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12.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0章 冲突

第50章 冲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是很小心的,借着假山树石的各种掩护,特工一样有木有!最后她趴在一块大石后头,终于看清了前方的情形!

    她没有幻听,刚刚听到的那熟悉的声音,竟真的是佟玉帛!

    佟玉帛此次是带着兰芝一起过来的,此时也是和兰芝一同站在那……和人吵架。

    站在佟玉帛对面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生得细皮嫩肉的,容貌娇美与佟玉帛不相上下,只是她头上辫了满头的辫子,挂着额饰,让她看起来充满了神秘的异域风情,比佟玉帛惯有的大家闺秀的形象要新鲜许多。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算是你爹你娘来了,也得小心谨慎,你一个庶女,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也敢在公主府撒泼?”

    佟玉帛别看平常厉害,可真碰上硬茬,硬是一句话都说不完全,被气得满脸通红,也就是兰芝心理素质稍好,能抢在间隙中回几句嘴,但也完全扭转不了场上的局面!

    “这是谁啊……”

    佟锦才小声嘀咕一句,锦娘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她是舅舅的长女,潘珍珠。”

    佟锦有点意外,先问了一句:“是陶氏所出?”

    锦娘“嗯”了一声,佟锦便点点头,那就难怪这么犀利了,人家的基因摆在那呢。

    “原来也是表妹,我还以为是哪个番邦来的。”

    锦娘道:“她最喜欢新奇的东西,京中流行什么,她是一定要有的,这次想来也是如此。”说完她有些急促地道:“阿锦,快去帮帮玉帛吧。”

    佟锦没动,“怎么?你和珍珠姑娘有仇?”

    锦娘沉默了一会,缓缓地道:“算不上有什么仇,但……但她总是那么盛气凌人的,我不喜欢。”

    “对你也是?”佟锦又得了锦娘的默认后,更坚定龟缩看戏的想法了。

    且不说她现在骂不骂得过这个潘珍珠,光说她和佟玉帛的关系,似乎也远没到可以为她出头的地步。

    正看着戏,那边**又起,佟玉帛终于攒足了气,准备爆豆了,怒意冲冲地道:“你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寄人篱下的无用之物罢了!”说着伸手就朝潘珍珠打去!

    潘珍珠的身手竟十分灵活,一个闪身便躲了开去,再回身一推,把佟玉帛撞了个趔趄。

    看来带佟玉帛过来真是个正确的决定啊!佟锦像来时一样,悄手悄脚地撤退,才走了两步,就听锦娘连串的唤声,“你做什么去?快去帮帮玉帛啊……”

    “别急别急。”佟锦诚恳得很,“珍珠姑娘实力太强,我去找找帮手。”

    话倒说得不错,可等她回了尚仪殿,就又回刚才的地方坐着顺便偷听花厅里的动静去了,压根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锦娘急得不行,一时间佟锦耳边就像突然多了五百个和尚在念经一样,吵得她头都晕了,正好,连休息的借口都有了。

    不过她也没清闲多久,没过一会胡嬷嬷就沉着脸色进来,与佟锦高声道:“大小姐,二姑娘和表姑娘吵起来了,你快去看看。”

    佟锦知道她是有意让佟介远听,便也不着急配合,过了片刻佟介远急步而出,“什么事?”

    胡嬷嬷便又重说了一遍,“驸马快去看看,表姑娘身上带着功夫,别伤了二姑娘。”

    佟介远立时就急了,像上了马达似地冲出去,公主见状也要跟出去,却让佟锦一把拉住。

    “到了那你左右都是为难,还是留下等消息。”

    公主脸上的急切之情看着不像假的,看样子是实心实意地想去,给佟锦恨得啊……好在胡嬷嬷也是这个意思,劝道:“大姑娘的话有理,公主还是留下等消息吧。只是女儿家的口角,想来不会出什么大事。”

    公主这才缓缓坐下,又急着对佟锦道:“你快去看看,有事早点回来告诉我。”

    佟锦无奈,只得顺公主的意思出了门,此时佟玉帛和潘珍珠的战场已从刚才的地方转移到了尚仪殿前,出门不远就看到佟介远宽大的身形,以及被下人拉着满目狠厉的潘珍珠,和眼泪纵横,发丝凌乱的佟玉帛。

    潘珍珠面对佟介远没有丝毫惧色,“姑父你来评评理,明月阁是我居住的地方,她却要硬闯,我拦着有什么不对?我便是说了她是庶出,又有哪里错了?难道她还是嫡出的小姐不成?就为这个便要动手打人,我处处避让,她却越发猖狂了,难道佟家的家教就是这样吗?倒真让我长了见识!”

    佟锦才算是长了见识啊!来了这么久了,就算她再怎么看佟介远不顺眼,也没一次敢这么指着鼻子说话啊!而且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已是饱含教训成分了!

    佟玉帛看样子是有心反驳的,但她哭得抽抽咽咽又气得不行,根本一件完整的事都说不出来。

    佟介远此时也是怒意满腔,既怪佟玉帛无用,又觉潘珍珠太过无状!就算太子对他也有两分敬重,可今天在公主府里,竟是一个外戚小辈都能教训他了!

    佟介远沉着脸色,语气淡淡地道:“佟府家教之事自有佟家的人来操心,却是不用你来教训了。”

    潘珍珠本有不服还想回嘴,一眼瞥见佟锦,不由面含嘲意,“不是我对姑父不敬,只是,姑父这两个女儿实在太不长进,难怪一心藏拙,甚少现于人前。”

    于是佟锦表示自己躺着也中枪了。

    佟介远什么时候受过这份气?原是不愿与一个小辈女娃过分计较,竟转眼让人骑到头上来了!

    “牙刁嘴利!看来你姑母实在没有好好教你!”

    就在佟介远的怒火即将迸发之时,柳氏连同另一中年男子匆匆赶来,过来先拦着佟介远,“老爷息怒。”

    那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也连连作揖,“妹夫息怒,都是我教女无方……”

    听了来人的称呼,佟锦便知道来人是她的舅舅潘志华,不由得多打量了对方几眼。潘志华四十来岁的年纪,身量不高,极为枯瘦,黝黑老实的面容上带着讨好的笑意,又隐约带了些怒气。

    “还不跪下向你姑父赔罪!”潘志华急着去拉潘珍珠。

    潘珍珠却微皱着眉头后退避开,不甚客气地问道:“你过来母亲知道吗?”

    潘志华面上一滞,潘珍珠眉间蹙得更紧,“这事你不要管了!”

    这潘珍珠果然不是一般战士,对父亲竟也是这种态度,反正佟锦是挺尴尬的,看佟介远的脸色也缓了缓,估计是找到心理平衡了。

    不过……由小看大,潘珍珠的行为直接反应出潘陶氏在家中的地位,换而言之就是,佟锦这舅舅和佟锦她娘一样,都是个软柿子。

    夫纲不振,父纲不振!佟锦都替潘志华难受,可他自己倒没什么自觉似的,拽着潘珍珠小声急道:“你这副样子成何体统,还不快给你姑父赔罪,再去换了这不伦不类的衣裳!”言语之中,竟似有哀求之意。

    最后潘珍珠像是被说得烦了,这才上前两步对佟介远欠了欠身,“今天的事还望姑父见谅。”而后甩开潘志杰的手,极为不满地扭头走了。

    潘志杰大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快步来到佟介远身边,连连拱手,“佟将军,我代小女给你赔不是了……”跟着又看到佟玉帛的样子,连忙也过去赔礼,“二姑娘见谅……”

    说实在的,佟玉帛虽然很娇蛮,对佟锦也是十分的无礼,但在外人面前应有的礼数是绝不会少的,在老夫人寿宴那样的场合中,她算得上进退有度,从未行差踏错过一步。今天也是,她和潘珍珠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但在潘志杰面前,纵使她狼狈不堪,仍是未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佟锦觉得这可能和柳氏与佟介远都在场有关,但同时,和佟家自小对她的教育也是分不开的。相反,潘珍珠看似头脑清醒据理力争,可她对佟介远出言嘲讽,目无尊长,便是什么都掩盖不了此举透出的一股小家子气。

    今天的事很难说谁对谁错,佟玉帛肯定是有错的,但这孩子对战言语的匮乏注定她今天是一定会吃亏的,这点从她之前和佟锦的斗争十有九不胜就看得出来,所以佟锦还是很同情她的。

    有了这事做引子,佟介远憋了两天的火终于爆发了,很不幸,公主大人中枪了。

    佟锦临走前看着公主那泫然欲泣的模样,心里对佟介远可谓鄙视到了极致。

    刚才想探听情况就和公主躲在单间里出卖色相,现在又翻脸不认人,把潘珍珠的过错都归到公主这个做姑姑的头上,这是什么道理?

    不过佟玉帛今天受这一通打骂倒是帮了柳氏的,相信今天过后,佟介远就不会再怪柳氏对灵石的“保管不善”,而是重新站回同一战线,同仇敌忾了。

    在公主府不欢而散,佟介远也没有回家,直接上班去了,佟锦几个回到佟家后,柳氏带着佟玉帛第一时间去找老夫人哭诉,佟锦则回了金纷园,一是不想掺和其中,二是她身上有宝贝,得小心收好,以防出什么意外。

    回了房间后,佟锦让静云去找个盒子来,她则从怀内摸出一个用手帕包着的小包,打开来,正是柳氏送她的那个玉镯。

    这玉镯是老夫人的母亲所赠,之前还不知道传了几代,肯定是个古董了,再看它通体莹翠,不知货如佟锦也能看出这是顶好的东西。

    真不知道柳氏是吃错什么药了,竟上赶着把这么好的东西送了她……佟锦将玉镯反复戴了几次,越看越觉得这镯子通透得可爱,一时间爱不释手,不忍收起了。

    虽有心一直戴着,但这东西太过金贵,佟锦也只是把玩了一阵,便将其收入盒中。

    就在佟锦打算扣好盒盖的时候,镯体上的一处反光让她动作微滞,跟着她将玉镯拿出来仔细看了看,又走出内室出了大门,在正对阳光之处举起玉镯,缓缓转动。

    糟了……目光接触到镯上某处之时,佟锦的心不由瞬间冰凉!

    这镯子……竟是断过,后又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粘起来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