知道,胡嬷嬷现在应该是既恼又惑,正处于抓瞎的状态。佟锦并无向胡嬷嬷交待的想法,但这并不妨碍她去探探对方的态度,这次老夫人做寿不让公主出席的事,胡嬷嬷和陶氏的举动已经触到佟锦的底线了,整理公主府是势在必行之事,而多接触胡嬷嬷,对自己将来的行动或许有利。

    佟锦没有迟疑,带着静云与舒云就往相约地方去了,那地方在佟府花园的东北角,比较偏僻,几个荒着的院落全在这边,平时很少有人过来。

    “这嬷嬷也太过小心了。”静云在前面引着路,向佟锦说了一句。

    静云现在已经是自由身了,早在刘长空拿回苦竹的字时,佟锦就兑现了承诺,让静云赎了身,同时把之前许过的六百两银票也交给了静云。佟锦做事,别人求的做不做到另说,但只要是她说出口的,就一定要兑现,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忠诚,只有你对员工有诚意,员工才会对你有诚意。

    而静云的留下只是为了和刘长空联系方便,平常佟锦也只是和她说说话,丫头的事是再没让她动过手,等过段时间佟锦再自由一些,能自己着手打理一些产业的时候,也不会再让她跟在身边了。

    “大概是不愿让人说闲话吧。”佟锦答了一句,心里也有点奇怪,以今天“公主”的表现来说,佟家对公主府的人肯定是没什么敌意了的,胡嬷嬷大可不必这么小心,就算是直接求见于她,老夫人也不会阻拦的。

    就在佟锦快到相约地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唤声,回头去看,却是绮玉跟了上来。

    佟锦皱了皱眉,今天她有意没带绮玉出来,就是怕中途有什么意外坏事,现在虽然寿宴已过,但她出来又能有什么事?

    绮玉这时走近,笑着与佟锦见了礼,道:“姑娘,我们几个丫头寻思凑些银子也给老夫人买点贺礼,便过来问问舒云要不要也凑一份子。”

    舒云原是老夫人那出来的,听闻此言点头道:“既然如此,我自然也是要出的。”

    绮玉笑道:“那就好了,红英几个正为了买什么争论呢,不如你也过去,一同商论一下。”说完又向佟锦道:“姑娘,可以么?”

    佟锦笑着摆摆手,“去吧。”

    舒云轻抿了下嘴唇,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与佟锦道别,跟着绮玉走了。

    舒云走后,佟锦也停下步子,在原地站了良久。

    “姑娘怎么了?”静云拿着舒云的伞替佟锦遮雪,见佟锦望向舒云走的方向,不由得也跟着看了几眼,“舒云姐姐有什么不对吗?”

    佟锦轻笑,缓缓迈开步子,“不是不对,而是太让人失望。”

    现在静云的身份不同,佟锦一些话便也不背着她说,“绮玉和舒云向来不是一路上的人,红英对绮玉更是意见多多,怎会拉着她一起去给奶奶办什么贺礼?她来找舒云,中间定是有什么别的事,而舒云早已看透,所以才会犹豫,但最后,还是跟绮玉走了。”

    静云想了想,没有说话,沉默了下去。

    “也没什么。”佟锦笑道:“舒云这样的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到金纷园只为躲避纷争,不愿意为我尽忠也不稀奇。”

    静云闻言轻哼了一声,“既然如此,我就更不能走了,我留下陪着姑娘,姑娘也不会过于孤单。”

    佟锦轻笑,“你哥哥现在为我做事,将来定会有个好前程的,你好端端的出去做个小姐便是,我这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听了这话,静云却一下子垮了脸,“姑娘,我虽已赎了身,但对家里是一个字也没敢透露,哥哥也还在回春堂兼着差,不敢和我爹还有二娘说为姑娘当差的事。之前哥哥不收那六百两银子,一是希望能跟随姑娘当差,二就是担心这些银子不能见光,否则让我爹和二娘知道,不仅我和哥哥一文也得不到,估计还会马上给我找个婆家,为弟弟再赚些聘礼钱的。所以,姑娘说我出去做个小姐,我是想也不敢想的,只希望家里别太早发现哥哥做的事,免得给姑娘惹麻烦。”

    佟锦的眉间紧紧蹙起,“竟有这种事?”她本是不相信,但回头一想自己原来的处境,如果不是佟家地位显赫,估计在柳氏的撺掇下,她也免不了被卖被嫁的下场,当下哼笑一声,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呢?耳根子都软在床上了。

    “算了,你愿意留多久就留多久,你哥哥终有自立门户的一天,等那时候,我再放你出去。”

    静云立时喜笑颜开,也因身份不同之故,她现在与佟锦说话时少了许多拘束,更像一个需人呵护的妹妹。

    “先等一等。”就在佟锦即将转过一处拐角,到达相约地点时,她忽地住了脚步。

    静云不解地看着她,见她面色凝重地低头看着地上的落雪,便也低头去看,口中轻道:“姑娘,怎么了?”

    佟锦摇摇头,后退了两步,指着地上的一个浅印小声说:“你看这个。”

    静云看了看,“是脚印啊……不过这嬷嬷的脚可真够大的。”

    佟锦心中的怒意瞬时集聚,无须怀疑,此时在转角之后等着她的,定然不会是公主府的任何一个嬷嬷!

    静云此时也反应过来,急着拉着佟锦,“姑娘,我们快走!”

    “走?”佟锦阴沉着脸色,“她费心把我引来这里,绝不会让我轻易脱身,要是对方手里有什么我的东西,我就算不出现,也洗脱不了私相受授的嫌疑!”

    “那怎么办?”静云已然慌了,“要不然我代姑娘去吧,有什么东西只说我拿的……”

    她说着就要往那边走,佟锦一把揪住她,“慌什么!她既设了这个局,现在想是正带人往这边来,我们还有点时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