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44.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1章 误会

第81章 误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玉帛婷婷款款地进来,大大方方地见过众人,就连见过佟锦的时候也不见了以往的轻蔑不屑,沉稳端庄,虽还有些刻意的痕迹,但已经十分接近水明月的范儿了。

    柳氏看着佟玉帛,骄傲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佟介远虽皱着眉,眼中却也满是欣慰,老夫人倒是显得十分讶异,不住地看着,并没说话。

    看来老夫人是不知情的了。

    佟锦讽刺地一笑,想到佟介远前些日子还怒声斥责佟玉帛,说他要以女儿巴结太子让他失了颜面,现在倒为这事积极起来。

    公主见过佟玉帛也是有些吃惊,同时还有些羡慕,看了看佟锦,目光中幽怨可见。

    怎么?觉得她不够好,比不过佟玉帛是吧?佟锦一肚子的腹诽。

    “听说韩小侯爷年后要办一次聚会?”佟介远忽地提起,目光飘向佟锦,“带你妹妹同去罢。”

    佟锦尽量压下脸上的嘲弄,只剩笑容,点头答应。

    佟玉帛放下茶碗,接过清秋递过来的丝帕轻拭唇角,吐字清晰语速缓慢地问:“不知这次聚会可有名目?妹妹也好早些准备。”

    佟锦便说了,佟玉帛凝视细想,似在考虑该拿什么藏品出来。

    佟锦注视着她,再次感叹佟玉帛的改变,那些骄纵急躁一旦褪去,佟玉帛当真有个名门闺秀的样子了。

    柳氏突地问道:“锦娘可有了什么准备?”

    是要打探敌情?佟锦笑了笑,“我就是去凑个热闹。”

    “是么?”柳氏垂目轻笑,“听说你出言相约平安王府的兰青世子,还以为你有什么东西要与他相兑。”

    这句话的目的自然不是提什么东西,反正在场众人是都听明白了,佟介远的眉头皱得更紧,目光扫来,带了淡淡的严厉。

    “听说世子手中有块好玉,我也只是想见识见识罢了。”佟锦面色无惧地迎上佟介远,好似不经意地笑着说:“其实这次是韩林硬拉着我一起做东,我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就凑了五百两银子做场地费用,最后拍卖结束,我们是有抽成的,东家就我和韩林两个,当然得多邀些有好宝贝的人过去,要不然我那银子可是赔定了。”

    揽月公主在这,自然不会有人问她那银子的来历,可这番话透露出的实际内容却让柳氏脸色一沉。

    佟介远也有些讶异,转向公主看了半晌。公主却没发觉,欣喜地笑道:“上次你韩家奶奶还与我说你和韩林多年不见,再见面时也不怎么说话,像是有些生疏了。”

    佟锦低了头,像是有些害臊,“自家人面前不必隐瞒,但在外人前还是得注意分寸的。”

    这句话似乎是承认了什么,柳氏黯然不语,佟介远却高兴起来,一会看看佟锦,一会看看佟玉帛,向来严肃的脸上带了些笑意,心情颇为不错的样子。

    倒是老夫人,有些沉吟。

    众人一同用罢午饭后,柳氏便起身去操办家事,由于今晚还要守夜,老夫人便让众人先各自回去休息。

    往年公主都是用过午饭就回公主府了,并不和佟家人一起守夜,可这次胡嬷嬷却并不催促公主,反而顺了公主的意,先去栖霞阁休息。

    佟锦原是要陪公主一同离开,可老夫人却留她下来,要她陪着一起回了畅松园。

    进了花厅后,老夫人谴下众人,连孙姑姑都没留,佟锦明白老太太这是有话要与她说,便扶了老夫人坐下,自己站在一旁洗耳恭听。

    老夫人指了指身旁的椅子,“坐下。”

    佟锦便顺坐地坐下,顺手给老夫人倒了碗屋子里随时备着的雪耳糖梨汁。

    老夫人定定地看了佟锦一会,叹了口气,“你表婶昨日过来,向我问起你。”

    如今佟家在京且走得较近的表亲只有安家,老夫人所说的表婶指的自然是安允之的母亲秦氏。

    见佟锦没吱声,老夫人拿银勺轻轻地搅着碗里的梨法,继续道:“允之这段时间睡得不太好,他身边的小六子有次唤他早起,他拉着小六子的手,叫了你的名字。”

    佟锦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安允之?这事要是韩林那个二货做的,她一点都不带吃惊的,但是安允之?

    老夫人看着佟锦的反应摇了摇头,“就是因为这事,允之昨日才没来,他面皮薄,怕见了你不好意思。”

    此时的佟锦还处于极度无语之中,她就算变得跟韩林一样那么二,也不能相信这件事。

    “奶奶确定他叫我名字的时候没有咬牙切齿?”以他们的交情,这样才算合理吧?

    想想他们最近一次见面还是上次在冰湖,他和水明辰一组与韩林打冰球对抗,那次他表现得很亮眼啊,佟锦还听到不少姑娘在偷偷议论他。后来他们也不是没有说话的机会,但他始终也没靠近过她,偶尔眼神相碰,他都是神色淡淡地转开眼去,根本没有一点缓和关系的迹象啊!难道真是对抗的才是最好的?就因为她对他这个天之骄子不屑一顾,还斥他骂他,反而引起了他的兴趣?

    还真是个小p孩儿啊!

    佟锦疑惑的样子让老夫人有些失望,停下搅动糖水的手,老夫人又问道:“你和韩家的小侯爷……”

    佟锦抿着唇角想了想,低头拨弄袖口。

    “他……他问过我,要不要嫁给他。”顿了顿,她又急道:“不过是他酒醉后说的,恐怕他都忘了,做不得数,奶奶千万别和爹爹说,以免造成什么误会……”

    这可不是她瞎说啊!那天在八仙楼,韩林醉得跟一坨那啥似的,确实说过这话,只不过他还有上句,她却只说了下句而己。

    佟锦的话让老夫人沉默了一阵子,末了叹了一声,“醉后吐真言,酒醉也有三分醒,未免就不是认真的,只是可惜了允之那孩子……”

    不是佟锦有意造成这样的误会,只是老夫人与安家联姻的心思向来就没断过,如果在韩林和安允之之间选择,就算老夫人心有偏颇,韩林的光芒也要大大盖过安允之,不管从哪方面考虑,安允之都不是韩林的对手。但是兰青呢?对上安允之,哪怕他是王爷之子,也是没有一点胜算,佟介远第一个就会反对!

    虽然突然变成了香饽饽让佟锦还挺爽的,但也得问问她身体里的住客爽不爽啊!锦娘不爽,她嗨上天去也没用!

    不过,还是得防着佟介远,要是佟介远得了这个消息跑到定北侯府去提亲什么的,那她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所以佟锦再三地劝说老夫人,“这件事我会私下里向韩林问个明白,奶奶暂时不要与爹爹说,行吗?我怕万一爹爹去找他,他恼羞成怒……”

    老夫人点点头,“放心,不过这事还是要尽快,你马上十七了,尽早订下亲事,你也不必再日日担心了。”

    佟锦明白老夫人指的是柳氏,便点点头,再三保证自己一定会抓紧问的,又陪老夫人坐了一会,这才退了出来。

    佟锦走后不久,佟介远匆匆而至。

    佟介远自然明白老夫人找佟锦问什么,老夫人也明白佟介远现在过来的目的,两个人开门见山,没有一句废话。

    “锦娘看样子对韩小侯爷是有心的,韩小侯爷对锦娘未必无心,可私下里说的话,毕竟不能做数。”

    佟介远沉思了一会,道:“听说定北侯府原是有意与恩国公府结亲的,恩国公府也有这个意思,后来不知为何有了阻滞,莫非就是因为锦娘?”

    老夫人徐徐地含咽一口梨水,“不管是不是,现在与我们都没有关系。就算定北侯府将来有这个打算,这件事最好还是由他们出面,你却不要去问了,免得横生枝节。”

    佟介远缓缓地点了点头,老夫人睨他一眼,低头擦了擦嘴角,又问:“玉帛……我今日见她似乎比以前长进了许多。”

    佟介远精神一振,笑道:“我正要与母亲说这件事。上次玉帛不是冲撞了太子么?为了安她的心性,冰云请了位教习嬷嬷教她规矩,竟颇见成效。”

    老夫人面色微沉,“我倒不知这件事。”

    佟介远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也是想给母亲一个惊喜。”

    老夫人没再说什么,默默地用罢一碗梨汁,叹声道:“不管柳氏要做什么,你只管记往一点,不能为了柳氏的一已私心害了玉帛或锦娘的终身。”

    佟介远正色应允,老夫人又道:“还有抬妻一事,我是不会同意的。”

    “母亲?”佟介远有些意外,之前老夫人并没有特别的反对。

    老夫人面色平静,“现在公主与定北侯府的老夫人关系转好,又有韩小侯爷和锦娘一事,不管你原来是什么心思,现在都给我压回去!韩家老夫人的脾性你我都清楚,要是将来真成了亲家,她会容得柳氏在公主头上放肆?莫要因为一时的歉疚做出对你仕途有损的事,须知这十几年来,我们佟家并没有半点亏待她的地方。”

    佟介远这才听出老夫人由始至终都是叫的“柳氏”,而并非像以前一样叫她的名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