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2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3章 歪联

第63章 歪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今天三番两次的被点名,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红了。

    不过贵女圈子里的隐形领导者水明月开口,她是不能假装听不见的,半抬起头羞羞一笑,将手置于胸前轻轻一摆,“郡主别开玩笑,我藏拙还来不及呢。”

    水明月却是一笑,慢慢走向佟锦,在她身边站稳了,极为鼓励地道:“反正我们这局大抵是败了,又有什么好怕的?你这样内向的性子,早应改改的。”

    她话才说到这里,李莞也跟过来笑道:“上次佟老夫人寿宴,我见妹妹态度倒是大方,今日却是怎么了?难不成见我们这局输了便不愿同甘共苦,只想着看我们的笑话么?”

    李莞这么一挤兑,潘珍珠在旁冷笑一声道:“她向来是明哲保身的,心里止不定怎么数落我们没用呢……”

    佟锦见她越说越离谱,让之前做过对子成绩不佳的沈赵两位姑娘脸上都有些难看,当下截了她的话笑着说:“我是不愿给我们的成绩雪上加霜,既然大家都想看,我便做上一联。不过事先说好,我可是胸无点墨,万万不及沈赵二位姐姐的。”

    这么一说,才让沈赵两位姑娘的脸色好了些,水明月喜笑颜开,拉过佟锦挽了她往桌案那边走,“这就对了,大家都是姐妹,谁还能笑话你不成?”

    佟锦干笑着走到桌前,提起笔借着取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对子和诗句不同,说到诗,她从小到大怎么着也背过几首,但对子只在过年的时候在门框上见过,这要怎么掰?而且还要是写竹的……

    佟锦这墨足取了一盏茶的时间,夹杂着潘珍珠不屑的轻哼与水明月春风般的鼓励,她的眉头猛然松开!得了!就这个吧!越急越想不出别的!

    随即佟锦轻拢袖角,提笔在纸上写了一个“长”字。

    写完后她顿了一下,才又开始写第二个,同样是个“长”字。

    第三字,仍然是“长”。

    待她写到第七个“长”字,她轻呼出一口气。

    之所以写得这么慢,她是要确定是不是有人知道这个对子,可直到现在也没人出来告她抄袭,她这才放了心,移位提笔,比之前迅速十倍地在对应之处再连写七个“长”字。

    “长长长长”,她还给加了横批,十分之专业!

    佟锦连写了十八个“长”字后放下笔来,回头与水明月等人笑道:“我早说我不行的,你们非让我来,可是说好不许笑我的。”

    本来亭子里除了些许的窃语还没什么别的声音,可待佟锦认真地说完这话,亭子里忍俊不禁之声顿时四起,水明月前看了看佟锦的对子,无奈地道:“他们还在等着,不如哪位妹妹再出一联吧。”

    韩林他们在外头等着也有点急,眼见着亭内笑声四起,水明月又说了这样的话,他不由得好奇心大起,在亭外喊道:“什么有趣的对子?怎么不让我们看?”说着人已走到亭边,伸手索要对子。

    水明月为难地看了佟锦一眼,伸手卷起那刚写好的对子让人收了,这才与韩林道:“这只是我们姐妹一时的玩笑之作,并不是比赛的对子。”

    韩林长眉一挑,“什么玩笑!要是写的不好就都叫玩笑,我们上一场就不应该输!”说着脚下轻踏,人已进了亭中,伸手一卷,那对子便已到了他的手里。

    韩林瞄着佟锦笑道:“小锦子,几年不见你可真长进了,还会写对子了。”说完拂开宣纸,只看了一眼,便放声大笑,“真是白夸你了!”

    这时青竹队的成员已全聚至亭下,人人传看一圈,虽不像韩林那样敞怀大笑,却也个个都憋得忍俊不禁。

    佟锦却不在意,随众人围在一起对她的对子评论有加,自己悄然退出人群,回到桌前提笔疾书,写了一首从刚刚开始便在脑中盘旋不散的诗句。

    她小心地扇干墨迹,将宣纸折起收入袖中,才做好这些,人猛地被潘珍珠扯到人群中间去。

    “便是她了。”潘珍珠目带嘲笑,“表姐,你可是被公认为今日第一才女啊!”

    青竹队中还有两人角色扮演,一人道:“小侯爷家的竹子可真是好啊。”另一人问:“好在何处?”那人便答:“好长啊!”跟说相声一样,又是惹得众人狂笑一通。

    佟玉帛可是气得不轻,在这里她和佟锦是一体的,佟锦却比她更能代表佟家,她之前得到的赞评被佟锦这么一搅,算是全完了!

    这时红英挨到佟玉帛身边低语了几句,佟玉帛皱了下眉头,目光在人群中飘了一会,才轻吸了口气,朝红英点点头。

    佟玉帛随着红英悄无声息地退了场,佟锦过了好一会才发现佟玉帛不在,可她现在正是众人的焦点,想去找人,无疑是不可能的。

    众人笑闹了一会,韩林拎着佟锦的对子甩了甩,“郡主,这场可是无须再评了,我们赢定了。”

    水明月摊手一笑,与佟锦道:“都是年轻人,好玩一些,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妹妹不要介意。”说完又与青竹队笑着说:“舞文弄墨毕竟不是我们女子的专长,佟妹妹做这对子只为娱大家一笑,大家可莫要认为她真的胸无点墨。”

    众人立时附和,韩林也半扳起面孔,“郡主说的是,你们刚才可太过分了啊,这么说人家!”

    佟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好像第一个冲出来笑得最大声的是他吧?

    这时水明月转向一言未发的兰青,轻轻一笑,“那便请世子公布此局结果吧。”

    按上一局的规矩,写好的对子都是摊在兰青面前的,这次同样如此,除了韩林手中拎着的那张,其他九张都工整地摆在桌上。

    由于事先都传看过,兰青并未一一再看,而是到韩林身边拿过他手里的对子,夹在手中轻轻一扬,“青竹队原本是胜了的,但此对一出,胜负立转。”

    众人皆是一愣,而后哄然大笑,纷纷道:“不错不错,这场胜的还应是倚梅队!”

    大家这么一起哄,一致认为倚梅队因为有了佟锦这副对子应该获得安慰奖,如此倚梅队二比一胜出,第三场却是不用比了。

    其实这场比赛最初时也没有多少紧张的气氛,只是一场稍有些正式的消遣罢了,如今更是沦为一场闹剧,单口双簧上演得不亦乐乎,讨论的段子自然都是佟锦的对子。

    又笑闹了一阵,离韩老夫人寿宴开始的时间也不远了,众人便结伴而回。佟锦半没有走在众人之中,一是不愿再听她们明里安慰暗里嘲笑的对话,二是因为她找不到曼音了。

    这次出来她选择带曼音而不是静云,就是看中曼音够机灵,可之前她还见到曼音和其他的丫头一同在亭外候着,怎么一眨眼,人就没了呢?

    佟锦四处张望了两圈,也没找到曼音的影子,估么着她可能以为还有第三场,就趁机上厕所去了,所以佟锦又刻意放慢了步伐等着,以致落到人群最后。

    “佟姑娘。”

    身后传来一声轻唤,佟锦回过头去,便见一身素衣的水明辰缓缓地迈着步子,含笑而至。

    水明辰身量颇高,与韩林不相上下,容貌更要俊秀几分,透出一股文质之气,此时素衣锦带从容而行,给人以悠然淡雅,却又极负自信之感。

    待水明辰来到自己身前站定后,佟锦退后半步与他见了礼,又奇道:“小公爷怎么走到后面去了?”

    水明辰苦笑,“我一直在那等你,是你心有旁骛,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

    佟锦微微错愕一下,连忙道歉,水明辰一摆手,由袖中抽出一张卷好的宣纸递了过来。

    佟锦接过宣纸,展开来,上面正是自己的那副对子。

    她轻笑,“莫非小公爷刚刚指正得不够,还想再评判一番么?”

    水明辰笑着摇头,“鱼目可混珠,珍珠同样可被人误认鱼目,在下只是好奇,姑娘为何不出言替自己明辩,以令人对你刮目相看,反而要任人引为笑柄呢?”

    佟锦离言低头笑了笑,而后抬起头来,反问道:“既然小公爷读出了对子的意思,为何不肯替一个弱女子出头明辩,反而置之不理,任她被人引人笑柄呢?”

    水明辰和水明月一样,身上都带着一股明朗和煦的亲和气质,只是这种气质与韩林不拘小节的随和又有不同,他们的亲和无论何时都保持着严谨的态度,端正、不带一丝马虎,便也让人有了距离感。不过水明辰有一点比水明月好,那便是他还愿意私下里来慰问一下,而水明月却是把她顶出去就不负责回收了,任她风吹雨打,让人笑话。

    水明月不是她的“好友”吗?水明月不是平日里待她“甚好”么?就是这么好的?不说水明月是怎么在无形中让她必须去写那对子,只说在亭子里的时候,水明月明知道以韩林的冲动定是不会乖乖听话的,却还要假意收起对子引起韩林的注意,让他来抢,这又作何解释?

    而水明月身为郡主,就算在场的不是小公爷就是小侯爷,但郡主开口总会有几分面子,可水明月只在开始的时候不疼不痒地劝说两句,随后就任人取笑那对子再没说过一句话,由此看出,为了挤兑她,水明月是真费了心思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