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6/6099/3478458.html"}})();尊宝娱乐 >公子别急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5章 心灰

第95章 心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佟锦至今不知道自己到底存在于哪里,不过这些日子的潜伏,却让她意外地对自己现在的状态有了些许了解,也明白了为什么锦娘之前可以那么轻易的夺回身体,并非因为她是身体的原主,而是因为,在这副身体里,能力最强的不是身体的主导者。

    也就是说,以佟锦现在的状态,她想要夺回身体是很简单的事,但同时如果锦娘潜伏超过一定时间,她又能轻易的把身体拿回去。就像是两个人抢一个玩具,成功的人就会把精力全部投入到玩具上去,此时没得到玩具的人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后恢复了体力,再想要偷袭的话就十分容易。

    现在就是这样,佟锦此时想拿回玩具,轻而易举,但这没有意义,她要的是锦娘的主动退让、然后消失。

    让另一个灵魂消失,这也是佟锦隐藏了自己后才有的发现,她与身体的联系全靠一股奇妙的力量支撑,她的心境越平和,这股力量就越薄弱;相反,她越不甘、越执著,这股力量就越强烈,所以,只要打消这股力量,那多出来的灵魂自然就会断绝和身体的联系。

    如何打消?就是愿望。

    完成了愿望,人的心境会达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这种满足便足矣让那股力量烟消云散。如果锦娘现在能带她回到原来的世界看上一眼,说不定她也会消失的,因为那是她潜藏在心底最深刻的愿望。所以所以锦娘说的对,只要完成了愿望,锦娘就一定会消失,但前提是,锦娘不能再出现破坏她的行动。

    所以佟锦一直在等,等那个能让锦娘一蹶不振再不愿面对现实的机会出现。

    约么一刻种后,辇轿在寿安宫外停下。揽月公主下了轿后紧张万分,紧握着锦娘的手,也不知是在给她安慰,还是在给自己安慰。

    锦娘对外界事物似乎全无知觉,迷迷茫茫地跟着公主进了寿安宫,早有宫女太监向太后禀报,不多时,她们母女便随着太监来到寿安宫正殿。

    锦娘始终低着头,请安跪拜俱是跟着揽月公主,太后的模样及殿内都有什么人,一概都不知道。

    太后对揽月公主的态度很淡,但也没有如想象中那般刁难,仅是轻轻地应了一声叫人赐座,便再不理会了。

    别人忽略她们母女,有一个人却不会。

    便听一个娇柔带笑的嗓音道:“公主,那就是佟锦,你见过几次的,还记得吗?”

    锦娘听到自己的名字,便掀眼看去,只见水明月与温雅公主居于太后之侧,正双双朝她这边张望。

    温雅公主对她的态度向来冷淡,水明月更是不掩眼中恶意,想着那天的事,锦娘瑟缩了一下,垂下眼去再不敢抬头。

    太后的目光随着她们朝锦娘的方向睨了一下,向温雅道:“你为何一定要她入宫?可是有什么事情?”

    温雅美丽的红唇轻轻一撇,“我不过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如此不知羞耻罢了。”

    温雅说话时并没有压低声音,满殿的贵女命妇们的目光纷纷都朝锦娘看来。

    锦娘身子一抖,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不见丁点血色,气虚体弱的模样,似乎随时都能倒下。

    太后皱了皱眉,“发生了什么事?”

    温雅冷冷一哼,她说了什么锦娘已听不到耳中,只见到她满面寒意,双唇不断张合,一旁太后和蔼的面容也随即冷然起来,又似带了无尽的恼意,大殿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有嘲笑、有奚落、有不耻……锦娘心口猛地紧揪,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已在偏殿之中,榻前只有揽月公主一人,正微微嗫泣着。

    “娘……”锦娘才一开口,泪水已顺着眼角划下。

    “锦娘!”见她醒来,揽月公主又是欣喜又是难过,紧握着女儿枯瘦的手腕,心中疼痛无以复加,“娘去叫御医!”

    “娘……”锦娘反手拉住公主,“我没事了,娘……对不起,给你丢脸了。”

    揽月公主的眼泪瞬如雨下,“你这傻孩子,娘知道你绝不是那样的人……”

    “娘,”锦娘黯淡的双眸似乎现了些光彩,“我是真的喜欢他。”

    “娘知道。”如今的锦娘就像是当年的自己,看着女儿如此神伤,又想到自己十几年来受到的冷落,揽月心中触动,已是泣不成声。

    “娘,我有些饿了。”锦娘虚弱地开口,“早上没吃,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

    揽月公主急忙擦擦脸上泪水,“你等着,娘这就去给你拿吃的。”

    揽月公主匆匆而去,锦娘勉力撑起身子由床上下来,呆呆地站了一会,泪水再次无声流下。

    “我这种人……活着也是多余!”

    “余”字出口,锦娘已一头朝墙上撞去!

    就在锦娘的头即将撞上墙壁之时,她突地猛一侧身,得以避过要害。

    “你发什么疯!”她一手撑着墙避,脸上满是泪痕,额上却渗着丝丝冷汗,配合她此时极怒的神情,看起来诡异非常。

    “阿锦?”锦娘不敢置信地唤了一声,继而痛哭出声。

    佟锦极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亏得锦娘身虚体弱,这一下去势并不快,她得以及时阻止,否则,恐怕她也要跟着命丧黄泉了!

    佟锦的确是想消磨锦娘的意志,让她以后少出来捣乱,只要乖乖地等着完成愿望就好,可不是想让她去死啊!你要死也自己去死,拉上别人啊!

    “你还在……”锦娘的声音中带了些解脱,“太好了……太好了……”

    “我是不愿和你一起去死!”佟锦恼道:“至于你惹下的烂摊子,我可没兴趣再接手!”

    听着佟锦刺耳的嘲弄,锦娘竟低笑出声。

    “不管你愿不愿意,也是最后一次了。”她语气中带着从未有过的轻松,“我真的很能惹祸,是不?”

    “我还妄想重活一次后能比以前过得好些,谁知竟比以前还差!”

    “以前我虽然不说,但心里总在怨恨,怨二娘待我不好,怨爹爹不看重我,怨我娘太过无用……其实如果我能做得好一点,她们又怎会如此对我?”

    “以后,你不必再为我的愿望而做什么努力,你若喜欢兰青,就去争取与他一起,要是不喜欢,你就另嫁旁人,我……就算不能消失,也绝不再出现打扰你的生活。”

    “阿锦……对不起。”

    这句过后,锦娘再无声息。

    “锦娘?你怎么起来了?”

    佟锦回头,便见揽月公主端着一盘点心由外而入,来不及放下盘子,就急急地过来扶她。

    佟锦也实在没有力气,就着公主的手到了桌边坐下,这才接过她手上的盘子,嘱了一句:“娘实在不该如此纵容胡嬷嬷,哪有入宫来将您撇到一旁置之不理,自己却去会以前的老姐妹的道理?”

    公主愣了愣。

    她还没从锦娘要死要活的状态中转变过来,怎么突然又清醒了?

    佟锦自然不会过多解释,低头吃了些点心补充体力,又问道:“我晕倒之前,温雅公主到底说了什么?”

    那时锦娘是主导,锦娘的意识模糊,以致她也没听到温雅的话。

    揽月的脸上登时涌地一丝不忍,但在佟锦的再三追问下,仍是说道:“温雅说……说你效仿当年的可欣郡主,以情为计戏耍平安王世子,但被明月郡主当场拆穿。”

    佟锦等了一会,见公主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不由微讶,“就这样?”

    揽月立时急道:“娘自然知道你绝不会那么做的,你心仪平安王世子,又怎会做出那样的事?这中间定是出了天大的误会!”

    倒和柳氏说的不一样?佟锦皱了皱眉。

    因之前柳氏在老夫人和佟介远面前的搬弄,让佟锦一直以为外界传言就像柳氏所说,她当众向兰青表白,然后被拒。

    告白被拒,私下示爱,佟锦想了许多种解决的办法,只等锦娘避让,她就能着手行动。可现在听公主一说,她之前的想法竟都是白打算了。

    以恶劣的手段故意耍人和衷情告白完全是背道而驰的两件事,前者情节固然恶劣,却不涉男女私情,相比之下,倒是后者更不能为世人所容。

    所以柳氏才会那么说吗?

    这么一来,事情倒是简单了不少。

    “不过……”公主有些难以开口,犹豫了半天才道:“温雅说过那些话后,平安王妃十分恼怒,与太后说平安王府有意与刑尚书府上结亲,已向太后请旨赐婚了。”

    “什么!”佟锦刚刚还是暗中计较不露难色的,听到这个消息却是骤然而起,忘了自己身体还虚,眼前猛一阵发黑。

    揽月公主连忙扶她坐下,心疼又感慨地道:“娘明白你的心情,只是……你又何必太过执著?有些事不能强求,娘便是最好的例子,娘不希望……你以后也和我一样……”

    公主说着又暗自饮泣,佟锦只得耐着性子反过来安慰她,心里却是有点急了。

    兰青她是不会放弃的。

    虽然有锦娘的保证,虽然锦娘说将来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打扰她,但她不乐意!她可不想在任何时候都有人窥伺在侧!另一个原因,就如锦娘曾送给她的话一样,她如今要还给锦娘。

    她不信她。

    现在锦娘是萎靡不振了,那当初呢?当初她也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谁知道她哪天又会原地复活,重新抢了主导?佟锦辛辛苦苦地谋划将来,可不是要给她做嫁衣的!所以她必须嫁给兰青!只有锦娘完全消失,她才可以真正的放下心来,享受只属于她自己的生活!

    可如今这个局却是难解了。要是兰青真的被太后赐婚,那么将来她就算有可能再嫁给兰青,也绝不是正妻之位,要她当小妾?这个提议实在太欠揍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