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19.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7章 撞妆

第57章 撞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玉帛因为之前柳氏那事这两天一直没拉下脸搭理佟锦,可她心里也急着呢,怕佟锦真不带她去,此时让佟锦一问,连忙想要表态,但她才动了动嘴,柳氏便在旁闲闲接道:“如果你愿意带你妹妹一起去,那是最好的。”一句话就把佟锦陷于被动之地!

    佟锦倒是无所谓地一笑,“我怎么会不愿意?既然如此,就请妹妹好好准备吧。”

    她的态度怡然,似乎没有丁点不愿之意,柳氏极轻地蹙了下眉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目光中藏着外人难以察觉的审视与疑惑。

    柳氏绝不相信佟锦会对之前那事无动于衷,虽然那事最后是佟锦胜了,但柳氏相信,这样的仇怨,是什么事都无法化解的。

    可现在,看着那端坐椅中,直背挺腰地与安秦氏闲话家常,神态从容的秀美少女,柳氏竟找不出一丝破绽,好像她说的与她做的都是出于真心,都是出于对妹妹的关怀一般。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在柳氏的记忆中,佟锦一直是个存在感极弱的人,只因为她的身份,才不得不走进众人的视线。但纵然如此,纵然她有佟家嫡女的身份,她仍是个可以任意呼喝欺辱的人,不必担心她会告状,也不必担心她会反击。

    这样一个软弱不堪,连看她一眼都嫌浪费气力的人,到底是什么时候,真正的走入了大家的视线、夺得了老夫人的宠爱呢?想到这里,柳氏不由看了眼坐在身边的佟玉帛。

    这段时间玉帛在老夫人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老夫人对玉帛似乎也不如以往那样上心,是因为佟锦的缘故吗?柳氏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明明佟锦这两月来犯错频频,屡屡遭斥,为何还能得到老夫人的青睐?莫不是因为那块灵石?

    柳氏的心越想越乱,她不得不连续深呼吸几次以压下心中烦扰。这些都不重要,柳氏劝说着自己,赵妈妈说的对,这次是自己太过急进了,见佟锦母女大出风头心有不忿,反而险些坏了大事!想她佟锦再厉害,终归是要嫁人的,她还有多少日子可以嚣张?现在最要紧的,是实现自己心中所想,让玉帛有个好归宿!只是,这免不了还需要佟锦母女的帮忙。

    柳氏颤了颤唇角,迫使自己向佟锦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锦娘,这些日子二娘有些事做得冲动了些,是我的不对,你不要放在心上。”

    佟锦有点诧异,她没料到柳氏会当着安家人的面向她道歉,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道歉肯定不是出于真心。

    见佟锦没什么反应,柳氏的笑容淡了些,“韩老夫人寿宴当日,定北侯府定然贵客齐聚,你是长姐,须要看好妹妹们,不要出了什么差错,不要损了家里的颜面。”

    她这么一转折,佟锦才算放了心。未知的事物是令人恐惧的,就好像远远地瞧见来了只怪兽,多可怕,肯定是人人争相逃命!但如果那怪兽开口说它只是来找瓶洗发水的,甭管真假,跑的人肯定大大减少,说不定还要远远地围观、拍照,再把怪兽洗头的照片上传到微博什么的……咳,她胡言乱语了。

    其实佟锦觉得柳氏做这告诫根本就是多余的事,就算她有什么小心思,想让佟玉帛在韩老夫人的寿宴上出丑,难道还会因为柳氏这一句话而改变初衷不成?

    不过事实证明有这种担心的并不是只有柳氏一人,数日之后,就在韩老夫人寿宴前夕,老夫人又特别找了佟锦过去,做了同样的交待。

    老夫人说得比较直白,翻译过来的大意是,不管你想怎么折腾,都回家来折腾,别在外头丢佟家的脸。

    佟锦当即信誓旦旦地保证,不过她也加了一句,“要是她们自己折腾可赖不到我头上啊!”

    佟锦本来就没有想阻挠佟玉帛去定北侯府的意思,相反,她还希望佟玉帛去,然后让她们母女认清什么是现实,什么只能是美好的愿望!

    十一月十八,便是韩老夫人寿辰之日,这天清晨佟锦天不亮就起来了,梳洗妆扮,虽神情间不见紧张,但时不时的对镜审视,仍不难看出她的认真相待。

    此时静云由外而入,手中抱着一个包袱,到桌旁打开来,拿出一件碧色襦裙。

    静云凑过去轻轻仔细地闻了闻,面上忽而露出笑容,回过头惊喜地道:“姑娘,真的香呢。”

    佟锦任曼音在自己额间贴了一小朵梅花花钿,又对镜三再确认没有偏移后,这才起身来到桌前,学着静云的样子也凑过去闻,果然,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气缭绕鼻音,又因这衣服在外放置了数日,早已染了冰冷寒气,这味道闻起来便带着一股清冽之香,格外特别。

    “还是你哥哥知道的多。”佟锦满意地让静云替自己换上衣服,“这种冷香法比起常用的暖香香熏可别致得多了。”

    静云甜甜一笑,眼里带着掩饰不住的自豪。她笑着替佟锦系好齐胸襦裙,又在外罩了层与襦裙同款的碧蓝八幅瓣开胧纱袍,外穿与胧纱同色的碧蓝底渲素色半臂。

    而后,静云又找出一条淡粉披帛绕在佟锦臂间,后退两步看了看,便笑着叫曼音过来,“你看姑娘多好看,早该这么打扮的,不然也不会让表少爷小瞧了去,对姑娘说出那样过分的话。”

    曼音从首饰盒中挑捡了一阵这才过来,笑着应了静云的话,又将手里挑出的一粉一蓝两朵小巧的梅花绢花簪到佟锦一侧髻边,歪着头看了看,同样满意地点点头。

    对于自己今天的妆扮佟锦也是万分的喜欢,碧蓝蓝中带青,不似蓝色那样清冷,也不像碧色那么低调,撞上淡淡的粉红,让她整个人显得清爽又不失温暖,在这终日被熏笼围绕的冬天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定北侯府和半路出家的佟府不同,韩家和林家都是分列五族的老牌贵族,联姻之后门弟更是显赫,家中嫡长女又贵为淑妃,育得两名皇子都已成年,如此声势,朝中无人能及其左右!如此深厚的家世,又适逢韩老夫人六十整寿,会有多少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贵客上门是可想而知之事!佟锦正想借此机会重回贵女圈子,所以才会如此看重这次宴寿。

    此时静云又将包袱里几个香料小包挑出一个来,倒出香料,找出个鎏金银香球装了坠到佟锦裙上,再次审查了一番认为无误后,便给佟锦披上一件淡粉色的素锦带帽披风,最后又塞过一个手炉,这才算完全准备得当。

    佟锦又让曼音拿了银袋带在身上,便准备出门,临行前对静云交代道:“我不在你就不要出门了,免得二娘那边生出什么事端。”

    静云慎重地点点头,“姑娘放心,我已同古妈妈说好了,姑娘不在的时候,咱们院子就闭门谢客。”

    听她这么说,佟锦就放了心,带着曼音走出栖霞阁。

    院外,早有小轿侯在那里,抬了佟锦前往畅松园向老夫人辞行。

    到了畅松园的时候,佟介远与柳氏已经到了,早一日宿在府中的安芯蕊与安心茉姐妹也在。

    安芯茉年纪尚小,无论怎么打扮都是可爱至极的,今日又穿了一身娇粉,更显得玉雪可爱。

    安芯蕊则穿了玄色底织黄花绿蔓压红白衽领的小袄,下配素色绣梅树花开的八幅长裙,妆容淡雅,并没有过多配饰。如此打扮虽然精致但略显低调,想来是因为已然订了亲,不愿太过招摇之故。

    安芯蕊在佟锦进屋时就起身迎了过来,待佟锦脱下披风,露出一身装扮后,安芯蕊由衷赞道:“本见了表姐额上的花钿,还想说我们今天肯定是撞了衣裳,却不想表姐身上虽然无梅,却又无处不显梅之所在,想比起来,我这满树的梅花倒落得俗气了。”

    佟锦当即一笑,“心境不同,装扮自然不同,只从这梅树便可看出,表妹现在满心花开,辗盼来年呢。”

    安芯蕊明年开春便会成亲,佟锦这么打趣,她瞬时红了脸,笑嗔道:“表姐也别急着说我,你怕是也等不了多久了。”

    两人说着话来到老夫人面前,老夫人对佟锦今日的打扮也很是满意,不由得连连点头,“锦丫头今天看着格外爽利。”

    这话引得向来漠视佟锦的佟介远也跟着多看了佟锦两眼,一见之下也是点头,但并未开口夸赞。

    一旁的柳氏深望了佟锦几眼后便将目光投向门口,眼中略带了些急意,正叫过红英让她去催催,棉帘由人掀起,清秋先进了屋,而后将棉帘扯高了些,给佟玉帛留出充足的空间。

    佟玉帛进屋后佟介远便站起身来准备出发,所以佟玉帛并没有除去披风,看不出穿了什么,不过她的眉间竟也贴了与佟锦所贴同款的梅花花钿,眼角染绯,上了配套的梅花眼妆,将她娇美的双目衬得越发明美。再看她发挽双髻,每边髻上都扣着一个攒梅镂空银质发扣,两缕发丝自髻中垂下轻抚颊边,显得尤为娇俏动人。

    安芯蕊首先笑道:“我们可真是一家子,都这么喜梅。”

    佟玉帛跟着笑了笑,目光扫向佟锦略作停留,随后便移开了目光,上前两步向老夫人请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