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1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章 嫁祸与反嫁祸

第52章 嫁祸与反嫁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绮玉见到这枝簪子懵了一下,抓起来看了看,才急着道:“姑娘,这簪子不是我拿的,我也不知为何会在这里!”

    “不是你?”佟锦怒声道:“这柜子的钥匙只有你一人才有!不是你,还有谁能把这东西塞到你的柜子里!古妈妈!”她重拍一下桌子大喝一声,“还不绑了她!”

    绮玉彻底地慌了,“姑娘!真不是我,真不是我……”

    才喊了两句,古妈妈已上前拎起了绮玉,恶声道:“姑娘身边怎么出了你这不要脸的奴才!平时欺骂丫头也就罢了,竟还敢偷姑娘的东西!”

    绮玉大喊着诉冤,一边与古妈妈撕打,可古妈妈是粗使出身,身上有得是力气,三两个回合,就用腰带把绮玉捆了起来!

    古妈妈用手拎着裤腰,义愤填膺地道:“老奴这就把她送到老夫人那里处置!”

    佟锦虚了一下,轻轻地摆了摆手,“妈妈还是回去换衣裳吧,有舒云和静云她们跟着就行了。”

    古妈妈也意识到自己现在的造型不太好,尴尬地笑笑,扭头去了。

    绮玉这边已被封了嘴,虽仍在挣扎,却是没什么效果。佟锦让舒云押着绮玉先出去,又吩咐了曼音几句,待曼音也出去后,她才转过身去重新打到妆盒,小心地将那莹翠的镯子带在腕间,又对着镜子顺了顺发丝,平静地与静云、道:“走吧。”

    佟锦有意走得很慢,不是往畅松园,而是直朝明威堂而去!

    明威堂内,柳氏尚未前往畅松园,便听红英来报,说是佟锦带人气势汹汹地杀进门来了!

    柳氏嘲弄地哧笑一声,赵妈妈忧道:“莫不是大小姐来讨说法?”

    柳氏轻哼,“无凭无据的,就算她知道是我动了手脚,她又能拿我如何?”说罢她把手中的篦梳丢回妆台,“她来找我要说法,我还想问问她,怎么这么大胆,摔了老太太的传家玉镯!”

    柳氏也酝酿了气势来到正厅,打算着先声夺人,可一进来就见到绮玉被捆得像个粽子似的倒在堂前,不由眉头微蹙,再转念一想,已是有了判断,心中对佟锦更为不屑起来。

    佟锦正在厅中踱步,见柳氏进来并不急着行礼,而是与柳氏对视了一会,凉凉地道:“二娘送得好礼啊!”

    由于佟锦站在正对大门的主位之前,柳氏不得不于堂前止步,轻笑,“你说什么?我怎么不太明白?”

    “没什么。”佟锦脸上不见丝毫笑容,“今天我来,是想告诉二娘,我丢了东西,请二娘为我做主。”

    “哦?”柳氏笑容中的蔑视更为明显,“不会刚巧丢了我送你的镯子吧?”

    “要不怎么说二娘神机妙算呢?”佟锦站在那一动不动地,“连我房里丢了什么都猜得到。”

    柳氏轻一撇嘴,“才送你的东西,下午就说丢了,大姑娘,你这谎话也说得太假了点。老夫人的镯子珍贵无比,若是出了什么差池,别说老夫人,我们佟家也不会轻饶了她!不过我相信没人会愿意为你背这个黑锅的,是不是?”她最后一句话,却是问的绮玉。

    绮玉被堵着嘴,一个劲地摇头,佟锦这边的人自然都明白这摇头的意思,指的是她背的并不是镯子官司,可柳氏不知,还以为她在附和自己。

    “今天的事,到底是我大意了……”佟锦朝柳氏走近了几步,突然绽出一个笑容,“可惜,二娘虽然机关算尽,但也只能害我这么一个小姑娘,连我娘那样的人都斗不过,硬是让人夺了正妻的名份,居于妾位十几年,还痴心妄想地想成为平妻……”

    柳氏顿时极怒,“你胆敢这么和我说话!”

    “有何不敢?”佟锦反问:“论身份,我是公主之女,正经的宗室出女,佟家的嫡长小姐!你又是什么?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妾室罢了!放在其他人家,连与我同桌进食的资格都没有!也就是奶奶和爹爹自觉亏欠了你,处处抬举于你,你不知感恩,竟越发猖狂了!几次三番连同你那不成器的女儿来害我!我顾念亲情处处忍让,得到的却是你变本加厉的坑害!”佟锦出言狠厉,步步紧逼,数步已逼至柳氏跟前,她忽而压低了声音,“柳冰云,你当我真拿你没办法吗?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和我比阴人,你还差得远呢!”说罢,她一眼瞥见门口的闪现的曼音,甩手便给了自己一记极响的巴掌!

    “姑娘!”

    静云即时惊呼,其他人却是傻在当场,柳氏暗呼不好之际,老夫人满带怒意的声音已然骤起。

    “柳氏!你做什么!”

    柳氏的脑子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眼见着佟锦对她轻扯了一下唇角,而后带着哭腔迅速投进甫才入室的老夫人怀中,“奶奶……”

    柳氏反应也算极快,满带恼意地回身拜倒,“锦娘摔坏了母亲的传家玉镯以图将之嫁祸在媳妇身上,刚刚对媳妇不仅出言不逊,更自掴以诬陷于我!求母亲做主!”

    老夫人才皱皱眉,佟锦已然哭道:“奶奶,孙女怎会那么做?这里有得是人,孰是孰非一问便知!”

    当下红英和柳氏的另两个丫环立时作证是佟锦自掴,静云则表示是柳氏出手在先,先老夫人一步进屋的曼音也信誓旦旦地说见到了柳氏动手,舒云则犹豫了一阵,也做了同样的说辞。

    柳氏又急又怒,“分明是锦娘对我早怀不满,故意打碎玉镯意图嫁祸于我……”

    “二娘说的玉镯莫不是这个?”佟锦抢了柳氏的话伸出手来,有意把袖子提向老高,便见洁白的腕间莹光胧胧,青翠欲滴。佟锦捂着脸颊泣道:“奶奶你看,玉镯不是好好的么?我看二娘是有些失心疯了,竟能想出这些说辞!”

    柳氏猛一见那玉镯顿时懵了,再看佟锦委屈不已的样子,瞬时明白自己由头至尾都是上了佟锦的当!

    早从佟锦进屋开始,站的位置便迫使她不能看到门口的动静,再后来那些自攻自受都是说给老夫人听的,只要老夫人听到一字半句,便能让老夫人有理由相信她会因佟锦的这些话怒急攻心进而打人!

    柳氏气得浑身发抖,但她仍强忍着,硬压着话中的怒意说:“我看这镯子倒有些古怪,莫不是碎了再粘起来的?锦娘,给我看看!”

    几乎是同时,佟锦也与老夫人道:“孙女刚刚那么说话也是不对,不该因二娘袒护绮玉而口不择言,绮玉是二娘身边出来的,她有所袒护,也是应该的。”说着她离开老夫人的怀抱走向柳氏,“二娘,锦娘向你赔罪了。”

    柳氏急着要看佟锦的镯子,却也不敢真的去捉佟锦的手腕,生怕那镯子在自己手上出了意外,只是道:“锦娘快脱下镯子给你奶奶瞧瞧!”

    佟锦却丝毫不理,几步便逼了上来,直到她到眼前现了一个笑容,柳氏才惊觉不妥!

    她已是上了一次当,竟没想到佟锦竟敢在老夫人面前再耍一次同样的手段!

    柳氏急急地后退,生怕与佟锦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可此时凭出蹿出一人,怒喝着“你竟敢陷害我娘!”而后,便见佟锦“哎哟”一声,被人推倒在地。

    “啪——”

    这清脆的声音在柳氏耳中缓慢悠长地转了数圈,也让柳氏寄予的最后一点希望瞬间消失。

    “娘!你没事吧?”

    柳氏看了看拥在自己身边关切万分的佟玉帛,晃了晃,跟着身上一软,险些跌坐在地!

    “娘!”佟玉帛和红英等人连忙扶往柳氏,而后佟玉帛极怒地上前,朝着还未起身的佟锦便是一脚踢下,“你这……”

    “住手!”老夫人终是怒了,“闹够了没有!”

    佟玉帛被老夫人这一喝吓得缩了缩身子,那一脚终是没能踢出去,佟锦却一直扑在地上,哭得更为伤心,“我的镯子……”

    老夫人头痛万分地揉了揉额角,让孙姑姑扶着坐到主位上去,这才自一团混乱中睨到捆着的绮玉,指着她问道:“她又是怎么回事?”

    柳氏靠在红英身上按着额角一言不发,佟锦立时抽咽着爬起来,“奶奶,我屋里丢了东西,就让古妈妈去搜,结果在绮玉上锁的柜子里发现了丢失的金簪,本来要是一般的丫头我自行处置就行了,可绮玉是二娘身边出来的,我便将她绑来,求二娘给我作主,没想到二娘一口咬定是我诬陷了绮玉,还说我是因为对她不满才处处针对她身边的人……奶奶,孙女这么多年是如何过来的奶奶心里清楚,我怎会是那样的人?情急之下就斥了二娘几句,没想到……就挨了二娘一巴掌……”

    佟玉帛见柳氏不言不语的却是忍不住,“绮玉早就不在我娘身边了,就算她偷了东西,又怎能怪到我娘身上?不是你有意诬陷又是什么!”

    佟玉帛是得了消息后赶来的,事情都是听外头的丫头说的,根本不了解始末,又怎会知道佟锦所说是真是假?可她这么一开口,却大有肯定佟锦说法之意,柳氏头痛又无奈地斥了一句,“玉帛,闭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