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56.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3章 重生

第93章 重生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回到佟府后,佟锦就病了。浑浑噩噩了两天,不吃不喝不说话,急坏了老夫人。

    公主虽与佟锦一同去的恩国公府,可佟锦先她一步而走,她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又叫来静云细问,静云吱吱唔唔的,只说是定北侯府的韩小公爷拉着佟锦一同离府,回来后她就变成了这样。

    静云那日跟在佟锦身后,自然是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可同时她也知道这种事绝不可外扬,否则佟锦的名声能不能保住不说,恐怕家里的老爷老太太就第一个不答应。

    静云的供词让老夫人沉思良久,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仿佛失了生机的佟锦,面色渐沉。

    “可是那小侯爷做了什么……”老夫人握着佟锦的手,关切中带着恼意,“你与奶奶说,奶奶给你做主。”

    佟锦一言不发,静静地躺在那,半睁半合的双眼不知在看什么。

    “锦娘……”这半年来老夫人见到的尽是佟锦语笑晏晏的模样,何时见过她这样的心灰意冷?终是落下泪来,又忽地起身,“我这便让你爹爹去定北侯府问个究竟!”

    佟锦仍是不动,更谈不上阻拦,锦娘却是急疯了。

    “阿锦,是我错了,你快点拦住奶奶!”

    “阿锦,我以后再不会那么做了……”

    “阿锦,别让奶奶去,阿锦,求你……”

    佟锦置若罔闻。

    就在老夫人怒气冲冲,即将踏出佟锦房间之时,身后响起了虚弱的唤声。

    “奶奶……”

    老夫人立时住了脚步,转回去扶住挣扎着想起来的孙女。

    “别去……”

    委屈的声音让老夫人怒意更炽,“就算他是皇亲国戚,我武威将军府也不是可以任人欺凌的!”

    “奶奶……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他没把我怎么样……”

    看着孙女苍白的脸色和虚弱的身体,老夫人强压怒意,让丫头出去备些粥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半天也没得到回答。

    老夫人又问:“可是他不愿承认之前给你的承诺?”

    “我……我不知该怎么说……”

    这样的态度被老夫人被为默认,再三确认了孙女没有受到实质的伤害后,她缓缓坐了下来,面色仍是极怒,“简直岂有此理!你也不用难过,这样言而无信之人何苦为他伤神?这门亲事,我们不攀也罢!”

    暂时停工的佟锦听着老夫人的话,暗想,倒又是连累了韩林。

    “阿锦!”锦娘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乞求,“你来和奶奶说吧,不然大家都会误会韩林的。”

    佟锦不理她,继续装死。

    锦娘倚在老夫人怀里,心中十分无措。往日见佟锦和老夫人相处融洽,慢慢的她也不那么害怕老夫人了,可如今佟锦是铁了心思不理她,她又开始有点害怕了。万一一会老夫人和她说话,她该怎么应答才不会让老夫人生气呢?

    好在老夫人怜惜锦娘两天不吃不喝的身体虚弱,并没有怎么和她说话,亲自看静云服侍着锦娘喝了粥,又安慰了几句,便离开了。

    锦娘仍是躺在床上,手掌贴着床架上的纹理,这是她用了十几年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竟觉得有些陌生。

    她喜欢的素色系床帐换成了温暖的颜色,盖着的锦被丝滑柔软,就连身上的中衣也是最好的料子,一切都变了。

    以前,她总是等着柳氏想起她,给她发些东西,被褥等物都是从公中领的,从来没有特别为她定制的时候,现在……全都不一样了。

    原来……她也可以做到这种地步。原来只要她勇敢一点,她的生活便会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阿锦,你在吗?”锦娘恍恍开口,“阿锦,你知道我多羡慕你吗?我这一生做过的所有事加起来都没有你一件事做的好,我曾经想过,下辈子就要做你这样的人,我再不会胆小懦弱了。”

    说这话的时候,锦娘的语气中带了笃笃的坚决与信心。

    佟锦没带出现过,也没再说过一句话。下辈子?何必等下辈子?这身体原本就是她的,她想丢就丢,想拿就拿,她佟锦又算什么!难道争取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她在关键时刻夺回身体,然后再把自己彻底的抛弃吗?这算盘打得倒响!

    佟锦的不加理会让锦娘有些难过,但她不会像佟锦那样自虐,她开始吃饭,开始说话,开始在挑选衣服的时候发表自己的看法,粗粗看去,似乎和以往并无什么不同。

    随后几天,锦娘一直试着和佟锦说话,佟锦却像就此消失了一般了无音讯。锦娘一方面觉得对不起佟锦,一方面心里又有些小小的跃动,她如今的地位不同往日了,心志更是比以前不知坚定了多少,要是她能重新拥有一次机会……她一定会比以前过得更好!

    莫非……这才是上天安排佟锦出现的真正用意?锦娘心中羞愧,却也对重生后的自己充满信心,她相信自己一定会比之前过得更好!

    静云却有些担心,起因是一个庄子。

    过完年后佟锦便让她自银庄里又提了一张庄子的地契交给了刘长空,让他将庄子修缮一下,再雇些工人,趁着开春,看看庄子里能不能种些什么贴补点进项。

    刘长空便辞了回春堂的工作,和家里就说在郊外的一个庄子里找了新工作,继母虽然不愿刘长空脱离自己的控制,但人已走了,也只能认了。

    这件事开始的时候是很顺利的,刘长空起早贪黑地找人把庄子修了,工人也雇了几个,可这几日有人跑来说这庄子的地他们已种了十来年,按大周律,占地超过十五年以上而未有反对者,土地自动归占地者所有,所以他们才是这块地的新主,以前的地契却是做不得数了。

    刘长空为了这事曾来过佟府想求见佟锦,可那两天佟锦正是浑浑噩噩的时候,静云也没办法,现在好不容易等人清醒了,她把这事一说,佟锦竟迷茫起来,戚戚艾艾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什么主意。

    如果只是没主意,静云也不会这么担心,可过去半年,自家姑娘就算再没主意,表面上也都是稳稳当当的,但如今倒像没了主心骨一样,看来情字着实害人不浅,那日恩国公府发生的事虽然没有在外流传,但看佟锦的样子,就知道她受伤极深。

    姑娘这边没主意,静云只能让刘长空暂停了工程,先拖着对方,一切等姑娘的指示。

    锦娘倒也不是没想这件事,只是又是房产地契,又是有人争地的,这些事听起来就让人没有头绪,虽说这半年来跟着佟锦看她做事也有了些长进,但毕竟没有真正接触过这些事,听静云一说,顿时觉得自己头如斗大,想了好几天,也没想出什么对策。

    是不是该找谁帮忙呢?锦娘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佟锦,可佟锦也没有给她惊喜,还是杳无音讯,其他人……老夫人和自己的关系倒是好转了不少,可那庄子却是佟锦私下里自姨婆那里收回来的,若要解释,免不得又是一场风波!

    锦娘这边正头疼庄子的事,那边又收到畅松园守门的刘婆子的密报,说韩林刚刚过府找她,让老夫人斥了出去。

    锦娘又有些慌了。

    这事从始至终和韩林都没有什么关系,却是自己连累了他,可……她又要该怎样解才这个结?想到这里,她才意识到,以佟介远的脾气,这几日恐怕在朝中对韩林乃至定北侯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要是追究起来,又是一团乱。

    这两件事让锦娘纠结万分,可她就是想不出解决的法子,怎么做都有风险,要是再牵出更难处理的局面……那该如何是好?

    还是再想想……锦娘不断的回想佟锦做事时的样子,似乎无论处理什么事,她都显得那么轻松,她的主意怎么会那么多呢?要是现在她是主导,又该怎么处理这两件事?面对这团乱线,她也……未必会比自己做得更好吧!

    给了自己一点安慰,锦娘决定去见见老夫人,她觉得在韩林这件事上,只有老夫人能够帮她,让她和韩林见见面,说不定韩林就会想出什么好主意来。

    锦娘到达畅松园的时候,刘婆子早早就迎了出来,满脸堆笑,“给大姑娘请安了。”

    这是锦娘第一次得到刘婆子如此谄媚的问安。

    锦娘笑着朝刘婆子点点头,又看了静云一眼。

    静云微诧,自姑娘和刘婆子达成长期合作意向后,就少给她零钱打赏了。不过今天或许有什么好事吧?静云心里合计着,还是从荷包里摸了些铜钱塞过去。

    刘婆子当即笑开了花,上前与锦娘贴得极近,低声道:“二夫人也在里头,也不知是不是来讲姑娘闲话的。”

    锦娘脚下一慢,藏在袖子里的手指捏得更紧。

    不过她很快就松了手,不就是柳氏么?一个姨娘而己!怕什么!

    锦娘如此想着,心尖却跳得发颤,连吸两口长气才将一直以来自己对柳氏的恐惧下了下去,抬腿进了畅松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