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41.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8章 提议
    佟锦没料到这么快就又能见到他,兰青虽说也会出席一些聚会,但都是不能规避的场合,比如定北侯府的寿宴那是一定要去的,除此以外,那些平日里的消遣活动都甚少见到他的踪影,所以佟锦才要约他出席拍卖会,可不想上午才说完,下午就见着他了。

    “世子怎么……”

    佟锦往屋里走的时候,兰青也站起身来,伸手抄起随便扔在凳上的皮氅,朝佟锦拱拱手,“佟姑娘和韩兄慢聊,我先告辞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佟锦总觉得他的笑容不像以往那么柔和。

    “世子留步。”佟锦看也不看瘫在那里的韩林,闪身挡往兰青的去路,仰头笑道:“相请不如偶遇,我刚好有事想请教世子。”

    “是关于拍卖会一事么?”兰青好脾气地站定脚步,“韩兄已和我说了,不过那日我恐怕另有旁事,佟姑娘不妨说说看中了我手上什么东西,如果是我用不到的,便转赠与你。”

    “你这么说倒让我为难了。”佟锦紧守着兰青的去路不让,“我想要的东西你一直在用,而且也不可能不用。”

    兰青微一扬眉,眼角眉梢间仍隐约可见当年残留下来的意气风发,不过随着他眉梢落下,这分意气也慢慢消散,不复踪影了。

    “不能坐下说吗?”佟锦一副怕人跑了的样子,头也不回地朝后摆了摆手,曼音便在外将房门关了起来。

    兰青失笑,回到桌前坐下。

    韩林看样子还没醉死,察觉到身边有人,他又撑起脑袋看了半天,伸手拍到兰青肩上,“你说她是不是还喜欢你?”

    兰青瞥他一眼,没有言语。

    佟锦不知道韩林说的是谁,反正肯定不是她,想到可能另有情敌,佟锦皱了下眉,她可不希望生出太多波折,兰青在她眼里,可是手到擒来的。

    除了斗篷坐到兰青对面,佟锦执起酒壶便要给他斟酒,兰青抬手轻挡,遮住杯口,“刚刚已喝了不少,再喝下去待会你就得料理两个酒鬼了。”

    佟锦轻笑,她还挺喜欢这分幽默。

    “听闻王妃这段时间异常忙碌,不知所忙之事可有了结果?”佟锦没有回答兰青的问题,自顾地说起另一件事。

    兰青笑笑,“母妃一直都很忙,她的事情,我一般不会过问。”

    他这么回答让佟锦有些意外,她问的什么他们全都心知肚明,可他竟然在回避这个问题,难道他不着急吗?佟锦还以为他一定也是心急如焚,对她的提议会一拍即合呢。

    如此一来倒让佟锦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她又在考虑是不是该直接从平安王妃下手会比较好。

    这一犹豫,她就没有说出自己的提议,转而笑道:“不知世子还有没有废弃的灵石可以送我。”

    兰青盯着她看了一会,隐下眼底的疑惑轻笑,“又想换出谁家的灵石?”从她刚刚的语锋来看,要灵石,根本不是她想说的内容。但又为什么没说?

    佟锦脸上一红,要废弃灵石本是临时起意的事,却忘了兰青根本就知道她的前科!

    轻轻咳嗽了两声当做掩饰,佟锦瞥了歪在一旁的韩林一眼,见他睡得熟,这才放了心。

    兰青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韩林,又移回到佟锦身上,笑道:“以你和他的关系,就算他听到也不会外泄。”

    佟锦忙道:“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兰青是她未来要祸害的对象,要是现在生出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兰青笑着反问:“没关系?不是结拜过吗?”

    佟锦又是一滞,“你怎么知道!”说罢又忿然瞪着韩林,这死小子,喝多了嘴上就没了把门的!要是让人知道她和一个男人私下结拜,那可是比传绯闻还分辩不清的事。

    兰青摆摆手唤回佟锦的目光,“我知道很久了,我和他少时常在一起。”

    少时常在一起?那现在……佟锦的目光不觉间现出几分黯然。

    察觉到这分黯然,兰青失笑,“你这是在同情我?”

    佟锦微怔,一时间竟弄不清他在问哪件事。不过看着他的笑脸,清隽、柔和、没有一点距离感,想到他就是自己的目标、可能就是与自己未来共度一生的人,佟锦不由心头一热,刚刚忍下的话冲口而出,“你想过联姻吗?”

    “和谁?”他轻扬着眉梢,问得极快。

    佟锦一个“我”字就那么卡在喉咙里。她是大胆啊!她是没皮没脸啊!但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这么赤果果的推销自己,请容许她也会羞涩一下下。

    不过……他是故意的吧?佟锦就不信他不明白自己想说什么!对着他清明得仿佛洞察一切的目光,她忍着脸上慢慢爬上的燥热强自镇定,干咳一声,“武、武威将军府。”她居然结巴了一下,真丢脸!

    “佟玉帛?”他问。

    佟锦无尽懊悔啊!本来都压下的事她怎么又说了呢?说也就说了,怎么又扭捏上了呢?好了,现在人家说出佟玉帛的名字了,人家原本中意的就是佟玉帛啊!让她还有什么脸面指着自己说被推销的人其实就在你的面前?

    “她……应该很忙,没空去赴王妃的选媳宴……”佟锦没了底气,声音也跟着弱了下来,可如此败退她又不甘心,借着喝酒壮胆的时机模模糊糊地说:“其实我最近在家里的地位明显上升,可利用的空间多了很多……”

    佟锦,你可以去死了!佟锦发誓,她这辈子就没做过这么没种的事,以前还总嘲笑别人玩暗恋什么的,现在轮到她表白,还没恋呢,她就说不出口了,可见暗恋告白这种事的难度指数有多高!

    “什么?”兰青朝她这边微微偏了偏头,显然是没听清她的话。

    佟锦气到磨牙!索性豁出去了,不就是丢人么?有什么可怕的!当下深吸一口气,“我说……”

    “你说啊!”韩林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一手撑着腮帮子,目光有些呆,可神情却是异样认真,还一个劲地追问:“要说什么?快说吧。”

    “你去死吧!”佟锦扬手就把手里喝剩的半杯酒泼了过去!“该睡的时候你不睡,不该醒的时候你倒醒了!韩林我告诉你,今天冰场上那事我和你没完!”

    刚念了开场白,韩林“咚”地一声又倒回桌上,气得佟锦直磨牙,兰青无奈地摇摇头,“看来你们的事今天是说不成了,我还是把他送回去吧。”

    事到如今,佟锦还能说什么?只能怪自己煞星当头。

    垂头丧气地出了八仙楼,等兰青身边那个叫兰石的小厮把韩林扛到兰青的马车上,佟锦没精打采地和他们道别,而后爬上自己的马车。

    马车启动没多久,佟锦听到外面有人叫她,她便掀起车帘上的棉帘,看到了与自己马车并行的另一辆车上的兰青。

    兰青一手撩着车窗的窗帘,轻偏着头看过来,“联姻的事我会考虑。”

    佟锦当时就急了,“不是佟玉帛!”

    兰青骤然失笑,眼角因这骤来的笑容现出好看的弧度,“放心,我知道。”

    佟锦怔了怔,目送兰青放下窗帘车子超过她们渐渐远去,蓦然涨红了脸。

    前方的马车上,兰石拧着眉头驾着马匹,“世子,您是认真的吗?”

    “什么?”车厢里传来淡淡的反问。

    “佟大姑娘啊。”兰石驾着车朝定北侯府的方向驶去,“上次在万觉寺,她见到您吓得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为什么……”

    车厢内传来一声低笑,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却又好久没有回应,兰石急道:“那明月郡主呢?”

    又是一阵沉默,久久过后,车内的人反问:“你认为我和她还有可能?”

    兰石抿抿嘴不说话了,心中不由得又怪起上天弄人,多么好的一对郎才女貌,两人心中也互有牵挂,却偏偏走不到一起。想到王妃最近频频举办宴会却总是无功而返,二公子那边又动作多多,兰石暗叹,佟大姑娘也不错,起码父亲手握实权,又是太子派系,能帮到世子稳固地位。

    兰石不再开口,车厢内也完全没有了动静。待把人事不省的韩林交给定北侯府的下人,马车驳转方向,朝着平安王府径直而去。

    这日之后,京城就下起了大雪,数日不停,各式的聚会因这突来的大雪减少了许多,又因临近年关,各府中的事务也多了起来,那些平时常聚在一起的贵女们忙着定制首饰裁制新衣,一个个都没了空闲,偶有的几次聚会都只是小猫两三个,人少,也没了气氛。

    佟锦这段时间的聚会也少了,潘珍珠找过她两次,都是邀她一起去聚会。佟锦对潘珍珠有私心,自然不会拒绝,只是出席的人少,又都不是常聚的那些人,不免没意思,佟锦也只是去了两次就不再去了。不过她和潘珍珠的关系倒有了小小的改善,起码现在潘珍珠见着她不会再给她白眼看,有时候还会扭捏地问她一些韩林的事,佟锦不管知道不知道的,反正总能给她个答案,一时间她们间倒显得亲近了起来。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这天早上,隐约地听着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模糊鞭炮声,佟锦坐在妆台前,任静云替自己仔细上妆。

    今天是年三十,过了今天,她就十七岁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