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3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7章 赠诗

第67章 赠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送你废弃灵石的事兰石也知情,现在既知你用废石别有用处,我会嘱咐他不要随意泄露此事。”

    兰青指了指刚刚报信的小厮,也正是那日街头偶遇时,给兰青驾车的人,如此总算是给了佟锦一个解释,不过如此轻易就被他摸清了底细,还是够让佟锦再吐一壶血的。

    兰青说完又送过一个善意的笑容,好像刚才那胡话诈人的事根本不是他干的一样,“还有,你那对子做得不错。”

    虽是得了夸奖,但佟锦着实是郁闷了一阵,又想到之前水明辰也是暗地里过来安慰,不由得哼了一声,“你们这些贵胄公子,学问都是不差,只是有这么多人看懂了,当时却是没有一个为我出头辩驳,只是看我笑话。”

    兰青轻笑,“所谓慧眼识珠,明白的人无须多说自会明白,不明白的,再多辩驳也不过是随风摆柳,辩有何意?还凭空多了一些伪知己,更是添乱。”

    不像水明辰那样无奈默认,也不像韩林那样热情莽撞,他语笑晏晏态度和煦,轻轻一笑,让人不由自主连心尖都暖了,加之他的话言简意赅,不带丝毫虚伪掩饰之意,更让人觉得他的真诚所在。

    算起来佟锦与他有过几次接触,数次下来,他给人的印象无一不是温和谦逊,除了万觉寺的那次无心相遇。

    看着他再次而去的背影,佟锦摸了摸袖中的东西,犹豫了一下。

    “等一下!”佟锦终是叫了他一声,这才追上去,在他身前站定,自袖中取出一张叠好的宣纸递了过去。

    “今日世子所做诗句清新雅意令人喜欢,我心有所悟,也写了一首诗,请世子点评。”

    佟锦递过的便是今天做过对子后心血来潮写下的东西,虽然的确是为兰青所写,但原并没有要交给他看的意思,只是心绪所至,一时抒发心中感想,但现在她改了主意。

    兰青却没有马上来接,略略一愣,正在这时,竹林之中嬉笑之声渐近,兰青身边的小厮兰石立时接过佟锦的诗句收好,以免被人看到误会。

    佟锦也是马上便朝竹林外退了开去,在竹林外的亭子外站了一会,就见韩林和李莞一众男女自林中鱼贯而出。韩林脸上带着淡淡的潮红,显然是没少喝酒,潘珍珠却不见踪影。

    李莞见到佟锦后掩口轻笑,“佟妹妹快去看看吧,潘姑娘不胜酒力,醉倒在林子里了。”

    真是丢人!佟锦虽不愿理会,但在外人眼中她和潘珍珠就是一路的,潘珍珠今日此举,丢的可不光是她自己的人,还有公主府和佟家的。

    佟锦吩咐曼音进林子里帮忙,看向韩林的目光可就不太满意了。韩林虽然喝得不少,但还算清醒,接收到佟锦的目光后也是讪讪的,根本不过来说话,三步两步的走到人群最前去了。

    李莞经过佟锦时甩过一个不屑的笑容,其他贵女们也都是窃窃面星矢,倒是孔梦云,主动过来与佟锦走到一处,浅浅一笑,“那时在桌上猜的那谜语,谜底是什么?”

    佟锦轻笑,待与她一起走到人群中时才道:“一头公牛和一头母牛,三个字的谜底不就是‘两头牛’么!”

    其他人中也有许多一直在猜着谜底而没有结果的,此时一听谜底,却是个个都笑瘫了,刚刚因潘珍珠产生的距离无形中消散了不少。

    佟锦自然明白孔梦云是有意在帮她,回到戏台之前时特地拉了她表示谢意。孔梦云抿唇一笑,“不用谢我,说不定往后我们能做一家人呢。”

    佟锦的心“突”地一跳,又听她问:“佟二姑娘哪去了呢?一直没看见。”

    佟锦这才稍放了心,“她突然有些不舒服,父亲让人送她回去了。”

    “原来如此。”孔梦云的目光无意地朝对面晃了一转,这才回了位置,各自落座。

    佟锦随着她的目光很轻易地在对面寻到了孔梦龙的身影,不由叹了一声。

    要是孔家兄妹知道佟玉帛的目标由始至终都在太子身上,不知会做何感想?

    这时坐在奉安公主身侧一直没有离开过的水明月也问道:“怎么一直没见着佟二妹妹?潘姑娘似乎也没有回来。”

    佟锦打起精神,不厌其烦地又解释了一遍,对于潘珍珠也是同样的说辞。

    李莞抿唇轻笑,却是把刚刚的拼酒过程仔仔细细说了一遍,听得韩老夫人和林氏直皱眉头。揽月公主脸上也是露出万分尴尬之色,回头与胡嬷嬷道:“嬷嬷快去看看吧。”

    胡嬷嬷应了一声这便去了,不过脸上多少带着些不快之意,外头天寒地冻的,她又不是年轻人,自然不愿到处奔波。

    过了许久,胡嬷嬷才算安顿好了潘珍珠,待她再回来,戏台上的热闹已渐近尾声,许多人已起身向韩老夫人和定北侯请辞了。

    韩老夫人折腾了一天早已累了,现在也是强打精神应酬客人,揽月公主见状也不多留,带着佟锦和安氏姐妹向韩老夫人道别。

    韩老夫人点了点头,“过两天再来,这么多年不见,我有许多话要对你说。”

    揽月公主一一应了,佟介远此时也走过来,一家人就此告辞。

    从定北侯府出来的一路上,佟介远的脸色都不太好,一句话也没说过,到了门外径自上了马车,竟也不等其他人,就那么自己走了。

    揽月公主和佟锦面面相窥了一阵,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茫然,不过佟锦茫然过后就算了,揽月公主却是惴惴得坐立不安。

    由于潘珍珠醉倒,没人和佟锦争位置,回程的时候佟锦终于能和揽月共乘一车,可是由于揽月心情焦躁不安,根本没法好好和佟锦说话。

    佟锦也放弃了,反正她现在在家里有老夫人罩着,以后再想出府也相对简单,有些事情还是稍后再说吧。

    佟锦一家自定北侯府离开后,侯府内的喧闹却远未停止,虽然韩老夫人已退席休息,但并不妨碍那些年轻人再开小宴相聚。

    各个王府的世子爷,各侯府的小侯爷,国公府的小公爷,将军之子,相国之孙……单拎拿出哪个都能做高富帅的代表,此时却是齐聚一堂,满满地坐了三大桌子。

    “世子,我们真走吗?”

    笑声嚷动的大厅之外,小厮兰石不安地跟着信步而行的兰青,“王妃交代的事情……”

    兰青脚下丝毫不停,“回去若王妃问起,便只说成了。”

    “世子!”兰石一下子傻了眼,“可您根本没和韩小侯爷说啊……”

    “反正王妃也不能来质问韩林……”兰青轻笑着反问:“不是吗?”

    兰石顿时无语,紧跟着兰青上了马车,坐在驾驶位调动马缰的时候心里还是十分忐忑,“可侧妃和二公子最近动作多多,要是世子还找不到强援支持的话……”

    “回去吧。”车厢内传来淡淡的一声。

    兰石便住了嘴,今天宴会之中众人对世子虽不至过于无礼,但那些年轻公子们私下相聚,少了朝中大人在场时,对世子便又个个放肆起来。但凡说到世子,全是讽刺嘲笑之语,倒也不怪世子不愿参加这样的聚会。

    想到面对那样的讥笑时世子向来是从容淡定笑面以对,兰石的心里就格外的难受。想当年,世子与韩小侯爷并称“圣朝双英”,走到哪里受到的都是尊敬崇拜,连他这个小厮都倍受礼遇,那时的世子意气风发,便是对人不假辞色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反要称赞世子性情高洁,如今却是……却是连做首诗,都不能直抒直怀。

    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宜。这样和风细语,更似在给自己安慰的诗句由世子作来,简直是万般的讽刺!

    无声地叹了口气,兰石自袖中拿出一张叠好的宣纸反手塞到车厢中,“这是佟大姑娘给世子的诗,险些忘了。”

    车内的兰青正闭目假寐,闻言睁眼,看着到那塞进来的纸张,好一会没动地方。

    想到佟锦,兰青不可避免地就想到那次万觉寺相聚,当时的佟锦只是听到他的名字就吓得身不能动,真是嘲讽至极。

    他就那么可怕吗?

    兰青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手指修长有力,似乎和以往并无区别。

    看了好一会,他缓缓地曲起手指攥握成拳,随着暗自的用力,他能感觉到臂上的肌肉正随着他的动作逐渐收紧,腕间的筋脉也随之凸显,似有若无的灵气自他体内散出,可未等到达指尖,便已消然散去。

    “呵……”他骤然松了拳头,脸上带着一贯对人的温文笑意,弯下身子,伸手将那纸张拾了过来。

    长指轻搌,宣纸随即展开,纸上字迹清秀却生涩,还带着些许的凌乱,不难看出书写时的急迫。

    “咬定青山不放松……”

    只看一句,兰青的眉梢悄然一跳。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