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49.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6章 列表

第86章 列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心里很急。因为潘珍珠坐走了她们来时共乘的马车,佟锦只能事先让曼音叫了佟玉帛的车子到侧门等侯。

    佟锦担心的是顺天府接到报案后直接到公主府找陶氏取证,那可就什么都晚了,是而马车赶得飞快,佟锦在车里还是连连催促,一路上惊扰了不少行人,终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顺天府衙。

    还好,到了顺天府衙的时候,佟锦看到潘珍珠的马车停在外头,应该是还没离开。

    佟锦马上下了车朝衙内走去,途经潘珍珠的马车时,车夫急急地叫住她,“大姑娘。”

    佟锦脚下稍慢,正想向他问问情况的时候,他身后车帘猛然掀开,露出潘珍珠惶惶的苍白面孔。

    佟锦错愕了一下,而后便上了车,“怎么回事?”这是销完案了?

    此时的潘珍珠没有一点往日的骄横模样,紧拽着佟锦的手,半天才低头说了一句:“你替我去说吧。”

    佟锦顿时无语。

    她还是太看得起潘珍珠了。

    “我有个法子可能会保全你的名声,就是不知道合适不合适。”佟锦拍拍她的手,“我先进去销案,一会出来再与你说。”

    潘珍珠飞快地点头,松了手。

    佟锦看着自己腕上的瘀青印痕,暗自翻了个白眼。

    佟锦又下了车,进了顺天府衙,过了约么一刻钟,又走了出来。

    再次上车,潘珍珠立时又拉紧她,“怎么样?”

    佟锦笑笑,“没事了,已经销了案。”

    潘珍珠缓了口气,冷不丁又紧张起来,“你是怎么说的?”

    “自然不会说你受骗了,”佟锦耐下性子安抚她,“只说是我们在一起开玩笑,被下人听去了听字片语,自作主张地跑来报了案。”

    “那顺天府尹相信了?”

    看着她神情中的恼意及怀疑,佟锦似笑非笑地睨着她,“不相信又能怎地?我们苦主都不追究了,他是闲着没事还要查下去吗?况且,以我父亲现时的地位,他岂会不给几分面子?刚刚当着我的面,他不仅让师爷把录案的记录销毁,更向我保证不会将此事外传,这下你放心了?”

    潘珍珠怔怔地,似乎仍是不敢相信。刚刚她来到这里,看到伫立眼前的顺天府衙,突地就觉得那庄严肃穆的府衙门前仿佛盘了一条毒蛇,过去便会要了她的命,那些手握佩刀的守门衙差更是凶恶无比,一个个目光灼灼,似能看穿所有人的内心。

    因为这种莫名的惧意,潘珍珠硬是在衙门前停了下来,直到等来了佟锦。

    以往,她是极看不起佟锦的,认为她不仅胆小懦弱,还白白浪费了身边的大好资源;可今天,见佟锦面不改色地做了她极为恐惧的事,她才真正地认识到,她和佟锦的差距有多么大!

    正三品的顺天府尹,那是她舅舅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自己也因惧怕而龟缩不前,如今却被佟锦随口吩咐,这就是家世的差距吗?

    看佟锦并没有任何的紧张无措,潘珍珠的唇角抿紧了些,微有些别扭地问道:“你刚刚说有办法……”

    佟锦便低声道:“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姑且说与你听听。”

    “韩林说你这事总归是因他而起,也不愿见你没办法和家里交待,便说要拿三千两银子给你,我回去再凑凑,也约么会有一千两,再加上你手里存的,五千两该是少不了的,其他的我们再想办法。”

    潘珍珠愣了半晌,苍白的脸上现出几分神采,“是……是他主动和你说的么……”

    佟锦摇摇头,“是我问的他,但他也没有推辞。”

    潘珍珠的神色便落了几分,但总归是比刚刚要好了。

    “就算有了五千两,还缺五千两,要我到哪里去凑这个银子!”半晌过后,潘珍珠带着不知是怒意还是后悔的语气抱怨。

    “要不然让姑姑想想办法?”她忽地灵光一闪。

    佟锦恨不能给她一个耳光!对于自己和韩林的“慷慨解囊”她不感谢也就罢了,竟还将主意打到公主头上!还真是吃定公主了是吧?

    佟锦垂下眼去,“我娘哪会有这么多钱?她的钱都是胡嬷嬷在管,你和她直接开口还快一点。”

    潘珍珠不言语了,过了一会轻哼一声,面带不忿。

    “要不……让舅舅帮忙想想办法?”佟锦小心地开口。

    潘珍珠不耐地一摆手,“他有什么办法?还不如姑姑呢!”

    “舅舅手上就没点私房钱吗?他毕竟也管着那么多铺子。”

    潘珍珠皱着眉摇头,一点耐心也不见。

    “那……不如你直接去铺子里借?”佟锦循循善诱,“你也算是铺子的少东家,从里面拿点钱想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再说,每个铺子也不用借多,一二百两,这么一来,怎么也能再凑个一千两了,等将来你手头宽裕了,再还回去也就是了。”说到这里她顿了顿,面现难色,“只是不知该怎么才能瞒下这事,要是那些掌柜向舅母报告,你可是要有麻烦了,说不定还会扯出你被骗这事来。”

    潘珍珠起点只是随便听听,后听到佟锦替她计算,每个铺子一二百两,最后才一千两?那才有几个铺子?她不屑地一笑,心里的不忿也淡了一些。佟锦虽有个不错的家世,但对于钱财却和她那母亲一样,一点概念都没有。

    不过……这法子倒也可行。

    潘珍珠开始合计哪些铺子的掌柜和自己比较熟悉,能替自己瞒下这些事。

    佟锦在旁又出主意,“还是要找你熟悉的掌柜,这样比较好说话。”

    真是废话。潘珍珠腹诽的同时心里已敲定了两家。

    “不如你把这几家铺子都列出来,不一定非得是和大掌柜好,有时候二掌柜三掌柜手里的权限也不小,而且又不像大掌柜那样时时听命于舅母,更方便你行事啊。”

    潘珍珠想了想,也觉得有理,那些铺子的大掌柜都是自个老娘一手提拔的,鲜少有能听命于自己的。

    不过……潘珍珠也不傻,对于佟锦,她还是有防备心理的,就算要写,也不能当着佟锦的面。

    佟锦却没有丝毫自觉,已使唤曼音去买纸笔了,那焦急的模样,倒似比她还急上三分。

    没一会,纸笔备齐,佟锦又让曼音挖了块积雪放于砚中化墨,又沾了笔,提袖将笔递了过来。

    “我们得快点,虽然这边的案子销了,但来报案的人是韩林手底下的,现在也不知去了哪里,要是他露了风声……”

    潘珍珠也是心急如焚,但还是有些迟疑。佟锦见她不接笔,便将笔搭于砚上,“你快些写吧,我再去找韩林商量一下,看看他还能不能筹到更多银子。”说完,转身下了马车。

    潘珍珠倒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在了,这佟锦……还挺识趣的……

    佟锦走后,潘珍珠便把自己印象中存在的铺子写完,如此一来果然一目了然,又依着列表上的远近亲疏,重点勾出几个。

    因为早有准备,潘珍珠净捡自己有把握的铺子去,有的是依着自己的面子,有的是打着她大哥的名号,去了五六家,竟万分顺利,手头的银票也有两千来两,照这个势头下去,再转几家,她的任务就能完成了。

    又去了一家绸缎行,出来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一个小丫头。

    潘珍珠记得这丫头是跟在佟锦身边的,瘦瘦小小弱不禁风的,叫……叫什么来着?

    正想着,那丫头上前拜见,“奴婢曼音见过表姑娘。”

    “我家姑娘说小侯爷那边还能再出五百两,怕表姑娘着急,让我过来给姑娘报个信。”

    潘珍珠自然高兴,同时也暗暗警惕,“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曼音浅浅一笑,“表姑娘上次领我们姑娘来过这里,我们姑娘估计表姑娘会过来,就让奴婢在这等着。”

    潘珍珠这才点点头,这里她的确带佟锦来过,还送了她不少衣料。

    “表姑娘可有什么话让奴婢带给姑娘?”曼音讨好地上前扶着潘珍珠下了铺子前的石阶。

    潘珍珠心中蔑视,但觉得佟锦今日倒真帮她不少,便也不表现出来,只是让自个的丫头取了些散钱拿给曼音,看她受宠若惊的模样,心中不由暗暗同情起佟锦来。

    几钱碎银就能让这丫头高兴成这样,想来平时是见不着银子的,佟锦平日的待遇也可想而知。

    “让你家姑娘晚上过公主府去吧,我们见面再说。”

    曼音应了声,正待离开,绸缎铺前面突然起了骚乱,原本停在那里的马车不知何故惊了马,车夫正在极力安抚。

    “表姑娘先进去避避。”曼音几步走到潘珍珠之前,“奴婢去看看。”

    曼音的示好潘珍珠应得心安理得,转身回了绸缎铺子,任曼音过去。

    在车夫和铺子伙计的全力配合下,马匹终于安抚下来,却是不知哪个顽皮孩子扔的炮竹,这才惊了马。

    曼音小心地扶潘珍珠上了马车,又赔着笑容,直将马车目送老远。

    潘珍珠的丫头扣儿自车窗处收回目光,好笑地道:“那小丫头似乎想跟着姑娘呢。”

    潘珍珠敷衍地哼了一声,心里终是平衡得多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