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37.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4章 搅和

第74章 搅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姑娘往日和胡嬷嬷都没什么话的。”大门紧闭的公主府外,静云好奇地问。

    “今天也没什么话啊。”佟锦往手里呵了口气,暖暖自己的双手,又跺了跺脚,“只不过给她送了份礼,求她多多帮衬我娘,别让她总被人欺负,尤其是小辈的欺负!”

    佟锦今天虽见到了公主,但自从上次灵石事件过后,胡嬷嬷就对公主身边的人重新警惕起来,旁听得寸步不离,十分敬业,所以佟锦也没说什么正事,只是问候了公主就告辞出来。然后她单独拜访了胡嬷嬷,又送给胡嬷嬷一个看起来很丰满的银袋。

    看在银袋的份上,胡嬷嬷自然满口答应佟锦的请求,不过她现在应该看到银袋里其实只有十两银子,并且都是一两一张的才能把银袋撑得那么满,也不知道她会不会临时反悔。

    今天这事,包括拿给陶氏的一千两银子,都是佟锦的试路石,她想打入公主府,却又不得其门而入,只能另辟蹊径。

    人人都说公主府是陶氏在把持,事实也似乎就是如此,可佟锦却认为,胡嬷嬷作为公主的贴身嬷嬷,在公主府里手中的实权可谓大得惊人,要是没有她的支持或者默认,陶氏根本不可能成长到现在的地步。尤其这几次她过公主府来,朱婆子都只是送她到尚仪殿外,还离得远远的,近一步都怕坏了规矩似的。

    朱婆子是陶氏身边最得利的婆子之一,在前园呼风唤雨,可到了后园就乖巧起来,是因为她害怕公主的缘故吗?瞎子也看出来不是!前园后园,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就像被一道天然的屏障隔绝成了两个世界,平日里河水井水两不相犯,从目前来看,这样的平衡一直保持得不错,这就给佟锦的计划增加了相当大的难度,佟锦更希望公主府的水能浑一点,浑水才能摸鱼嘛!

    “姑娘,我们怎么不走啊?”静云可没有佟锦身上的风毛棉篷,冻得小脸通红,也是接连的跺脚。

    倒是曼音,虽然同样冻红了脸,可身体却一动不动,脚下生根似地站在佟锦身后。

    “再等一会。”等了这么久,佟锦也急了,忍不住地朝胡同口张望,又过了一阵子,这才听到车马声响,一辆造型精致的马车自胡同口缓缓驶来。

    “来了来了。”待马车行驶到近前,佟锦快步走下石阶,顶着冻得通红的鼻子朝静云大声道:“这事是韩林发起的,第一张请帖就给了我,我怎么能不去?”

    静云不知前情,只能愣愣地听着,佟锦又做出一副万分不屑的样儿,“潘珍珠在定北侯府醉酒出丑,韩林以后是不会找她了,那些贵女们也只想看她的笑话,这次聚会要是再没有她,看她以后还如何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佟锦说到这里,那边马车已完全停下,车里的一个丫头才下了车,还不待卷起车帘,一个人影就蹿了出来!

    “什么聚会?”

    今天的潘珍珠并没穿她的奇装异服,而是做了规矩的打扮,只是她的气焰依旧嚣张,冷眼瞧人的模样让人看了就生气。

    佟锦轻哼了一声,“又去谁家拼酒了?好端端的净给公主府丢人!”

    听佟锦提起这事,潘珍珠一下就急了,上次那事她回来想了两天,终于明白是李莞故意撺掇她与人拼酒,结果醉倒在定北侯府丢了大人,这段时间她不管上哪都有人以这事说她,她正憋了一肚子邪火呢!

    “要不是你给李莞没脸,她岂会消遣我?你以为韩林会因此疏远于我吗?告诉你吧,他约了我明日出京赏雪!”

    这可大出佟锦的意料之外的,她还以为韩林一走了之这事就得撂下,谁知道他竟这么神速,潘珍珠人还在外面,就接到了他的邀约。

    “真的假的?”佟锦现出一副怀疑的模样,“他会约你?”

    潘珍珠哧笑一声,似得意又似不屑,佟锦白她一眼,“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我劝劝你,现在是个人都看得出你喜欢韩林,但你得认清自己的身份。且不说韩林喜不喜欢你,你以为韩林的婚事他自己做得了主?那天的事已经让韩夫人和韩老夫人极为不悦,认为你失礼无仪毫无教养,就算不说这事,韩林身为定北侯府的小侯爷,家里是五族之首,姑姑是当朝宠妃,两个表兄弟将来都是要受封为王的,这样的身份将来要配什么家世的女子你想没想过?就凭你?除了我娘,你家做官做得最大的亲戚似乎是个正七品的太仆寺马厂协领吧?你想嫁给韩林?说出去别笑掉旁人的大牙!”

    揽月公主这一脉本来就是半路出家,毫无根基可言,家里也都是一些穷亲戚,有一些甚至连生活都有困难,揽月发达了之后这才有了依靠,哪会出什么大官?佟锦说的正七品马厂协领是潘珍珠的舅舅,还是靠了公主的面子以及陶氏的银钱开路,要不然,连这七品的马官也买不来!

    佟锦这一番话可谓是触到了潘珍珠的痛处,如果她生在民间,有一个这样富足的家庭足够她自豪一生了,但谁让她有一个做公主的姑姑呢?她甚至是在公主府出生的,公主府就是她的家,锦衣玉食仆从相拥,久而久之,她也觉得自己是个公主了。

    不过假的就是假的,小时候少在府外行走尚且好些,待得年纪大一点,她开始结交朋友,才发现了这其中的差异。

    这个的父亲是镇国将军,那个的祖父是当今相国,还有宗室出女,公主郡主……而她呢?她父亲因身份尴尬,所以并没有出朝为官,只有舅舅靠着母亲的银钱买了个七品官位,一坐就是十余年!

    不是她舅舅不求上进,而是官场如战场,只凭一个没有根基没有学识也没有武艺的普通人,如何上进?就算有大把银钱在手,也要看有没有那个际遇!

    也直到那时潘珍珠才认识到,钱算什么?没有权势,就算身负金山,在那些人眼中也不过是个满身铜臭的暴发户罢了!

    所以潘珍珠出门在外从不提自己的父母舅舅,只抬出公主的名头,虽然揽月公主不受人待见,但到底也是个公主!

    “我的事不用你来操心!”潘珍珠恼羞成怒,连连冷笑,“莫不是你以为你就有机会?”

    佟锦哼笑,“我为什么没有?”

    “我是揽月公主之女,正经的宗室出女!”

    “我是正二品武威将军嫡女,父亲在朝中倍受重用!”

    “我母亲与韩老夫人情谊深厚,对我亦是关爱有加!”

    “我与韩林青梅竹马,就连他待见你,也是因我之故!”佟锦轻轻一扬下颔,“你说我为什么没有机会?”

    “你!”潘珍珠猛冲过来挥手便打!

    佟锦早在她迈步之时就连退几步,“我不是佟玉帛,不会做与你对打的蠢事!要是你还有点脑子,就好好想想你的将来,你这么张扬跋扈视我为敌,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

    佟锦说罢扭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停下,回头看着气到脸色发白的潘珍珠,“我总觉得韩林不会再找你,你小心一点,现在京中骗子横行,你可别中了计,到时候又给我们丢脸!”

    丢下尖叫怒骂的潘珍珠,佟锦一溜小跑地钻进将军府的大门——她也怕潘珍珠突然暴走,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姑娘……”静云的脸皱成了包子样,充分地显示了她的疑惑。

    曼音也是好奇,但她比静云沉得住气一点。

    佟锦倒也没有瞒她们的意思,只是这事解说太过繁琐,她便挥了挥手,“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激起潘珍珠的怒气是佟锦计划中不可获缺的一个环节。陶氏只有一子一女,表哥潘杰娶妻小陶氏,是陶氏的远房侄女,潘杰遗传了他父亲的最大成就,和他爹一样怕老婆,现在人已二十多岁,却仍是被陶氏紧紧攥在手中,一丝动弹不得。

    相对于潘杰,潘珍珠就活泼得多,也更像陶氏,从潘珍珠的意气风发和对她父亲的强硬态度来看,陶氏对这个女儿的信任更胜旁人,所以佟锦才会向潘珍珠下手,她相信,潘珍珠对公主府里的一些秘事,定然十分了解!

    今天的见面只是“激”,佟锦相信,只要潘珍珠不傻,就一定能想得通和她为敌没什么好处,而经由定北侯府一聚,她在诸多贵女间的地位也有所上升,换句话说,她现在已是贵女圈子里的一员了,相较于总是出奇创新要不断以新事物吸引大家注意的潘珍珠,她的身份和地位要保靠得多,接下来只要她多在一些聚会上露面,不愁潘珍珠不来找她!

    回到佟府,佟锦先去见了老夫人,对她转达了公主的问候,而后道:“我娘根本不知此事,公主府的银钱倒是有些紧张,不过我娘根本没想过要向将军府开口,全是陶氏的主意。不过我娘怕陶氏不依不饶,自己从私房里拿了一千两让我给了陶氏,暂时安抚她一下。我娘担心奶奶和爹爹对她有误会,再三说要自己过来向奶奶解释,可陶氏不同意,说如果我娘不想办法给她哥哥的官位挪一挪,就别想再进将军府一步!”

    搅和么,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