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3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3章 陶氏

第73章 陶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也在这时她才意识到,她和韩林还没谈完事情呢!他怎么就走了呢!佟锦急急地又回到窗前去望韩林的去向,却不期然地又撞上一双眼睛,兰青竟然没走!

    他依然维持着刚刚抬头的样子,可脸上原有的温和笑意全然不见,他抬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变得有些沉静,也有些孤单似的。

    佟锦的再次出现似乎把他也吓了一跳,他微微一怔,原有的笑容复又出现,遮去他满身的寂寥,朝着佟锦轻轻地点了下头。

    佟锦没有再躲,目送他低头,拨马,劲瘦如竹的身影随意地和着马背的起伏,渐渐远去。

    他刚刚在想什么呢?佟锦止不住地想,他之前见到他了吗?一定是见到了,不然他的笑容不会来得这么快,快得……好假。

    “你改变主意了吗?”锦娘的声音中带着一些期待,也有一些失落。

    “什么?”佟锦收回望着兰青去向的目光,反问了一句,她没听清楚锦娘的话。

    锦娘幽幽地笑出声来,“你从没这样过,你喜欢他了。”

    “是吗?”佟锦也不知是在问锦娘还是在问自己,她觉得仅凭这样就认定她喜欢他是件很离谱的事,但她也不能否认,最近兰青的动向的确更能吸引她的注意。

    “如果你能嫁给他……”锦娘的声音让人听不出她到底是高兴还是失望,“那你就能彻底摆脱我了。”

    “是吗……”佟锦怔怔地应了一句,脑子里木木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好一会,她反手拍上自己的额头,“啪”地一声极为响亮!

    就是这么回事!自从她知道了兰青“废”从何来,她的心里就一直在考虑着锦娘的愿望。

    如果兰青真如她所想的那样“废”,那佟锦是打死也不愿意赔上自己一生的,可事实上兰青的“废”只是来自于她并不了解也并不感冒的“灵气”,还有那在佟锦眼中不值几个钱的世子之位,这样的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她需要一个丈夫,或者说,她急需一个丈夫。过了年她就十七了,柳氏不会让她得意太久的,在她婚事的问题上,柳氏定然大做文章,虽说有老夫人保驾护航,但总归是有风险。还不如兰青……至少她有一定的了解。

    因为这样,因为在她心里已将兰青视为她完成愿望和未来丈夫的双重人选,她才会特别的留意她的动静。所以,根本不是因为喜欢什么的吧?

    佟锦并不是一个乐于否认自己的人,如果她真的喜欢兰青,她会诚实面对的,反之她也不会催眠自己真的喜欢上了他。

    “我会完成你的愿望的。”佟锦安慰似地拍拍自己的脸蛋,“应该不会太慢,所以,珍惜我们现在的相处时间吧。”

    不就是让兰青娶她吗?且不说女追山隔层纱,只说兰青眼下不受待见的行情,她的成功率也是相当之高!

    佟锦下了决定后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了,一直困扰着她的问题总算有了解决之道,而且她还有可能捞到一个除了武艺其他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丈夫。

    兰青的“废”只是因为他身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圈子,他的“废”来自于家人的期望与他曾经到达的凡人不可触及的高度,如果没有了这些,如果兰青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百姓,谁会说他废?提亲的人怕是早就踏破他家大门了。

    “行了,走吧!”佟锦现在颇有点意气风发的样子,她心里甚至开始怀念起这几个月和锦娘的相处,想到不久的将来她就不再精分了,她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的伤怀。

    希望锦娘下辈子能投个好胎吧!这是佟锦最由衷的祝福。

    “姑娘,这就回府了吗?”静云没太看懂佟锦的精神抖擞。

    佟锦心中先暗骂一句韩林做事不靠谱,而后才道:“去公主府。”

    她没忘她这次是出来打探消息的,而且对于她的舅妈潘陶氏,她也想会会了。

    佟锦回来得很快,在公主府前也没受到什么纠缠,很顺利地进了府中。

    这次迎她的是刘婆子,没将她往后园的尚仪殿送,反而直迎着她进了前园的大厅。

    “舅夫人可是等了姑娘一大早上了。”刘婆子满脸的笑容,脸上的褶子挤成了一朵花。

    佟锦懒得回话,随着她进了公主府装饰华贵的宽阔大厅。

    这大厅是佟锦第一次进来,厅中雕梁画栋温纱软榻,连铺桌的衬巾都是蜀锦织就,奢贵得让人眼疼。

    “听说舅母以公主府入不敷出为由向将军府要家用?”佟锦摸着身旁小几上光滑如丝的桌布,看向正座之中自顾饮茶的潘陶氏。

    潘陶氏四十来岁的年纪,身形微丰,她容貌普通,可保养得极好的白皙肌肤散发着晶晶的光泽,在发髻耳旁那几颗碧绿翡翠的映衬下,更显得她白若美瓷。

    这样的保养,岂是一夕之功?佟锦的目光在陶氏的手上转了一圈。陶氏的双手丰盈轻巧,看得出也经过了极好的保养,只是她的指节有些粗大,关节处的纹路也略深,显然是早年做多了粗活留下的痕迹,现在纵然锦衣玉食,却还是没能掩下所有的过去。

    意识到佟锦的目光,陶氏放下手中的点梅轻瓷茶碗,又接过身边朱婆子递过的湿帕擦了擦手,最后细致地点了些玫瑰味的香膏在手上,这才将手缩回袖中,隔绝了佟锦的视线。

    “这都是布置给旁人看的。”陶氏的声音有些低哑,语速也很慢,“公主府的面子不能不顾。”

    佟锦点点头,“还是舅妈想的周到。”

    “那么你父亲的答复呢?”陶氏的神情始终是淡淡的,也不知是对那一万两银子不上心还是对佟锦不上心。

    佟锦笑了笑,从曼音手中接过银袋,打开来,将一张银票摊平在桌上。

    刘婆子立刻过来拿过银票呈给陶氏,陶氏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却是愣了一下,“一千两?这是什么意思?”

    “先给舅妈应应急。”佟锦诚恳地笑道:“我爹为官清廉,这么多年也没攒下多少银子,我二娘那人虽说心肠不好,但对家里也不刻薄,所以私房钱更是没有,你要一万两,可是为难死他们了,我这做女儿的又不忍心看我娘吃苦,就把自己的小金库拿出来给舅妈先应应急。”

    “你倒是个孝顺的……”陶氏的脸上现了几分好笑的神情,对那千两银票看也不看一眼,“你这钱又是从哪来的?”

    佟锦愣了愣,略略慌了一下,勉强笑道:“是我这么多年攒的。”说完急着站起身来,险些带翻了身边小几上的茶碗。

    “我想去见见我娘。”佟锦虽然带着笑,却始终不肯和陶氏正视,说完就回身出了大厅。

    陶氏没有阻拦,伸手欲拿旁边的茶碗,手伸到一半又停住,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终是没再碰那茶碗。

    “夫人。”刘婆子讨好地将茶碗拿起凑到陶氏跟前,让陶氏手不沾杯地踢了口水,小声地说:“这银票……”

    “这定然不会是那边的意思。”陶氏从几上的香膏盒子里又点了些玫瑰香膏在手上,慢慢地揉着,“更不会是锦娘自己的私房,柳氏恨她们母女恨得要死,怎会给她攒下这么多钱财的机会?”

    “那这银子……”

    “平娘去跟着她了吗?”陶氏突然问。

    刘婆子马上道:“是,这几回大姑娘来都是平娘跟着的。”

    平娘就是朱婆子,虽然回回都只送佟锦到尚仪殿外,但殿内的动静她是一点也不会放过的。

    陶氏轻吸了一口气,“那就等她回来再说吧。”

    出乎陶氏的意料,朱婆子竟很快就回来了,进门先是问了陶氏的好,才凑过来道:“大姑娘虽说是去看公主,但从尚仪殿出来后又去了胡嬷嬷的偏殿,坐了一会才出来。”

    “可知道她们说了什么?”陶氏用指尖夹着佟锦送过来的银票,面色微沉。

    “她们说话时开着门,晓梅不敢上前,不过最后乘着送茶的机会晓梅进了屋,看到胡嬷嬷急着把什么东西收了起来,看样子是在避着她。”

    “哼。”陶氏轻笑,可面上的神情却是彻底沉了下来,“上次灵石的事她还没给我交待,这次又私下里使诈!”

    刘婆子疑道:“夫人说的是胡嬷嬷?”

    “不是她还有谁!”陶氏把手中的银票往小几上一拍,眼中染上几分怨毒,“明知杰儿身子不好需要灵石调理,她竟还瞒着我公主暗寻灵石一事,这次又不知和那边达成了什么协议,不然锦娘向来怕她,又怎会专门去她房中说话!这一千两银子,定是她让锦娘送来敷衍我的,真正的好处怕不早就进了她的口袋!”

    朱婆子犹豫了一下,“夫人,公主不是说她也不知那灵石是何人所赠么?赠石之人只说是为还公主往日之恩……”

    “你信?”陶氏的嗓音忽地变得尖厉,“灵石万金难求,要有什么样的恩德会以此还礼?月华自小软弱,回京后更是不常出府见人,这么多年,除了韩家的老夫人,她还与谁交往过!而她身边的事向来是由胡氏把持,要说灵石之事胡氏全不知情,我是一百个不信!”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