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51.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8章 融洽

第88章 融洽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要不就和你娘说,我们已经生米煮了熟饭?”佟锦随意地说着,端起酒杯闻了闻。

    半晌没听到声音,佟锦把注意力从散发着淡淡玫瑰气味的酒水上移开,抬眼看了看。

    那人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眼中带着些莫名的跃动。

    “倒不是不行。”他长指轻勾,执杯置于唇边缓缓尽饮,“只是担心我母亲会因此对你更具成见。”

    他的认真让佟锦的脸“腾”地烧了起来,手也跟着轻抖了一下,连忙放下酒杯,“我是说笑的。”

    他垂眸轻笑,淡淡地“嗯”了一声。

    对于他妻子的人选,王妃的确不愿再登佟家的门,而那日在八仙楼后的小院偶遇水明月,聊起此事,她竟也向他提供了两个名字。一个虽然家世不及佟锦,但门户低些,更能一心地支持他;另一个家世不错,却因早年生病而错过婚期,至今身体也不是很好,是而一直待字闺中。

    水明月比较倾向于后者,说的倒也有些道理,他娶妻只是为了寻求政治支持,身体差些,却是不碍事的。而一旦娶了这位病姑娘,对方家中对他定然充满感激,回报自然也就丰厚,比起在家并不是很受宠的佟锦来说,又是强出不少了。

    “大早上的,别喝酒了。”

    对面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放下酒杯,看佟锦颇不自在的脸上已布了一层薄红,不由失笑,“还没喝你就醉了?”

    佟锦闻言脸上更热,以手作扇在颊边扇了几下,站起身来,“不如出去逛逛?”

    “就这样?”他打量着她。

    佟锦便开门向静云吩咐了几句。

    没一会,八仙楼内走出两个头戴帷帽的身影。

    “清源寺的后山种了许多迎春,过几天应该要开了,到时候一起去看看吧?”

    身旁的人脚下微微顿了顿,佟锦察觉,转头过去笑道:“你都心生退意了,我再不主动点,怎么行?”

    兰青突然很庆幸自己戴了帷帽,要不然他那难得一见的糗样很可能暴露于人前。

    谁说他心生退意了?嗯?他心里不服,只是有点阻碍,他便想着问问她的意思,看看她还要不要继续下去而己,怎么就成了他心生退意了?

    “既已答应了你,我自会努力做到。”他跟上去,做下承诺。

    佟锦的轻笑声自帷纱后传来,“嗯,那要抓紧,我快等不及了。”

    兰青又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

    “你要去哪?”见她随意地走着,但又方向明确,兰青不由好奇地问道。

    “找约会的地方啊。”佟锦的心情不错,到目前为止,她和兰青相处的都很融洽,而兰青也不是那种不听别人说话的人,那么将来相处起来也会很轻松吧。

    “到了。”佟锦住了脚步,拐进一家铺子。

    兰青抬头看看,“陈氏书局”。

    这地方?约会?他摇摇头,抬腿跟进。

    这间书局的规模颇大,因为时间尚早,书局的伙计都在忙着扫洒,一时间没人过来招呼。

    佟锦也不在意,和兰青招呼了一声便转身走进一侧书架林立之处。

    她看书向来只看杂文游记,现在找书也是如此,没一会手里就多了几本诸如《博物手札》之类的书册。

    “推荐你看这本。”跟了她半天的兰青自书架上取下一本递给她。

    “《山河博文录》?”佟锦接过随手一翻,“这本我有了……哎?”她暂时将手里其他的书册放下,“这竟是注释版的?”

    虽然已渐渐熟悉了这里的生活,但佟锦对这里的地理风貌还是一无所知,她的行动范围至多就在京城一带,所以对这类的山河广物记事特别感兴趣,她的书房里也堆了许多这类的书。

    为了不影响视线,佟锦将帷纱掀至头顶,兴味盎然地翻了几页,便将这书牢牢拿在手中,又将原先挑好的书放回了几本,都是类型相似的书籍。

    “既喜欢,为什么不全买下?”他盯着她放回的那几本书。

    佟锦随意地道:“书籍的印刷量有限,我选这几本也是因为里面含有注释,现在有了你推荐的这本,自然不用再买他们回去盛灰,也免得占了其他人的资源。”说完她愣了一下,抬头看看同样错愕的兰青,突地失笑,“这么说是不是能显得我很特别?”

    这句话却是她以前上大学的时候,陪一个曾经暗恋过的男生去买书,他当时的言论。

    明明前一阵子还时常想起那个男生的,来到这里仅仅半年,却觉得以前的人和事统统离自己十万八千里了,就像上辈子的事一样。

    佟锦的情绪低落只有那么一瞬,便又精神起来,笑着说:“其实是我囊中羞涩,要是你肯买单,我就多买几本。”

    兰青轻笑,“那天的拍卖你赚了不少吧?”

    佟锦眨眨眼,正要说话,身后传来书局伙计的声音。

    “二位看好了哪些书?要不要小的帮忙找找?”

    佟锦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去,兰青快她一步拂下她的帷纱,待她转过去的时候又变成蒙面人了。

    佟锦过去把手里的书交给伙计,又道:“我家姑娘前几日在你们这订了一本书,是有关海外算术的,不知找到了没有?”

    那伙计当即道:“贵府姑娘可是姓佟?”

    佟锦点了点头,那伙计便将她引到柜台前去,笑着说:“你们姑娘的运气不错,这类书本是极少的,我们东家也是跑遍了京城才搜罗到了一本。”说罢从柜台下拿出一个木盒来。

    佟锦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本半旧的书册,书名是“海来算经讲义”。

    佟锦翻了几页,满意地笑道:“就是这类的书,麻烦转告你们东主,这种书要是还有,我们姑娘都是要的。”

    那小二一口答应下来,待结账时佟锦并不动手,回头看了看兰青。

    兰青苦笑着上前,替她结了账。

    “这便算是你赠我的,下次我要回赠的。”要出门的时候佟锦说。

    “嗯。”兰青的回答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愉悦,“你便赠我一枝迎春吧。”便是答应了下次的约会。

    此时有人自外而入,书局的伙计迎过去,“东家。”

    那人笑着应了声,又看到佟锦手中的盒子,大为感兴趣地道:“原来这书是姑娘要的,倒是稀奇。”

    佟锦与他对答两句,只说是自家姑娘要的,又让他再有这类的书一定替自己留着。

    他们说话的时候,兰青一直盯着那人的腰间,突然笑道:“兄台的玉佩十分别致,不知是由何处购得?”

    那人也是个好客的,当即执起玉佩递到兰青面前,“这是从当铺里得来的,要价不菲,我也觉得不错。”

    兰青却并不去碰那玉佩,借着那人的手看了一会,微微点头,似在赞赏。

    出了书局后,佟锦迫不及待地问:“那玉佩怎么了?”

    兰青一愣,“什么怎么了?”

    佟锦哼哼地笑了两声,“你什么好宝贝没见过?怎会一见面就留意人家的玉佩,还问他从哪里得来的?”

    兰青微哂,“你可以去顺天府衙帮忙破案了。”

    佟锦就得意起来,晃了一会才又记起自己还没得到答案,连忙又问。

    “像是宫里的东西。”兰青倒也不瞒她,“看着眼熟。”

    佟锦点点头,便不再问了。

    宫里的东西流落到当铺里,自然是有它的内情所在,佟锦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不过心里对兰青的坦白却是又满意了几分。

    “你那本书是用来做什么的?”兰青也不再提这事,转问起那本算经,“你要看?”

    “送朋友的。”佟锦随便答了一句。

    谁?这句话兰青却没能问出口来,音节在唇边转了一圈又咽了回去。

    她不问他任何有关私事的东西,那么他是不是也该懂得何为公平相待呢?只是虽然这么想着,韩林的名字却一直转在他的脑中,久久不散。

    对于韩林,他的心里不是没有疑惑。佟锦想找人合作,韩林无疑是比他更为适合的人选。

    她说想要一个长久的皇亲名分,定北侯府是两位皇子的外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要比平安王府这个虽然老牌,但却和皇室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宗室来得牢靠。

    为什么会选他呢?

    回到平安王府时,天色已过了午时。

    兰青才一入府,府内管家便迎了上来,“世子,王妃已等你半天了。”

    兰青笑着向管家道了谢,转了方向便朝王妃居住的怡春园而去。

    王妃何氏,无论在何时都保持着雍容完美的态度与妆容,此时纵然午睡才起,也不允许自己有丝毫倦怠。

    “最近觉得怎么样?”何氏端坐在暖坑上打量着外表出色得没有一丝瑕疵的儿子。

    兰青唇边含笑,带些无奈地摇摇头,“还是没有进展,灵石内的灵气在我体内无法存留,至多两个时辰便会消散无踪。”

    这个答案何氏已听了几年,如今也不过是循例一问,连她自己都不期待会有奇迹出现了。

    轻叹一声,何氏说起叫他过来的正事,“明月郡主是不是推荐了两个人给你?你为何没与我提起过?”

    兰青低头啜了口茶水,“现在母妃不也知道了么?”

    何氏不太满意他这样的态度,但心中对自己这唯一的儿子毕竟怜惜,便也不说他,只是道:“明月郡主送了帖子过来,约了刑大人的家眷十日后在恩国公府小聚,介时你也随我过去,与他们见见面。”

    刑大人便是那位病姑娘的父亲。

    十日后……兰青计算着日子,歉然一笑,“那天我去不成了。”

    何氏一怔,“为何?”

    “……要去看迎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