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2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8章 定北侯府(一)

第58章 定北侯府(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老夫人嘱咐了众人几句,又让孙姑姑跟着佟锦她们这群姑娘,便让他们走了。

    畅松园外已等着两辆青顶玄壁角缀流苏的二驾马车和两辆普通的单驾骡车,佟介远道:“你们去公主府外等候公主,同公主一同前往定北侯府,我要去迎接太子,再随太子一同前往。”

    听了这话,佟锦不由得又对定北侯府看重了几分,一个命妇的寿辰,竟能得太子亲自出席,这已是代表了皇家对定北侯府的看重程度了。

    佟介远又叮嘱佟锦照看好佟玉帛等人,便大步走了,佟锦一众则分别上车。

    安芯蕊与安芯茉自是一辆车,佟锦和佟玉帛一辆,孙姑姑和随行的丫头婆子则各乘一辆骡车。

    佟玉帛等佟锦上车后也想迈上脚踏,却被柳氏扯了一下,便回过头,以目光相询。

    柳氏上前一步,借着替佟玉帛整理衣物为掩饰,轻声道:“锦娘今日打扮出色,难说不是也存了什么别的想法,你把红英带去,必要的时候,她能帮上忙。”

    佟玉帛愣了一下,而后略略一想,不屑地轻笑,“娘太小心了,要说使坏我比不过她,但我比她容貌强上何止一分半分?纵然她用心扮装又能如何?我就不信定北侯府的人都是瞎子!”

    佟玉帛的态度让柳氏蹙了蹙眉头,不过她没再就此事多说,而是将声音压到极低,附到佟玉帛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

    佟玉帛初时还有点漫不经心的,听了几句后面现惊色,张嘴便要低呼出声。柳氏轻轻掩住她的双唇,“所以你还是得带红英去,清秋用在将来,今日却是不必了。”

    佟玉帛连连点头,“我听娘的。”说话时声调微颤,竟是极为激动。

    柳氏握了握佟玉帛的手,送她上了车后又去吩咐红英换下清秋。

    佟玉帛上车后呆坐了良久,想着柳氏刚刚对她说的话,脑中仍是兴奋得无法运转。

    佟玉帛的状态看在佟锦眼中实在是大大的反常,佟锦试探着问了两句,可佟玉帛仍是那副沉浸在喜悦之中无法自拔的模样,很难说是不是听到了她的话。

    到底是什么事让她这么惊喜呢?莫非是有什么拿下小侯爷的秘法?在佟锦的猜测之中,马车缓缓启动,由侧门驶出佟府。

    马车由侧巷绕至佟府和公主府的正门之前,便见公主府前停着一辆黑底漆金祥云纹案的宽大华盖四乘马车。

    待自家马车停稳后,佟锦连忙下了车迎向那华盖马车,安氏姐妹也都下来,随着佟锦一同准备向公主请安。可等她们到了马车之前,却并不见公主,候在车旁的朱婆子陪笑道:“公主尚在准备,大姑娘稍候吧。”

    佟锦点点头,便与安氏姐妹在车旁等待,也是这时佟锦才发现佟玉帛竟没下来,正想让静云去叫的时候,就见公主府正门缓缓而开,揽月公主盛妆而出,跟在她身边的除了胡嬷嬷外,还有做了异族打扮格外显眼的潘珍珠。

    见到佟锦,揽月公主欣喜地快走几步,上前挽了她的手问道:“等了多久了?冷不冷?”

    公主的热情让佟锦苦笑了一下,自上次锦娘哭诉之后,佟锦也开始隐隐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公主见到她的时候自然是关切非常,可平时也的确是不闻不问,最起码这两三个月以来,除了一包首饰,佟锦还从未得到公主的主动传召,都是她过来见公主的。

    不过,佟锦毕竟不是公主的亲生女儿,所以这些感触也没有锦娘来得深,此时也只是替锦娘感慨罢了。

    与公主引见了安氏姐妹后,佟锦也没提佟玉帛还在车上的事,省得耽误时间。不过佟锦原是存了与公主同乘与她聊聊定北侯府的想法,但到公主上车时,潘珍珠很自然地跟在公主身后上了马车,佟锦便打消了和公主聊天的主意,与安氏姐妹各自回了马车,跟在公主府的车后,一同前往定北侯府。

    定北侯府位于皇宫外大街,在一片或庄重或豪气的王爷府邸贵族门弟中间,灰墙黑瓦的定北侯府显得格外的沉稳低调。这与定北侯府在外的一贯行事做风也是相符,不过今天日子特殊,侯府所在的燕回胡同从一清早起便不断地有各式马车驶入,侯府中门大开,唱喏之声更是没有停过,待佟锦等人下车的时候,虽在府外便已听到院内的人声鼎沸,当真是热闹非凡。

    佟锦下了车后,公主还留在车上,直到胡嬷嬷到府门处缴了名帖,公主这才步下马车。

    唱喏小厮高声唱道:“揽月公主到——”

    喏声清亮悠扬传出老远,院子里的喧嚷似乎停顿了一下子,而后便见一个身着华服蓄须,气宇轩昂的高大男子迎了出来。他快步走下石阶,在公主五步远处单膝跪了,“公主大驾,有失远迎。”

    不得不说,以韩家如今的声势地位,不管来人是谁,如此礼待一个早已失宠的公主,都是给了万分的面子的。

    公主往前奔了两步,似乎是要过去掺扶那人,却被胡嬷嬷一把抓住。公主怯怯地笑了笑,住了步子道:“韩三哥,好久不见了,快起来吧。”

    那人这才站起,再看向公主,面上带了些唏嘘之色,叹道:“的确有时日没见了,母亲常提起与公主的往事,至今念念不忘呢。”

    佟锦知道公主对韩老夫人心怀愧疚,所以此时见公主红了眼眶便也不觉得稀奇。这时一路上没和她说上一句话的佟玉帛靠过来,低声问道:“这是谁?”

    佟锦早在这人出场之时便向锦娘打听过了,便回答佟玉帛顺便也告诉安氏姐妹,“这是韩老夫人的第三子,定北侯的弟弟。”

    佟玉帛闻言再次看向正与公主攀谈的男子,意味深长地一笑,“原来他就是韩冲,难怪……”

    听出佟玉帛语气中的古怪,佟锦连忙向锦娘打听究竟,询问是不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杂在其中。锦娘这次吱唔得尤为严重,佟锦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什么名堂,倒是佟玉帛看戏似地轻笑,“长姐可别说你不知道当年的事,听说这韩冲原配早丧,却多年未再续弦,也不知是为了谁。”

    佟锦微怔,安芯蕊连忙拉了佟玉帛一下,“刚刚我见那潘姑娘对表妹似有不满之意,可是表妹与她有什么过节?”

    安芯蕊这话成功地转移了佟玉帛的注意力,她再看向公主那边已不是望着韩冲,而是瞪视潘珍珠了。

    潘珍珠跟在公主身边半步不离,察觉到佟玉帛的目光仅是不屑地一笑,便随即转过脸去,与公主一起跟着韩冲步上石阶。

    韩冲一直将公主和佟锦她们送到后园院门之处,才道:“寿宴要晚些进行,公主先去与母亲叙叙旧吧,大嫂与林儿他们也都在后头。”

    公主面现愧色,“林姐姐这么多年还好吗?”

    韩冲正欲回答,胡嬷嬷自公主身边挤出去,硬声道:“公主先入园吧,一会见到韩夫人再行问候。”

    公主便点点头,继而向韩冲道:“那我先进去了。”

    韩冲轻点了一下头,默默地后退一步,让开去路。

    公主走在最前,佟锦等人紧随其后,走出一段后,佟锦悄悄向院门那边回头望了一眼,便见韩冲那高大的身影立于门侧,对上她的视线,韩冲略略一滞,而后向她点了下头,这才转身离开了。

    佟锦真是震惊啊!看来佟玉帛提供的情报也不全是假的,照这情况,就算公主没什么,那韩冲也一定是有些什么的。

    难道这才是当年佟介远阻止公主与韩老夫人交往的真正原因?佟锦的直觉告诉她,她应该离真相不远了!

    佟锦一众随着两个引路的丫头走了不远,便见一座独立的花厅伫立于假山树木之间,现在是冬日,远远望去仍觉得枯枝繁多,由此可见,若是盛夏,这里会是一处多好的避暑之地!

    公主距花厅还有老远时,一个丫头就已先一步到了花厅通报,又待片刻,零星从花厅中出来一些盛装妇人,立于厅前,恭候公主大驾。

    公主看起来有些紧张,脚下也跟着慢了一些,潘珍珠却紧挽着公主不断加快步伐,口中轻道:“姑姑!走快一些!”

    跟在后头的佟锦见到这一幕有些不舒服,对潘珍珠的意见也越发的大了。

    转眼公主已走到厅前,那些迎出来的人虽然都是笑脸相迎,但大多只是福了一福,便算见过公主了。只有为首的一个妇人对公主尚算热情,便是那定北侯夫人,公主之前口中的林姐姐。

    公主显然对这些礼节并不在意,原还有些踌躇的她现在倒急迫起来,携了韩林氏便想要进去见韩老夫人。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丫头快步赶来,向韩林氏道:“夫人,奉安公主驾到!”

    韩林氏立时面色一肃,“快快迎接。”

    在场的其他人也俱都精神抖擞起来,随着丫头入内通报,又有更多的人由花厅内出来,准备迎接奉安公主。

    这就是差距啊!

    佟锦默默地跟在公主老娘身后静侯另一名公主大阵仗地到来,奉安公主的大名她早有耳闻,因为她的女儿水明月,是本朝唯一一个被封郡主的宗室出女,奉安公主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