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2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4章 安慰

第64章 安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事后一直在反省,肯定是锦娘那傻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郡主娘娘而不自知,这才有了今天的报应。

    水明辰听了佟锦的反问,俊秀的面容上现出几分愕色,随即摇头轻笑,“倒成我的不是了。”

    佟锦随即欠了欠身,“不管如何,还是多谢小公爷好意。”言下之意,却是坐实了水明辰的罪名。

    佟锦没和水明辰多聊,刚刚的聚会是聚会,现在他们孤男寡女的连个丫头都没有,传出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佟锦欠身告辞,临走前水明辰伸手将她手中的宣纸拽了回去,郁闷地道:“这是比赛的存底,可不能还给你了。”

    佟锦也不在意,再次告别后,转身快步走了。

    她没再继续找曼音,沿着来路快步而行,就在她看到前方之人的背影时,眼前一黑,又有一人拦住她的去路。

    这人来得又急又快,好像从天而降一样,硬把佟锦吓了一跳,后退两步才看清是谁。

    “给你!”韩林猛地扔过来一块深蓝色的男式帕子。

    佟锦慌手慌脚地接住看了看,又大为不解地看看他,“做什么?”

    “啧!”韩林面带同情地挠挠耳朵,“刚才被人笑成那样,我看你都快哭了,拿去擦眼泪。”

    佟锦顿时无语。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快哭了?”佟锦原来还想以礼相待什么的,但这位小侯爷每次出现都能惹到她的痛点,“况且要不是你非要看,他们也不至于笑到这种地步!”

    佟锦这么一说,韩林脸上尴尬之色更为明显,一双长眉拧得死死的,又抓了抓眉毛,“那个……你是真挺受伤的是吧?”说完又急着辩解,“其实我是想让你露脸来着,再怎么说咱们也是从小拜过把子的啊,我怎么会故意……”

    “停!”佟锦伸出一只手挡在他的面门前面,“停,停一会啊!”

    趁韩林瞪着眼睛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佟锦怒吼出锦娘:“拜把子是怎么回事啊!”

    锦娘的声音细到微不可察,要不是佟锦注意力集中,根本不可能听着。

    “都是他不知从哪里听到的江湖故事,回来就扯我去结拜……”锦娘委屈地碎碎念了半天,做了总结语,“我也不想啊!”

    佟锦真是头大啊,这种重要的讯息她居然现在才知道!

    “小侯爷。”佟锦整理了一下思绪,沉着脸万分严肃地说:“你说那事是我六岁的时候你强迫我做的,我那时不懂事,又非自愿,自然不能算数,你以后可千万别提了啊,要是被人听到,我还要不要声誉了?”

    韩林想了多久,他的眼睛就眨了多久,佟锦差点问他要不要眼药水了。

    突然,韩林猛地一嗓子差点吼破佟锦的耳膜,“不认?我因为拜了你这把子又见不到你导致这么多年来我想和别人结拜都找不到你同意,你害我失去多少好兄弟知不知道?你现在敢给我说不认?”

    佟锦用手指头堵着耳朵,等他说完了才慢慢地道:“第一,和你结拜不是我自愿的,我是受害者;第二,你找不到我是你的问题,所以和别人结拜不了的事也不能赖到我的头上;第三,我耳聪目明,请你以后说话的时候不要这么大声,要不然咆哮教主就要换人做了。”

    “咆哮教主?”韩林听到感兴趣的立刻忘了前边两条,满脸严肃地问:“这是什么组织?可在朝庭报备过么?”

    佟锦无语半晌,晃了晃头,“大概没有,他们主修狮吼功,你可以去查查。”

    韩林立刻点头,“嗯嗯,你放心……”

    佟锦彻底无力了……之前她怎么会觉得韩林挺精挺灵的呢?肯定是错觉!

    韩林纠结了一阵又来开导佟锦,“下次就算不会写对子也不能都写一个字啊……”说着神秘兮兮地靠过来,“哪怕请枪手呢……”

    佟锦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怪不得你诗写的那么好呢……”

    韩林得意地一扬眉,“这事可谁都不知道,替我保密啊!”

    佟锦有气无力地点点头,又见韩林拧起眉头,“对了,你那个珍珠表妹,以后别让她来找我了啊,烦死了!”

    “这可不归我管。”佟锦连忙拒绝,又瞄着韩林阳光满溢的出色面容道:“你倒是离她远点啊,何必总给她机会让她接近你。”

    “那也不能怪我啊!”韩林一脸的委屈和不忿,“都是因为她是你的表妹,我才关照过她几次,哪知道粘上就甩不掉了,每次见着我就要和我比这个比那个,当我很闲是吧?我要收徒弟也不收她那样的啊!”

    “收徒弟?”佟锦差点没岔了声,“你以为她找你比试是为了让你收她当徒弟?”

    韩林得意地哼了一声,“吃惊了吧?我现在可是今非昔比了,崇拜我的人比比皆是!”

    “行了行了。”佟锦脑袋嗡嗡的疼,“我不和你穷扯了,一会寿宴开始了。”

    “那你没事了吧?”韩林小心地看看她,“不受伤了吧?”

    佟锦赶瘟神似地连连摆手,“没事了没事了,你快走吧。”

    怎么能有这么二的人呢?韩林走后很长一段时间佟锦脑子里就这么一句话,然后才发现,被他这么一搅,她居然忘了自己正在澄清拜把子那事,不禁又在沉思,她和韩林,到底谁更二一点呢……

    晕晕乎乎地回到之前离开的花厅,韩老夫人等人已经起身准备前往前院的寿宴现场了,揽月公主见到佟锦就招手让她过去,而后又问:“你妹妹呢?”

    佟锦见到了安氏姐妹,想来是安芯茉换好衣服两人就直接回来了,却仍是不见佟玉帛,不由得想起今日临行前柳氏叫过佟玉帛轻声细语的场景,她们到底在打算什么呢?

    佟锦缓缓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心思早不知飞哪去了,以致韩老夫人叫了她两声她才听到。

    佟锦连忙向韩老夫人道歉,韩老夫人笑着摆摆手,“刚才也没好好和你说说话,这么多年不见,倒似与我生疏了。”

    揽月忙道:“快过来陪韩家奶奶说说话。”

    佟锦便快步上前,扶住韩老夫人向外走去。

    跟在奉安公主身边的水明月轻笑,“老夫人莫怪佟妹妹,她怕是还没回过神来呢。”

    “怎么了?”韩老夫人轻轻蹙了下眉头,“莫不是小林子欺负你?他自小就是那臭脾气,要是受了委屈不用忍着,和奶奶说。”

    佟锦总算是知道自己这“小锦子”的来由了,不由万分无语,但当着韩老夫人,她又不得不做出一副赧然害羞的样子,“小侯爷为人谦和,并无半点不是之处。”

    韩老夫人大笑,“真的?那这小子倒是转了性子,我记得你们小时候,他可是顶喜欢欺负你的。”

    佟锦强忍着点头同意的冲动笑了笑,林氏在旁善意地笑道:“林儿和锦娘如今也已大了,哪还能像不懂事时那样没规矩?母亲实在是多虑了。”说着她又转向奉安公主,歉然一笑,“林儿自小受宠,难免顽皮一些,不过长大之后他醉心武道心无旁骛,倒是让我和侯爷心生安慰。”

    奉安公主轻轻地点了点头,“他还年轻,心思单纯些总是好的。”

    不知是不是佟锦的错觉,总觉得听到了弦外之音,可一时半会的又不知其中含义。

    这时李莞接过水明月之前的话题,状似无心地笑道:“韩老夫人有所不知,佟家妹妹没回过神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刚刚我们与小侯爷他们比诗做对,佟妹妹也做了一幅对子,让大家十分开心呢。”

    “哦?”揽月好奇地看向佟锦,“是什么对子?”

    韩老夫人此时淡淡地咳嗽一声,“快些走吧,前边估计也等得急了。”

    韩老夫人身边的一个丫头察言观色,笑着上前应道:“是呢,刚刚侯爷还派人过来看老夫人出发了没有,但特别嘱咐了,不让催您。”

    韩老夫人笑笑,“那便走吧。”将对子一事轻轻带过。

    定北侯府的宴寿规模宏大,便将席面从大厅中延出,在园子里搭了暖篷,四周满布熏笼,才靠近便已觉暖意熏人。

    同佟府寿宴时一样,佟锦她们这些未出阁的姑娘们是要单坐的,定北侯府专门僻出一个偏厅,同样与大厅相连,中间以插屏隔挡。

    水明月带领一众贵女自偏厅大门而入,才进了厅中,便闻得大厅那边传来一阵笑语,细细听来,却是也在谈论今日的诗局,待念到佟锦的对子时,免不得又是一片喧笑。

    水明月抱歉地含笑望来,“若我那时手快一些,不让韩林抢到就好了。”

    佟锦笑笑,注意力却全在大厅那边的议论上,一阵评论与赞扬过后,听得一个低沉男声说道:“将佟小姐的对子拿来我看。”

    须臾又听韩林那张扬清朗的声音急道:“爹!怎么你也跟着起哄!”

    此言引来一片善意笑声,定远候佯怒,“真是没大没小!”

    李莞此时浅浅一笑,轻声说道:“佟妹妹大才,到哪里都受重视呢。”

    席间笑声顿起,佟锦也跟着笑了笑,“别的姐妹志不在此,看不出个中玄机实属应当,可莞姐姐以才名著称,怎么竟也不解其意,随波逐流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