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55.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2章 花凋

第92章 花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百里公子严重了。”佟锦淡淡开口,“我与公子素无往来,说话不超过十句,虽有表亲之名,却无亲戚之义,公子以后还是随着柳姨娘,唤我一声大姑娘吧。”

    这番话说出,饶是百里吹飞脸皮再厚,也有些消受不起,心中更多了许多怨忿,认为佟锦是存心在水明月面前给他难堪。

    其实他猜的一点不错,佟锦就是看水明月又有些蠢蠢欲动的架式,干脆把话说绝,以免被水明月无故消遣。

    两个人就这么僵在了这,水明月却似毫无所觉,似笑非笑地道:“不是亲戚更好,否则有些事怕是不方便了。锦娘……可是这个意思?”

    佟锦立时就恨极了她。

    这就是她的“好友”?想到初来之时锦娘对水明月推崇万分,佟锦就觉得阵阵的心寒。

    好时拉上一把,厌时便踩上几脚,不过是仗着自己的身份随意排挤别人罢了!在温雅公主面前她倒是乖巧得很!

    百里吹飞因水明月一句话原地满血复活!深情款款地道:“我们接触次数不多,但不妨碍我对你的一番心思。”

    水明月立时拍掌笑道:“百里公子实属真男儿,放眼京中,敢当面如此剖白心迹者并非没有,但实在少之又少了,能得公子青睐,锦娘可真有福气。”顿了顿,又道:“只是我有一事好奇。”

    百里吹飞忙道:“郡主请说。”

    水明月一双美眸顾盼流转,“公子对锦娘既然如此上心,为何不直接去佟府提亲,反而私下向锦娘述情?此举虽让人佩服,却不免稍欠考虑。”

    百里吹飞当即歉然地看向佟锦,“的确是我孟浪了……”

    佟锦却摇摇头,“不。”

    百里吹飞微怔之后大喜,“锦娘……”

    佟锦神色不变,冷冷淡淡地道:“亏得你是在我面前装疯卖傻,要是这些诨话说到我父亲面前,看你的差事还保不保得住!你是什么身份?也敢肖想于我?”

    百里吹飞的脸色瞬时变得惨白,水明月微微蹙眉,“锦娘,百里公子对你一番情谊,你无所回应便罢了,怎地还如此刻薄?”

    水明月一开口,佟锦便像换了张脸似的,笑容暖暖,“我自然不如郡主这么大度,只是一时气极了。不过郡主想想,换了是郡主,随便一人过来向您表白心迹坏您名声,您是该严辞以拒,还是和声敷衍?如是后者,少不得让人误会,岂不更加麻烦?”

    虽然佟锦言辞有据,但她心里实在腻歪到了极点!真不知兰青看上她什么!就是一个身份、一副皮相?

    佟锦的话让水明月略显尴尬,尤其那句“和声敷衍”,岂不是应了她刚刚对百里吹飞的和颜悦色?当下心里也不痛快,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忽听佟锦又说:“世子去了哪里?”

    水明月的眼中便多了几分嘲弄,略带同情地瞥了眼还没缓过神来的百里吹飞,这才与佟锦道:“许是在湖边的幽兰茶室,顺着这小路便能到,你……”

    话没说完,佟锦已纵身跑了开去。

    水明月极恼!

    不只为佟锦的无礼,更为她竟不管不顾的去找兰青而心慌。

    水明月慌得难受的时候,佟锦也不好过。

    她被“夺舍”了。

    曾经在万觉寺瘫痪的经历再次重现,眼前的景致飞速移动,她的身体却一无所觉,好像思绪与身体完全断开了联系,她只能看,却不能动上分毫。

    “锦娘!”她厉声怒喝,“你做什么!”

    “我不能再等了……”锦娘朝着幽兰茶室的方向狂奔,“今天有百里吹飞,明天可能又是别人……我不能……我不愿嫁给旁人!我要去和他说!刑茉华能给的,我同样能给!”

    “站住!”佟锦同情锦娘今天受了刺激,又遇到百里吹飞那个二货,心情不稳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么冲到兰青面前表白,她之前做的一切又算什么?精神分裂吗?“你相信我!兰青不会改变主意的,他会娶我的!”

    锦娘脚下微顿,就在佟锦以为她改变了主意的时候,她凄然而泣。

    “娶你?那我呢?”

    佟锦虽看不到,却能感觉到眼泪滑至脸颊,虽不能控制身体,但仍觉得心里闷得难受,揪得发慌。

    “我会告诉他你对他的感情!”眼见着湖边的幽室越来越近,佟锦做着最后的一丝努力,“锦娘,我发誓我会说的!”

    “那就现在说啊!”锦娘的声音陡然变得凄厉,“我说和你说,有什么区别?”

    “现在不是好时机!”佟锦再三的控制,还是压不住火,语气也变得凌厉了许多。

    锦娘沉静下去。

    她们终于站到了幽兰茶室的门外,茶室的室门未关,棉帘也半卷着,外面的人很轻易便能看到室内的动静,由室内看出来也是亦然。

    佟锦见到兰青与刑茉华于桌前对座,刑茉华双眼微红,似是哭过。

    “锦娘……不要说。”佟锦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无力过,她心里清楚,现在已不是兰青娶不娶她的问题,而是锦娘,不信她。

    “阿锦,我不信你。”锦娘幽幽开口,“你……喜欢上了他,所以我不信你。”

    没你这么忘恩负义的!这句话佟锦憋在心里,没说出口。

    她一步步地看着兰青的身影愈来愈近,也一点点地看到他笑容尽褪,脸色渐变苍白。

    锦娘说了什么她全然没有去听,只是想着……果然,他是不愿接受合作以外的关系的……

    心里为什么会觉得难过呢?

    “你……为什么这么说?”

    他略显受伤的语气唤回佟锦的思绪。

    怎么了?佟锦看不懂他眼底的伤痛,但看到他的唇竟微微地抖了几下。

    “我们之前那样……不好吗?”他的声音极为虚弱,“是谁……让你这么说的?”

    “我……没有……”

    她听到了锦娘的无措。

    “亏我……差点信你!”最后几字他说得极低,也咬得极重!

    “什么……”锦娘慌得身上发抖,“为什么……这是……怎么了……”却是在向佟锦求救。

    佟锦只觉得胸口越来越沉,跟着是躯干、四肢。

    指尖轻动……她竟又能动了!

    “刚刚不是我……”这话甫一出口,她便是极骇!

    用做到这种地步吗?她竟险些供出锦娘!那么她解释的目的,还是为了完成锦娘的愿望吗?

    你……喜欢上了他,所以我不信你。

    难道锦娘竟说中了吗?

    来不及理清心中的千头万绪,佟锦只想尽快解决这事,可兰青眼中的冷意让她心惊,她同锦娘一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算他不愿两人的合作关系太过复杂,也不用做这样的表现。

    “怎么了?”佟锦勉强现出一个笑脸,不顾尚有旁人在场,伸手去拉他的衣袖,“只是个玩笑……”

    他却避开了。

    “我知道是个玩笑。”他渐渐敛了身上的寒意,淡淡地道:“希望以后别再有这样的玩笑。”

    佟锦忙不迭的点头,“我保证,我……”

    保证的话还没出口,一旁的刑茉华已忿然起身,“佟锦!枉我刚才还觉得与你颇有话说,没想到你……你竟也是那等卑劣之人!玩弄别人的感情,你很开心么!”

    佟锦万分憋闷,那种感觉就像以全身之力击出,却打中了一团棉花,明明知道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却又不知症结所在!

    “到底是怎么回事?”水明月不知何时跟了过来,眉头大皱地看着佟锦,“你刚刚说的是真的?你主动接近兰青,就是为了与他表白,然后看他的笑话?”

    水明月这次的愤慨倒不似做假,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一个两个全都这么想?佟锦摇摇头,“表白的是我,丢的也是我的脸,我如何看他的笑话?”

    水明月闻言更是气白了脸,“刚刚你分明承认了!现在又来装无辜!你竟还不如当年的可欣郡主,起码她还敢作敢当一些!”

    提及“可欣郡主”,兰青的脸色更苍白了些,移开眼去再不看佟锦一眼,与刑茉华和水明月道:“水兄那边还等我过去,我……先告辞了。”

    兰青头也不回地径自离去,水明月再看佟锦的目光便似在看仇人,“你……他已变成那样……你怎么忍心……”

    佟锦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恩国公府,再有记忆的时候,韩林的面孔就在眼前。

    “到底什么事啊?”韩林的神情中带着急躁,“水明月莫名其妙的跑来骂我一通,又说我与你串通要害兰青……到底怎么了?”

    佟锦定定地看了他一会,问:“可欣郡主和兰青之间发生过什么事?”

    韩林一愣,随即面上现出几分鄙视来。

    “两年前,可欣郡主主动接近兰青,百般示好,又主动向他表白,要他到赵王府去提亲,说自己已经说服了父母,他们一定会答应。”

    主动接近、百般示好、回应提亲……这过程佟锦听着有些心慌,忙问:“后来呢?”

    “后来……啧!”韩林撇撇嘴,“后来他果然去了,迎接他的却不是赵王夫妇,而是一群纨绔子弟,那种情形下……”

    佟锦越听心越凉,想到那时他受伤的目光,心里不自觉地抽了一下。

    “你那时闭门不出当然不知道。当时事情闹得也不算小,皇上顾着平安王府的面子,重罚了赵王府,还下了禁口令,所有知情和参与的人都不可外传,否则就按欺君治罪,若非是你,我也不会说。”韩林眉头拧得死紧,“这事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佟锦怔怔了半天,迎上韩林关切又狐疑的目光,仿佛失了全部力气一般颓然而道:“这次……可是真完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