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1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章 翻身

第48章 翻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之前佟锦推断和她“约会”的人手里肯定有她的东西,所以她才含糊其辞地说丢了一盒女儿家的玩意,但她万没想到出现在梅林中的会是安允之,更万万没想到的是,安允之手里不仅有她的东西,还有“她”的字条!

    实在是丢脸丢到家了!想到安允之收到这东西,看到“金帛”时的反应,佟锦的脑袋就嗡嗡的响,只怕到现在,安允之仍在认为这东西就是她送的吧?

    不过……以安允之上次对她的不屑程度来看,他为什么又来赴约呢?难道是暗恋她了?佟锦抖着肩膀笑了一阵,直到看见静云一脸的菜色,这才收了架式。

    总的来说,今天老夫人的寿宴是办得极为成功的,虽然也有不少的遗憾,比如说公主没来,但相信灵石的出现已经填补了任何一种遗憾,送走宾朋后,佟介远、老夫人和柳氏就躲到明威堂去,估计是偷摸欣赏灵石去了。佟锦则借口累了,早早地回了金纷园。

    因为灵石这事,佟锦对佟家人的鄙视又重了三分。当初商议给韩老夫人还礼的时候,他们是多么为难啊,还不惜设个圈套让公主去钻,但从头至尾,他们压根就没想过要用灵石去还人情!美名其曰是为了佟七锤,实际上,不是没有担当还是什么?

    佟锦腹诽得正过瘾,曼音进来悄声道:“姑娘,畅松园的李妈妈来了。”

    佟锦笑眯眯地看着曼音,“嗯,让她进来吧。”

    经过今天一事后,佟锦是再不敢用舒云了,绮玉是早早就给她置了闲差的,如今舒云也是一样,现在跟在佟锦身边的,只有静云和曼音两个。

    曼音乖乖巧巧地出去了,又引得佟锦啧啧不已。人不可貌相,古人诚不欺人啊!

    没过多久,李妈妈跟着曼音进来,到屋里便是一个大礼,“老奴给姑娘请安了。”

    佟锦让她起来,“今天多亏妈妈了,不然我定然被诬了名声。”

    下人之间的消息传得向来快,不然当初锦娘也不会知道这么多传闻,李妈妈是畅松园的门房,人员流动之际,更是没什么事能瞒过她去,所以佟锦也不掩饰,直接把话说开了。

    李妈妈倒是受宠若惊,“姑娘言重了,姑娘名节要紧,怎容小人诬蔑?婆子只是做了应该做的。”

    佟锦笑笑,让静云取了十两银票过来,“这是妈妈应得的,妈妈万勿推辞。”

    李妈妈接过看见面额,惊喜交加地跪下谢赏,又舌灿莲花地大大颂扬了佟锦一番,佟锦待她说完才笑道:“只希望妈妈以后还能如此公正,若发现小人诡计,能及时提点锦娘才好。”

    李妈妈当即大拍胸脯,“姑娘放心,老奴会为姑娘留意的。”

    佟锦点点头,便让曼音送李妈妈出去。

    过了一会,门外突地吵嘈起来,静云过门边去听了听,回来道:“姑娘,是李妈妈在骂舒云呢。”

    李妈妈因为舒云拒婚那事一直心怀怨恨,逮到就要骂上几句,现在自觉受了佟锦赏识,嘴里的话骂得越发的难听了。

    佟锦坐在那隐约听了一会,没什么兴趣地起身走进内室,“随她去吧。”

    若是舒云一心为她,佟锦自然也会投桃报李,现在?佟锦懒得理会。

    混乱的一日终于过去,佟锦也难得地睡个了好觉,第二天一早起来,便得了静云通报,说是老夫人让大家过畅松园去吃早饭,顺便为佟七锤践行。

    佟七锤在宫里还有工作,这次是请假回来的,现在家里事情已毕,自然要返回宫去。

    佟锦也不着急,慢悠悠地梳洗整妆,耽搁了好一会这才出门。

    等佟锦到了畅松园门口的时候,已比老夫人交代的时间晚了两刻钟,佟锦提裙疾走,脸上神情也变得急迫起来,与刚刚的闲适判若两人!

    进门时,李妈妈特地起身来迎,一手托了佟锦的手臂,小声又兴奋地道:“姑娘可听说了?昨晚府里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佟锦心里多少有点谱,但还是摇摇头,好奇地问:“什么事?”

    李妈妈神秘一笑,扬起下颌朝明威堂的方向示意一下,“那边出了篓子,待会姑娘可要保身为上。”

    佟锦笑着谢过,又低声吩咐静云回去挑些点心给李妈妈送过来,这才一路疾走,在芳华的接引下进了花厅。

    “孙女来晚了,奶奶见谅。”佟锦开口就是认错,再环顾一周,只见老夫人、安老夫人、佟介远和安家一行都在,却并未见到佟七锤和柳氏的身影,当下急道:“小七呢?难道已经走了?”

    佟介远皱着眉道:“小七离宫多日,今日回去自是不能迟到,倒是你,怎么这么晚?”

    佟锦满脸的失望之色,由怀中摸出一条深色编玉的络子,“我想给小七编条络子,昨晚睡晚了些,今天又辰时(早七点)才起,紧赶慢赶的,还是没赶上。”

    佟介远的心情似乎十分糟糕,没什么好声气地道:“辰时起的,竟这时才来?”

    佟锦嗫嗫地一低头,“女儿那离畅松园远了点……时间都耗在路上了……”

    佟介远一滞,老夫人有些埋怨地开口道:“那事怨不得谁,只当我们无福消受,你朝锦娘发什么火?好在公主又送了一块,也算不得有什么损失。”

    佟介远黑着脸没再言语,老夫人叹了一声,转而说道:“你今日去公主府看看公主病情如何,需不需要这边帮忙。”

    佟介远不太情愿地点点头,想了想,“锦娘与我一同去吧。”

    佟锦可不认为佟介远这是顾及她们的母女之情,多半是怕他自己过去尴尬,这才拉上她充数。

    老夫人没有反对,招手让佟锦坐到她身边去,佟锦这才有机会小声问道:“父亲因何事生气?”

    老夫人瞄了一眼佟介远,缓缓地摇了摇头,“你父亲原不是有两块灵石么?昨日取来,其中一块却是灵气尽失,成了废石了。”

    老夫人说话时安家人俱是一脸惋惜之色,看来是已经知情了。

    佟锦低呼一声,“怎会如此?”

    老夫人也是一脸的茫然,“许是我们收藏之法有误……罢了罢了,这事不提也罢。”

    看得出,老夫人对这事还是比较看得开的,虽也心疼,但比起佟介远来说,老夫人更有阿q精神一点。

    老夫人一语带过这事,又与佟锦道:“你那里的确离哪儿都远,我已让冰云把你母亲从前的休憩之地整理出来,过几天你就搬过去吧。”

    “是真的吗?”佟锦喜上眉梢,又自觉表现太过似地收敛了一下,腼腆地说:“不敢劳动二娘再为我操心,我带下人自己过去收拾吧。”

    老夫人一皱眉,“那成什么体统,你有什么要求只管和她交代,她不给办,奶奶给你办。”

    安老夫人也笑着说:“锦娘乔迁新居,我这做姨奶奶的,也得送份大礼才是。”

    佟锦实在是无比的舒心啊,从老夫人和安老夫人的语气之中,不难听出她们对柳氏的不满。她佟锦倒也罢了,柳氏最不该的,就是把安允之也扯下去,或许这是柳氏情急之下乱了章法,也可能是柳氏觉得已经给众人留下了她对安允之感兴趣的印象,索性就把她的“投怀送抱”进一步坐实!但不管是哪样,都触痛了安老夫人的神经,也让老夫人在安家人面前大失颜面。

    此一役,佟锦可谓是取得了全面的胜利,将之前两月所受浊气一口呼尽!

    老夫人又问:“那三枷法师,听说是清源寺的高僧?”

    佟锦忙道:“正是,奶奶若有闲暇,孙女可请三枷法师入府讲经。”

    老夫人笑着点点头,“就这几日吧。”

    安老夫人此时笑道:“从前倒未发觉,原来锦娘是个如此伶俐的姑娘。”

    佟锦连连谦虚,“姨奶奶过讲了。”

    众人正说着,柳氏由外而入。她的神色有些拘谨,进来后与众人见了礼,却并没坐下,而是侍立在佟介远身后。

    见了柳氏,佟介远的脸色又难看了些,不过待得片刻,仍是硬声道:“还不坐下。”

    柳氏低声道谢后,便依言轻轻搭了椅子边沿,神情苦闷,满面的愧疚之情。

    “小七走了?”佟介远问道:“东西可都带齐全了?”

    柳氏轻声应了,又仔细说了说佟七锤带走的东西和给太后的礼物。

    说到佟七锤时,老夫人听得倒也仔细,不过待柳氏说完,她还是没有问上半句,相较之前的和乐氛围,现在显得有些冷场。

    “我一会带锦娘一同过公主府去。”开口的还是佟介远,“你也去罢。”

    柳氏伏低做小地言听计从,末了又抬起头,委委屈屈地朝佟锦道:“昨日是我胡言乱语,引得大家都不高兴,以后断断不会了,还望大姑娘不要责怪。”说着她从腕上褪下一只镯子,“这是我入府之时老夫人所赠,意义深远,我小心珍惜,已有十几年未离过身,本想将它送给小七将来的媳妇的,如今就将它赠与大姑娘,希望姑娘别再误会于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