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3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2章 拜把子的交情

第72章 拜把子的交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找韩林,说起来简单,却也不简单,原因无他,韩林这小子属兔子的,指不定在哪出现,但肯定不会在家里。

    为了能抓到人,佟锦当天晚上就让刘长空拿了名帖送过去,留名当然不能写自己,但写了“唯一的拜把子兄弟”。

    第二天一早,佟锦就整装出发了。对府里自然说她去了公主府,所以府里的马车她是用不了的,只能由侧门出来后沿着自家院墙走出胡同,这才雇了辆马车,直奔约定韩林的八仙楼。

    八仙楼算是京城不错的酒楼了,佟锦以往出门时经过过几次,规模不小。佟锦进了酒楼后,马上就有小二过来招呼,满面笑容的,“姑娘这么早就来了?请问几位?”

    现在时间尚早,酒楼也是刚刚开张,佟锦是头一位客人。

    佟锦打量了一下酒楼内的设置,指着二楼问道:“有雅间吗?”

    小二便笑着请佟锦上楼,“二楼是隔间,三楼是雅间。”

    佟锦随着小二上了三楼,让曼音赏了小二后,便让他下去。

    这时静云敲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中等身量,身材健硕的年轻人。

    等静云关好门后,那年轻人远远地就跪下,“刘长空见过主子姑娘。”

    佟锦摆摆手,“起来吧,你们兄妹现在都是自由身了,还哪来的主子?叫姑娘就好。”

    佟锦这一番话说得曼音一愣,进而不无羡慕地看着刘长空与静云,好一会也没回过神来。

    刘长空又在地上跪了一会,“要是没有姑娘的恩德,我和静云现在仍在为生计挣扎,哪能有如今的好日子。”说完再度谢过,这才起来。

    在老夫人的寿宴上佟锦已见过刘长空了,只是那时离的远,这时一看更觉得刘长空浓眉虎目很得人缘,不由奇道:“你为我做了几件事,件件都办得好,可见你是个人才,为何这么多年仍是回春堂的一个下等伙计?”却是只字不提刘长空道过谢的那些内容。

    刘长空愣了愣,静云到他身边笑道:“姑娘不是把恩德时时挂在嘴边的人,也不喜欢听人常说,像是邀买人心一样,只要我和哥哥以后尽心为姑娘办事,姑娘自然会待我们好的。”

    佟锦顿时失笑,“你平时看着老实,原也是装的,心里这些想法连我都没有说过。”

    静云这些日子早褪去了做丫头时的胆小懦弱,回复了自由之身,人也更有底气了,笑着应道:“这也都是跟姑娘学的,大智……什么来着?”她问曼音,这段时间佟锦闲下时就会教她们认字,成语也背了不少。

    “大智若愚。”看着静云,曼音的眼中渐渐浮起一丝希望。

    “对了,就是这个。”静云走到佟锦身边替她轻捏着肩头,“我上次回家,还有意对我爹和二娘哭诉了一通,说在府里受了欺负,月例全被克扣光了,他们也没办法,估计一时半会的也不会再找我要钱了。”

    听见妹妹这么说,刘长空却是急了,佟锦是佟府的人,说在府里受了欺负,岂不是直接下她的面子?于是瞄着佟锦便有些不安。

    佟锦却不以为忤地一笑,静云已签了卖身契,和本家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但是静云的父亲和后母却仍时不时的管她要钱,哪有这样的道理?所以她心里是赞同静云的做法的,至于佟家的名声,也不会因为这样的事就败了,再退一步说,就算是有人传了佟府待下苛责,那也是柳氏的问题。只是她心里虽然这么想,面上也只是笑笑就过了,并不附和,归根到底,刘家父母再不是,那也是他们兄妹的父母,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刘长空见佟锦的笑容之中并无勉强之意,这才慢慢放下心来,仍是小心地答道:“小人本就是依了二娘家的亲戚才进的回春堂,加上为人愚钝,做了四五年的学徒这才能勉强做些下等制药伙计才能做的事。”

    刘长空这么一说佟锦就明白了,既是靠着刘家二娘的关系进的回春堂,自然没有出头的可能,不过只看他虽身为下等制药伙计,却能自行为静云配制成药,便知道他是个用心的人,这样的人自然不会甘心时时居于人下!

    “以前你年纪小,事事不由人,都得听从父母之命,这没办法。不过你现在已然成年,静云也赎了身,又小有资产在身,往后天地广阔,你们就算想走,别人也拦不住。”佟锦这却是在要刘长空的承诺了。

    刘长空复又跪下,“父亲年迈,虽有过错但亦是我父,只是二娘及其家人贪婪,故而不能让他们得知我和妹妹现在的近况。而我与妹妹深受姑娘大恩,原就是许诺要一生追随姑娘的,我们的一切都是姑娘所赐,还能去得哪里?”说着他由怀中掏出一张契书递了过来。

    佟锦自静云手中拿过契书,上面保人手印无一不全,看了看,她万分惊讶,“你竟愿意卖身与我?”

    静云虽识了字,但识的不多,原是不知这契书上写了什么,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急急地看向刘长空,想要反对,可当着佟锦又没能说出口。

    刘长空平静地道:“小人愿追随姑娘一生效忠,请姑娘成全。”

    佟锦实在没料到刘长空会这么做,不过有了这张卖身契,她原先的疑虑和担心都可以放放了,想了想,佟锦没有拒绝,收起卖身契交给曼音收好,与刘长空道:“你诚心如此,我便收了,以后我身边的事情,还要多多倚仗你了。”

    随后佟锦就吩咐他们出去,又让曼音到楼下留意韩林,看到他就迎他上来。

    几个人出了雅间,曼音便先行下楼去迎韩林,静云则跟着刘长空立于门侧,半天也没说一句话。

    “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那么做?”刘长空低声问道。

    静云咬了咬唇,没说话先红了眼眶,“虽然姑娘是个好主子,但缴了卖身契,你这辈子就不是自由的人了。”

    刘长空叹了一声,极有精神的一双虎目里划过几许怅然,“我不甘心一辈子都被二娘操控,也不愿娶二娘的远房甥女为妻,像爹那样浑沌一辈子。所以投奔姑娘是我唯一的机会,既然已经决定跟着姑娘做事,那便要全副精神去做,那卖身契只是买姑娘一个放心。我不这么做,姑娘要如何信任我?就连我做起事来都会瞻前顾后。”顿了顿,见静云仍是面色愁苦,他便又道:“我觉得姑娘不是个一般的闺阁小姐,她是不会拘着身边的人的,我与你不同,我一个男人,就算卖身与人,也不会被主子强许人家,又怕什么?”

    听了刘长空的话,静云久久叹了一声,“姑娘是个好人,跟着她,我们都会好的。”

    他们兄妹在外说话的时候,佟锦正从雅间的窗子向外看。这里的窗子正临皇宫外大街,因势高之故,远远的竟能瞧见皇宫的轮廓,难怪刚刚小二引她上楼的时候还着重夸了这间屋子特别,价钱也比其他的雅间贵上一点。

    正在瞭望之际,笔直的大街尽头出现一匹快马,马上一人身姿矫健衣如红火,卷着急促的马蹄声,笃笃地朝这边来了。

    佟锦见了他便关上窗子,坐回桌边静待。

    过了片刻,那踢踏的马蹄声就到了窗下,又隔了一会,房门被人由外大力推开,韩林带着满身的寒气跨步进来,本还肃着的面孔见了佟锦就转为大笑,“我还没敢猜是你,没想到就是你!”

    佟锦笑着倒杯茶推过去,“我不是你‘惟一’结拜过的人吗?除了我还能有谁?”

    “就是啊!”韩林几步跨到佟锦对面坐了,拿起茶杯仰头尽饮,而后一抹嘴唇,“怎么样?我还够意思吧?连打冰球都推了,就为了赴你的约。”

    “我也是有好事才会找你啊。”佟锦开门见山,一句废话没有地朝他勾了勾手指头。

    挨在韩林耳边嘀嘀咕咕了半天,韩林年轻英挺的俊脸上面色几变,听到关键处猛然跳起,“不干!这是什么好事!”

    “事成之后五五分账。”佟锦诱之以利。

    韩林一撇嘴,“我会缺钱?”

    佟锦想想也是,便又道:“那你就看在我和你拜过把子的份上,就当帮我。”

    “那也不行!”韩林一挺脖子,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末了又软下来,坐到佟锦身边去紧皱着眉头,“你缺钱是不是?缺多少和我说,明天给你送去!”

    佟锦笑眯眯地给他添水,问:“一万两,有没有?”

    韩林顿时就没声了,好一会没好气地指着佟锦骂,“你小时候挺老实的啊!欠了谁这么多银子?把你卖了也不值一万两!”骂完想了半天,又是摇头,“三两千的我拿着还不费劲,一万两倒真把小爷我难住了!这钱你什么时候要吧?我想办法。”

    韩林这么一认真,倒让佟锦愣了半天。

    她和韩林原没有什么交情,只有那次街头偶遇,让她认定韩林是个爱玩的,这次的事他肯定会有兴趣,这才来找了他。谁想到他竟会这么认真地看待她的事,并且不问缘由。

    “他一直都是这样吗?”佟锦叫了锦娘来问。

    锦娘“嗯”了一声,“反正只要他在身边,小时候是没人敢欺负我的。”

    佟锦一下子就羡慕起锦娘了,锦娘却没好气地接着道:“不过我宁可让人欺负,顶多是嘲讽几句,他却是实打实的欺负我,净逼我做不喜欢的事,讨厌极了!”

    这一转折,佟锦又不知该说什么了,面对揪着眉头苦苦思索的韩林,她恍恍开口,“我不是无故要你去坑潘珍珠,只是她们家欺人太甚,再不还击,我和我娘都没活路了。”

    她原是没打算解释的,就当成一场闹剧让韩林参加,可此时,她却主动开口,解了韩林的困惑。

    仔细地把公主在府中的际遇及陶氏上门索要家用一事说了,韩林听得分外纠结,整张脸皱得都快没模样了。

    “这么说……也是他们不对在先……”韩林的口风略有松动。

    佟锦点了点头。

    “他们全家的花销也都是公主府的啊……”韩林摸摸下巴,接着说。

    佟锦顿时笑弯了眼睛,原来她早先的判断没错,只是基于种种原因,韩林同学把对这事的兴趣硬给压了下去,“事毕之后,我有善后的法子,保证让潘珍珠找不到你的头上。”

    韩林的眼中顿时闪烁着无尽的光芒,正要说话,突然皱了眉头起身,几步便到了窗前,推开窗子向下看去。

    佟锦不知就里,跟着他到了窗边,微微探出头去,便见酒楼正门外停着数匹骏马,被众人围在中间的马上坐着一个身挺腰直的修长身影,长眉朗目清隽有加,却是兰青!

    这样的场面……佟锦也不由皱了下眉,他已沦为废人,这些人为何三番两次地不放过他,还要处处刁难于他?正想着,突见外围一人朝着兰青反手拍出,兰青却似毫无所觉,佟锦低呼一声之际,身边一空,韩林已是从窗口蹿了下去。

    韩林如同一朵红云般从天而降,顺手拍飞了偷袭那人,坐于那人马上,极怒喝道:“你们活腻了是不是?我说过的话都当放屁是不是!”

    围着兰青的那些人佟锦不认识,都是些生面孔,但从他们的衣着来看,应该也都是世家子弟。那些人见了韩林都有些讪讪的,也没人敢上前应话,没一会便都悄悄的散了。

    韩林瞪着地上眼巴巴地等他还马的那人,“还想要马?”

    那人当即忙不迭地欠身,“送给小侯爷了!”说罢扭身跑了。

    韩林怒视着那人消失的方向,似是怒意未平一般许久才转过身来,望向兰青,极为不满地道:“你明明看到了,为什么不躲?你想让这朱雀大街上的人全都目睹平安王世子是怎样败在一个只有灵气二层的瘪三手里吗?”

    兰青的神态一如往常那般从容,就算刚刚的偷袭,也没让他的笑容减上一分,面对韩林的怒意,他轻笑,“这么大火气做什么?我虽看到了,但以我现在的水平,必然躲不过去的,既然明知结果,还躲什么?”说完他拱了拱手,“你又救我一次,我都记着呢。”

    韩林身子一滞,继而急斥道:“谁用你记!”说罢也不和兰青告辞,打马径直走了。

    兰青勒着马匹缰绳在原地停了一会,突然毫无预警地抬头,向三楼望来。

    佟锦吓了一跳,迅速地后退一步躲到他视线不及之处,躲过了才莫名地觉得,她躲什么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