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52.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9章 春来

第89章 春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时间飞快,前脚觉得才过了年,后脚就到了二月初二。

    借着“龙抬头”的日子,佟老夫人将安家的人叫来一同团聚,佟七锤从宫中告了假,揽月公主也在晚饭前过到府中,一时间人竟是齐了。

    佟府已有许久没这么热闹过了,加之安老夫人一行人节后便要返回临阳,连团圆带践行,气氛自不会差。

    老夫人与安老夫人依依不舍,最后全都落了泪,她们年纪大了,这一别,也不知还有没有再见之日!

    “允之就托付给介远了。”安老夫人擦着眼角叫过安允之,“我与你父亲都不在你身边,你万事都要听你叔叔的,尤其不许好勇斗狠,明白吗?”

    安老夫人的嘱咐安允之慎重地一一应下,又与佟介远表了决心,这才又回到座位上,不着痕迹地瞥了眼佟锦。

    自上次过后,这是他们第一次再见,但此后他要长住于佟府之中,见面的次数必不会少。

    佟锦却对他的视线恍若未闻,只顾着与安芯蕊低声说话,让安允之一阵气闷。

    席聚深夜,再好的筵席终有散去之日。公主第一个离去,过了一会,安老夫人的精神明显不济,纵然不舍,但也明白不可能无休止地留下去,也就起身告辞,老姐俩儿又是对望垂泪,好一会才散了。

    看老夫人伤心感慨的模样,佟锦便忍下也要离开的想法,陪老夫人回了畅松园说了好一会话,待老夫人有些困了,上床安歇这才回了栖霞阁。

    次日清晨,佟锦又是早早起来。

    因昨天耽搁得太晚,佟锦梳洗打扮时都是半梦半醒的,后来好不容易出了门,也是哈欠连天。

    因已事先报备过,佟锦可以直接出门,并不要再去向老夫人道别,柳氏那边她也懒得过去,反正她们的关系就是那样,去再多次,也无法缓和,她也没想过要缓和。

    出了佟府的大门,王老实已经驾着马车等在门外了。佟锦才刚上车,便听一阵急促马蹄声朝这边来了,少不得又要探头去看,却是安允之。

    安允之见了佟锦这副出行的架式有些意外,但也没说什么,板着脸朝她点了点头,便进府去了。

    过了一阵子,在佟锦的马车就要出城的时候,耳熟的马蹄声又来了,就跟在车外。

    佟锦便掀起车窗帘子,果然,又是安允之。

    “祖母怕姨奶奶难过,早起便动身出京了,让我过来和姨奶奶交待一声。”

    佟锦点点头,半天也没明白他追上来就为了向她解释这事?

    “听姨奶奶说你要去清源寺?”安允之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两声,“正巧我也要去拜访三枷法师,一起走吧。”

    佟锦呆了呆,“我……我这马车走的慢,你还是先行一步吧。”

    安允之把脸一板,“我不怕慢。”说罢拍马前行,赶到马车前引路。

    佟锦有点头疼,打个哈欠的功夫马车就已出了城门,刚过了护城河,另一辆装饰简朴的青顶黑漆马车便跟了上来,赶车的正是兰青的小厮兰石。

    安允之见状马速慢了些,堕到兰青的马车旁观察情况。佟锦没办法,只好叫停了马车,下了车对还搞不清状况探头来看的兰青无奈地福了福。

    “刚刚没看出是世子的车驾,怠慢之处还望世子见谅。”她强忍着哈欠眨了眨眼,“不知世子清早出城欲往何处?”

    兰青瞥一眼下了马的安允之,对着佟锦轻笑,“要往清源寺,佟姑娘呢?”

    “太巧了!我们也正要往那去!”佟锦自己都不忍心再说下去了,太假了。

    安允之看看她,再看看兰青,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又好像抓不到关键一样。

    三人两车一马地先后到了清源寺,佟锦下车的时候看到前方安允之的背影,不禁一阵气苦。

    最别扭的也不过如此了吧?佟锦虽然不会自大到认为安允之是为她而来,但这颗硕大的电灯泡已经严重影响了她的情绪。

    “上次你可没说今日是三人约会。”

    兰青饱含笑意的耳音在佟锦耳边低低响起。

    佟锦无奈地看他一眼,没好气地嘀咕一句:“让你看看,我也不是没有行情的!”

    兰青闻言笑容更甚,“别忘了你要赠我的迎春。”说完在安允之回头前快走两步,与佟锦拉开些距离。

    比起万觉寺来,清源寺只能算是一个小规模的寺院,不过胜在清静雅致,在三枷出了名后,这里的香火也渐渐鼎盛起来。

    今天三枷出奇地没安排通告,以至于他突然出现迎了几人进入禅房时,佟锦还暗暗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怎么没出去捞金呢?

    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场面话,佟锦便让静云拿出一个盒子给了三枷,正是那日在书局收到的装有算经的那个。

    看着正在努力修炼“面竣禅”的三枷神情中现了波动,佟锦笑笑,“上次本想讲给你听听的,但我口才有限,一时半会的也说不清楚,不如你自己看。”

    三枷点点头,“多谢佟施主。”

    佟锦等他郑重将盒子收好,这才又指着安允之,“我这表哥素来敬佩大师,今日特来拜访,还望大师多加指点才是。”

    此时三枷一双长眸中的波动已完全平复,又是那庄重肃穆的神情,略略沉思过后,他双手合十,“贫僧道行浅薄……”

    佟锦伸出三根指头端了小几上的茶碗,笑道:“大师过谦了。”

    三枷微低下头,单手立于胸前,“既然佟施主这么说,贫僧就托大一次,为安公子排个命理吧。安公子,请禅堂相侯。”说罢起身,竟也不等安允之,自行离去。

    安允之有口难言啊!他来这可不是为了排什么命理的,但拜访三枷也确实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竟是骑虎难下了。

    待安允之不情不愿地去了禅堂,佟锦这才放心地打了个哈欠,又抱怨道:“平白的多花我五十两银子!”

    兰青本就觉得佟锦和三枷说话时有些古怪,此时听她一说,再细细一想,不由无语半晌,他们刚才那样……竟是在讨价还价吗……

    看兰青微菜的脸色佟锦就知道他的心情如何,不由大笑,“他就是有些爱钱,但专业性还是很强的,你们家有什么理佛念经的事都可以找他,不过别和他讲价,他该糊弄你了。”说完这些,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精神一些,站起身来道:“快走吧,排个命理顶多一个时辰,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兰青无语又失笑,“倒像要去做什么坏事。”

    数日不见,佟锦的脸皮又厚了不少,闻言轻笑,“要是你不赖账,做点坏事也无妨。”

    兰青微滞,随后跟上她的脚步,展眉舒目,“我的信誉向来不错。”

    时值初春,空气中还带着寒峭,花未红草未绿,多是一片枯景,可清源寺的后山却是满溢生机,嫩黄小花缀在初发的嫩叶中仿如遍布的星辰,一簇簇的惹人心喜。

    “我的还礼呢?”坡顶之处,兰青微侧着头,看向高度只及自己肩头的佟锦。

    佟锦抬头,朝他扬眉一笑,“就这么点事,今天就念叨了几回,也不嫌吵。”嘴上抱怨,手里却已多了一方汗巾,塞到他的手中。

    兰青抖开那方淡青色的汗巾,比女子用的丝帕大上一些,却是男子的制式。汗巾一角,绣着一枝花期正盛的嫩黄迎春。

    “鲜花易凋,不如绣在帕上,虽少了些芬芳,却得长久。”

    话中明白的弦外之音让兰青不由失笑,他抬眼看向身边的少女,见她面带微笑不闪不避地与自己对视,笑容柔和目光清朗,不急躁,也不退缩,平凡得常被忽略的清秀容颜突地就深刻起来。

    带着寒凉的轻风袭过,拂下她鬓边的几许发丝,垂在颊侧随风柔动。

    他便伸出手去,勾起她的鬓发替她拢回耳后,不可避免地肌肤触碰,让她微红了脸,也让他指尖微颤。

    “金英翠萼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

    极低的话语随风飘散,似感概,也似承诺。

    “过几天奉安公主设宴品香,也请了我和我母亲,小公爷又请了许多世家子弟借机共聚……”佟锦笑问:“你去吗?”

    看着她颊边未褪的红霞,兰青心头微漾,反问:“你呢?”

    “你去我就去。”她答得毫不勉强。

    兰青轻笑,“你去我便去。”

    “那便说定了。”她眉眼俱弯。

    “嗯。”

    恩国公府的品香宴,自然是请了他的,因为他便是品香宴的主角之一。水明月得知他今日有事不能前往相亲现场,便将宴期推后几日。虽然他早在决定来赏迎春时就做好了打算不会出席,可他却不知道,水明月竟也请了她去。

    水明月是知道他们之间的协定的,既然如此,又为何把她也请到那注定会让他们尴尬的宴中?兰青猜不透,不过这样也好,可以借此机会让王妃见见她,以解王妃心结。

    目光由身边放眼赏花的少女移至手中的汗巾上,他微微扬唇。其实那迎春绣的并不是很好,大概由于不擅控制收线力道,以至于绣花处的布料微微揪着,但那簇嫩黄却是娇美之极,温暖得有如春风拂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