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21.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9章 定北侯府(二)

第59章 定北侯府(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那些从厅中陆续出来的人中,佟锦看到了不少之前参加过老夫人寿宴的人,其中便有明远侯夫人与明远侯府嫡三小姐李莞。

    佟锦等人就在厅外,出来的人轻易便能见到,可却少有人上前与揽月公主问安,明远侯夫人与李莞更是越过众人,与林氏一起,直迎奉安公主去了。

    奉安公主一行人来得声势浩大,不仅丫头婆子跟了一堆,公主该有的仪仗更是一个也不少。再看众星拱月一般行于为首正中的奉安公主,四十四五岁的年纪,体态微丰,皮肤饱满白皙,长眉大眼,高髻向天,行走之时步下生风,自然而然地带了一股不容人小窥的声势,不愧公主之风。

    相较之下……佟锦悄悄地瞄了楚楚可怜的公主老娘一眼,叹息着垂下肩去。

    林氏与明远侯夫人迎到奉安公主前都拜了下去,奉安公主也受了她们完整的礼数,这才让她们起来。

    李莞上前见过公主后便径直走到公主身边的一个明丽少女身边,笑着说:“臣女李莞,参见明月郡主。”

    佟锦对明月郡主闻名已久,不管是“朋友”说,还是“抛弃废人君”说,都让她对这位郡主格外的好奇,此时仔细打量,便见她五官明美,仪态端庄,容貌可能算不上绝美,可与她母亲一样,她身上也带着一种天生的威势,似乎不管走到哪里,她都会成为那里的重心所在!

    无关容貌、无关穿着,到哪都是焦点,这就是领导气质啊!难怪人人称道了。

    此时明月郡主浅浅一笑,“上次相聚时姐姐的佳对,至今仍让我与哥哥念念不忘呢。”

    李莞连连谦逊,“班门弄斧,让郡主和小公爷见笑了。”

    说话间,奉安公主一众便已到了花厅之前,众人齐声参见。

    奉安公主叫了起,而后目光轻扫,微微讶道:“揽月竟也来了。”

    揽月公主连忙上前,“揽月见过六姐。”

    奉安公主客气地点点头,随即便转开目光,与林氏道:“进去吧,莫让寿星等急了。”

    厅中温暖如春,进了屋后,佟锦等人纷纷除下披风,佟玉帛也是如此,佟锦也在这时才看清了佟玉帛的装扮。纵然佟锦对佟玉帛的为人很有意见,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佟玉帛今天看起来实在是娇美极了。

    同样的梅花花钿,佟锦以冷梅为调主张清新,佟玉帛却以暖梅为本,浅绯色撒花齐胸襦裙搭配暖橘底映浅色碎樱底案的里衣,系着明姜黄绣银花的胸带,暖暖的颜色衬得佟玉帛一张玉颜娇润粉嫩,暖而不腻,娇而不媚,虽无华丽之饰,却硬是凭仗着青春娇美,将屋里的绝大多数姑娘都压了下去。

    佟玉帛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一瞬间,止于潘珍珠的不屑轻哼。

    潘珍珠今日也是做了特别的打扮,穿着一身窄腿窄袖的明红异服,肩头肘间多有流苏点缀,一头长发仍是编了满头的辫子,中间编缀着圆润的明珠,看起来别有几分英气,只不过这份美感显然不是人人都欣赏得来的,在场的年轻人倒还好,再上一辈的却是欣赏不来了。

    潘珍珠自觉让佟玉帛抢了自己的风头,面色极为不善,假笑了一声,“一个庶出的姑娘,打扮得倒要比嫡出的小姐还要风光,也不知收敛一些。”

    因她们才刚进来,还没来得及得各人引见,潘珍珠此话一出,便有许多欣赏佟玉帛的贵妇们暗暗向周围打听。

    佟玉帛瞬时就黑了脸,本对自己极有自信的她,此时见了众人审视的目光,便觉得她们都在笑她一般,当下恨不能找个地方躲躲,又不由对佟锦母女更为怨恨!

    行于最前的林氏却是没发现后面的暗潮涌动,她为奉安公主和揽月公主一众各自安排了座位,又向两个公主告罪,“请两位公主稍候,母亲一早起来见客,适才有些乏了,在暖阁小憩,我这便差人去唤母亲。”

    揽月公主忙道:“让凤姨再歇一歇吧,下午还要宴客和听戏,她这一天恐怕都闲不下来了。”

    林氏没动,不着痕迹地看了奉安公主一眼,见她老神在在地品茶并无表示,当下与揽月公主客气两句,便派人去请韩老夫人。

    又过片刻,一个身形较之普通妇人高出不少的老太太自后堂转出,她虽然满头白发,但却精神奕奕,也不用人掺扶,状态极佳。

    她一出来,除了两个公主,其他所有人都起身相迎,韩老夫人笑着与大家赔罪,“累得大家久侯,是老婆子的不对了。”

    说罢又来到奉安公主面前,“没料到公主这么早就过来,老婆子失礼了。”

    奉安公主面对韩老夫人也不敢托大,站起身来还了半礼,笑道:“韩老夫人大寿,我早些来原是应该的,莫不是老夫人不欢迎?”

    韩老夫人大笑,“这是我求也求不来的福气。”

    看着韩老夫人豪爽的笑容,佟锦不由自主地就喜欢上了这个老太太,也相信这样的人的确是会做出不计成本也要给揽月公主出气的事!

    韩老夫人并没有一同参见两位公主,而是与奉安公主寒喧过后,才转向揽月,笑着打量她好一阵,这才做势要拜。

    揽月慌得一步上前,牢牢地扶住她,还没开口眼眶就先红了,“凤姨……”

    韩老夫人笑着点点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如此作派,孰亲孰近便已让人一目了然,不过奉安公主并未露出半点不悦,反而还笑道:“老夫人与揽月感情向来亲密,要不是因当年的误会,也不会疏远了。”

    揽月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解释,韩老夫人却丁点不放在心上似地大笑:“陈年旧事不提也罢,人来了就好。”却是不轻不重地顶了奉安公主一句。

    佟锦不由大为咋舌,奉安公主声势不小,想也知道肯定是有所倚仗,可这韩老夫人竟不给半点面子,而奉安公主居然也没有表露出不满之意,由此可见,韩家的实力到达了一个怎样的地步。

    这时,坐在揽月公主一行对面的明月郡主开口道:“原来佟妹妹也来了,刚才却是没有留意。”

    佟锦虽早知这水明月和自己是“好友”,但不知是什么程度的朋友,现在又是众人之前,对郡主该有的礼节还是必不可少的,当下便站起来轻轻一福,正要说话,由门外大步流星地进来一人,进门后便高声道:“奶奶看我打到了什么!”

    来人声音朗朗,让人过耳难忘,也正因如此,佟锦觉得有点耳熟,待那人走出逆光后,佟锦才清那人,竟真是认得的!

    说认得倒也不贴切,只能说是有过一面之缘,来人正是那日在街上玩摘帽子游戏的小侯爷,韩林。

    那天相遇时韩林坐在马上,又见得仓促,佟锦也只记得他长得不错,此时仔细打量,不由暗叹。

    韩林年不过二十,身量颇高,猿臂窄腰,容貌俊朗,唇边始终挂着自然而闲适的笑意,让人倍感亲和。特别的是他身着玄色交领长袍,领间露出一片暗绛色中衣,呼应着腰间掌宽的同色腰带与蔽膝,本应是极正式的装扮,偏偏又将下摆一角掖至腰封之中,行动时蔽膝与腰间垂下的素色大带流动飞舞,动感的姿态极为赏心悦目!

    佟锦看着他,看着他行进的步伐,竟有一股极强的跃动感自心中而起,这是一种强大的感染力,韩身的周身满溢着生命与活力的气息,就像是一团热火,同样是无关容貌,这样的人任是谁遇到,都不得不为他驻足侧目!

    相比起安允之的傲然而立,这才是真正的天子骄子吧!难怪柳氏根本不将安允之放在眼内了。

    韩林进了屋后笑眯眯地直走到韩老夫人身前,“奶奶,看看我的箭法如何!”说着向后一指,“可有奶奶当年的半点风采了?”

    众人这才看到一个小厮跟在他身后,手上捧着一个蒙着盖布的托盘,上面还透出些许血迹,也不知打到了什么,又有一只长箭头尾自盖布下露出,应该就是凶器了。

    林氏看着那托盘皱了下眉,连忙挥手让那小厮下去了,这才佯恼地对儿子道:“做什么都风风火火的,没见着两位公主么?还不快快见礼!”

    韩林这才依次向两位公主见了礼,偏偏头又看到站在揽月公主身后的佟锦,轻轻扬了下眉梢,似乎在回忆什么,也似乎像在挑衅。

    佟锦今天对自己的妆容很有自信,相信他不会认出她就是那天那个披头散发的贞子,但佟锦不明白他目光中的挑衅之意从何而来。在摸不清状况的情形下,佟锦没有开口,选择以静制动!兵法上不也这么说么!不过……她不动,韩林也没动啊!就那么直勾勾地望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不眨眼,佟锦也不眨,生怕自己眨眼而错过了他什么表情,于是佟锦一边在心里猜他到底想干什么,一边和他比拼瞪眼。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