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57.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4章 意志

第94章 意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花厅内,老夫人与柳氏隔桌而坐。

    锦娘挺胸抬头地进了屋,先与老夫人见了礼,又学着佟锦以往的样子,仅对柳氏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老夫人今天的脸色不大好,目光沉沉地望着锦娘,只问了句:“身子好了?”便没了下文,更没让她落座。

    锦娘答了老夫人的话,又小心地望过去,老夫人依旧没什么好脸色,倒是柳氏,笑盈盈地端起桌上茶碗,以碗盖轻轻撇了撇茶沫,笑着说:“难得大姑娘还这么气定神闲的,出了那么大的事也不告诉家里一声,倒让我从外人口里知道。”说罢顿了顿,抬眼看着锦娘,“你爹爹可是气坏了,亏得他这几日处处顶撞定北侯,殊不知根本不是人家不认那私下的婚约,而是他的好女儿枉顾廉耻当众向平安王世子表白,简直把将军府的脸面丢得一干二净!”

    柳氏的语气陡然凌厉,锦娘脑中却是“轰”地一声,竟……传扬开来了吗?

    看锦娘骤然惨白的脸色,老夫人顿时极怒,抄起身前茶碗就摔了过去,“孽障!还有无一点廉耻之心!”

    “我……”

    什么应对,什么答复,所有事先想好的犀利言语,所有针对柳氏驳她个体无完肤的预期……霎时消散得一干二净。

    锦娘不知努力了多少回,才控制自己不要在老夫人的怒意中跪下,但她的双膝一直在颤抖,抖到她也不知可以再坚持多久。

    “你现在便去找韩小侯爷负荆请罪!”老夫人怒极,指着佟锦不住喘息,“虽然我们家攀不上这门亲,但也不能任你如此败坏门风!你、你这孽障……”老夫人身子一仰,竟险些背过气去。

    柳氏急忙冲到老夫人身边,与孙姑姑一同将老夫人扶到了榻上。

    锦娘再坚持不住,终是瘫倒在了地上!

    怎会……变成这样?想起自己才刚刚打定主意好好地重活一回,怎么事情就发展到了如此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件事已经传扬开来,叫她……以后如何再有颜面见人!思及此处,锦娘泪眼模糊,伏于地上已是泣不成声。

    “滚出去!”

    老夫人不知又丢了什么过来,佟锦身子一瑟,什么回话也忆不起来,畏畏缩缩地出了门去。

    在静云和刘婆子惊诧的目光下站了良久,锦娘才觉得自己刚刚其实是可以说点什么的。其实她是可以替自己辩解一下,或者一口咬定这是个误会并指责柳氏不安好心的。其实她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只是时间太过仓促,她根本没有时间细想。

    她有些后悔,怎么刚刚就没做出什么反应呢?现在……现在又该如何?该进去把这些话说出来吗?

    正当锦娘犹豫之际,柳氏自厅中款款而出。

    “大姑娘好勇气啊。”柳氏收起在屋里时的笑容,满面寒霜地盯着她,“私下定情虽也是悖礼,但起码外人不会知晓,但当众表白,你是嫌你父亲的脸丢得不够彻底吗?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柳氏自然不是在为锦娘忧虑担心,她只怕此事影响了佟介远在太子心中的地位,那样势必会连带影响佟玉帛这些日子来的苦心经营。眼见太子对佟玉帛已有了些好印象,若是因佟锦而使得事败,那纵然将来嗜其血啃其骨,也难泄柳氏的心头之恨!

    锦娘被柳氏的气势逼得后退了一步,而后又觉得自己绝不能再次退缩,当即狠一咬唇,迈前一步逼到柳氏跟前,“我成事不足?你的女儿又好到哪去?整日跟随太子踪迹搔首弄姿,简直比那街旁花娘还要不堪!”

    这绝对是锦娘这辈子说过最解气、也最狠厉的一句话,她的心跳飞速,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得……终于做到了!

    心里念头才出,“啪”地一声,柳氏的耳光已扇了过来。

    锦娘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再看柳氏双眼微红,眼中恨意已达极致!

    “贱婢!你记住今日的话,将来,我定然千倍万倍地偿还于你!”

    柳氏怒然而去,锦娘留在原地,却是良久才听进了柳氏刚刚的话,不由打了个寒战。

    孙姑姑此时出来,看着她微微皱了眉头,“大姑娘今日怎地如此冲动?罢了,老夫人累了,你先回去吧。”

    锦娘心里惦记着再见老夫人解释求情一番,孙姑姑却寸步不让,淡淡地道:“这件事老爷还不知情,大姑娘还是回去想想,今晚老爷回来后,该如何向老爷交代吧。”

    孙姑姑的话让锦娘如遭重击,她忘了还有佟介远!

    呆怔怔地回了栖霞阁,锦娘摸摸自己被打得火热的脸颊,心里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佟锦在时,和柳氏针锋相对乃至大打出手,也没让柳氏露出那样恨入骨髓的目光?为什么偏偏对她……

    还有佟介远……无须面对,只要想想,锦娘就怕得浑身发抖,会打她吗?还是干脆将她赶出门去?

    整整一个下午,锦娘摒下了所有人,自己窝在床上,一遍遍地呼唤佟锦,可,依然如泥牛入海。

    锦娘想把身体还给佟锦了,可她怎么也做不到。前两次夺舍,只要她心念一动,她便能控制身体,再动动心思,便又能退回到佟锦身后了。但这次,自她被迫接收了身体之后,她再也不能来去自如了。

    难道佟锦真的消失了?难道她以后就要这样了吗?锦娘忽地心慌起来,她期盼的是一个全新的未来,并不是……并不是这种乱成一团又毫无头绪的生活。

    就在锦娘拼尽全力呼喊佟锦,并难以自抑地大叫出声时,房门毫无预警地被人自外踢开!房门外,站着一个满挟怒气高大如塔的壮硕身影!

    “爹爹……”锦娘骤然收了自己的声音,下了床,却是一步也不敢向门边靠近。

    佟介远脸色铁青。

    以往生气,是他不耐也不屑处理后宅之事,索性一气了事,反正谁也不敢惹他!可今日,自柳氏口中得知这孽女的做为之后,他竟心血上涌,气至咯血!

    佟玉帛取悦太子一事他起先是不同意的,后来是因柳氏说佟玉帛心仪太子多年,若不进太子府,宁愿长伴青灯,他不愿女儿像自己这样为情所困一生,这才松了口,任柳氏去做。他当时还秉着一视同仁的想法,对佟锦与韩林之事格外宽容,如果她们姐妹都能找到自己心仪的归宿,稍不拘礼又有何妨?可谁想,他的宽容,竟换来如此回报!

    “你自小养在我身边……”佟介远看着女儿惊惧骇然的面孔,突然失了所有教训的力气,“我以为你会不一样的,谁想,你母亲的样子,你还是学了个十成十!”

    心力交瘁,却是连辱骂妹妹是花娘一事也无力追究了。

    锦娘并没有受到想象中的雷霆之怒,可她宁愿佟介远冲过来给她几巴掌,也好过这般全然放弃。

    理所当然的,锦娘又被禁足了,直到三月初五那日,公主派人过来接她,一同入宫给太后祝寿。

    佟介远不愿佟锦再出门见人,可宫里又早早传来了话,要佟锦务必进宫,又不肯说明是为什么,也只能让佟锦同去。

    佟锦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虚弱已不能形容她的现状,形销骨立气若游丝,眼中竟是一分神采也没有,看起来暮气沉沉,让人心惊。

    “这是怎么了?”老夫人纵然再气,那也毕竟是自个孙女,时隔多日当日的怒气已然消散不少,只是对她明明已和韩林有约却又去招惹兰青,以致让佟府颜面扫地而感到不快,此时见她这样,却是又消了大半的气,训斥静云道:“你是如何照看你们姑娘的?”

    静云当即跪下,只道锦娘茶饭不思,谁劝都没用。

    老夫人自然以为她不能对兰青忘情才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不由连叹,“真是冤孽,你且先随你母亲入宫罢!”

    锦娘恹恹地向老夫人拜别,便上了公主的车驾,一路驶向皇宫。

    这次入宫,揽月公主并没受到阻拦,马车直到安贞门外她们才下了车,转乘辇轿。

    时值三月,春光正好,锦娘却无半点向往之意,闷在轿里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阿锦,你还在吗?”

    “阿锦,你要是在,就回来吧。”

    “阿锦……阿锦……”

    锦娘的眼角忽地渗下一串泪珠,低低喃道:“我实在……错得离谱……”

    你自然错得离谱。

    这些日子佟锦一直这么默默的回答她。

    你就是你!重生也好,转世也好,你就是你!这辈子都过得窝窝囊囊无力回天,还指望下辈子能抬起头来?一辈子胆小懦弱,还期待重生后就变得思绪敏捷大杀四方?打了鸡血吗?真是笑话!当你是重生剧的女主角么!

    整整半个月,佟锦就看着锦娘哭泣痛苦彷徨无助,看着她一遍遍地恳求自己,看着她萎靡不振,渐渐枯萎。

    说她狠心?她却还嫌不够!

    她等待着最后一击的出现,把锦娘所有的意志全都消磨下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