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3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1章 家用

第71章 家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陶氏说为了寻找那块灵石,动用了公主府大量的人力财力,以致公主府入不敷出,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柳氏的语调没有什么波动,面上的嘲弄却是十分明显,佟介远闻言脸色更黑,连着老夫人的眉头都拧得紧紧的。

    “我想……”事情关乎自己老娘,佟锦不能不开口,“此事中间定有误会,我想过公主府去问问母亲究竟是怎么回事,奶奶,行吗?”

    老夫人还未开口,柳氏轻笑一声,“事实摆在眼前,你再去问,也只是徒增我们两府间的尴尬,要是被有人心传了出去,还道我将军府竟如此小气,用些银钱便推三阻四的。”

    佟锦知道柳氏现在幸灾乐祸的心思,当下冷了脸,“要是二娘不推三阻四,这银子早就送过去了,我们又怎会聚在这里?”

    “你话说的轻巧!”柳氏登时怒目圆睁,“你父亲一年俸禄不过二百两,你母亲开口便是一万两,我从哪里给她找那些银子!”

    佟锦失笑,“二娘这意思莫不是嫌爹爹赚得太少不能养家?”

    一句话说得佟介远与柳氏齐齐变色,佟锦却浑然不觉似地,“要是天下的官员只靠俸禄过日子,估计没几个能吃饱的,这种事二娘理应比我清楚才对,还是说二娘以为咱们家这么多年的吃穿用度不是爹爹的贡献,而是从你娘家带来的?”

    “满口胡言!”

    柳氏刚怒斥一句,佟锦紧着抢过话去,“我娘好歹也是个正经受封过的公主,爹爹身为驸马,应该也是有年俸的,不说禄米,只说银子,一年应该也有二三百两,他们成婚近二十年,只算俸银也有五六千两之数了,二娘收着俸银的时候怎么没嫌弃我娘?现在要用钱了,倒第一个哭穷上了!”

    “你……”

    “都住口!”

    佟介远气得浑身直哆嗦,佟锦见怪不怪地一摊手,“我可没说什么,都是二娘起的头。我知道这么多年二娘始终对我们母女不满,但已经这么多年了,你心里那点不甘还没落下么?非得找个机会就针对我们?我刚刚说了什么?只说了要去问个明白,你就冷嘲热讽的,怎么?非要我们和公主府势同水火,你才高兴是吧?”

    以往佟锦对上柳氏的时候都是采用迂回政策,不过今天这事不处理好很容易让佟介远和老夫人对公主府产生不可逆转的坏印象,佟锦也只能学柳氏常用那招,不就是恶人先告状么,谁不会啊!

    当然,她敢这样,也是跟她最近和老夫人关系良好有直接关系,再加上知道了老夫人对公主的态度,心里自然有底。

    柳氏也是万没料到佟锦会这么不留余地,当下起身伏到佟介远身边,“老爷,这么多年我的委曲只有你看得到,大姑娘这番话,却是冤死我了。”

    佟介远眉头刚动,佟锦嘻嘻一笑,“是啊,原是想陷害我私会安家表哥坏我们的名声,现在又撺掇玉帛去勾引太子,二娘,你不只冤屈,还胆大得很呢!谁都敢算计。难怪玉帛常和我说,将来就算爹爹不想给二娘抬平妻也不成,我原还不明白,现在却是懂了,要是将来玉帛跟了太子,二娘的身价可不是水涨船高么!”

    两件事,分别戳痛了老夫人和佟介远,尤其最后一句话,让佟介远目露疑思。柳氏心急如焚,心里恨透了佟锦,却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再痛哭叫屈,否则难以取信于人。

    当下柳氏定了定神,满面愤慨地道:“嘴长在你身上,你自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人在做天在看,问心无愧的事,随你怎么污蔑!”

    佟锦鼓了鼓掌,“有二娘这句话,我以后就彻底放心了,想来二娘不会因为我说了实话就处处制挟于我。”

    “你说了实话?”柳氏此时彻底地冷静下来,“你行为乖张信口雌黄,上次我好心送你玉镯,你不还借机诬蔑我想害你么?锦娘,我看你是思虑成狂,竟分不清何为真、何为假了!明日我便找个大夫,好好与你瞧瞧!”

    “这就急了?”佟锦不屑地瞥了柳氏一眼,一点掩饰都没有,又转头去与佟介远道:“爹爹,我想明日到公主府去问个清楚,我娘的性子你知道,最是软弱好欺负,不然这么多年岂会连家里的大门都不敢进?再说陶氏强势,我娘虽为公主有时亦无可奈何,我们才是她的家人与倚仗,要是她连这点倚仗都失去了,还谈什么反抗?”竟是完全不提之前的事了。

    正式与柳氏撕破脸皮,佟锦一直等着这一天。同样是面对柳氏的阴谋陷害,为什么不能把她的恶毒大白于天下?为什么非要暗自隐忍暗自反抗?凭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斥她骂她?今天倒是个好机会,所以佟锦不吐不快,干脆连事实带猜想统统倒了出来,就算眼下佟介远不信她,但她和柳氏恶根已种,以后她再遇到什么坏事,佟介远也会不可避免地想到今日之恶,那柳氏,还能独善其身么?

    老夫人始终没有言语,此时的目光更是意味深远,听了佟锦的话后,她轻咳一声,缓缓地道:“这次锦娘说的倒是不错……公主性子软弱,府里向来是那陶氏在做主,这次索要家用一事,必然也不是公主的意思,便让锦娘过去看看吧,我们才是公主的家人,没理由任那陶氏为虎作伥。”

    老夫人头一句话却是把柳氏吓个不轻,以为老夫人公然支持佟锦,岂不是侧面承认了佟锦指责她的罪名?听到后来,一颗提着的心才慢慢放下,不过看老夫人时总没有以前那么放心。

    这么多年来,柳氏便是利用佟介远和老夫人对自己的愧疚心里,才能步步为营,把偌大一个将军府牢牢把持在手中。虽然个别重要位置上还是老夫人的人,但他们身边也都塞满了柳氏的人,可以说柳氏除了名份,已是实打实的将军夫人。也正因如此,柳氏的娘家才渐渐被本家重视起来,给了她父兄很多机会,否则一个不起眼的偏枝,如何入得了身为五族之一的柳家的眼!

    可今天的事,却让柳氏惊然发现,原来老夫人对她并不是完全放心的,甚至……还有了提防她的心思。

    看来玉帛那边要尽快成事才行……柳氏心中暗暗做着打算,表面就消停下来,算是默认了老夫人的话。不过偶尔瞥过佟锦,她眼中的恨意却是再藏不住了。

    “罢了!要去就去!”佟介远满身的怒意怎么也压不下去,“往后这样的事少来烦我!”

    佟介远今天算是躺着也中枪了,好端端的被批评赚钱太少,还要依靠公主才能得到驸马补贴,面子丢了个十足十。不过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怪佟锦好还是该怪柳氏好,许多事他心里还是清楚的,只是一想到佟锦和她母亲,当年那被逼娶亲的事就会一遍遍地浮现在他脑海,受过了多少同僚的讽刺嘲笑?至今仍历历在目!

    还有那韩冲……佟介远越想越气,猛一拍身边小几,小几竟被他抓缺了一角,颤了颤,散了架子。

    佟介远气成这样也很反常,老夫人问了几句,却都被佟介远推脱过去了,最后他起身离座,头也不回地走了。

    余下几人面面相觑,谁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有一点可以肯定,必然不是因为今天这乱七八糟的家事,佟大将军的抗压程度还没那么低。

    佟介远走后,柳氏也没有多留,情神不快地告辞了,顺便把应付公主府的事都推给了佟锦,又有话在先,这次的事她是绝不会拿出一文钱的,要是佟锦没谈拢,那就自己想办法凑银子吧!

    这是移形换影,把债都推到佟锦头上了。不过正好,佟锦也不愿意平白的给陶氏送钱花,这一点她和柳氏倒是达成了共识。

    和老夫人插科打诨了一阵子,佟锦得了这几天的出门许可,这才告辞出来。

    “可是要通知公府那边姑娘明日要过去吗?”回到栖霞阁后静云问。

    佟锦摇摇头,望着面前摊开的自己的家当,想了半天也没吱声。

    静云奇道:“明天要是不去姑娘如何交差?”

    “去了也是白去。”佟锦抿着嘴角撇了撇,“就算我娘不想要钱,但公主府的事都是陶氏说了算,现在过去,陶氏有一百个要钱的理由等着我,到时候只会让我娘两面为难。”

    “还是……去定北侯府!”佟锦严肃地点了下头,做了决定。

    静云琢磨了一下,喜道:“可是去求韩老夫人?”

    “求她也没用,她关心我娘不假,但她毕竟不能把我娘时时刻刻地带在身边。当务之急是攒钱,要是我和我娘经济独立了,也就不用受这么多闲气了。”佟锦耐心地解释,又把手头的银票和首饰都装起来。“我不是有个拜把子的兄弟么?有困难当然得去找他啊!看看他能不能给我赚几个钱花花!”

    佟锦说得心安理得,暗处一直听着两人对话的锦娘彻底无语,之前不还是打死也不认这个兄弟么?现在发现人家有用了,又顺手捡起来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