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47.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4章 拍卖(三)

第84章 拍卖(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看见那人,佟锦也不怎地,心上多跳了两拍。上次见面,他已说了今天不会来,为什么又来了?难道……是为了上次离别前那最后一句话?

    想到那句含着笑意与调侃的话,佟锦有点紧张,脸上也染了些热意,但当着佟玉帛和潘珍珠,她还是压着心情扶潘珍珠上楼,经过他身边时,眼角都没溜上一下。

    坐在三楼的包间中又宽慰了潘珍珠一阵,佟锦便借口与韩林商量事情又下了楼。此时韩林已忙到一楼去了,正在指挥安置拍卖台,佟锦任他去忙,目光在二楼扫了一圈,却没见着那人的身影。

    她正寻觅的时候,韩林在楼下干咳了一声,引了她的目光后信手朝通向后门的通道一指,然后又转身忙他的去了。

    佟锦脸上一红,也顾不上去追究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提裙下楼,朝他指的方向而去。

    通道后是一个院落,有树有亭,布置得精心雅致,若是夏日,这里也不失为一个相聚的好去处,但此时却是没什么人,只在墙角处的几株红梅旁,立着一个碧色的身影。

    佟锦忽地就别扭起来。好像约会啊……

    她低头过去,刻意加重脚步,让人知道她在身后。

    那人转过来,眉眼温隽淡雅,没有一惯的笑容,反而显得他更为柔润。

    “你来了。”

    声音温和适意,没有意外,好像知道她一定会来,他也就是在等她一样。

    “给。”看她低头不语稍带了些局促似的,他自腰间摸出一方叠好的便笺,递了过来。

    佟锦不解地接过,打开来,曾见过一次的清瘦笔迹又在眼前。

    “不是梅花契分深,与谁共话岁寒心。隔溪竹外无人见,自有香来不用寻。”

    “上次你赠我那诗,我很喜欢,礼尚往来,我当还诗才对。”看着她因诗句染了淡红的脸颊,他眼中的笑意多了些。

    佟锦一直半低着头,目光也仅触到他的双唇,并不抬头与他直视。此时听着他言语中的笑意,看着他轻轻扬起的、愉悦万分的唇角,她的心不由自主地乱跳起来。

    这就是男色的魅力吗?佟锦连忙别过眼去,连他的唇角也不敢看。

    “为什么?”他问。

    没有前言,但他们都知道他在问什么。

    佟锦轻轻抿了下唇,她想过他可能会问她,但没想过他会这么直白。

    一个平日里几乎没什么接触的人突然要嫁给他,为什么?

    佟锦原是想说锦娘暗恋他那段的,可话到嘴边转了一圈又没说出口,想了想,她开口:“因为我们相互需要。”

    他沉默了一会,“我想不出你需要我什么。”倒是她的身份,能帮他很大的忙。

    佟锦浅浅地吸了口气,“我需要你世袭罔替的身份。”

    在这种时候,可能一诉衷肠更能让对方信服,这原也是佟锦的打算,可她却临时改了主意,把他们放到了合作的关系上,也是最诚实的关系上。

    “世袭罔替。”他点点头,声音孤冷了些,“这个位置我不会轻易放手。”

    佟锦抬头看着他,与平时不同的语调……他这是同意了她的提议?

    察觉到她眼中的好奇,他的眼中重现了几分柔和,“最近我身边有些事情,待解决过后,会让母妃过府议亲。不过……”他笑笑,带了些不以为然的自嘲,“上次母妃属意佟玉帛,你们家可是拒绝的。”

    “你只管去,我自有办法让他们答应。”佟锦说完,又觉得自己答得太快,好像多么恨嫁似的,神情中便不由带了些窘意。

    他低笑,眼中却一片清明,“韩林刚刚太过冷静了。”

    佟锦一愣,“什么?”

    他笑,“以韩林的性子,要是知道有人冒他的名在外行骗,怕不早去砍了那些人,岂会就那么站着表示气愤?”

    佟锦恍惚了一阵,神情骤然变得急躁,“坏了,有破绽啊!”说罢转身就走。

    兰青目送她拎着裙角急奔而去,眼中带了些忍俊不禁的笑意,原来……还真是个局啊……

    一路狂奔的佟锦显然还没意识到她又被兰青一句话试出了深浅,急急地找到韩林,揪着他到小黑屋密谈去了。

    韩林也很配合,摸着下巴想了半天,严肃地问:“那一会顺天府的人来了我就闹一场?”

    佟锦高深莫测地微微点头,而后又觉得不妥,“会不会又太刻意了?”

    韩林彻底头痛了,“我早说了我不干这事,你非让我干,逼着我把一世清名赔在了潘珍珠身上!”

    听了他的抱怨佟锦面色一寒,冷笑道:“也不知是谁众目睽睽之下就敢利用我的清白名声制造绯闻!你和水明月没订上婚是你没本事,又扯我下水做什么!”

    韩林闻言怔了怔,脸上带了点不好意思,又不死心地问:“你怎么知道?哦……是不是那天我喝醉了与你说的?”

    佟锦板着面孔哼笑,“就你那智商,还用你说?”起初她的确有些莫名其妙,但后来结合了韩水两家定婚不成的消息,心中便已有了三分揣测,此时再看韩林的反应,当下便确定他那天在冰湖上有意与自己亲近是做给水明月看的。

    韩林彻底蔫了,挠了挠头,“其实是我拒绝的。”

    佟锦“嘁”了他一声,“你就装吧。”

    “真的!”韩林急了,年轻英挺的俊脸上带着几分不甘又有些愤然,“她又不喜欢我,我娶她做什么?难道给她机会将来给我戴绿帽子么?说真的,我那天虽然喝多了,但我说要娶你也不是醉话,娶谁不是娶?”

    佟锦闻言更气,一脚踹过去,“凭什么她不行了才轮到我?娶谁不是娶?你怎么不娶条狗回家!”

    韩林自知失言,挨了踹也没还嘴,佟锦看了他满布不甘的俊脸一会,冷笑一声,“原来如此,襄王有心,神女无梦,倒跟我演起自暴自弃的把戏来了!”

    韩林的脸色白了白,带上些被戳破的难堪,比起他平日里的神采飞扬,此时倒真是孤单落寞了。

    见他这样,佟锦的心软了软,又说回刚才那事,“算了,别做什么反应了,反正都是潘珍珠报的案,要是真问到你,你一推三不知也就得了,左右小允也已经离京了,一桩无头公案而己。”

    韩林倒是理解了佟锦的好意,声音也柔和下来,“那些银子全都给你,不用分我了,我原也是为你才答应的这事。”

    佟锦白他一眼,“还有今天的收益,别想赖掉。”

    韩林失笑,见她要走,情急之下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入手便感觉温热软滑,骨肉丰盈的手臂握起来弹性极佳,倒比以往接触过的一些纤瘦手臂好摸得多。

    “干什么?”佟锦不悦地盯着被他拽住的手臂。

    韩林忽地便觉手心一灼,连忙松了手,俊朗飞扬的面孔上浮了一层薄红,话到嘴边竟结巴了一下。

    “我、我是想说……上次我那话是真心的,我不愿强人所难,也知道在她心里我比不过那人,既然如此,何必硬凑到一起?所以不如娶了你,既能为你解决一些麻烦,我也不致于感觉难受。”说到这里,他揪着眉头想了想,“你也不用担心嫁给我之后的事情,我既然娶你,必不会让你受了委屈,将来你生下儿子,也定然是我定北侯府的小侯爷。”

    他这番话说出来,虽然情绪微有低落,但词意恳切,佟锦听得怔然,心中倒也有一些感动。韩林对她的情谊主要来自于儿时的交往,难得的是断了这么多年的联系,他心里却丝毫未忘,仍将她当成最信任的朋友,如果不是别无选择,韩林倒真的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结婚对象。

    “你想的倒远……”佟锦低声轻叹,却又失笑,“你说她心里没有你,你便不想娶她不想为难她,那我呢?你也不问问我心里有没有你?要是我心里也有了别人……”

    韩林微微一怔,张了张嘴,眼中带了些不敢置信的神色,“你竟也有心上人了?”

    佟锦一巴掌就赏了过去,一点迟疑都没有。

    怎么?她就那么没行情,连个心上人都不能有吗?

    重新点燃怒火的佟锦狠踹了韩林数脚后离开了小黑屋,韩林疑惑不已地追在她身后,“到底是谁?”

    此时八仙楼里已到了不少人,见着韩林纷纷上前招呼,佟锦便不理他,闷头上楼,却不料韩林脱身功夫了得,没一会又跟上来,“到底是谁?”

    要不是顾着人太多,佟锦早把他踢到楼下去了。

    韩林的好奇心正盛,突然感觉到一束目光缠着他,感应似地回望过去,恰见对面包间内的兰青收回眼去,神情温雅,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喂……”韩林看着兰青那边,问佟锦道:“他手里到底有什么好东西?你刚才换着了吗?”

    佟锦随着他的目光望过去,视线在对面停了一会,又睨着韩林,不发一语。

    韩林皱着眉,正想追问,眼中又慢慢地多了些了然与恼意,咬着牙道:“不会吧?是他?”

    佟锦还是不说话,权当默认。韩林的脸色骤然颓下,再望向那边,语气已有些无力,“真是前生的冤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