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53.html"}})();
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0章 变数
    今天最郁闷的当属安允之。

    他不知抽了什么风,放着好好的差事不错,误了全勤,巴巴地跑到山上来听个和尚胡说八道!最可气的是末了还向他要钱,那厚厚一本香火善缘簿子摆在面前,他就算脸皮再厚,也没法视而不见。

    等他昏头涨脑地终于排完了命理,佟锦也打算要走了,说是突然想起家中有事,不能留下吃斋了,倒是兰青,表示要多留一阵,替王妃祈福。

    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安允之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似的。

    “表妹。”回程之时,安允之别扭地骑马走在马车之侧。

    佟锦隔着窗帘与他说话,“怎么了?是不是法师批的命理不佳?”

    安允之沉默了一会,“你和兰青世子很熟吗?”

    “还可以吧。”佟锦紧张了一下,虽然她和兰青的相处十分不错,但以目前来看,还不是向家里交待的最好时机。“在聚会时碰过几次面。”

    “世子似乎很少出席聚会吧?”安允之的声音中带了些遗憾,“只有上次拍卖的时候……”

    佟锦为他是怕全程无言太过尴尬所以才找了话题来聊,便随意地道:“的确不多,不过过几日恩国公府的品香宴他却是要去的。”

    安允之随即问道:“那你去吗?”

    “嗯……还没决定,不过倒是请了我和我娘。”

    “那……”安允之竟吱唔起来,半天才硬着头皮问:“能不能也带我去?”

    佟锦这时才觉得古怪,掀了车帘看出去,见安允之俊脸微红,带着一抹无法忽视的窘然。

    佟锦的嘴角抽搐一下,便听安允之继续道:“我对世子……十分崇拜……若能攀谈一二……不胜荣幸……”

    佟锦的嘴巴能直接塞下一个鸡蛋了。

    “搞什么……”佟锦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天才少年了,“你今天离他最近的时候不超过两步远,你还对他不理不睬的……”她还以为他是不愿和兰青说话哪……

    “什么不理不睬!”安允之一下就激动了,“是你根本没给我引见好不好!我怎么开口!”

    “有吗?”佟锦目带疑惑地想了半天,一会又讪讪地道:“我一直以为你们早就认识啊……再说了,人就在你面前,你想聊就直接说话啊,装什么酷啊!恐怕他现在已经觉得你在看不起他了。”

    “什么!”

    天才少年倍受打击的表情让佟锦不忍再看,摇着头拉下窗帘,遮住外头的视线后又忍不住笑到肚子生疼,原来傲娇少年的某些神经这么不灵光,倒显得可爱了不少。

    不过佟锦还是很善良的,最后仍是答应了安允之品香宴会带他一同前往。

    晚饭之时,佟锦向家人说了自己要出席品香宴一事,老夫人自然同意,佟介远却微微皱了眉。

    “最近出去得有些多了。”

    佟锦便再三保证以后会减少外出时间,老夫人倒并无不可,只是提醒佟锦,“三月初五是太后娘娘寿诞,你与公主少不得进宫恭贺,这段时间多置办几套新衣首饰,也好给太后娘娘留些好印象。”

    老夫人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如果佟锦能得太后一两句赞赏,她的身价自然会大大提升,那么将来与定北侯府议亲也不会显得多么高攀。

    佟锦大概能猜到老夫人的想法,只是太后对揽月公主向来冷淡,连带着对她这个名义上的外孙女也没什么感情,不然过年的时候就不会连面都不给见就让她们回来了。

    虽是如此,佟锦依然笑着点头,“知道了奶奶。”

    老夫人微微点头,又看着一旁沉默用餐的安允之,心中不免又觉惋惜。

    三日后,揽月公主带着佟锦与安允之共赴恩国公府。

    奉安公主是个灿如骄阳的女人,从她今时今日的仪态气度,不难想象少女时期的奉安公主散发着怎样骄傲明媚的光彩,又经过数十年的沉淀,才成就了这般的大气风华。

    相较之下,揽月公主便像一颗精致的珍珠,单看时固然美丽,但与明日置在一处,无须比较,便已被烈烈日光掩去所有光芒。

    看奉安公主应对命妇贵女落落大方游刃有余,佟锦便不禁同情起坐于角落的老娘。

    明明是怯懦的性子却极爱参加这样的聚会,仿佛只要看着他人热闹,自己便会心满意足地认为自己已经全程参与。

    这是多么无助的一种孤独。

    “他怎么也来了?”看着窗外经过的一众世家子弟,佟锦眼尖地看到了百里吹飞的身影。

    “锦娘,你和你这表哥以前真没有什么接触吗?”不然他怎么就这么自作多情地认为她对他有好感?刚才还隔窗向她飞眼来着。

    等了半天,却没等到锦娘的回答。

    佟锦又问了一次,锦娘才回过神一般地道:“真的没有,我们见面的次数都很少……”

    佟锦只是随意地问,也没料想会有什么惊喜的答案,心神自然不集中,此时却是又见到外面人群中那轻易便能寻得的身影,在这初春犹带寒意之际,竟摸了一方汗巾出来拭了拭额角。

    汗巾的一隅,那娇黄的迎春肆意招展,让佟锦忍不住扬了唇角。

    这个人……往日见他都是温和有礼的模样,不想竟也有这样明目张胆的时候。

    “阿锦……阿锦?”

    佟锦蓦然回过神来,“怎么了?”

    锦娘沉默了久久,“我是不是马上就能走了?”

    佟锦默然。

    原本在她的熏染下,锦娘已变得开朗多了,可最近又沉默下去,整日也难得和她说上一句话。

    “你害怕吗?”如果愿望达成,锦娘的离去到底是新生还是死亡,谁也无法预测。

    “不……”锦娘心事重重的,又没了声音。

    佟锦不知该如何安慰她,索性就任她沉默,又找了个由头告辞出来,在园中闲逛。

    “锦娘?”水明月满带笑容地迎过来,身边跟着一个身量清瘦的姑娘。

    水明月很少这么亲昵地喊她,让佟锦觉得挺不自在。

    “这是要去哪?”水明月遗传了奉安公主的美貌与气质,又因自小的成长环境,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耀眼光环,无论在哪里都难以被人忽视。

    佟锦陪着笑,“屋里坐久了有些闷,就出来走走,顺便看看梦云来了没有。”

    “她家中临时有事,”水明月十分顺手地挽上她,“早上才派人来说今天来不了了。”

    佟锦微有些失望地点点头,孔梦云不来,就意味着今天一天她都得听人说场面话,没有丝毫乐趣可言了。

    “这位是茉华,”走了一段水明月才替佟锦介绍身边那姑娘,“她父亲是刑部尚书刑大人。”

    佟锦便与刑茉华相互见了礼,又笑道:“你父亲姓刑,又是刑部尚书,可真是有缘又有趣。”

    刑茉华也跟着轻轻一笑,“还好不是姓‘工’,否则以我爹爹对工事的理解,他该头痛万分了。”

    现在这样的口水话已经难不倒佟锦了,聊了几句后,便觉得这位刑姑娘说话气短,好像有某些不足之症。

    刑茉华似看出了佟锦的疑惑,笑道:“我自小便有心疾,能维持到今天已实属不易了。”

    佟锦见她对自己的病情毫不避讳,心里不由对她生了些好感。

    水明月见两人聊得不错,便由佟锦肘弯处抽出手来,将她与刑茉华拉至一处,笑着道:“锦娘先陪茉华走走,我去看看世子那边可有空闲,约来小聚片刻也好。”

    刑茉华瞬时便红了脸,垂下头去羞涩不已,佟锦不由好奇,又想到今日聚在府中的也有几位王府世子,但带些调笑地问:“是哪位世子这么好福气,能让茉华如此青睐?”

    刑茉华脸颊更红,水明月掩口轻笑,“锦娘不是外人,怕什么?左右你母亲与王妃也见了面,今天这事算是定下了,哪就那么不好说出口了?”

    刑茉华被水明月这么一说,更是不好意思,半天才轻声与佟锦道:“是……平安王府的……”

    佟锦一愣。

    再看水明月笑容款款,要不是挑不出一点异样,佟锦倒要认为她是故意的了。

    佟锦的心思忽地就乱了一下,想的尽是水明月刚刚的话,刑夫人与王妃已见了面,那便是说,今日相聚是双方早有属意的,那……兰青知道吗?

    “你……定会笑我吧……”见佟锦久久不语,刑茉华低声问道。

    佟锦勉强现了笑容,“怎会?”她目送水明月的背影渐渐远去,才又慢慢找回自己的思绪,“倒是有点好奇,以你的家世,他……似乎并非良配……”

    刑茉华脸上才散的红晕又渐渐聚起,“我身子不好,能嫁给他,已是连累了他。”

    佟锦盯着她脸上的羞意,心中不知为何涌起点点酸涩,“看你的样子,对他……”

    刑茉华轻咬着下唇垂下眼去,微不可察地点了下头,“既然郡主说你并非外人,我便也信你。我……从很小时便属意于他……只是身体不好,不敢奢想。”

    看她的样子,佟锦便似有千般话语涌至唇边,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耳听串串脚步声由远而近,她抬起头,便见兰青与水明月步履悠然并肩而至,远远望去,男才女貌,无比匹配。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