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4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7章 朋友

第77章 朋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的话让此时正暗自惴度她和韩林关系的人都错愕了半晌,包括韩林,瞪得眼珠子都快出来了,最后才不甘愿地应了句:“我去请,不过能不能请到就不一定了。”

    佟锦笑着站起来,正正经经地给韩林行了个福礼,“多谢小侯爷了。”

    “锦娘……”佟锦坐下后身边的孔梦云连忙拉了她一下,“你这……”

    看到孔梦云眼中的忧色,佟锦微微一怔,而后才稍提高了声音道:“世子手里有我想要的东西,只是不知是否有缘能够得到。”孔梦云……是真的在担心她吗?

    孔梦云这才舒了口气,埋怨地看了佟锦一眼,又失笑,看着周围的人嘻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

    孔梦云家世不俗,却为人随和,又没有什么特别出挑的地方,不像李莞那样给人以距离感,所以在一众贵女中间很有人缘,她主动开口说破这事,众人反倒没那么猜疑了,再看佟锦也是面色如常,一点也没有被人调侃扭捏害羞的神情,当下疑虑便散了大半。

    佟锦大大方方地一笑,“还以为什么?就与公主想要七皇子手上的琉璃盏一样,世子的那件东西我也是想要很久了。”

    “是什么?”孔梦云睁大了眼睛表示好奇。

    “现在还不知道世子会否出席,我要是现在说了,岂不有逼迫之意?”佟锦目露憧憬,“还是等拍卖当天,看看我是不是有这个缘分吧。”

    她这么一说,在场众人更加好奇,不过佟锦再不肯谈这事,加上孔梦云存心的转移话题,大家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拍卖会上,也更多地谈论起想拿什么东西出来。

    “今天谢谢你。”回程的马车上,佟锦和孔梦云轻声道谢。

    孔梦云笑了笑,“客气什么?你要真想谢我,就求老天保佑你妹妹的病快点好起来,我这些天的耳朵都要磨起茧子了。”

    听她说起这事,佟锦想了想,故作不懂地笑道:“我倒不知你一直想和玉帛结交,等她好了我一定为你引见,只是她上次在定北侯府不小心冲撞了太子,让詹事府的人说了几句,她脸皮薄,心郁难解,这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竟有这样的事?”孔梦云面现讶色,而后渐渐蹙起眉头,话也少了。

    佟锦任她去想,这本是事实,自己并没有添油加醋,如果孔梦龙真对佟玉帛有心,不管基于什么心理,都自会去向詹事府打听,到时候听到了什么可不是从她佟锦的口中说出来的了。

    事关佟玉帛,佟锦本不想掺和,只是今天孔梦云流露出的那三分关心让她改了主意。柳氏母女志向远大,连韩林都不看在眼中,一心想巴结太子,又岂会看上孔梦龙?不过此事不宜深说,点到为止,其他的事只让他们自己去查。

    “可怜我哥哥总做这襄王有梦的事……”孔梦云突然叹了一声,然后就笑着说起今天的趣闻,再不提佟玉帛了。

    佟锦却是极讶,她不知道孔梦云从何判断出佟玉帛对太子有意,刚刚她话里话外并未透露半点。

    孔梦云似是看出她的疑惑,大笑,“太子殿下是什么人?身边的随从没有三十也有二十,就算出门在外,也有詹事府派人保护,岂是什么人想冲撞就冲撞得了的?何况那日寿宴,我们一直在后园和小侯爷他们对诗,直到寿宴开始太子才至宴中,如果不是刻意,我们根本没有与太子单独见面的机会,而那天我依稀记得你庶妹很早就不见了,这么多线索加上你的话,我再想不出个中原由,当真是比猪还笨了。”

    直到此时,佟锦才又正式重新审视了眼前的少女。孔梦云看起来没什么心机,也没有什么过人的才华可以展示,不管在那里都是不上不下的人物,对旁人没有丝毫威胁感,可她却只凭自己一句话就推断出这么多事,这并非人人都可做到。人不可貌相,懂得藏锋显拙的人,佟锦喜欢。

    看佟锦渐渐收起脸上的讶色,孔梦云又是神秘一笑,挨到她身边极小声地道:“其实你对兰青世子是真正有企图的吧?”

    佟锦没吱声,只用眼睛看着她,孔梦云笑得有点贼,“否则这点小事你大可私下里与韩小侯爷说,何必这么大庭广众地宣告出来?我猜……你是在宣布所有权,以后但凡有人提起兰青世子,就会想起你这个当众点他名、要他东西的人,这样你们的关系也会在不觉间拉近许多了。”

    对着孔梦云含着几分肯定,又有许多试探的目光,佟锦突地扬眉一笑,“是啊,你全说中了。”

    两声惊呼,一声来自于对佟锦的直言不讳大感意外的孔梦云,另一声却是来自锦娘。

    佟锦却笑得开心,承认了,又进一步确定,“对啊,我想要的东西不是别的,就是他。”

    孔梦云缓了缓神,像是不太相信佟锦竟然这么爽快就承认了,她扭着身子捂着脸颊,“我都听见了什么?不行!我要去找李莞!我要去找清云!我要去泄秘!”

    佟锦低低地笑着,不再直着身板就坐,把身子倚在车厢壁上,极为随意地坐着看她表演。

    孔梦云扭了一会也不见佟锦紧张,放下手挪了挪身子,紧挨着佟锦,十分诚恳地问:“你做我嫂子行吗?我大哥虽然有时候有点不着调,还自认为是风流才子,但他很孝顺,也很会疼人。”

    佟锦抬手,轻轻拍了拍孔梦云薄施脂粉的小脸,哼笑,“别做梦了!”

    孔梦云垮了脸,“兰青有什么好?现在只剩一张脸了。”

    佟锦没言语,孔梦云继续道:“谁都知道平安王府如今已是强弩之末,平安王妃四处设宴邀请名门淑女期望联姻,可三品以上官员无不避之不及,你家伯父正当盛年,又倍受皇上宠信,将来封侯拜相贵不可言,你以为没人会看出这一点?你以为你父亲会同意你嫁入一个没落的王府,做一个对他毫无助力的废人世子妃么?”

    这番话中不乏刺耳难听之处,却句句都在点子上,佟锦轻吸了口气,又叹出来,“边关战事,没派你去做说客真是浪费了。”

    “我有我自己的原因。”佟锦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直视孔梦云,却又忽地笑弯了眼睛,“我必须嫁给他。”

    看着她展示出来的认真,是真的认真,可又是那么轻快,没有一丝认真该有的沉稳凝重,孔梦云突然不知该再说什么。

    初时的接触只是为了替哥哥探路,随后的示好也是因为这样的目的,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那次荣亲王府的和欣郡主当众询问她的家世,故作无知地问她“揽月姑姑是哪位太妃所出”时,她无视众人眼中的嘲弄,笑眯眯地反问“你可是觉得皇上没有追封我外婆对我母亲不公?我们倒不这么想。母亲能够认祖归宗,已是皇上与太后极大的恩德与宽容了。”

    那次后,和欣郡主至今没再出现在常有的聚会上,听说是被荣亲王下了禁足令外加禁口令。也是那次之后,再没人提起揽月公主出身之事了。

    她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沉默乖巧,至此孔梦云总觉得她身上带着一种气焰,并非嚣张,却是“不要惹我”。

    孔梦云喜欢这样的气焰。

    “八仙楼门前放下我,我另约了人。”佟锦突然收起满身的认真,回复到之前的状态。

    孔梦云依言吩咐了车夫,在佟锦下车前不死心地又问一次,“我说的那提议是认真的,你好好考虑考虑,只要你点头,我马上让我哥上门提亲!”

    佟锦挥挥手,头也不回地下车了,也不知是答应考虑,还是没答应。

    望着孔府的马车渐渐远去,佟锦的耳朵里还留着孔梦云告别前的唠叨,原地伫足了良久,她乘着冬日的暮色进了八仙楼,心情十分愉悦。

    “你怎能承认呢?”

    听着锦娘满带焦急的问话,佟锦也问自己,是啊,怎么就承认了呢?固然孔梦云猜中了她的心思,那她也该即刻否认才是,她是揽月公主的女儿,本身就是一个极有话题性的人物了,再加上一个兰青,可供八卦的素材太多太多了,她怎么就承认了呢?

    “承认又能怎样?就像李莞,人人都知道她爱慕水明辰,可又怎样?她将来嫁了水明辰,那自是一段佳话,她另嫁他人,这段过往也没人会再蠢得提起,只是少女怀春罢了,并不会真正的损害她的声誉。”

    佟锦冷静地对答,可心里却并非如她所言对孔梦云只是敷衍。

    到底怎么想的……其实佟锦也不知道。

    可能是孔梦云那时表现出的几分关心吧,虽只有几分,却也是她到了这里后第一次得到这样平等的关怀,和静云、曼音不同,她们的关心更多的源于她“佟大姑娘”的身份,和锦娘更加不同,她甚至不知道她和锦娘算不算朋友,依目前的关系来看,各取所需似乎更能形容她们的关系。而孔梦云……若非她的出现,佟锦几乎就快忘了,世上还有一个词汇叫朋友。

    怀着愉悦的心情进了八仙楼,还是三楼的那个雅间,从郊外回来时,趁着起行时的混乱,佟锦让曼音约了韩林在此见面。

    韩林骑马,自然比她回来早得多,让曼音留在门外,佟锦推开了雅间的门,才进屋便闻到一股浓重的酒气,才皱了皱眉头,就见白天还意气风发得能打死两只老虎的小侯爷烂泥似的瘫在桌上。

    韩林见佟锦进来只勉强歪了歪脑袋,认出来人后,倒回桌上大喝一声,“她不愿嫁我,你嫁我吧!”

    佟锦对他的浑话充耳不闻,眼中看到的只有那瘫烂泥旁边坐着的人,身形健瘦,腰直如竹,在这未点灯火的暮暮室内,仍能感觉到他眼底的清亮,朗若繁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