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32.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9章 和尚

第69章 和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不是佟锦的错觉,听到佟介远的厉喝时,她的的确确从中闻到了嫉妒的味道。

    难道嫉妒她会写对子?佟锦觉得自己很不了解男人的想法啊!

    “你与玉帛,年前不准踏出家门一步!休要再出去招摇,给我丢人!”

    柳氏在旁一言不发,她看得出,佟介远这次是真怒了,便也不替佟玉帛辩白说情,只让佟锦在前面顶着。

    佟锦还没解释呢就被下了禁足令,脆弱的小心灵不由得被一百万头草泥马连番践踏啊!

    禁足禁足,还能有个新招不?

    不过火上不浇油的道理佟锦还是明白的,看佟介远气得随时心脏病发的样子,佟锦也没蠢到硬杠,只能让满怀期待的柳氏失望了。

    郁闷的是她这亏吃的不值啊!她都没弄明白为什么,难道是受了佟玉帛的连累?佟锦郁卒不己,只能在心里消遣佟玉帛泄愤。

    基于佟锦这段时间以来的表现,她这么安安静静的听罚没有一句驳辩,倒显得不正常了,佟介远也愣了一下,他都做好佟锦反抗他再打压的准备了,台词都想好了啊!她突然就认罚了,这让他还怎么发挥?

    其实佟介远倒是明白自己冤枉了佟锦的,虽然不满意她的对子被人当众传看,但今天对她的指责却着实是更为严厉,可……佟锦远也不明白自己心的郁火从何而来,只知道他憋的难受,很想找个人来骂!

    “回去闭门思过吧!”佟介远虽是气郁难平,可看着佟锦站在堂中眼巴巴地望着他,不争不辩还一脸茫然的样子,终是再骂不出口了。

    佟锦就这么多了个禁足的惩罚,不过她也没太着急,出了明威堂后找到仍在观察情况的曼音,直接回了栖霞阁。

    虽还是禁足,但现在她的待遇比以前好太多了,现在外头又冷,她吃饱了撑的才会想着天天往外跑!况且被佟介远这么一闹,她也被冠上了对太子有意图的帽子,柳氏母女指不定怎么憋着坏水想整她呢,何必现在出去自找不自在?

    所以佟锦这足禁得很安稳,每天吃得饱睡得暖,闲来就看书打发时间,有时候还能去栖霞阁外的梅林里转转,反正也没人时刻监督她,就当溜弯了。

    这么过了十来天,时间便已进了十二月,已是年底了。

    这天佟锦起来就叫静云过来,“去告诉奶奶我约了三枷法师这几日过来,再拿我的名帖到清源寺去,请三枷法师有空过府一叙。”

    闲适的日子过了半个月,她歇够了,得想办法出关了。

    静云答应了一声,又为难地道:“三枷法师近来名动京城,想是很忙的,要是法师近来都没空的话……”

    嗯……佟锦没怎么细想,随手朝自己的百宝柜一指,“带五百两银票过去,那和尚就有空了。”

    上次刘长空替她典了宅子和田地剩了不少银子,佟锦也没什么机会用,都存在手里。

    静云“哎”了一声,从怀中翻出百宝柜的钥匙拿了银票,又小心地点了点余额,这才又把柜子锁好,“姑娘,银票还剩了一千四百七十两。”

    这是静云近来养成的习惯,每次从佟锦的柜子里拿了钱,都先报余额,她是觉得最近自家姑娘出手越来越阔绰了,上次刘婆子来不咸不淡地聊了会老夫人的近况,姑娘就赏了二两银子,简直是太败家了!所以就常报余额,想让佟锦有点紧张感。

    可佟锦却是一点都没察觉静云的苦心,听完后还惊喜地笑了一下,“哟,居然还有这么多,我还以为这段时间我胡吃海塞的,花了不少银子呢。”

    静云十分无语啊,佟锦近来常让大厨房加菜,除了府里规定的定量,另外加菜都是要花钱的,她也不心疼,隔三差五就置办一桌,她自己吃不了,就让丫头一起陪着吃,丫头也吃不了的,还要发到别的院子里云,所以这半个月下来整个栖霞阁的人都胖了一圈,只有她的存款瘦了。

    为此静云没少唠叨,佟锦却都是眯眯一笑,根本不在意。

    钱嘛,就是用来花的,以前没有那没办法,现在有了自然得加以善用。

    佟锦自己明白,想要真正的融入佟府,她现在还差得远呢。目前的佟家表面看起来一团和气,但府中的下人实则分成了老夫人派和柳氏派,老夫人一派人数不多,但个个占据要位,柳氏则是大撒网,哪怕是个看门的小厮她都换上了自己人,所以纵观府内,佟锦除了自己身边的两个,再找不出一个能帮忙哪怕是能跑腿的人了。

    她也不能什么事都指着静云和曼音啊,所以她才常常请客吃饭。她明白这样的请客换不来谁的真心,可她也不用真心,只须府里的人渐渐对她改观,提到她的时候别总是翻白眼哼鼻子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她有事的时候能有人热心一点给她送个信什么的,哪怕是图利呢,她也得让人知道在她身上是有利可图的啊!人傻钱多速来!

    佟锦让静云通报了老夫人后,下午孙姑姑就亲自来接佟锦出关了,不过却有些忧心忡忡的。

    “老夫人今日的咳疾严重了,连换了两个方子都不太管用。”

    老夫人近来咳疾加重的事佟锦已从刘婆子的通风报信里得知了,也知道这是老夫人近年来的老毛病了,不知是什么原因,好大夫换了几个,就是不见起色,一入冬肯定就犯,等到来年开春,便又渐渐好了。

    所以佟锦才想让三枷过来看看,一是为了自己出关这事,二是因为她毕竟能得到三枷的实话,知道老夫人的真实情病。

    佟锦便又说了请三枷过来的事,不过没提三枷会看病,只说请他过来**,给老夫人清心。

    孙姑姑笑道:“姑娘是最明白老夫人的,老夫人最近也惦念着要请法师过来呢。老夫人说了,等法师来了,姑娘就与法师一同过畅松园去,今天就不用过去了,老夫人昨夜折腾了半宿,现在又睡下了。”

    佟锦点头答应,知道自己这禁足令算是光明正大地解了,只是不知道佟玉帛的情况如何,前两天刘婆子过来八卦,可是说佟玉帛至今还是闭门不出,可见佟介远这次对佟玉帛是真恼了的。

    到了傍晚时分,静云由外回来,带了满身的寒气和雪花。

    “下雪了?”佟锦在屋里被熏得昏昏欲睡,此时到窗边将窗子拉开一道小缝,才见到外面鹅毛般的雪片飞扬。

    “都下了一下午了。”静云肩上和头上的雪花在熏笼的烘烤之下瞬间消弭,化为雪水打湿了她的衣裳,她抿了抿头上的水渍,笑着道:“姑娘快到正厅去吧,法师已经到了。”

    佟锦一愣,又看了眼外头的大雪,错愕不已地道:“他也够敬业的啊。”

    不过虽是这么说,却仍是让新来的香茗给自己着衣。

    穿戴整齐后,静云已叫了暖轿,送了佟锦上轿,她自己则又跟着去了正厅。

    正厅内,柳氏笑意暖暖又颇为歉意地道:“这么大的风雪还请了法师过来,锦娘当真是太莽撞了。”

    客座之上,一个身着素袍,双目半合,眉间一点血红朱砂的年轻僧人端庄正坐,闻言答道:“佟小施主孝心可嘉,贫僧理应成全。”

    他说话时语调徐徐,平静得不带丁点波澜,却奇异地让人心松神安。

    佟锦进来时听到的便是他这句话,不由得在心里咒骂一句,成全?真想成全,倒是别收她那五百两银子啊!好歹是熟人,居然连个折扣都不打!

    见到佟锦进来,柳氏面上的厌恶一闪,笑容连带着减淡不少。

    佟玉帛禁足一事任她怎么说佟介远都不松口,更怒斥她纵女胡闹,凭她怎么解释那日佟玉帛真的不舒服才会情急离府进而冲撞太子,佟介远就是不听,还从老夫人身边调了人来专门看着佟玉帛,如今却是放了佟锦出来,这不是在打她们母女的脸么!

    “我们走吧。”柳氏淡淡地说了一句,又让过三枷,“法师请上轿吧。”

    三枷眼观鼻、鼻观心,由始至终没有正视佟锦一眼,双目始终是半垂着。他随着柳氏出了正厅,却不上轿,反手拎起门外倚着的一把素色竹柄油伞,“贫僧步行即可。”

    柳氏为难地看了看三枷,又看了看三枷的脚下,“畅松园距此甚远,法师衣着单薄,还是乘轿前往吧。”

    佟锦也是借由柳氏的动作才跟着看了一眼,一看之下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三枷仍穿着之前的那身行头,纯白唯美自不必说,可他的脚下,竟是穿了一双充满波西米亚情调的编帛草鞋,隔着镂空的草编都能看见脚趾头!

    这是练了铁脚功了吧?佟锦腹诽之际,听到柳氏稍带不耐地道:“锦娘,你怎么也不劝劝法师?”

    佟锦想了想,笑道:“请二娘先行一步吧,我与法师一同步行过去。”

    柳氏姣好的面容上现出一些不满,看着三枷动了动嘴,但终是没说出什么,与三枷又客气了两句后,便径自回身钻进了暖轿。

    三枷随后步下石阶,抬手撑伞遮去漫天风雪,脚下片刻不停,伞面全部打开之时,他人已在数步之外。

    此番动作顺如流水,那柄伞也似乎充满了灵性一般,轻轻斜斜地挡在他的头上,看似马上便要被狂风吹翻,到底却没让半片雪花沾上他的肩头。

    佟锦尚在石阶之上,看着已至远处的消瘦背影,不由得有一瞬间的失神。

    此时的三枷不染一丝烟火,从容地行于狂肆飞舞的雪片之中,安祥、慈悲,静谧又宽容,好像他的真身远在九宵之外,俗世中的存在不过是幻象的投影罢了。

    简直神了!

    佟锦顾不得等去拿伞的静云,三步并两步地跑下石阶,追上衣摆卷着雪片翻飞不止,步伐却坚定轻缓,不受外界丝毫影响的三枷。

    “你走慢点。”佟锦明明见他走得不快,可三两步后总又会被他落下,不由收紧了斗篷上的帽子,竞走似地跟住他,“喂,我说……”她打着寒战面现极度敬佩之色,“你不冻脚吗?”

    三枷脚下不停,双唇轻启,“我有祖传秘制的防冻疮药,你买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