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50.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7章 分赃

第87章 分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你可真够损的……”

    这是三日后佟锦与韩林相约在清源寺碰面时,韩林对佟锦的评价。

    “我这是在帮忙啊。”佟锦头眼不抬,把那天拍卖会的账单递给身旁的和尚,“省得她漏想了哪个,到时候凑不齐钱,倒霉的是她!再说我也出钱了啊,四千五百两,你当是假的啊!”

    韩林无语,“那钱本来就是人家的啊……”

    “怎么?心疼了?”佟锦笑得弯了眼,“我会把你这份体贴转达给珍珠姑娘的。”

    “别啊!”韩林险些跳起来,“她这两天已经不断的在向我表达‘谢意’了,我在想要不要把你供出去。”

    佟锦手里演算的笔不停,“好啊,你供出我,我就到处宣扬你暗恋水明月那事。”

    韩林彻底蔫了,看了看低头看账,根本不掺和进来的和尚一眼,撇了撇嘴。

    “我真怀疑你是个假和尚,有你这么贪钱的吗?”

    当初佟锦说另一个和伙人是三枷和尚的时候,他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三枷最近在京城势头很猛,人气直逼万觉寺的苦竹老和尚,主要还是他皮相长的好,又会打扮,佛经也讲的不错,还会给人看个相什么的,说出来简直全是优点,除了贪钱。

    那天拍卖的压轴拍品就是三枷的佛经,拍卖所得都会捐给清源寺做修寺基金,当然对外是这么说,实际上除了那点零头被用于寺庙修缮,剩下的大头二一添作五,都被他们三个瓜分了。

    “和尚也得吃饭啊。”和尚头眼不抬地回答。

    看他们两个专心算账的模样,韩林彻底服了,“我看你们倒挺登对,一对儿贪钱的!”

    和尚拨弄算盘的纤长手指轻抖了一下,抬起眼来,优雅而淡然。他细细地端详着韩林,口唇轻启,“情深不寿,强极则辱。”

    八字吐出,让素来没心没肺的韩林大惊失色。

    “你不是认真的吧?”对于看相这回事,韩林虽说不全信,但也不会完全不信。尤其这话还是出于最近比较著名的三枷和尚之口。

    看他的样子,佟锦失笑,“他要认真的就该向你收费了。”

    一旁的和尚长眸瞥来,见佟锦一副嘲笑韩林的模样,便垂了眼眸,也跟着无声笑了笑。

    韩林这才又惊又疑地放下心来,但心里总觉得不自在,想起他对水明月的感情,似乎正应了三枷的话,虽然情浓,却不得回应,无法长久。

    “除去一切费用,我们每人各得一千七百两。”佟锦放下笔,打断韩林的思绪。

    和尚微微点头,表示佟锦算的对。又探头过来看佟锦演算的草纸,“这是什么计算方法?”

    佟锦顺手揉了自己写着阿拉伯数字与数学公式的草纸,笑着应付过去,又嘲弄韩林道:“怎么?一天就赚了一千七百两,还不满意?”

    能赚这么多其实也出乎佟锦的意料之外,虽然当时布了些托价的暗桩,但也只能起到关键时刻提一把的作用,还得小心不能把价钱提得过高砸到自己手里,所以起到的作用也有限。倒是三枷那本经书引得了大家的追价,最后由温雅公主三千两拍下,说是要回宫孝顺太后,这才没有拍到更高的价钱。

    佟锦兀自唏嘘,和尚也似乎有些惋惜,韩林立时举双手投降,“我满意,满意死了。”

    佟锦这才点点头,“这就对了。”

    被佟锦这么一搅,韩林也忘了适前的不痛快,一弹指间的一份铺面列表,“这东西你要怎么办?”

    佟锦从他手中抽出那份单子看了看,长叹了一声。

    那天曼音回来给她这份抄录的单子时,她虽有心理准备,却还是受惊不小。大大小小的铺面竟有二三十家,这还只是铺面,不包括庄子宅院。这么多铺子,一年的进项可谓惊人。

    “陶氏倒也真有本事。”佟锦不认为这些发展良好的铺子都是从公主府贪墨的,但最初置办这些铺子的本金,肯定少不了公主府的贡献。

    “你有主意了?”韩林陪着佟锦胡闹了两回,现在倒有点难以罢手了,何况前两次只称得上小打小闹,哪有揪出陶氏给公主平反来得有趣?

    佟锦却摇了摇头。能骗出这份单子纯属意外,要是潘珍珠的警惕性再高一点点,她也是无法得逞的,但如今单子到手了,她又能怎么办呢?把单子直接给胡嬷嬷看,让她们狗咬狗?似乎不是什么好主意。

    “先留着吧,总会有用的。”

    公主府现在仍是一个铁桶,虽然胡嬷嬷那边已有些松动,但显然还不能撼动陶氏的地位,眼下最要紧的是不能打草惊蛇,否则陶氏有了防范,就更难下手了。

    “你这段时间得稳住潘珍珠,就算被我舅妈知道了她从铺子里拿钱,也不能让她供出我们来。”

    被分配了任务的韩林莫名其妙,“我们?又关我什么事?”

    佟锦握了握拳,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就点点头,“明白了,绝对不能供出我们。”

    佟锦舒心了,又向和尚道:“最近我可能要多借你的名头出门,对外就说来了清源寺吃斋,你得对好口供啊。”

    和尚少有的好奇,“其实你要去哪?”

    佟锦难得地扭捏了一下,“约会。”

    和尚微怔,韩林已皱着眉头问:“和谁?兰青?”

    佟锦笑笑,“成亲之前,总得联络一下感情。”

    “什么?”韩林猛地撑起身子越过半张桌面,探到佟锦面前,“你们都到这一步了?”

    佟锦哼笑,“有能耐你也约你的郡主娘娘去。”虽然是合作婚姻,但她也做好了要与兰青共渡余生的准备,自然不愿因为那天的事让两人心中留下什么芥蒂,所以昨天便悄悄让曼音去给兰青传了话。

    韩林突地沉默下去,忍了几次,终是忍不住道:“你知不知道,兰青心里……”

    “所以才要解决啊。”佟锦一副悠然的模样,全然不放在心上。

    她没想着能解决掉兰青的心中所想,但最起码,她希望他们能在相处时都能感到舒适,要不然他们一见面就总想到水明月或者其他人的问题,那可就糟透了。

    过了两日,佟锦以要去清源寺吃斋为由向老夫人请假,老夫人果然应允,又嘱咐她替自己在佛祖面前多烧两柱香。

    佟锦一一应下,这才又去向柳氏及佟介远辞行。

    因为韩林的关系,佟介远近来对佟锦的态度不错,以致佟锦都不太敢想一旦他发现她要嫁的人是兰青,他会有什么样的暴怒反应。

    柳氏这两天也颇有些春风得意的姿态,对佟锦不仅未加刁难,还主动拿了五十两银子给她做香火钱。

    佟锦不禁暗笑,柳氏也得意得太早了点。

    那日拍卖会,佟玉帛果然不是无地放矢,拍卖进行了一半,七皇子到场,后面还跟了兴味盎然的太子殿下。

    因为那天佟锦在潘珍珠一事上颇费心思,又要忙着给曼音制造机会,故而到拍卖将要结束之时才回到八仙楼,那时太子已然离去,她自然也没看到佟玉帛的表现。最后散场时孔梦云说了句话,“太子离去的时候,你那庶妹又不见了哦~”

    佟玉帛是入不得这些贵女的眼的,也只有孔梦云会留意她,但留意归留意,也是没看到佟玉帛私下的动作,一切只能靠猜测。

    看来是有了进展的,要不然柳氏也不会表现得这么扬眉吐气了,只是她就不想想,太子殿下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佟玉帛那些自以为是的小伎俩,怎会瞒过太子的眼睛?

    辞别了众人后,佟锦乘车离府。

    赶车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叫王老实,是在栖霞阁守门的刘妈妈的丈夫,原是在外院做扫洒的,佟锦禀过老夫人后,要到了自己身边,充当车夫。

    王老实很珍惜这次机会,对佟锦的吩咐全都认真相待,现在佟锦说先去八仙楼,他也不问缘由,便赶车朝八仙楼而去。

    佟锦在八仙楼的侧门下了车,经由那个小院进了酒楼,不用小二招呼,直朝三楼而去。

    还是那个房间,佟锦在房外没见到伺候的人,还以为对方没来,便省了敲门,推门而入。

    一股淡淡的酒香立时扑了出来。

    “就这么来了?”桌边坐着的人放下手中酒杯,看着门口简单装扮的佟锦。

    佟锦微微错愕,这才笑着转身关了门,顺手解下肩上斗篷置于一旁,来到桌边坐下。

    “不然呢?莫不是要敲锣打鼓的来私会?”她笑问。

    对面那人给她斟酒一杯,动作优雅流畅,微微垂着双目,也跟着笑,“既是私会,自然越隐蔽越好,你倒有些明目张胆了,万一我们之间出了什么意外……”

    佟锦这时才听出他的意思,是在担心她的名声,不由奇道:“为何会有意外?难道短短几日不见,你就移情别恋了?”

    失笑声骤然传来,他脸上的笑意却淡了些,“上次府上二小姐的事……让我母亲有些恼怒,她打定主意要另选她人,我至今还没能完全说服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